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別後,冬天開始。
真正寂寞的人不唱情歌,思念也就順其自然流成了望妳那方向的河。
木棉花樹底下凝結十二度黎明時一滴露水,陽光不可多得,  
而時間在拉扯,我成了妳不完整的選擇。
再見,妳說。

那就再見吧,我也說。
越過最後一個路口,紅綠交錯著盡頭與開頭,
我把圍巾束成了適合思念人的形狀,妳向左走,我向右走。
呵開凍氣之後,咱,不停留。
這是諾言。

諾言的本質是安慰,然後一如漫天風雪,冷得不知傷悲。
說要說得懇切,說完才好離別。
踏著一地回憶,就等候西伯利亞來的雨水。
我說這是絕美,妳說絕美的是吻別。
下回月光咖啡館,或許我們再喝一杯。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