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藤井樹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後來,我常常不自覺地掉眼淚,因為我總是幻想著你會伸出溫柔的手來替我擦。當我看見鏡子裡的我又是兩行清淚掛雙頰的時候,我才發現,我對你已經無法自拔。



所以,已經八年了,我倆已經沉默的夠久了。如果你是因為覺得大麥比你優越,家境比你好,才華比你優秀,所以你不忍心向我告白的話,那就由我來吧。畢竟我已經是個年近三十的女人,我已經不需要去在乎少女的矜持了。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跟大麥在一起的事情,漸漸地在我的同事們之間傳開了。她們每個人都很好奇到底是誰溶化了我這座冰山。當她們在下班後看見一輛黑色BMW停在公司樓下,而且總有一個高高帥帥的男士站在車旁,他會為我開門,然後等我坐好,再為我關門,接著他回到駕駛座,很快地駛離公司大門,她們便說「哇,真是個風度翩翩的公子哥啊。」



偶爾大麥因為工作忙,會開不完,所以我會硬是拗你來陪我吃晚飯。雖然你總是開玩笑地說「我怎麼可以跟老闆娘單獨去吃晚飯呢?」但是你知道嗎?這句玩笑話一點都不好笑,尤其是從你嘴巴裡說出來。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麥對我的喜歡,我想你早就知道了吧。在你還在當兵的時候,他對我展開的追求攻勢一度讓我無法招架。甚至你還對我暗示過「他可是小開呢!」。你看,你又變笨了,如果我只在乎自己以後能當個少奶奶,那麼我何必等你這麼多年呢?在這裡我必須跟你坦白,曾經有那麼一剎那,我寧願我從不曾遇見你,那麼我便可以自由自在地接受別人的感情,而不是等待你給我你的感情。



但我並不是自由的,因為你。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但是,你也是個可愛的男人,這也是為什麼我一直迷戀你的原因之一。當大麥要你決定一個英文名字好方便印名片的時候,你竟然打電話問我說:「喂,如果我決定英文名字叫Nokia會不會很奇怪呢?」



你難道不知道憋著笑意對一個正在開會,一句話都不能說,甚至動作不能太大的女孩子是多大的折磨嗎?當我開完會了,終於可以回電話問你為什麼要取名Nokia的時候,你告訴我的答案又讓我笑了好久。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只是,你所謂的那個你喜歡的人到底是誰,一直到畢業你去當兵之後,依然沒有人知道答案。



而我的等待,也漸漸地石沉大海。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親愛的你,其實,原本我只是想藉著這封手寫信跟你說幾句話的,但寫到這裡,遲鈍的我才發現回憶的洪流早已經把我捲進去。這或許會是一封很長很長的信吧,我有這樣的預感。或許是今後能再跟你相見,然後把這些話說完的機會已經很難再有了,索性讓我用這封信說完吧,至少“寫”這個動作對我來說是安全的,因為我不需要看著你那雙會放電的眼睛。



我坐在一個人住了五年的小套房沙發上,看著在我左腳邊的小櫃子上那支你送給我的N76手機,有著類似法拉利紅的醒目顏色,你說,我真的很適合紅色,尤其是我偏白的皮膚搭上亮紅色的衣服,若在人群中一定可以很快地把我找出來的。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曾經在寢室的燈都已經關上,只剩下小梅的桌燈還因為她要趕出隔天要交的報告而亮著的深夜裡,看著規律跳動的牆上大鐘裡的那條細細的秒針,回想著那天下午你的笑容,為什麼會讓我有心跳多跳了幾下的感覺呢?



想著想著,另一個室友阿芳突然說了一句夢話,這已經是她當我室友之後第N次說夢話了。不過雖然是第N次,但總是能嚇壞我們全寢室的人,因為她的嗓門不小,甚至小梅每每都被嚇到整個站了起來。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驚訝,是嗎?」關....喔不!這位咖啡館老闆說。他從一開始就不是關老闆。

『這....』我手上拿著信,說不出話來。

「關閔綠自殺了,十年前。」這位咖啡館老闆說。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時咖啡館走進來一個女孩子,年紀看起來比我稍微大了一點。她走進來的時候我

有點嚇一跳,因為牆上的時鐘指著四點五十分,而且這是凌晨。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六弄


最後一杯咖啡已經見底,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我問。這時的我依然坐在床上,用手機再打回家裡,外婆接了起來。

『肝炎。猛爆性肝炎。』外婆說。

「什麼時候的事?」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距離上一次聽見李心蕊的聲音,是兩個禮拜前。

前一個禮拜是期中考,後面一個禮拜是墮落週,考完試就一整個墮落的生態,在每

一個大學生的身上都有機會看見。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著關老闆的表情,空氣中我似乎還能聞到一絲絲遺憾的味道。


『你們那天走了文化中心一圈,花了多久時間?』我問。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她把摩托車停在我們相約等待的樹下,然後轉過頭來,撥了一撥她的頭髮,『你好

!』她有精神的說著。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所以,你們分手了?』我問關老闆,並且仔細地看著他的眼睛,看看會不會因為

提起往事而哭了。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枯坐在咖啡館裡兩個小時,天已經黑了。李心蕊說,那是那年冬天,台北的第一場

雨。

雨下得像霧一般的綿密,下得悠悠久矣,咖啡館裡的雨天,像下了一個世紀。每一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是李心蕊的生日。台北的天氣,還可以。早上的第一道陽光,從她們學校後門

那棵大樹還有那棟女生宿舍的中間透過來,空氣是寒冷的,大概只有十二度左右的

氣溫,我抬頭看了一看,天有點藍,但越往西半部就有點灰。果不其然,八點之後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阿智的餿主意,在李心蕊生日的前一天下午,我很辛苦地翹了三節課,跑到高

雄車站去搭車,往台中。而我們最後的目的地是台北,因為阿智的餿主意。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她考上了台北的學校,我則是錄取了高雄的學校。所謂的落點預測果然都只是預測

   ,預測跟實際情況永遠不會相同。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