第二堂下課時,那束紅玫瑰又出現了。 


        阿澈學長的臉藏在那一叢赤紅後面,看見我時,仍嘻嘻的笑著,彷彿早上那件事並不曾惱怒他過。 


        我悶著氣,和學長站在走道上僵持著,並不打算收下那束花。 


        這個笨蛋學長看不出來我在生氣嗎?居然還不快把花從我面前拿走。 


        「季曦。」學長用著噁心叭啦的口氣喚我,尾音還故意拉高拖長,「收下嘛!這是我一早去花店買的耶!好新鮮的說。」 


        「不要!」我斷然的拒絕。 


        而就在我們對峙的時候,教室裡那群「八卦幫」的同學們,一個一個圍了過來。

 
        真的是……要把我氣死了!是誰派這個白痴來毀我的貞節的?我還想在學校好好讀一年多的書,然後畢業,順利覓得一份好工作,而不是在這邊跟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大玩戀愛遊戲。 


        還弄得人盡皆知! 


        「唉唷!別客氣嘛!這本來就是要送妳的啊!」 


        「不要!」 


        「別拒絕我嘛!」 


        「不要、不要!」 


        「妳看、妳看,好美呢!又鮮艷又新鮮,花瓣上面還有露珠呢!」 


        「拿開啦!我不要!」我氣呼呼的,學長已經把我的耐性都耗光了。 


        「學妹……」學長裝出可憐兮兮的聲音。 


        「季曦,收下啦!學長好可憐喔!」不知道哪個笨蛋同學突然插嘴說道。

 
        「對嘛!對嘛!」學長猛點頭。 


        「讓一個大男生抱一束花走在校園裡,是要很大的勇氣勒!學長已經很勇敢了,妳就不要拒絕啦!」 


        「別那麼ㄍ一ㄥ嘛!」 


        「而且學長對妳很好呢!」 


        「唉唷!季曦……」 


        同學們七嘴八舌的群起圍攻我,學長則在他們的助攻之下,拚命的點著頭;如果說,他的頭會因為這樣而掉下來,那我是一點都不會覺得驚訝的。 


        嗟!這群同學,讓我終於親身體會到什麼是「胳臂向外彎」的殘酷了! 


        到底是我跟他們熟,還是學長跟他們熟? 


        現在,學長在我心目中的罪狀又加了一條──挑撥我和同學們的感情。 


        「學妹……」學長在我那群「好同學」的眼光支持之下,又鼓起勇氣,再度把花遞到我面前,身體還微微向前彎了四十五度,一副像在舞會邀舞的姿勢。 


        我真的、真的生氣了! 


        「梁浩澈!」我冷聲而清晰的叫著學長的名字。 


        「啊?」阿澈學長眨了眨他那雙清亮的黑瞳。 


        「把你的花拿走,我不要!」 


        「哇啊……學妹,妳好恰唷!」學長在臉上裝出驚恐萬分的表情,然後他看著站在我四周的同學們,「學弟、學妹們,你們也說說她嘛!」 


        哇靠!他居然在我的地盤討救兵?! 


        「唉唷!季曦,妳就別為難學長了嘛!」 


        「對啊!他好可憐喔!」 


        「只是收束花嘛!又不是叫妳去殺人放火。」 


        「對啊、對啊!妳就收下嘛!」 


        @#$%$&……現在就算在心裡問候學長他家祖先八代,也沒有辦法消除我心中的怒火了。 


        我大口大口的吸了幾口氣,好把已經衝到嘴邊的穢言壓下去。 


        所有的人都睜大眼,等著看我的反應。 


        包括阿澈學長。 


        「現在……」我面無表情,用著中氣十足的聲音,對學長說:「拿著你的花,立刻滾、離、我、的、視、線!」 


        每說一個字,我的語氣就加重一些,到最後,我簡直是用喊的了。

 
        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得比剛才大了,大概是沒有料想到我會這樣說吧。 


        只有阿澈學長例外。 


        有一朵微笑,慢慢的自他嘴角綻開。 


        「好哇!」他居然一口答應。 


        這回,換我瞠目結舌了。 


        「不過,有一個條件……妳今天要陪我去吃飯!」他得意洋洋的說著,然後裂著嘴笑。 


        我真想把花搶過來,直接塞進他的嘴裡。 


        「不要!」我在同學們的期盼眼光下,開口拒絕。 


        「那我就不把花拿走,我要一直一直站在這裡,向全部的人宣告:我要追妳,江季曦!」他猴子不知屁股紅的說。 


        你好樣的!居然敢威脅我? 


        「去不去?」學長瞧我沒說話,又開口問我。 


        我氣得整個身體都滾燙了起來。 


        突然,他扯著喉嚨大聲嚷著:「我,梁浩澈,現在向大家宣佈一件事!我要追江季……」 


        在他還沒把我的名字唸完之前,我趕緊用手摀住他的嘴。 


        因為,我瞥見很多同層樓的教室裡,都有人探頭出來看,還有人乾脆走到走廊上瞧著。 


        「好、好……我去!我去!」我像隻戰敗的公雞一樣的垂著頭,全身無力。

 
        然後,四周響起一陣歡聲雷動。 


        我那群沒有同學愛的壞同學們,全都湧向學長,紛紛向他祝賀著。 


        學長搔著頭,一整臉笑得眼睛都瞇成一條線了,眼光卻不停地往我這裡飄過來。

 
        這個殺千刀的!好!算你狠!咱們這個樑子可結下了! 


        你要追得到我,我就跟你姓! 





                                             * 不要用這種卑劣的手法追求我…… *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