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不是第一次在冷戰的氛圍中和拓也一起上學,只不過這一次多了點孤單的感覺。

  「我從以前就很想問,」體育課時間汗水淋漓的夏美特地到樹下陪我,並且沒頭沒腦發問:「為什麼你不用『拓也』來稱呼秋本呢?」

  「什麼?」

  「你們是堂兄妹呀!照理說可以不用那麼見外的,為什麼妳老是叫他秋本?」

  「呃……有、有嗎?」

  不妙了……

  「當然有呀!雖然沒聽過他怎麼叫妳,但是妳的確都喊他秋本!」

  在KTV開口唱歌果然是不智之舉,更沒料到夏美的神經會如此敏感,後來雖然被我敷衍過去,但對於隱瞞雨宮未緒的身份愈來愈沒信心。

  放學回家後,老秋本先生和秋本太太都不在,客廳桌上留有一張字條,在大阪的親戚生病了,他們過去探望,今天晚上不回來。

  我和拓也正一起看字條,衝進廚房的阿徹又興高采烈地跑回來:

  「幸好!晚餐已經先做好了。」

  晚上只有我們三個人看家,拓也將熱好的飯菜端上桌後,阿徹餓壞般地猛扒飯,一會兒,他放慢速度,輪流打量我和拓也。

  我和拓也面對面而坐,我很安靜,拓也只是專心吃著晚餐。有一隻闖進屋子的飛蛾繞著日光燈管飛舞,不時發出「啪啪」的翅膀聲音,偶爾牠會飛走,但不多久又飛回來,啪啪啪的,牠離不開迷人的燈光。

  「你們……怎麼了嗎?」阿徹問。

  拓也出手推了他的頭一把:「沒事,吃你的飯。」

  好孤單哪!

  於是,這一夜我又失眠了,看見東方出現魚肚白,曾經興起去森林練習發聲的念頭,可是一想到或許會遇見晨跑的拓也,只好作罷。

  這天下課,我和夏美一起去買飲料,經過二樓的露天走廊,從上往下望見拓也和小林薰就要擦身而過,他們兩人一度四目交接,卻在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彼此的窘境下,拓也先移開視線,快步掠過小林薰。小林薰咬了下唇,似乎想說些什麼,稍後也同樣放棄。她還沒走遠,拓也停下腳步,回頭看看她的背影,若有所思,才邁步離開他們交會的地方。

  以為才剛了結一件事,沒想到新的痛苦接踵而來;以為閉上雙眼,就可以逃避,事情在閉上眼睛的期間只會愈變愈糟。我很想在心底說「活該」,然而我了解那種睜開眼睛後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感受。

  才一回到家,拓也的手機響了,是阿徹打來的,正巧家中電話也在這時鈴鈴作響,我瞧了瞧手機講得有點激動的拓也,便主動過去接電話,原來是秋本太太。

  等掛下話筒,我告訴拓也:「伯母說那位親戚的病情不樂觀,所以她和爺爺還要多留一天。」

  「欸?什麼?」拓也的驚慌程度出乎意料之外,我很奇怪,等他百般為難地說下去:「阿徹那傢伙……今晚要留在朋友家打電動。」

  我睜一下眼,迅速理出頭緒,那表示,今晚只有我們在家?偏偏我們還鬧僵了?

  拓也搔著頭淨盯住半掩的門口,而我瞅著自己的書包,小心地把它放在玄關。

  「那,我們去買材料吧!我記得附近有一間小超市。」

  拓也聽得一頭霧水:「什麼材料?」

  「做晚餐的材料啊!今天吃蛋包飯和味噌湯好嗎?」

  「妳要做飯?」

  「嗯!」

  超市並不遠,賣得東西不多,但基本的物品都有,我指點需要的食材,拓也負責將它們一一放進提籃裡。

  這個時間有不少家庭主婦也來,在排隊等結帳的時候,我注意到我們兩個正被人指指點點,間雜曖昧的竊笑。

  「我們好像很引人注意?」我偷偷問拓也。

  「妳不會現在才發現吧?為什麼一定要出來買材料?吃泡麵就好啦!」

  「我討厭吃泡麵。」

  由於我的任性,拓也只好硬著頭皮應付結帳大嬸的調侃,抱怨了一整路。不過回家以後,當他幫我將熱騰騰的蛋包飯和味噌湯端上桌,對於我先前的堅持便有些折服了。

  「妳真的會做飯哪……」

  「以前工作的時候都吃便當和泡麵,所以一回家就很想吃家常菜,吃吃看。」

  我在拓也的對面坐下,看著他說完「我開動了」便挖起一口蛋包飯送進嘴裡。

  「怎麼樣?」

  「好吃……」

  他還置身在我會做飯這個意外當中,我笑一笑:「那就好。」

  拓也一面吃得津津有味,一面開起玩笑:「妳不覺得我們這樣很像電視劇的情節?」

  「什麼意思?」

  「就是,孤男寡女地相處一室,然後就發生一些故意要把兩個人湊在一起的意外。」

  「你放心,我們不會那樣。」

  「妳為什麼這麼確定?」我太斬釘截鐵了,他反倒百思不解。

  我顧著喝起自己的湯:「因為喜歡你這個人應該會很辛苦,還是不要的好。」

  原以為拓也會再吐槽回來,等我再抬起頭,卻見到他托著下巴,輕鬆地笑:

  「有這種預知能力,好像也不錯。」

  那抹帶著傷感的微笑害我不小心愣了幾秒,那是我第二次猶豫著要不要把那個神秘女人的預言告訴他,話又說回來,只要我不喜歡這傢伙就好了。

  「妳去旁邊休息啦!我來洗碗。」

  我被趕進客廳,才打開電視就看見自己的MV,便隨手關掉電視和客廳的燈,無事可做地晃到外頭廊道,坐下來吹了幾分鐘晚風,再回頭瞧瞧屋內的拓也。

  他在亮亮的廚房穿上秋本太太的圍裙,掄起衣袖在水槽前賣力洗碗,一副駕輕就熟的模樣。我因而納悶地打量許久,是不是男人洗碗的背影就特別好看呢?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