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七點十五分,洗過澡,鋼琴沉鬱優雅的流轉著,貓在腳邊睡著,狗在小口喝水,外頭則有細雨淅瀝,很寧謐的時光。

豆漿、飯團,中式早點,現在正在抽菸。



第一任的老闆夫婦露出欣慰的笑容,總算有人將未完成的那些工作繼續做了下去,所以他們耐心指導我這破爛到 連數學 老師都看不下去的木工技術,我們希望的,是那些過去來不及完成的,今後可以更豐富而完整地呈現。

當然,李大廚貢獻出來那一整箱珍貴的電影海報更加不能忽略不提。

我們都希望爬蟲類酒館的地下室能提供給客人最好的視覺享受,不過在客人還沒進來前,老闆自己看得要先爽。



手指受了幾處傷,木屑刺了進去後還在肉裡拐彎又插出來,忍痛拔出的感覺很像當然喝醉了以後一拳打斷自己鬧疼的蛀牙那般,痛不是最重要的,要緊的是你得拼那一口氣去幹這種事。



樓下吧台我想仿聖米巫婆店那樣,多做一格小玻璃。完全手工的裁鋸木條,再慢慢地拿著砂紙拋光磨平,李大廚說這是土法煉鋼,我承認,但現在不做又等哪時呢?當鋸子鋸下的那一刻起,就是起而行的時候,我們總不能永遠停在坐而言的階段吧?



所以三點打烊後,我獨自留在店裡,整理著那箱電影海報,剪了許多可以做牆上裝飾的小電影卡,水磨功夫,就是得花時間,而我不喜歡把這類工作交托給工讀生,即使今晚我應該可以寫出一集小說的,但我選擇留在那兒一剪一剪地緩慢做著,因為多少時日後,當這一切完工時,我才可以笑著跟自己說:辛苦了。

這份榮耀與喜悅,我希望由自己來感受。



生意有沒有變好,這個我不敢立下斷言,但終究我們都是盡人事的,成敗在於天,只要有認真付出過,我都相信那也就是值得的了。



所以現在要睡覺,起床後要洗衣服,然後我希望自己可以這兩天修一點稿子,推掉了電視台要的那個什麼原著小說的案子,我想我還是應該多放點心力,在自己七月的新書上。



下次,你們到店裡來,我保證這兒會讓你流連忘返。當然我所指的不是因為老闆的英文很好笑,會讓你聽了就不想走的那一種。





穹風 2007.04.14
創作者介紹

商周網路小說˙NOVEL @ NET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