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正面.jpg  

 

作者:雪倫

出版時間:2010年4月


在這個城市裡生活,我學會了戰勝寂寞。
這是我的房子,我一個人住的房子。六十坪大小的公寓,除了一張方便歷任男友過夜的雙人床,其他傢俱擺設都是單人使用:紅色單人沙發、白色單人使用茶几……好友總是對我的怪癖嗤之以鼻,因為她們很難接受每次到我這裡聚會過夜時,還得自己帶上盥洗用具。
久了,這間屋子來來去去就只有我一個人。
我總是慶幸。畢竟,習慣自己一個人,至少比習慣熱鬧過後,空間裡久久不去的歡樂氣味惹得自己坐立難安好多了。

 


-------------------------------------


酒和美食是女人的另一個死黨。
   
每次想起小倫講的這句話,我就忍不住想要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這句話真是說的對極了,每次喝完酒,踏著微醺的腳步,那種感覺就好像踩在雲上,那麼柔軟、舒服。

可惜的是,每當和好友相聚過後,從包包裡拿出鑰匙,準備打開大門的那一刻,我總要花上一段時間,大大的深呼吸,好迎接開門後,那一湧而上讓我心慌的孤單。

然後,習慣性的大大嘆了一口氣才進門。

丟下包包、脫掉外套,踢掉踩了一整天的高跟鞋,把整個人狠狠拋在客廳的沙發上,那忽然間重重落下的感覺,會讓我的空虛減少一點。

這是我的房子,只有我一個人住的房子,六十坪大小的公寓,沒有任何隔間,除了一張方便歷任男友過夜的雙人床,其他的傢俱擺設都是單人使用,紅色單人沙發、白色單人使用茶几…,好友總是對我的怪癖嗤之以鼻,因為她們很難接受,到我的房子裡聚會過夜,還得自己帶上盥洗用具。

久了,這間屋子,來來去去就只有我一個人。

我總是慶幸,習慣自己一個人,總是比習慣熱鬧過後,那空間裡久久不去的歡樂氣味,惹的自己坐立難安來的好多了。

我起身為自己倒了一杯茶,好減去酒在胃裡翻騰的速度,這時,手機傳來鈴聲,慢慢地放下手中的杯子,忍不住微笑著,一定是采雅到家打電話來報平安。
 
從包包裡翻出手機,螢幕顯示的來電名稱,卻讓我的笑容頓時消失不見,這個人的電話,我一點都不想接。

   螢幕顯示,連美芸,正確的說,她是我的母親。
      
在我高一那年,她外遇了,對象是一位醫生,對方的太太跑到父親工作的地方大聲叫囂,不管父親的尊嚴,當場指責父親的無能、放縱,才讓母親有心力破壞她自以為是的家庭。

我那可憐的父親,辛苦賺錢養家應付母親需索無度的慾望,卻換得如此下場,那時候我明白了一件事,在愛情裡面低姿態的人,永遠都是輸家。

隔天,我的父母離婚了,是母親提出來的,她絲毫不在乎父親的感受、痛苦、眼淚,堅決的什麼都不要,那包括我。

二個星期後,她和那位醫師就到美國去了,離去前,母親告訴我,是因為忙碌於工作的父親,讓她感覺太寂寞了,所以才會選擇離開。

結論是因為寂寞,所以背叛。

可是,我不懂的是,為什麼寂寞那麼多…?

我和父親就這麼硬生生的被丟下,但是,我並沒有害怕,至少我還有父親,可是我擁有父親的時間,並沒有很長。
       
讀高中的三年,我知道他過的很不快樂,總是在下班後獨自一人坐在書房裡掉淚,我把房子裡所有有關母親的東西,包括她用過的杯子、餐具、衣服,她買的書、畫、音樂全部扔掉,讓她徹底的消失在我們的生活裡,但唯一無能為力的是父親腦子裡的回憶。

升上大學那一年,小倫媽媽開心的為她慶祝,采雅和青青的父母,送給她們上大學的紀念禮物,而我的父親卻告訴我,他認為我已經有照顧自己的能力,接下來他想去做自己的事情、過自己的生活,那就是出家。

我看著父親怒吼:「那個女人丟下你,現在你要丟下我?」

「凱茜,這幾年爸爸累了…。」父親艱澀的說,我發誓,這輩子我都忘不了,父親痛苦又堅決的表情。

難道母親的自私,就沒有造成我生活的負擔嗎?說到底,人都很自私,我告訴父親,如果他這麼做,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他。
但,我算什麼?

父親把名下財產全都過戶到我名下,一個月後,他離開了我,到中台禪寺生活,於是,我又再一次被拋下,不一樣的是,這次我只剩下自己。
     
十幾年前到現在,這些從未在我的腦海裡抹去,隨著時間增長,有些傷痛會逐漸淡化,但在我的心底,其實還是憎恨她的。

所以,她打來的電話,我從來不接,來回響了三次之後,她傳了封簡訊給我。

「下個月,我會到台灣看看妳。」

哈,看看我?看看我因為她的關係,變的多麼狼狽嗎?每當照鏡子,看到我的臉,就會想起她,從小到大,見過我們的人,總是對我說,妳跟妳媽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我討厭自己,憎恨她的同時,有一個部分,我也憎恨著自己。


當我無法從自己的思緒中抽離時,屋子裡的室內電話響了,驚醒了我的哀傷,我知道是誰,因為這電話號碼,只有一個人知道。

我嘆了口氣,走到電話旁,接起電話。

不等對方開口,我便直接問:「怎麼還沒睡?」
      
「妳剛剛才回來?」他問。
「嗯。」
「去哪了?」
「采雅生日。」我簡短的回答,每一次碰觸到母親這件事,總是讓我的情緒非常糟糕,難以平復。「下次早點回家,太晚了。」他關心的說。

聽到他溫柔的語調,卻讓我更沒有辦法控制自己,「我早回家幹嘛?我跟你不一樣,你有人在家等門,我沒有。」

「凱茜,妳可不可以不要這樣說話。」他無奈的說。
「林君浩,我說的是事實,你該去陪你老婆睡覺了。」
「凱茜……」

啪,我不想再繼續這種對話,掛了電話,我說過憎恨她的同時,有一個部分,我也憎恨著自己,在感情這件事上,我跟我的母親一樣。
      
一樣自私…。


從來沒有想過,一向敢愛敢恨的我,居然還和已婚的前男友,不停的糾纏拉扯,對他的感情,已超乎自己能夠負擔的範圍,只能和他一起向下沉淪。

這讓我更討厭我自己。

我揉著太陽穴,好減去偏頭痛不舒服的感覺,昨天拔掉電話線後,自己又開了一瓶酒,喝到天亮才入睡,之前去看醫生留下來的安眠藥,就算我再怎麼失眠,都不會去碰那種東西。

因為我看過小倫吃安眠藥的後遺症,行屍走肉般的生活、沒有意識、沒有記憶、沒有情緒,有一次她吃完藥後,一大早跑出去,被學校校車撞到,在醫院醒來,卻告訴我們,她根本不記得這件事。

那一次,把我嚇的半死。
   
我不習慣脫序,而和林君浩之間的後續發展,是我這輩子想也沒想過的失控演出。

拖著酸痛的身體,才剛一踏進公司,我就聽到尖銳的叫喚聲。

「茜~」馬克總是喜歡高八度的叫我茜,他是唯一一個敢喚我小名的男人,不,事實上是女人。

「閉嘴。」我淡淡的說。

我不喜歡耳膜被穿透的感覺,太刺激。

馬克是我唸大四時,一年級的直屬學弟,家聚時,因為他的自我介紹,讓自己成了日後大家的攻擊目標。

「學長好、學姐好,我叫馬克,平常喜歡聽音樂、逛街、看男人,喜歡男人是奶油壯漢型,白白嫩嫩乾乾淨淨,但要全身肌肉,像熊一樣,我是GAY,請大家多多指教。」

我永遠都忘不了他那坦率的出櫃,臉上閃著驕傲的神情,有誰能比我何凱茜更驕傲?

我是GAY這幾個字,比我是何凱茜,來的更理所當然,那讓我震撼。
       
因為他的關係,從小就學過跆拳道的我,出手揍了一個班上的男同學,理由是他在學校餐廳大家面前,說馬克是變態,而那一拳讓他,在一個星期後,辦理休學準備轉學考。
 
    愛,憑什麼分性別?男人與女人的愛,就有比男人與男人的愛來的高尚、偉大嗎?

我並不這麼認為,尤其是當我想起母親背叛的時候。

所有想念與表達愛的話語,我從來不說,那會讓我想起母親告訴過我,她會選擇離開是因為她寂寞,而這可笑的寂寞,讓我和父親都成了不幸的人。

  所以,寂寞對我來說,是一切悲傷的開始。

  在公司待了一個下午,聯絡一些客戶,了解他們產品的使用狀況,處理些文件資料後,轉眼已經接近下班時間,

正當我走出公司門口時,林君浩正站在大門口,帶著我始終無法抗拒的溫醇微笑看著我。

總是這樣,我就被打敗,一整個下午的堅持,在這一瞬間完全瓦解。

他朝我走過來,站在我面前,對我說:「我們去吃飯。」

看著曾經讓我認為自己也有權利幸福的男人,這一瞬間,突然覺得他離我好遠,即使我們現在的距離只有三十公分,即使我的鼻間聞到的,都是屬於他的Bvlgari BLV Homme香味,他依舊遙遠。

在交往到第四年的時候,他告訴我父母在催婚,他也有了些打算,那個打算就是,林太太這個身份,將會是他公司裡的會計小姐,而不是我。

他說,不忍心將我擺在他們家的牢籠裡。

我該體恤他的苦心,還是感謝他的關愛?驕傲的我,淚水在他離去後,才落下,好友陪我大哭一場之後,我用最快的速度安慰自己,恢復生活,可是,心的自由卻跟著在他結婚時,一起消失。

安全可以明白,新娘不是我的痛苦滋味,像是整個世界都背叛了我。

斷了聯絡一個月後,卻在一天晚上,他卻出現在我房子的門口,告訴我,「沒有妳,我很不快樂。」

我不知道,那時候的我,到底怎麼了?沒有拒絕他的進門,在成就他的快樂之時,我卻比以前更不快樂,驕傲的何凱茜,那一天讓自己陷入這一場沒有結束的爛遊戲裡,逐漸失去尊嚴。

現在,他就這麼真真切切的在站在我的面前,而我卻開始想要逃開,想念和痛苦相互拉扯之際,那一股心傷慢慢取代了想念。

「你怎麼來了?」我無奈的說著。 

「想跟妳一起吃飯。」他帶著微笑,接過我的包包,轉身往前走,我跟在他身後,一前一後走著。

從他結婚的那一刻開始,我們就失去了牽手的權利。

他帶著我到我最愛的日本料理店,依然是我喜歡的包廂、我滿意的貼心服務、我習慣的料理香味,可是,今天的食物,吃起來卻完全沒有味道。

我看著他,「今天不用陪你太太?」獅子座的我,總是喜歡尖銳的問
題。

「她今天回娘家。」他說。

「為什麼不陪她回去?」我繼續說著。

他開始露出不耐煩的表情,「為什麼總是要問這種話題?」

「這樣才能讓我認清你已婚的事實。」我必須不斷提醒自己,以免自己對幸福還有更多期待。

「妳應該很清楚,結婚不會改變妳在我心目中的地位。」 

我嘆了一口氣,對於這樣的回答,早已麻木不仁,「別再說這種話,這很諷刺,不是嗎?」

「凱茜,我知道妳很委屈,但生活在我的家庭,會讓妳更委屈。」我一向知道他媽媽不喜歡我,她想要的是一個溫柔婉約、以丈夫家庭為生活目標的媳婦。

但,我不是,既不溫柔,更沒有婉約,要我放棄工作,不如直接叫我放棄生命。

「有沒有想過,也許我們結束會對彼此都是一種解脫。」我說出近日來心裡的想法。

他驚訝的看著我,似乎不敢相信,會從我口中說出這句話,即使我從不說愛他,他也明白,我對他的感情有多深。

「我從沒想過讓妳離開我。」他說。

一句話,他說明了我們之間還得繼續糾纏,簡單扼要,卻又傷人。

「包括當你決定結婚的時候?」我問著。
    
他沒有回答,我得到了他的默認,這讓我很想吐,胃部突然一陣緊縮。
       
「我不想吃了。」我丟下筷子。

 他很懂我,馬上叫來服務生,替桌上食物打包、結帳,回我房子的路上,他下車到7-11買了些便利食物、零食、生活日常用品,替我填滿總是空蕩蕩的冰箱。
 
「除了酒以外,妳可不可以買些吃的放在家裡。」他邊整理食物邊對我說著。
       
「肚子餓了,我會去買。」我躺在床上,無力的說著。
 
 「妳不會。」他很直接的回答,但他說對了。
 
幫我整理打掃房子之後,他坐到床邊,突然摸著我的臉,對我說:「凱茜,不要離開我。」
 
我拉開他撫著我的臉的手,沒有回答,我不能離開他,但是,我也沒有辦法擁有他,這讓我無法取得平衡。

我在他身上學到,愛與擁有是二回事。

 擔心我離開的林君浩,結婚後第一次在我的房子裡過夜,但,我很清楚這並不代表什麼。

當他從背後抱著我的時候,我的眼淚莫名其妙地從眼角逸出,落得無聲無息,這是我們兩個人的寂寞。

半年多的掙扎,讓我逐漸疲乏,人最受不了的,就是在同一個困境裡反覆太久。

       真的,真的太久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商周網路小說˙NOVEL @ NET

novelat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羽
  • 這本要等到4月還要很久耶,很期待這本呢><
  • 亦子
  • 對阿對阿
    真的好期待~~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