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始終平靜不下來,就跟第一次遇見拓也的日子一樣,心臟一整天都不知所為地撲通撲通悸動著,彷彿有什麼話要說。

  關於秋本拓也是雨宮未緒的秘密情人這場風波,原小姐費盡心力就快擺平之際,事務所收到了一封信件,裡頭附上我和拓也的相片。

  原小姐於是主動聯絡拓也,約他在秋本家見面,我堅持一起去,那也是我向媒體否認秘密情人這回事之後我們第一次的會面,秋本全家人都在。

  「讓你們久等了。」拓也一進門先將行李擱在玄關,脫掉外套,走到客廳桌前,他沒看我,就盯住原小姐:「到底有什麼事?」
  
  我從旁打量著他,不含善意的側臉透著些許疲憊,看來這些時日以來的風風雨雨真的讓他飽受折磨。

  他會對我感到失望嗎?

  「有人寄了這東西到事務所來。」原小姐從皮包掏出那張相片,推到拓也面前的桌子:「我想你應該還有印象。」

  照片中的我和拓也正好躲在森林那個秘密洞穴緊緊地相擁在一起,是我偷偷跑去找拓也的那一天。

  拓也手拿相片,看上去十分震驚,稍後他困惑地和我對視一眼,原小姐見他進入狀況以後,繼續說明下去:

  「寄信過來的人是一名三流報社的記者,叫吉田,沒什麼道德,個性倒也不強勢,只是個想要錢的垃圾罷了。過不久他就會來,在這之前,我想先向你確認一件事。」

  「什麼事?」

  「先前我們已經否認未緒和你交往的事實,如果這張照片流出去,對未緒的形象肯定會有嚴重的傷害,而且,『日光』的製作發表會下禮拜就要舉開,這關頭不能有任何差錯。吉田說,相片是有人提供給他的,包括之前未緒和你交往的消息,也是那個人洩露給他。所以我想知道,秋本,這一切不會是你安排的吧?」

  「原小姐!」

  我站起來,真不敢相信她會這麼問!這麼面不改色地直接看著拓也的臉開口。

  拓也瞪向她,用力將相片扔回她面前:「妳太失禮了!」

  「有冒犯之處我很抱歉,不過,一定得查出幕後那個人到底是誰才行。吉田要求五百萬日圓,這筆小錢別說是事務所,就連未緒自己也付得起。如果沒有揪出洩密的那個人,給錢無疑是在餵一個無底洞。」

  「我根本不知道是誰洩的密,我不認識那種人!」

  拓也憤慨地回答,原小姐頷頷首:「我知道了,那麼,只好請吉田自己告訴我們好了。」

  她下巴一揚,我和拓也同時朝門外望去,庭院走進一位矮小又奇貌不揚的中年男子。他個子已經不高了還彎腰駝背得厲害,多少會讓人聯想到電影「魔戒」中的那位咕嚕。

  吉田一進門就唯唯諾諾地說「你們好」,然後摘下帽子,因為見到相片中的兩位本人而眼睛一亮。

  秋本先生請他坐,秋本太太送來一杯茶,吉田都厚著臉皮樂於接受。

  拓也則是一副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斷地雙手拳握,怒瞪人家,原小姐則維持她高深莫測的和顏悅色對吉田說:

  「我們未緒還有工作,就不浪費時間了。在我們進行交易之前,是不是可以告訴我,交給你這張相片的人是誰呢?」

  吉田放下茶杯,看看原小姐,再看看其他人,再次舉起茶杯:「我不能告訴妳,就算我想說,我也不知道啊!」

  「你……」

  拓也要衝上前,我趕忙攔住他,那個小動作還是嚇到吉田,他一溜煙跳出椅子,閃到另一旁去。

  原小姐心平氣和地再問他一遍:「你是說,對方也沒告訴你嗎?」

  「就是這麼回事!而且我只跟她通過一次電話而已,所以你們問我也沒有用。」

  「等等,你說『她』?」原小姐進一步追問。

  「是啊!是個聲音聽起來很年輕的女性。」他一面提防著拓也,一面小心翼翼將茶杯放在桌上,然後從外套的內側口袋掏出一張相片:「好啦!不要再囉嗦了,該進行交易了吧?這是由我保存的檔案。」

  原小姐沉吟片刻,從皮包拿出一包裝滿鈔票的紙袋,不過她沒有立刻交給喜出望外的吉田,反而吊胃口地將紙袋在他面前晃過一圈又收回身邊:

  「最後一個問題,這相片是唯一的一張吧?你沒有拿去備份?」

  「沒有!這絕對是唯一的一張。」

  「我不是一個喜歡粗暴行為的人,所以才會答應這場交易,息事寧人也好。不過萬一,萬一讓我發現你說謊,到時候我會毫不猶豫地派人送你進醫院,清楚嗎?」

  認識原小姐已經好幾年了,她在職場上的幹練以及高明的手腕有目共睹,然而此刻她以高雅的語調出口威脅吉田時的魄力,卻是連我也被震懾。

  吉田不由自主地結巴起來:「我……我知道了,我發誓……絕對沒有備份!」

  很不甘心的心情。不單是我,在場的每一個人一定都不願意以這種牽就的方式解決這件事,包括原小姐,但,她一定是評估所有得失利弊後,才做出傷害性最小的決定。

  眼看原小姐向吉田遞出那包紙袋,說時遲那時快,拓也一個箭步擋住她的手:

  「沒有必要把錢給那種人!」

  原小姐輕蔑反問他:「那你有更好的辦法嗎?」

  「相片中的人是我和未緒,隨便亂拍別人本來就不對了,搞這場交易才好笑!喂!你!」他轉向吉田,毫不客氣地惡言相向:「把照片交出來!不然不用那女人安排,我現在就把你痛扁一頓!」

  吉田慌張地把相片藏到身後,在拓也的逼近下,他退後幾步,突然利用瘦小身型的便利,從拓也身邊竄開,迅速奪門而出。

  「喂!站住!」拓也跟著拔腿追上去。

  我掉向原小姐:「原小姐,怎麼辦?」

  她若有所思地目送跑出屋外的那兩人,最後無奈吐口氣:「既然變成這樣,現在只能希望拓也真的把相片搶回來,並且痛扁他一頓了。」

  怎麼是那種看好戲的心態啦!

  「不行,我去看看!」

  我不放心地追出去,吉田和拓也都跑進了森林,當我也跟著衝進去的那一刻,那種將有什麼事要發生的心悸又來了。我快速回頭張望,空中枝葉隨風婆娑搖擺,這陣騷動從我身後朝森林深處波浪般推了過去,連同某樣東西也一併捲走似的,直到消失,而拓也就站在不遠的前方。

  見到我來,他又繼續四下搜找:「那傢伙躲起來了,我去那邊看看。」

  「拓也!」

  我下意識抓住他的手,用力得害他有點嚇一跳,拓也奇怪地看向我,我微張著嘴,半晌都講不出我的不安。

  「怎麼了?」

  「我……喜歡你的心情,一直都沒變喔!」

  拓也聽了,淺淺地揚起嘴角:「妳不說,我也知道的啊!」

  那是拓也最後一次……最後一次那麼深情款款對我露出笑容。

  當他手上的溫度脫離了我的指尖,宛若琴弦迸斷的感觸沒能讓我有足夠的勇氣察覺得出來。

  拓也在一簇草叢中揪出吉田,等我追上的時候兩人已經扭成一團,拓也朝吉田揮出一拳,那張相片便飛出吉田的手和他們腳下那塊高地,落在一棵樹上。

  那棵樹生長在高地斷層的下方,記憶卡就卡在兩條細細的枝幹間。

  拓也和吉田不約而同朝相片的方位觀量一會兒,拓也先啟步跑下高地,繞到斷層底下的地面,接著爬上那棵樹,我站在上頭,對他緊張大喊:

  「算了!拓也!不要管相片了!」

  「不行!說什麼也不能交給那混蛋!」

  見拓也愈爬愈高,吉田連忙趕到樹下,可惜他試了幾次都沒能爬上樹,索性開始拿石頭丟拓也和樹幹,或許可以把相片丟下來也說不定。

  「走開!相片是我的!你給我走開!」

  吉田一面朝拓也嚷嚷,還不停地扔石頭,拓也得騰出一隻手抵擋他的攻擊,好危險!

  我奔到樹下,奮力抱住吉田的胳臂:「住手!快住手!」

  來不及了,那顆拳頭大的石頭已經從吉田手中飛上去,擦過拓也眼角,我聽到他唉哼一聲,才仰頭,就見到拓也的身體離開樹的頂端,直直下墜。

  那一瞬間,我終於明白心頭上糾結的預感。

  在我格外清明的視野,拓也看起來像隻斷了雙翼的大鳥,深深、深深跌入這片森林,這座遺忘的森林……

  然後,連同我們從相遇的那個秋天起所共有的記憶,從前的拓也便不再回來了。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