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姊-封面.jpg 

作者:蘋果米

出版時間:2010年5月

我把自己囚禁在回憶裡,不能回頭,卻又無法前進,那是因為我害怕,害怕從此忘了你。

 

「學姊,如果妳肯對我笑一下的話,妳一定會馬上愛上我的。」

認識的第一天,那個叫紀又陽的學弟對她說出這句話,像在平靜的湖面上丟下一塊石頭般,令她震撼不已。
因為這句話,同時也是她生命中最深刻的一場戀情的開端。
她抗拒紀又陽的接近,害怕自己背叛了從前的承諾,也害怕再一次掉入回憶裡。
當過去與現在一次次重疊,交錯著似真似幻的悸動心情,未來,該怎麼繼續

-------------------------------------

 

(1)
  「學姊,如果妳肯對我笑一下的話,妳一定會馬上愛上我的。」這是他對我說的第一句話,和我記憶中的某句話幾乎一模一樣。
  「學妹,要是妳肯對我笑的話,我一定會讓妳馬上愛上我的。」這是你對我說的第一句話,也是你追走我的關鍵句。
  所以,我又戀愛了,陶少謙,你會祝福我吧。

##      ##      ##      ##
  我忘了是誰跟我說過,人每逢九字頭的歲數,那一年的日子該特別小心些。
  我總認為這是迷信,即便我的人生真的在十九歲那年出了讓人措手不及的意外,我也不願把這意外推向是命定。
  因為是意外,所以措手不及,但是它絕對不是命定。
  我絕不承認,我的初戀註定只能停留在我的生命裡一年的光陰。
  我更不願意承認,我註定只能擁有陶少謙一年而己。
  如果真要把一切的事情冠上什麼名詞來解釋,我願意相信這些都是緣分。和陶少謙的相遇是緣分,和他分開,也是緣分。
  「學姊,謝謝妳,把這些資料卡放在這邊就可以了。」學妹的呼喚打斷了我的神遊,我這才想起自己身在何方。
  今天是新生訓練的日子,而我剛好到系辦拿點東西,卻碰巧了遇上欠缺搬運工的學妹,才會跟著她一起到新生教室來。
  不然平常的我,下意識的抗拒人多的地方,更別說是叫我晃來新生教室了。
  新生訓練,這四個字對我來說有著特別的意義。當初和陶少謙認識,就是因為他是幫忙帶新生的大二學長,而我,只是一個剛入學的菜鳥學妹。
  起因於一句話,讓我對這個學長印象深刻,也因為一句話,後來我們共同擁有了一段美好的時光,雖然僅有短短的一年。
  我常常在想,如果上天讓我遇到陶少謙是為了讓我和他相愛一年之後就要分開,那麼再讓我選擇一次,我想我還是會選擇和他相遇。
  能夠相遇進而相愛,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之後我們會發生什麼事情其實也沒那麼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們曾經相遇,然後把握住這段緣分了。
  你說是吧,陶少謙?
  只是看著教室裡那一張張散發著青春耀眼光芒的臉孔,讓我不禁還是小小的感嘆了起來。大學新生呀,感覺那已經是離我很遙遠的事情,一晃眼我今年都大四了,再沒幾個月就要跟校園說掰掰。
  跟新生身上的青春洋溢比較起來,我真是顯得沒半點光采了。
  「妳也辛苦了,好好加油吧。」我和學妹交代幾句,轉身就想離開教室。
  雖然身為人家的學姊,但我卻沒有想要認識學弟妹的念頭。
  不,應該說,我不想認識新朋友很久了,不管是學弟妹還是其他什麼人。
  「學姊妳不留下來跟大家打聲招呼嗎?」
  我搖搖頭。還是算了,我這個老人太久沒有進入年輕人的世界,實在是有點吃不消他們的熱情。
  「學姊要走囉?」一個學弟站在我後頭依依不捨的說話,我只好轉過頭再次重申我的意願。
  「嗯,我先走囉。」所以我不喜歡人多的地方,每當要離去時,總是要一次又一次的面對挽留,沒辦法乾脆的走人。
  說聲再見,然後轉身走人,似乎變成了一件難事。
  「學姊。」
  「嗯?」
  「如果妳肯對我笑一下的話,我保證妳一定會馬上愛上我的。」面對那張全然陌生帶笑的臉,我彷彿產生了錯覺。
  記憶中,有個人也跟我說過類似的話,帶著一樣的笑容,只是眼前的這個笑容,卻耀眼的令我的眼眶發酸。
  「學妹,要是妳肯對我笑的話,我一定會讓妳馬上愛上我的。」 
  世界上不可能會有這麼巧合的事吧,兩個完全不相識的人卻說出近乎一模一樣的話吧?
  是吧,陶少謙?
  「學姊?」學弟那張耀眼的臉帶著點困惑。
  困惑,好像是因為我帶給他的吧。
  我用力的眨眨眼,再次恢復我掛在臉上的淺笑。
  「這種把妹的招數學姊我已經免疫了,下次該換點新玩意囉,學弟。」是的,我已經免疫了。
  同樣的招數不應該用在同一個人身上兩次,就算使用者是不一樣的人。
  「才不是把妹呢,學姊,這可是我的肺腑之言耶。」學弟抗議的大叫,表情誇張像是我已經把他的真心丟在地上踩一樣。
  「那麼希望下一個聽見你肺腑之言的女生可以了解。」轉身,揮手,這次是真的不再留下了。
  我發現我的臉像是被人點穴了一樣,只能維持著一貫的淡笑,這樣的姿態讓我的臉部開始僵硬,有點累了。
  因為累了,所以更想離開,很想很想。
  「學姊,妳還沒跟我說妳叫什麼名字呢?」學弟跟到了教室門口,但也因為他的不死心,所以我的腳步頓了一下才又邁進。
  「葉之婷。」什麼時候我才能變得更冷漠一些,把這些不想要回答的問題,不想要面對的人完全的排除在我的生活之外呢?
  恐怕不行吧。如果我變得更加冷漠,是不是會讓那些關心我的人、愛我的人更替我擔心呢?
  每當我有一種想要拋下一切的想法時,就會有阻止這個念頭的想法竄進我心裡頭。想這樣做,卻又明白不該這麼做,反反覆覆的,拉扯得我好累。
  「我是紀又陽,很高興認識妳哦,學姊。」
  我沒回頭,光聽他高揚的口氣彷彿就能看見他興奮的神情。雖然沒回頭,但是我能夠感覺背後有道視線一直在跟著我,所以我拐了個方向,從轉彎處消失。
  少了背後那道熱烈的視線,正面向我迎來的,是九月天晴朗的陽光。
  我瞇著眼,用手背稍稍擋住直視的日光抬頭往上看。藍天、白雲、搭配上熱烈的金色太陽,今天真是很爽朗的一天,很適合新生訓練的日子。
  也是你最愛的日子呀,陶少謙。
  在你離開之後,我也愛上這種天氣了。只有這種耀眼到刺人的陽光,才有足夠的熱能可以射進心裡某塊潮濕陰暗的地方。總是得讓它接觸點陽光,才不至於腐爛發霉的過快。
  還是說,應該直接任由它腐爛算了?在心裡留下一個不能抹滅的角落,好證明你確實存在過?
  你覺得那個好呢?陶少謙?


##      ##      ##      ##

  為什麼時間帶不走的記憶,會變成回憶,永遠保存在腦袋裡頭?又為什麼,人的回憶是一種無法解釋的感覺,卻又帶著強烈的影像,讓人想忘記都不行?
  明明以為已經忘了的事情,卻能在碰觸到相似的事情時再度被喚起,影像在腦海裡清晰的像是不曾退去過一樣,一種想哭又想笑的詭異違和感。
  尤其當裡頭的人物無法再真實的出現在自己面前時,那感覺真的很複雜,可不論是多麼複雜的情緒,最後我還是只能笑著帶過。
  我只能笑,不能哭。
  「學妹,要是妳肯對我笑的話,我一定會讓妳馬上愛上我的。」
  陶少謙和我說這句話的時候也是笑著的。雖然聲音聽起來很冷靜,態度也很大方坦蕩,可惜就是他的耳朵出賣了他真正的情緒,那雙耳,紅得比燙熟的豬耳朵還紅。
  「學長,你一定很不習慣說這種話吧。」最後,我的同情心勝出。
  畢竟人家敢鼓起勇氣告白已經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實在是不應該再傷害他幼小的心靈,否則我怕這個學長經不起刺激,給我來個掩面大哭跑走,就要換我無言了。
  是說,我還真沒看過男生掩面大哭跑走的樣子呢,有機會的話真想見識一下。
  「是……還蠻不習慣的。」沒有所謂的男性面子問題,他搔搔頭,大方承認了他的忸捏。
  很好啊,我喜歡誠實的人。
  「可是我沒有騙妳哦,學妹,我剛剛說的那些話是真心的。」再怎麼彆扭,他還是老實的陳述他的心情。
  看著他紅著臉還是要說的模樣,憨直的可愛,害我也不由得感到有些害羞了起來。
  「謝謝學長。」只是這到底是怎樣詭異的狀況呀……
  「那學妹妳考慮得怎麼樣?」
  「什麼意思?」
  「就是……考慮要不要愛上我啊?很簡單哦,對我笑一個就行了。」憨直人的心眼有夠直接,只想著答案,沒想著其他事情。
  我抬頭看了他一眼,嘆氣,低頭望著自己的腳尖,還是只能嘆氣。
  憨直人的感受度好像有點低呢……
雖然直接是件好事,可是就這麼直接也不太好吧,學長?我們好像才剛認識,我甚至連你叫什麼名字都還不知道耶。
況且,你知不知道我們現在在什麼地方啊?
  我有些尷尬的回頭,瞧見整個教室的同學都好奇的盯著我們兩個直瞧,連來幫忙的學長姊們也都把注意力放在我們身上。
  新生入學的第一天,我就被一個認識不到二小時的學長給告白了。
  沒有浪漫的場景,沒有緊張的氣氛,甚至連被追求的虛榮感都還沒感受到,我就被告白了,而且還被要求得要當場回覆。
  是說,大學生涯由這樣的方式開場,是不是代表我以後的日子會過得非常精采?
  可是我比較想要低調的生活,真的。
  「那個,學長……」入學第一天就拒絕學長的追求,我想接下來的四年我絕對會因為這項豐功偉業而成為系上的名人,也許到了我畢業後也擺脫不掉這項殊榮吧。
  我不想有這麼特殊的待遇,可是要我接受一個等同於陌生人的追求,這事兒我也做不來呀,要不要這樣考驗我的EQ啊?
  求救的眼光越過學長的肩,來到躲在學長身後憋笑憋得很痛苦的學姊身上,小孩子解決不了的事,交給大人總行了吧。
  「學姊……」拜託妳快把你同學帶走行不行……
  「耶,陶少謙。」學姊努力了許久才把笑意塞回肚裡,走過來拍了拍學長的肩膀,拉走他的注意力。
  「幹嘛?」
  「雖然我是很想看你繼續做你愛的大告白啦,不過除了學妹以外,還有其他學弟妹需要你的關愛,你要不要先停一下,先把正事辦完?」
  就是說嘛,你當真以為新生訓練都沒事做嗎?還是有一些資料卡要填一填,校園也要帶我們認識一下之類的呀……怎麼可以把寶貴的時間都花在愛的大告白上呢,學長?
  趁著學長分神和學姊聊天,我悄悄的轉過身,回到我的位置。
  一路上,所有同學都曖昧的看著我,一眼望去都是期待含笑的目光,尤其是坐在我旁邊的孫香瑤同學。
  這個和她一起上大學的同班同學,真的是白當死黨三年了。
「笑夠了沒?孫香瑤。」瞪著她趴在桌上笑到飆淚的模樣,我的手就這麼自然的往她後腦勺招呼過去。
  「噢,好痛。」香香撫著後腦勺,還是笑得很張揚。
「就真的很好笑嘛,讓人家笑一下會死哦,小氣。」
  「哪裡好笑了?妳是不會發揮一點同學愛來救我嗎?」臭香香,和她三年交情真是搏假的了。
  「耶,說真的,之婷。」三八香三八的用手肘頂頂我的手臂。
  「學長長得還挺不賴呀,妳可以考慮一下。」曖昧的再拋兩個媚眼當招待。
  真是,就沒看到我已經無奈到不行了,還要過來火上加油是吧。剛剛面對的是學長我當然要客氣些,但是對面香香?哼。
  「哦,原來妳喜歡這款的呀。那麼我是不是應該打電話通知林佳德一聲,妳最近有了新對象?」掏出手機,我認真的開始搜尋電話簿裡頭的電話。
  林佳德,孫香瑤唯一的死穴。兩個人從高中一路纏鬥到現在,從誓不兩立演變成現在的曖昧關係。也不知道孫香瑤腦袋裡到底裝了些什麼,明明喜歡人家卻遲遲不敢去告白,沒膽子說要做人家的女朋友,可又愛動不動就去挑釁林佳德,逼得人家非得正視她不可。
  人果然天生帶著骨子裡犯賤的本能。
  「喂喂,開個玩笑,不用這麼認真嘛。」香香一把搶走我的手機,護在胸前。
  所以說,女人,唉。
  「我拜託妳拿出點骨氣行不行?女人的臉都讓妳丟光了。」香香的條件也是好得很,沒必要非得要林佳德不可啊。
  「等妳那天真的愛上了,妳就知道了。」香香說這句話的神情有點苦,有點甜,有點悶。
  看著她這樣,我也不好意思再在她的傷口上撒鹽。
  「真不知道妳上輩子是欠了林佳德多少錢。」
  「錢債好還,情債難還呀。」
  也是,還真的只能套一句古人的話,愛到卡慘死。
  「希望你們兩個能早點修成正果。」這是我衷心的祈求。
  早點名正言順的待在林佳德身邊,香香才能夠獲得真正的快樂跟幸福。就算最後香香還是傷了心,但整個大學那麼大,總會有另一個人來撫平她的傷痕。
我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有人為了另一個人白白浪費了自己花漾的青春。
  「妳等下有要做什麼嗎?之婷」
  我搖搖頭。
  「那我要跟佳德去附近晃晃,妳要不要一起來?」
  我翻翻白眼,更加用力的搖頭。
  拜託,孫香瑤同學,妳要和心愛的人約會還找顆電燈泡作陪?妳到底想不想跟林佳德修成正果啊!
  我得要十分克制,才能忍住再次想往香香後腦勺巴去的衝動。
  「所以說,妳等下沒事做囉?」香香很故意的再提問了一次。
  「我等下是沒事呀。」不疑有他,我老實的回答。
  「那如果我再找個人陪妳,妳要不要跟我們去附近繞繞?」
  四個人的話,倒是顯得不會那麼尷尬。我點點頭。「如果再多個人的話,是可以考慮看看。」雙數出遊總是比單數來的好些。
  然後,我看見香香露出奸詐的笑容,眼神往我後方飄去。
  順著她的眼神我往後瞧,看見了平坦的小腹,順著往上,是寬廣的胸膛,然後再往上,看見了白亮亮的牙,以及一雙眨著期待神情的濃眉大眼。
  「學長……」
  該死的,孫香瑤妳坑我!
  「既然妳這麼說,那麼學長我就恭敬不如從命,陪妳們一起到附近繞繞囉。」學長完全無視於我僵硬的臉色,直接對著香香回答。
  「好啊學長,等會停車場見。」香香對學長揮揮手。
  「學妹,停車場見。」拍拍我的頭,學長開心的走掉了。
  我的僵硬持續到學長離開後,恢復神智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抓住香香的脖子猛搖,管他旁邊是不是還有同學在場。
  孫香瑤,我要跟妳絕交啦!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商周網路小說˙NOVEL @ NET

novelat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柔妹
  • 不錯看!~

    才光看前面就覺得不錯看呢!而且又很好笑 哈哈!~~
    期待後面的故事劇情!> <
  • 小芷
  • 學姊這個名詞真的很如影隨形~~如同呼吸一樣

    很好看~!!就像回到了大學時期一樣逼真~~令人動容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