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晴天-封面.jpg 

 

在你面前,假裝什麼都不在乎,

那是因為我還不敢承認,在我心中,你有多重要。

 

 

【又見晴天】

作者:nanaV
出版日期:2009年8月

 

想像中,最美的愛情該像童話故事一樣,

故事的最後,王子會駕著馬車帶走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現實,卻往往不是如此。

很多時候,王子會騎著他的白馬離開,留下公主一個人,

而公主始終沒有勇氣為這個故事畫下句點,終日活在回憶裡……

 

 

 

 

---------------------------------------

 

(一)

    國中的時候,老師說要好好念書才能考上好的高中,好不容易考上高中了,又說要好好念書才能考上好的大學,那上了大學之後呢?

 

    「各位同學可以好好想一下,你們自己五年之後的生活,然後下次上課時交一份這樣的報告,我會根據這份報告來出其中考考題。」

    時間管理通識課的老師在下課前出了一份功課給大家,我在行事曆上抄下題目和交報告的時間,將所有的東西都收拾好,準備下課。

    五年後的自己?大概已經結婚,還生了一個可愛的寶寶了吧。我想著想著,便不自覺笑了起來。

    「又在想男朋友啦?」班上和我最要好的雅琪用書本敲了我的頭一下。

    「妳怎麼知道?才沒有啦。」

    「都寫在臉上了,最好是沒有。」雅琪笑著跟我一起走出教室。

    五年前的自己,是否也想過,自己五年後的未來會是現在的模樣?

    那年我才國三,每天早上七點進學校,一直到晚上九點才回家。考試念書晚自習,把時間塞得滿滿的,就是為了考上一所好高中。

    好不容易熬過考高中的地獄生活,成了高中生,以為日子會好過一點,生活會多采多姿一點,沒想到高一的第一堂課,老師就告訴我們,未來三年要努力用功,這樣才考得上好的大學。

    三年之後又三年,誰受得了?

    我當下並沒有聽進導師的話,第一次段考就考砸了,因為這樣,我才認識了韋漢,當年他是我的數學家教,現在他是我的男朋友。

    也是因為他,我才能努力到現在。

    五年前或許我沒想過未來,但韋漢讓我開始思考自己的未來。我夢過自己的未來,那是一幅很美的畫,畫裡有我、有他,有一個幸福的家。

    有這樣一幅畫在心中,所以我告訴自己要更加努力,王韋漢是那麼優秀的一個人,如果我不努力,怎麼跟得上他的腳步?

    總有一天,他會有展翅高飛的機會,我知道會有那麼一天的,等到那個時候,我希望自己有能力跟著他一起飛,甚至有能力幫助他飛翔。

    我不要自己飛不起來,更不想成為他的絆腳石。

    「聽小潔說妳又拒絕她了喔?」雅琪一邊吃著便當一邊問我。

    小潔是班上的公關,我拒絕她聯誼活動的邀請。

    「我有男朋友了去聯誼幹麼?她又不是不知道。」

    「誰說有男朋友就不能去聯誼,又有誰說去聯誼是為了交男朋友?」

    「那妳怎麼不去?」我反問同樣也有男朋友的雅琪。

    「我……我有系學會的活動要忙啊!重點不是這個好不好?重點是妳要打開心胸多認識一點朋友啊!妳男朋友沒那麼小氣好不好,交個朋友又不會少一塊肉。」

    「是我自己覺得這樣很好,跟他又沒有關係。」

    我的生活雖然只有韋漢、只有課業,沒有其他特殊的興趣和活動,朋友也不多,但我一直覺得這樣並沒有什麼不好。

    我只要想著夢中那幅美麗的畫面,期待那個美好的未來就可以了,不是嗎?

 

    我和韋漢在我學校附近租了一間公寓,他比我大五歲,現在已經是上班族了,就在附近的室內設計事務所上班。

    託他專長的福,我們的公寓裝潢得很漂亮,雖然沒有用什麼太過高級的材質,但每一件家具和擺飾都是他親自去找來的。公寓的牆壁,還是我們兩個利用假日一起粉刷的成果。

    我想我夢中的畫會那麼美,絕對是因為我的另一半是韋漢的關係,如果換成別人,或許就不一樣了。

    這個時間回到公寓,他通常是不在家的。打開書房的門,我從桌上凌亂的設計圖得知他昨天又熬夜了。

    自從他退伍開始工作後,常常是這樣工作到三更半夜,然後隔天早上十點、十一點出門,我們經常在同個屋簷下錯過。

    我懷念他大學時租下的那個只有七坪大的小套房,也懷念我大一時四個人一間的女生宿舍,最起碼我不會孤單一個人。

    書房的桌上放著我跟他的合照,那時候我剛考上大學,那年暑假過得很開心、很幸福。看著照片中自己的笑容,突然覺得很陌生,我有多久沒那樣笑過了?

    將上課要用的東西從包包裡拿出來之後,我立刻又出門,大一同寢的一個學姊在學校附近的義大利麵館打工,她最近忙著準備畢業論文,常找我幫她代班。

    「佳穎學姊,每次妳來代班,生意就變得特別好。」同時段一起打工的,是學校電機系大一的一個學弟,叫林克勤。

    「看樣子,是希望我不要常來,不然會讓你忙得沒空休息喘口氣。」我把桌子擦乾淨後,將空杯端回吧台給他。

    「錯,我是要妳常來,客人多一點,搞不好老闆良心發現會幫我們加時薪,嘿嘿。」克勤接過我手中的抹布,「這是三號桌的飲料。」克勤學弟指了指三號桌,來了新的客人。

    我端起托盤轉身朝三號桌走去,才走了兩步,我就發現那三號桌是我認識的人。

  這個時間,他怎麼會在這裡?

    那絕對是韋漢的背影,在一起近五年的時間,我只要看一眼就知道了。他身上穿的那件襯衫,還是他上個月生日時我送他的生日禮物。

    跟他同桌的,是我的堂姊佳伶。堂姊雖然面對著我,可是他們兩個聊得很開心,並沒有發現我正看著。

    他們是知道我在這邊打工,所以來看我的嗎?

    正當我想再向前走一步去打聲招呼時,卻一步也走不動了。我看著韋漢從一個絨布盒裡拿出一枚戒指,接著將它套在堂姊的無名指上。

    堂姊笑了,那臉上洋溢著的幸福表情,說明了她不單單只是替我試戴一下那枚戒指而已。

    「佳穎學姊,妳怎麼啦?要不要我幫妳?」克勤看我臉色很不好的樣子,從吧台走了出來打算接過我手中的托盤。

    「不用,我沒事。」我往後退一步,逼自己回過神來。

    我想相信韋漢,就像我對他如此忠誠一樣,他不會背叛我的。

    「你們怎麼來了?」我笑著將兩杯飲料放在桌上。

    「佳穎?」堂姊的表情顯得有點驚慌。

    「妳怎麼在這裡?」韋漢倒是很冷靜。

    「我說過我在打工,就是在這裡啊。」我笑著回答,然後視線停在堂姊的無名指上。

    原來他們不知道我在這裡打工。

    他們兩個一動也不動,堂姊把雙手收到桌子下面,雙眼盯著桌上的蠟燭看,王韋漢則是看著我,久久不發一語。

    而我,想起了我們三人第一次聚在一起的那個時候。

 

    「佳穎,他是我同學,王韋漢,今天開始當你的家教老師喔!」

    還記得那時我才高一,是佳伶堂姊介紹我們兩個認識的。

    「嗨!」韋漢有著十分爽朗的笑容,那是他給我的第一印象。

    「喂!你不要用你那騙死鬼的笑臉來騙我們佳穎好不好?」堂姊拿了一本書往韋漢的頭上敲了兩下。

    「誰跟妳一樣笨會讓我騙?」韋漢搶下堂姊手中的書,反敲了回去。

 

    他們兩個人的互動十分自然,肯定是認識多年的好朋友才能有那樣的默契,我依然記得當時的我只覺得羨慕。

    我知道他們本來感情就好,但現場尷尬的氣氛和佳伶堂姊手上的戒指,仍讓我十分不安。

    「對不起。」堂姊開口了,她說對不起。

    對不起什麼?我臉上的笑容僵住了,轉頭看著韋漢,說些什麼都好,我迫切地希望能從他的口中聽到任何的解釋。

   「先生不好意思,您的日式豬排餐。」克勤學弟把餐點送了過來。

    「不吃了。」韋漢拿起帳單到櫃台結帳。

    「先生,要幫您打包嗎?」克勤學弟一邊收錢一邊問。

    我默默地轉身往廚房走,廚房的右手邊就是洗手間。

    看了他一眼,他將找的零錢放進皮夾,那個皮夾也是我送他的,去年耶誕節的禮物。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難過還是生氣了,心情煩躁得怎麼樣也平復不下來,眼淚只是不聽話地一直掉。

    我為了他,連班上的通訊錄都不肯配合填寫,系上辦的活動,我能拒絕參加就不參加,就怕會因為一個無關緊要的第三者,而讓我們之間產生摩擦。

    我如此地小心翼翼,為什麼還是不行?

    而且,為什麼會是堂姊?別人也就算了,為什麼是從小到大都十分照顧我的堂姊?

    無數的疑問不斷出現在我腦中,我卻懊惱得連一個答案也想不出來。

   

(二)

    我以為韋漢會回家說清楚的,但我已經等了他一天一夜,連課都沒去上,還是沒有等到他。

    為什麼敢做不敢當、為什麼不肯面對?這不像我認識的王韋漢。

    等我收拾好東西,已經是半夜兩點多,我從那個家逃了出來。

    在家裡等他的時候,我想了很多我們之間可能的談話,最後發現我可能比韋漢更不敢面對。

    一個變了心的人,還會對我說什麼?

    他不可能會要我原諒他,我知道他是那種不做就不做,一旦做了就不會後悔的人。

    如果只能跟我談分手,我一個字也聽不下去。如果要離開,我寧可自己離開,不需要他來趕我走。

    當初,我不顧家人反對,堅持要搬出來跟韋漢住在一起的,我不想現在哭著跑回家讓爸媽看見自己沒出息的樣子,也不想看見爸媽臉上滿滿寫著「我早就告訴過妳了」的表情。

 

    我站在雅琪租的套房樓下,撥了一通電話給她。想來想去,我發現自己也只能來找她了。

    「喂?」雅琪八成已經睡了,這接電話的口氣也太慵懶了吧。

    「雅琪,我在妳家樓下,幫我開個門。」

    「什麼?要吃消夜喔,我不餓。」她說完,便掛上電話。

    我趕緊撥了第二次,她已經把手機關了。

    「廖雅琪!下來開門。」三更半夜,我站在大門外,直接對著這棟房子的二樓大喊。

    敢不下來她就死定了,吃吃吃,就只想到吃,好朋友我受重傷了,快下來幫我開門,我可不想今天就睡在大馬路上。我已經夠慘了,怎麼可以還讓我睡在馬路上?

    我賭氣地坐在行李箱上,把剛剛在便利商店買的啤酒拿出來。

    以前韋漢不准我喝酒,今天我就是要喝,反正他再也不會管我了。

    「噁!」喝了一口,差點沒吐出來。這麼難喝的東西是誰發明的?

    「廖雅琪,妳到底下不下來?」我又朝二樓大喊了一聲。

    拿出手機再打了一次她的電話,一樣是關機的狀態,我一氣,用力把手機丟得遠遠的。

    這是韋漢送我的手機,如果韋漢也能像這支手機一樣被我丟得遠遠的,不要出現在我腦中,那該有多好。

    我看著手機飛過去的方向,有點後悔自己這個舉動。

    「一個女孩子家三更半夜幹麼在別人家門口發酒瘋?」大門開了,一個男人穿著拖鞋短褲走出來。

    誰發酒瘋了?我只喝了兩口啤酒,難道這樣會醉嗎?我瞪了說話的人一眼,愛管閒事的傢伙。

    「妳一個人打算把這些全喝光嗎?」他看著那一地的啤酒,我買了一打。

    我搖搖頭。開什麼玩笑,這麼難喝的東西。「要喝嗎?」我問。

    愛管閒事從地上撿起一罐啤酒,打開後就咕嚕咕嚕乾了一罐,他把空瓶捏得皺皺的,朝我剛才丟手機的地方把空瓶丟過去。

    我學他把手中的啤酒大口喝完,用雙手捏扁空瓶,然後再丟得遠遠的,連同我滿腔的憤怒。

    「大渾蛋……」我站在原地,喃喃道。

    「方佳穎,要不要再來一罐?」他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算了,我才沒心情管這些。

    「不要。」

    「那妳買這麼多幹什麼?」

    「我怎麼知道會這麼難喝。」

    「真浪費。」

    「你要的話可以全部喝完。」我大方地將整袋啤酒遞給他。

    「這麼大方?」

    「換做是你,會這麼小氣嗎?」不過是幾罐啤酒。

    我又一屁股坐在李箱上,身體在另一個立起來的行李箱上趴著。雅琪八成是不會下來了,那好,今天就露宿街頭吧,反正很新鮮,以前都沒做過。

    重點是可以趁著廖雅琪那女人一早出門時海扁她一頓。

    「會感冒喔。」要是韋漢的話,一定會這樣提醒我的。

    如果我任性地睡在客廳沙發上,他還會貼心地先替我蓋上一條小毛毯,然後趁我睡著之後把我抱進房間內。

    我閉上眼睛,光是想著這些畫面,我就難過得想哭。

    「不會是打算在這睡吧?」愛管閒事搖了搖我的身體。

    「廖……」我睜開眼睛看著二樓,準備試著再把那沒義氣的女人叫起來。

    愛管閒事動作比我還快,趕緊用手摀住我的嘴巴。「好了好了,大家在睡覺耶。」

    噁!突然一陣噁心,我就這麼吐了。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發現男朋友偷腥已經夠慘了,還要睡在馬路邊,現在更噁心地吐了一地,連愛管閒事的傢伙也被我吐了一身。

    我的事喔,是愛管閒事自己要靠過來的。

    「幹!」

    喂,不可以罵髒話喔!

    我從口袋中拿出面紙擦擦嘴巴,然後拖著兩個行李箱離我的嘔吐物遠一點,這兩個行李箱好貴的,弄髒了多可惜。

    「愛管閒事,你家借我住一天好了,我不會給你添麻煩的。」說真的,現在有嘔吐物在那裡,我已經打消了要露宿街頭的念頭。

    「什麼?」愛管閒事一臉錯愕的樣子。

    「反正你就當日行一善,難道真的要我睡馬路啊?」而且我現在真的好想睡覺喔,全身的暖烘烘的。

    廖雅琪那個損友,也不下來幫我開門。

    「我瘋啦?」愛管閒事瞪了我一眼,打開大門後就自己走進去,然後把我關在外面。

    「是我瘋了……」我小聲地說給自己聽。

    我居然沒地方可去到要跟陌生人借住一晚。

    「廖雅琪,快給我下來!」我又大叫。

    「夠了沒啊,人家還要不要睡覺?」隔壁棟的三樓燈亮了,打開窗戶的是一個中年婦人,很生氣地罵著。

       「對不起喔,我小聲一點」我搖晃著身體,站不太穩,笑著對那位大嬸道歉。

    她很快地就把窗戶關上,然後燈也關了。

    「廖雅琪,再不下來,我們就絕交。」我小聲地用氣音對著二樓說,伸手又拖來我的兩個行李箱坐著。

    「妳的酒量未免也太差了吧。」

    「你管我那麼多。」我邊說,邊趴在我的行李箱上。

    我開始懂只要心情不好就想喝酒的那些人的想法,喝醉了腦袋會一片空白。因為那些煩人的思緒,怎麼樣都睡不著的話,只要喝醉了就能好好睡上一覺。

    「給我起來。」

    不要,如果不是韋漢叫我,我就不想起來。

    「不准在這裡睡。」

    不准不准不准,這是我現在最討厭聽到的兩個字,以後誰在跟我說不准怎樣,我就打誰。

    我現在是一個人了,我說了算,誰都別來管我准不准。

 

(三)

    我做了一個夢,夢裡是秋末時節。天氣開始變得有點冷,太陽很早就下山,再過一個星期就要換上冬天的制服。

    「嗚……」我看著自己的數學考卷,又不及格了。

    真是天生的蠢材,家教從暑假就開始幫我補習了,我段考居然還考不及格。

    「佳穎,別灰心,慢慢來一定會進步的。」韋漢拍拍我的背安慰我。

    「要是下次又不及格怎麼辦?」要是下次還不及格,爸媽就要把他這個家教開除了,我不要他被開除!

    「那就罰妳……請我吃肯德基。」韋漢想了一下,笑著回答。

    肯德基?

    「啊?」我沒聽錯吧?要吃肯德基,現在就可以請他吃了啊。

    「不會不及格的,有我在啊。」韋漢信心滿滿地說。

    有他在問題才大,都已經教我幾個月了還考這樣,最重要的原因是,只要跟他在一起,我就根本沒辦法專心啊。

    再這樣下去爸媽一定會開除他的。

    「嗚……」想著,我又捨不得地哭了。

    「別哭啦,大不了我丟工作,妳又沒什麼差。」韋漢雙手一攤,看得很開。

    「嗚哇!」我哭得更大聲了。

    「好了啦,等一下妳爸媽還以為我欺負妳耶。」

    「我喜歡你,我不要你被開除啦!大笨蛋。」我用哭紅的雙眼看著韋漢,是我先跟他告白的。

    「糟糕了你,韋漢,怎麼給我們佳穎交代?」佳伶堂姊站在門口,雙手扠腰,笑著問韋漢。

    韋漢渾身僵硬地只是站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那是我們戀情的開始。

    現在想想,他是因為喜歡我,還是只為了給我一個交代?

 

我睜開眼睛,從睡夢中醒來。

幾點了?我的鬧鐘跑哪去了?

    我坐起身來,伸了個大懶腰,頭好痛。

    這裡是哪裡?我皺著眉頭看了一下四周,是個很陌生的地方,感覺上是男孩子的房間。

    我用力吸了一口氣,慢慢低下頭,把棉被掀開來,我看見我身上穿著男孩子的衣服和男孩子的褲子……我的衣服呢?

    「啊!」我用力尖叫了一聲。

    這是怎麼一回事?我記得昨晚……昨晚……啊!愛管閒事,這一定是愛管閒事的房間。

    桌上擺著一張紙條,我順手拿起來看。

 

方佳穎:

    妳的衣服很噁心,我拿去送洗了,別擔心,我什麼都沒有看到(也沒什麼好看的),妳的行李箱上鎖了打不開,所以給妳穿我的衣服,冰箱裡有牛奶,桌上有麵包,出門的時候,別忘了幫我把鑰匙交給樓下管理員。

余逸晨

 

    被我逮到他就死定了,最好是什麼都沒有看到,那是誰幫我換的衣服?

    「也沒什麼好看的」是什麼意思?

    原來愛管閒事名叫余逸晨。

    我把行李箱拖了過來,解開密碼鎖,拿出洗面乳跟牙刷進浴室梳洗一番。

    「叮咚。」門鈴響了。

    要去應門嗎?可是這又不是我家。想著,我繼續刷牙。

    「叮咚、叮咚、叮咚!」門鈴還是響個不停。

  啊,大概是他出門忘了帶鑰匙。我把口中的泡沫吐掉,漱了漱口,走去開門。

    「逸晨,你很慢耶!」一開門,一個男生對我大罵。

    我下意識地趕緊把門關上。

    「方佳穎!妳怎麼會在這裡?」門外的人立刻用手擋住門,不讓我關。

    我尷尬地看了他一眼,糟糕,真是跳到黃河都洗不清了。是紀達仁,我們班的班代。

    「有點事情,只是借住一晚。」我鬆開手。反正我力氣也沒有他大,還是不要跟他爭好了。

    「那妳……」紀達仁從頭到腳看了我一眼,想問什麼,卻有點遲疑不知道該不該問。

    看什麼?我也跟著低頭看了我自己一眼,天!我還穿著余逸晨的衣服!

    「我的衣服髒了。」我面無表情地說著,愈是在這種時候,就要愈鎮定。

    「不介意我先換個衣服吧?」不想站在門口跟紀達仁大眼瞪小眼,我笑了笑,然後又順手把門關上。

    「等等,逸晨呢?」紀達仁又快我一步擋住了門。

    他最好給我小心一點,等等我會狠狠用力夾斷他的手。

    「我怎麼會知道。」我皺眉,到底要不要讓我關門?

    「好,換好快出來。」紀達仁雙手一放開,我就用力把門關上。

    早知道昨天說什麼也要把雅琪吵起來的。

    我用最快的速度換好衣服,化好妝,整理好東西。這一切都是因為那個廖雅琪不接我電話,還把手機關機,睡覺比朋友重要等等行徑造成的,她完蛋了!

    「佳穎?」我一開門,雅琪就在門口。

    雅琪很驚訝地看著我,也一副搞不懂我為什麼會從余逸晨的套房裡出來的樣子。

    我也一樣驚訝地看著她,她為什麼會出現在余逸晨的房門口?

    不過正好,省得我還要找她。「廖、雅、琪!」我拖著兩個行李,抓著雅琪,打算先離開這個鬼地方再說。

    「佳穎,等等,很痛啦!」雅琪被我勒住脖子,想盡辦法想掙脫。

    「方佳穎,妳還在啊?」余逸晨從樓梯走上來,正好看到我抓著雅琪要下樓。

    「啊!逸晨,快救我。」雅琪朝余逸晨伸手。

    余逸晨雙手一拉,就把雅琪拉走,我瞪著他們兩個,他們兩個認識?

    「逸晨,你背叛我!」紀達仁衝了出來,抓著余逸晨的領子。

    「達仁,你幹麼?快放開逸晨!」雅琪夾在他們兩個中間,想把他們兩個分開。

    頭好痛,這麼亂是怎麼回事?

    「佳穎,妳昨天打過電話給我啊?可是我再回妳電話就已經不通了耶。」雅琪看我蹲在地上,跑過來問我。

    回電話給我?她說的是什麼時候的事?今天早上嗎?要是她昨天晚上叫得起來的話,就不會有這麼混亂的場面了。

    對,我的手機已經丟了。

    「妳的衣服已經洗好了。」余逸晨把衣服交到我手中。

    雅琪看著我,她臉上表情變得愈來愈奇怪。紀達仁則是一副大受打擊的樣子,在樓梯口坐了下來。

 

                   *糟糕,真是跳到黃河都洗不清了。*

 

 

(待續)

 

 

 

 

 

 

novelat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扮老虎﹋吃豬〃
  • 你好:)

    超好看的 !

    好期待續^^

    加油加油:D
  • 微星
  • 感覺不錯,作者是新人嗎?沒看過這個作者。

  •  這是nanaV的第二本書了,他在去年出版過《人魚王子》喔!


     

    novelatnet 於 2009/07/24 18:28 回覆

  • CY
  • 好好看哦~
    繼續加油~~^^
  • n
  • 好好看啊!我希望可以繼續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