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李心蕊的生日。台北的天氣,還可以。早上的第一道陽光,從她們學校後門

那棵大樹還有那棟女生宿舍的中間透過來,空氣是寒冷的,大概只有十二度左右的

氣溫,我抬頭看了一看,天有點藍,但越往西半部就有點灰。果不其然,八點之後

的車子多了,雲也跟著多了,太陽不見了,只剩下一圈圈的光暈貼在天空上。阿智

啃著包了兩顆荷包蛋的饅頭,喝著還有碎冰在裡面的豆漿,我懷疑他的牙齒跟舌頭

會不會凍僵。他旁邊來了兩隻狗,在他腳下搖著尾巴看著他手上食物,而他很白目

的吐了一口豆漿給牠們,牠們舔啊舔的,乾脆就坐在地上等阿智吐第二口。我手上

有一個三明治,還有一杯冰奶茶,但是我吃不下。我把三明治捏了一角丟到狗兒之

間,他們很快地就吃掉了,我再捏了一塊丟過去,牠們又很快地吃掉了。


早上九點半,我的眼睛就快睜不開來,從未有過的疲憊感每一秒鐘都像狂潮一般地

朝我壓過來。那兩隻狗兒現實得很,當牠們看見我跟阿智手上已經沒有食物,牠們

就搖著尾巴,小跳步的離開了。


昨天晚上十點半準時,我聽見那棟女生宿舍的布穀聲,一共會叫十聲布穀。李心蕊

告訴過我,那是女生宿舍的門禁鈴,提醒還在宿舍附近徘徊的女生快點進宿舍。阿

智說,這個設計還真是貼心。


是不是很貼心其實我並沒有特別的感覺,因為那十聲布穀對我來說是傷心。因為夜

裡的十點半,女朋友的生日夜,宿舍門禁時間又過了,她還是沒有回來。


我跟阿智騎上租來的摩托車,在台北市裡亂晃,冷風吹得我的臉有點刺痛感。那個

白癡阿智只記得租車不記得加油,我們至少牽著車子走了兩公里的路才找到加油站




李心蕊想買的那隻折耳貓,已經不在了。我很笨地問了店員說:「那隻小綠賣掉了

嗎?」店員用很奇怪的眼神看我,我才驚覺他根本不知道小綠到底是什麼東西。


「你都還沒買就已經幫貓取好名字啦?」店員說,「你喜歡哪一種貓?我幫你介紹

介紹啊。」他像是見獵心喜一樣熱心的幫我介紹櫥窗裡的貓,對他來說,一個還沒

買貓就幫貓取名字的客人絕對是大獵物。


但,不是那隻小綠我就是不要咩,任他再怎麼說我就是不要咩。


阿智杵著摩托車在貓店外面等我,喝著他的麥香紅茶。當他看到我悵然若失的從貓

店裡走出來時,他說:「早知道就叫你買貓,不要買手機。」我聽了,不自覺地笑

了出來。


那加油站旁邊有間網咖,寫著「每分鐘一元,深夜半價。夜貓族大放送!」(當年

網咖確實就是這個價錢。)


我跟阿智走進網咖,向櫃台買了兩個小時,共用一台電腦。

他先登入台大BBS站找他親愛的蔡心怡,雖然蔡心怡並不認為阿智是她的親愛的。

他跟蔡心怡之間的對話很爆笑,幾度讓我笑得差點肚皮抽筋。但我心裡卻有一種感

覺,一種疑惑感。疑惑著為什麼我正笑得如此的開心,心裡卻覺得很酸呢?是什麼

不在了?是什麼不見了?還是什麼變了?


突然在這個時候發現,阿智對我來說,也有熟悉的側臉。

當我看著他專注地跟蔡心怡聊天,嘴角一直掛著微笑的時候,我心裡不停地在對著

那張熟悉的側臉說:「如果暗戀就能這麼快樂,我何必選擇去緊緊抓住誰呢?」


這一夜,我跟阿智在漫畫王裡面渡過,他很快就睡著了,像個孩子。我在翻了兩個

多小時的漫畫之後,終於也承受不住瞌睡蟲的攻擊,躺在阿智對面的沙發上睡了。


我在早上七點時驚醒,一度以為我睡了一個世紀。看了看手錶,還好還來得及。阿

智被我搖醒的時候有點迷糊,他說:「來得及什麼啊?」


「去等李心蕊啊。」我說。

「你確定她早上就會回來嗎?」

「不確定,但是我想去等。」

「唉....」阿智看了看我,搖搖頭說,「交到壞朋友....」


在買早餐的時候,阿智逗趣的對著賣早點的歐巴桑說:「阿姨,饅頭夾Two蛋!」說

著說著,他比了一個二。歐巴桑當然不懂他說什麼,以為這個年輕小伙子嗑藥嗑的

兇,連買個饅頭夾蛋都要搶鏡頭。


『你說什麼兔蛋?』歐巴桑不耐煩地說著,『兔子不生蛋的,我這只有雞蛋,沒有

兔蛋。』

「呃....就是饅頭夾兩顆蛋的意思....」阿智自己窘了起來。

「夾兩顆蛋就夾兩顆蛋,幹嘛講什麼兔蛋兔蛋的?真不懂你們年輕人在想什麼。」

歐巴桑一邊看著阿智,一邊碎碎唸著。


我只睡了不到兩個小時,我的眼睛很酸,一度我把三明治講成了桑迷住。


「你要不要把手機交給她的室友或是舍監就好,你這樣嚴重睡眠不足,看起來跟流

浪漢差不多耶。」阿智拍拍我的肩膀說。

「不行,」我搖搖頭,「我一定要親手交給她。」我說。



早上九點四十五分,我撐著的眼皮已經接近極限。李心蕊的身影出現在她的學校後

門,但她不是用走的,是坐著的。坐在哪?坐在一個男生的摩托車上。

她左手拿著一袋好大袋的東西,右手還提著一個塑膠籃。


她跟那個男生似乎相談甚歡,好像他載著她從很遠的地方過來還聊得不夠愉快一樣

得停不下來。聊著聊著李心蕊突然大笑起來,下一個畫面讓我的心臟有一種差點被

捏碎的痛覺。


她笑著把頭靠在他的肩膀上,他右手摸了摸她的頭髮,左手摟在她的腰上。


「幹你媽的你快過去啊!杵在這裡是在幹嘛?當路燈喔!」阿智推著我,「趁現在

過去,讓那個男生知道你的存在!」他一邊推著我,一邊說著。



走過馬路,我提著裝有手機的袋子的那隻手不停的顫抖,一步一步的接近,我的心

跳一步一步的加快。這個戴著全罩安全帽的男生,就是李心蕊說的學長嗎?



本來李心蕊還在跟那個男生說話,男生背對我,李心蕊面對我的方向。當李心蕊的

視線從那個男生的臉上移動到我的眼睛時,她的表情,不是驚訝,不是開心,不是

高興,當然也就沒有什麼所謂的驚喜了。


是驚嚇,她的表情,是一臉的驚嚇。


『閔綠....』她的聲音在發抖。



那個男生回過頭看我,我的視線也沒有離開他的眼睛。幾秒鐘之後,他把安全帽拿

下來,「你好,我是李心蕊的學長。」他伸出手,臉上帶著微笑,示意著要跟我握

手。


我沒有伸出手,我想我不是個大方的男生。在看見自己的女朋友跟別的男生有多餘

的肢體動作時,我真的沒辦法大方得起來。


我把視線從她的學長身上移到李心蕊的眼睛,她已經不敢正視我。只見她低下了頭

,看著自己手上拿的大袋子,還有那個塑膠籃。


這時,我聽見貓叫聲,從那個塑膠籃傳出來。下一秒鐘,我的世界突然靜止。

原來那並不是塑膠籃,而是一個寵物籃。


我不知道我的世界靜止了多久,直到阿智走到那個學長旁邊,說了一句:「你到底

滾不滾?」我才醒了過來,阿智的眼裡似乎在冒著火。


我想那個學長應該是被嚇了一跳,他愣了一下,看了看阿智,然後轉頭對著我說:

「我跟李心蕊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們只是普通朋友。」


「講這麼多廢話幹嘛?你到底滾不滾?」阿智用手拍了拍那個學長的肩膀。

「你說話就說話,別動手動腳。」那個學長站了起來。

「你現在站起來是怎樣?有事要處理是嗎?我跟你處理你覺得如何?」阿智又上前

一步,他跟那個學長的距離大概只剩下五公分。


我想,正常人不會在看見阿智強壯的身體再加上冒火的眼睛之後還會想跟他硬碰硬

的,那個學長發動了摩托車,轉頭看了李心蕊一眼,然後就催了油門離開了。


不知道安靜了多久。阿智在嗆走那個學長之後,乖乖地回到馬路對面去坐在我們租

來的摩托車上。


李心蕊從那個學長離開之後,就沒把視線放在我的眼睛過,我只是一直靜靜的看著

她,我想說些什麼,但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貓....」我指了一下寵物籃,「我是說小綠,妳真的買了?」

『....』她還是低著頭沒說話。

「牠....還叫小綠吧?」我繼續問著。

『....』

「牠....是不是還叫小綠啊?」我還是繼續問著。

『....』

「牠......該不會已經不叫小綠了吧?」我故作輕鬆的,還刻意笑了出來。

『閔綠,』她終於抬起頭來看我,『你不要這樣,我現在很亂,我們能不能晚點再

說?』



昨天是李心蕊的生日。台北的天氣,還可以。早上的第一道陽光,從她們學校後門

那棵大樹還有那棟女生宿舍的中間透過來,空氣是寒冷的,大概只有十二度左右的

氣溫,但現在好像只剩下兩度。


我抬頭看了一看,天已經全灰了。

我把要送給她的手機遞過去,她不接,我便把手機放在她的大袋子裡。那個大袋子

裡有好幾個包裝好的禮物,我想,那是她的生日禮物吧。昨晚的她,應該跟別人過

了一個很快樂的生日夜。



「生日快樂。」在她轉頭離開之前,我說。
















- 待續 -















* 生日快樂。*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