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把摩托車停在我們相約等待的樹下,然後轉過頭來,撥了一撥她的頭髮,『你好

!』她有精神的說著。


「妳好。」我也笑著點點頭。

『不可以。』她說。

「什麼不可以?」

『你不可以說話。』

「為什麼?」

『因為你是貓,你看過被蹓的寵物會說話的嗎?』

「....」我無言,心想遇到了一個怪人。



『嗯,這才對,你現在的表情就像是無辜的貓一樣。』

「我可以不演貓嗎?」

『不行,我會約你出來就是因為你是貓。』她搖搖頭。

「那如果我的暱稱是小綠狗呢?」

『零分。』

「小綠熊?」

『鴨蛋。』

「小綠雞?小綠鵝?小綠鼠?小綠兔?」

『你吃錯藥嗎?』

「.....」我以為我很幽默,結果她連笑都不笑,一點面子都不給。



「妳的意思是我今晚都不能說話了?」

『沒錯。』

「喵。」我學了一聲貓叫。

『啊哈!』她叫了一聲,『好棒!你學得好快!』

「喵喵。」

『喔!太棒了!』她開始加快走路的速度,『來,快跟上我,快。』

「....」

『喔!小綠貓,你怎麼了?心情不好嗎?剛剛不是好好的嗎?』

「一點都不好。」

『為什麼不好?』

「因為我開始擔心妳等一等會叫我翻觔斗。」我說。



『哈哈哈哈哈哈』她的笑聲跟她說話的聲音一樣明亮,『你真的很幽默。』她說。

「還好,我不知道擔心自己一直被當成貓是一種幽默。」

『其實我也是個幽默的人耶。』

「嗯嗯嗯,」我用力地點點頭,「我看得出來。」

『怎麼看出來的?』

「把一個男人當成是隻貓,這一定要很幽默的人才有辦法。」我說。




那天,我只跟水藍色的雪徒步繞著文化中心走了一圈,她在四維路買了宵夜,然後

就回家了。她說這是她晚上十二點還能出門的唯一理由,買宵夜。


『其實,我本來上聊天室都不太聊天的。』她說。

「不聊天上聊天室幹嘛?」我說。

『就只是掛在上面,』她邊走邊踢了踢路上的小石頭,『因為要聯考,每天唸書真

的很乏味,所以開著聊天室的視窗,偶爾看一下別人在聊什麼,比較不那麼無聊。



「聯考?妳高三嗎?」

『說來有點不好意思,』她看了我一眼,吐吐舌頭笑了一下,『我高四了。』她說





「重考了?」

『嗯。』

「那妳應該連聊天室都別上,甚至把數據機都收起來,這樣唸書比較有效果吧?」

『我試過把數據機收起來好多次了,可是另一個我都會去把它翻出來。』那顆小石

頭還在她的腳下被踢著。

「另一個妳?」我好奇著這是什麼說法。

『就是想上網的那個我啊。』

「那不就是妳嗎?」

『不是,那是另一個我。』

「那就是妳。」

『那是另一個我啦。』

「妳有人格分裂?」

『你才內分泌失調咧。』她腳上的小石頭終於被她踢飛了。



「那明明就是妳,不是嗎?」

『你不懂幽默嗎?我所謂的另一個我,只是一種幽默的說法,那表示我藏過數據機

很多次,但是每次都失敗,所以我故意用另一種說法來講嘛。』

「這就是妳的幽默?」我的臉上神經有些抽搐。

『是啊!我剛剛有說我很幽默不是嗎?』

「妳的幽默很難明白。」

『你的愚笨也很難了解。』她說,搶快了兩步走在前面。

「.....」好一個伶牙俐齒的小朋友!



『你常見網友啊?』過了一會兒,她回頭問我。

「第一次。」我說。

『真的假的?』

「真的。」

『那你常上聊天室啊?』

「第一次。」我說。

『真的假的?』

「真的。」

『所以我是你第一個聊天的對象,第一個見面的網友?』

「是的。」我點點頭。

『真的假的?』

「真的。」

『我不信。』

「我發誓,真的。」

『你們男人發誓就像吃飯一樣稀鬆平常。』

「但我說的是真的啊。」我稍微提高音量。



這時,我們已經繞了文化中心半圈,來到了四維路,一間四海豆漿店。她在這裡買

了燒餅油條,賣宵夜的阿婆好像跟她很熟,她們一直說話。


因為天氣很冷,我也買了杯熱豆漿,那個阿婆接過我手上的錢的時候,問了水藍色

的雪說我是誰?


『我的寵物。』水藍色眼睛看了我一眼,然後對阿婆說。

「喵。」我無奈地再一次配合她的戲碼叫了一聲。


只見阿婆跟她都笑了,只有我想哭。


我們離開四海豆漿之後,她走路的速度明顯的快了,她先是看了一看手錶,然後回

頭跟我說:『你這隻貓太大隻了,蹓起來特別慢。』



「妳有時間限制啊?」我說。

『嗯,買宵夜並不需要太久的時間。』

「那妳家在哪?」

『這附近,一點都不遠。』

「那妳先走沒關係,我自己慢慢晃。」

『不行,』她說,『我不能遺棄小動物。更何況,我的車子停在大門口,你忘了嗎

?』

「那好吧,我們來賽跑。」

『幹嘛賽跑?』

「一來可以節省妳回家的時間,二來可以...」



我話還沒說完,她已經起跑了。

只見她提著宵夜,速度快得像什麼似地往前狂奔,我從沒見過一個女孩子跑這麼快

的。我只能維持自己的速度跟在她後面,看著她修長的身形和飄逸的長髮,我心裡

頭有一種感覺。



「好一個迷人的女孩子。」我心裡這麼說著。



當我有些陶醉的時候,她跟我之間的距離越拉越遠,「我的天啊!」我暗自喊了一

聲,她居然還在加速中。



很快的,她停車的地方到了。我至少輸了她五秒鐘。

我們兩個都氣喘噓噓地在原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能拼命地呼吸呼吸。


『想跟我賽跑,你還真自不量力。』她邊喘邊說著。

「我怎麼知道妳的速度這麼快?」

『我高中的時候是學校田徑隊的,你覺得速度會慢嗎?』

「我怎麼知道妳這麼強?田徑隊三個字又沒有寫在妳臉上。更何況,妳一點都不像

田徑隊的女生。」

『為什麼不像?』

「妳沒那麼魁梧啊!而且坦白說,妳比一般田徑隊的女孩子漂亮太多了。」

『謝謝你的誇獎,』她很開心的笑了一笑,『不過還是躲不過你該受的懲罰,快說

,剛剛你要打什麼賭?』

「什麼賭?」

『你剛剛不是說賽跑打賭?要打什麼賭?』

「喔!那個啊?」我摸了摸鼻子,「就是輸的人呢,要向贏的人要電話,才能請她

出來吃飯,這頓飯就是贏的人的獎勵。」


『哈哈哈』,她大笑了三聲,『你約女孩子的方法還真老套。』

「沒辦法,我不是什麼高手,這頓飯如果妳不想吃,我倒是樂得輕鬆,可以省起來

。」

『那你先省起來吧。』她騎上摩托車,『下次我在聊天室看到你,我再跟你要。拜

拜囉,小綠貓。』說完她就催緊油門,離開我的視線。




「喂!」我叫了她一聲,「至少留個名字吧!」我說。

『^&%$^*(@#....』她有回頭說些話,但我完全聽不懂她說什麼。



回到宿舍之後,我的室友一臉幸災樂禍地看著我說:「你看看,這麼快就回來,被

放鴿子了吧!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一臉落寞。」


「不,我的落寞不是被放鴿子,而是我遇到了一個美女,卻什麼都沒留住。」我說



「你真的遇到美女?」

「是啊。」我點點頭。

「不─────!這不是真的─────!」他仰天長嘯,痛苦地抓著自己的頭。


室友的表情告訴我,他沒辦法相信我的第一次就能遇見美女。他已經見過很多網友

了,卻從來沒有美麗的際遇。他跺腳搥桌拉自己的頭去撞牆,試圖說服自己我說的

都是假的。「你一定被放鴿子了,一定!」他說。


不過,等到我用同樣的暱稱再上聊天室去找水藍色的雪,我室友才真的相信我沒有

被放鴿子。


小綠貓:妳最後一句話說什麼?我沒聽清楚啊。

水藍色的雪:我說,失戀了別傷心。因為我找你出去就是為了要安慰你的失戀,結

我都忘了。所以在離開時趕緊補上一句。



看到這裡,我的室友暗自轉頭開始痛苦地低聲哭泣。(當然是假哭啦)



小綠貓:是這樣啊,我以為妳是要告訴我妳的電話號碼。

水藍色的雪:你想太多了,小綠貓。在我的世界裡,雖然我會見網友,但網友不會

變朋友。

小綠貓:妳的意思是?

水藍色的雪:我的意思是,你欠我的那頓飯,永遠都不用還了。

















- 待續 -
















* 室友:我還!我幫你還!閔綠,我來幫你還!*

* 我:囧rz.... *
創作者介紹

商周網路小說˙NOVEL @ NET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