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記憶的勇氣


  「我會記著你,一輩子記著你,就像吃飯睡覺那樣,怎麼也不會忘記。我是抱著這樣的心情……來跟你說再見。」

  和拓也離別前夕,對於能夠說出那些話的自己,至今都還覺得不可思議。

  雖然還是會覺得不甘心,也會覺得難過,但,所謂勇氣,往往是從膽小的情緒中蛻變而來的啊!






  離開富士山隔天,我一度因為風雪而病危的消息已經被媒體大肆報導了,有的平面媒體寫得相當富具戲劇效果,當時只有兩三家提到冒險揹我就醫的是事務所的司機。清醒過後第二天原小姐來探病,帶了好多報紙和雜誌,等她唸完摘要,表示頗為滿意這個結果:

  「沒想到有意外的加分作用,大多在稱讚妳敬業的精神喔!」

  幾乎一整天都在病房裡睡覺,有點頭昏腦脹,她唸的內容我完全沒聽進去:「原小姐,妳剛到嗎?」

  「是啊!」

  「我以為我在睡覺的時候有人進來過……」

  原小姐若有所思地瞧我一眼,又轉向手上報紙,輕描淡寫地應和:「或許是護士吧!」

  我心不在焉地要去拿桌上雜誌,注意到旁邊有一袋橘子,非常漂亮而飽滿的橘子,散發出甜甜香味,可愛得不像會出現在病房這種死氣沉沉的地方。

  下一刻,我衝下床,穿過護士和病人來來往往的走廊,一路跑到外頭庭院,著急尋找,終於在不遠的前方看見一個熟悉的頎長背影。

  「秋本!」

  那個身影霍然打住,納悶回頭:「雨宮……」

  山梨縣的那些橘子,我住在秋本家的期間吃了好多,又甜又多汁,不論在學校還是秋本家,拓也都會隨手扔一個給我,然後老氣感嘆,冬天果然還是要吃橘子啊!

  那些往事對我而言恍如昨日。

  我們並肩坐在庭院的長椅上,他還不放心地探問:

  「妳可以出來嗎?應該還沒有完全康復吧?」

  「我很好。你既然來了,為什麼不叫醒我?」

  「唔……不用特地叫醒妳吧!」

  他伸手搔一下頭,就轉向反方向不和我正面接觸了。

  怎麼有種彆彆扭扭的氛圍……

  「啊!對了,聽說是你揹我去醫院,謝謝。」

  「沒什麼,任誰都會那麼做的啊!」

  我住嘴,細細觀量他留下凍傷痕跡的側臉,打從今天見面一開始,拓也就若有似無地強調他並沒有對我特別好,我明白他的用意,我們之間……有很多事似乎都不能平凡簡單哪……

  「司機的工作……應該是做到這個禮拜吧?」小心藏起落寞,我問。

  「嗯!」

  「家裡沒問題嗎?啊……我這麼問沒有特別的意……」

  「沒問題!」這回拓也倒是笑得十分清朗:「還有很多工作可以做嘛!阿徹……他是我弟弟,最近突然懂事多了,好像變成大人一樣,打工很賣力,再加上我爸的復原情況不錯,爺爺和老媽也都很有精神地幫忙家裡的事,所以沒問題的!」

  從拓也的口中聽見那麼多懷念的人,害我頓時好想念他們,好想念過去的時光……

  「總覺得……你們好有幹勁呢!真好,很有朝氣地一直朝往後的日子前進,我……忽然有一種要被遺留下來的感覺,再過不久,幫我開車的那段日子……秋本就會漸漸忘記了吧!」

  拓也原本想要說什麼,不過他突然站起來,瞪向前方:「搞什麼?我們是不是被拍了?」

  我順勢望去,補捉到兩枚閃到樹叢後的身影和掛在他們身上的照相機,見怪不怪地笑一下:

  「那個啊……應該是想拍我病懨懨的模樣吧!早上也有人假扮醫護人員想進到病房來。」

  拓也見我習以為常的泰然,放心地坐回椅子,隨性地說:「話又說回來,要忘記妳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不管電視還是報紙,到處都看得到雨宮未緒啊!」

  「……哈!說的也是……」我硬是擠出一個附和性的笑容。

  「但是,在山上的木屋時,我說不想忘記妳,是真的喔!」

  「咦?」

  「我爺爺啊……心裡有個一直都沒忘記過的人,他常常到森林裡回憶往事,從他們認識到現在都五十幾年了吧!能一直把一個人放在心上那麼長久的時間,好像她還活生生地在身邊一樣,不曾離開過,我覺得好了不起,覺得這樣的爺爺很幸福。」

  拓也些許靦腆地告訴我他羨慕老秋本先生的想法,一面感染到那種幸福般而馴良地微笑著。

  「那個人是你奶奶吧!」

  「欸?妳怎麼會知道?」

  「我……我猜的啦!」

  我故作鎮定地面向剛剛狗仔隊所藏身的樹叢。樹上葉子掉得差不多了,只有兩三片岌岌可危地懸在枝椏上,才一陣風來,半枯的葉又落下一片,在空中轉了幾旋,輕輕躺在我的腿上。我把葉子撿起,無意義地用指尖撥弄起來。

  「你說的那座森林……我沒事的時候可以過去嗎?上次拍MV時就很喜歡那個地方,所以……啊!不會給你們添麻煩的……」

  我試著表達那純粹是個人行動,不會因此讓媒體騷擾到秋本家時,誰知拓也正款款注視著我,溫柔接腔:

  「什麼時候要來再告訴我吧!」

  因為拓也說過,我是他重要的人;因為拓也的眼睛今天終於不躲避我了……明明是冷颼颼的天氣,我的臉卻暖暖地發燙。也許我和拓也之間這條路並不是那麼容易簡單,然而再複雜的迷宮也會有出口存在,只要慢慢地、耐心地走,有一天一定可以走到想念的那個人身邊。

  只是我沒料到,在醫院外的庭院被拍到的照片,在接下來的日子竟然會掀起軒然大波,猶如那場山上的風雪,以意想不到的速度吞噬了我和拓也之間那條道路。



****************************************************************************



創作者介紹

商周網路小說˙NOVEL @ NET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