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襪子

 

在最喜歡的人面前,所有的心情都無法掩飾。

 

 《破襪子》

作者:霜子
出版日期:2009年8月

 

她和他之所以認識,全是因為一雙破襪子。

男生有一兩雙破襪子算不上什麼,不過重點是,那雙襪子是她的。

從小到大,沒穿襪子出門就感覺自己像裸體的她,

竟然被他撞見自己穿著破襪子、露出腳趾頭的窘樣!

她從此千方百計躲著他,想就此忘記那個糗到不行的自己;

他卻打死不退地纏著她,想逼出她冰封的外表下溫暖的心靈……

 

這場你追我跑的愛情,究竟是誰先贏得誰的心?

 

 

------------------------------------


 (1)
我之所以和阿燦認識,完全是因為那一雙破襪子的緣故。
破襪子就罷了,男生有一兩雙破襪子,算不得什麼。
不過重點是,這雙襪子是我的。
它破得相當對稱,在兩邊的腳指、腳跟處,各開兩口大洞,如果穿上它,我的兩只大腳指可以互相袒裎相見、點頭招呼。
這襪子,對我來說只能當抹布,而且還不夠大。
我當然已經淘汰了這傢伙,把它丟在衣櫃的最深處,想也不想,然後就慢慢遺忘它的存在。
我從沒想過得逼迫自己再度穿上它。
有時候想想,那天早上我一定是做錯了什麼事情,以至於諸事不順。
一大早起床趕第一堂課,睡眼昏花,手一揮把桌上的水杯潑倒,一滿杯的水不偏不倚的全灑在新買的電腦鍵盤上。
我想,這下子我又得去買另一塊了。
這倒還好,刷牙的時候,隔壁的同學一失手把整盆髒水砸到我的褲管,一條長褲瞬間濕淋淋的彷彿從泳池裡泡過。
我得立刻換一條長褲。
等到匆匆弄完一切內務,準備穿鞋要出門時,我發現自己的抽屜裡竟然沒有半雙乾淨襪子可穿。
這怎麼可能呢?我明明已經算的很清楚,離該洗襪子還有兩天呢。
我翻箱倒櫃的找了一陣,第一堂課的預備鐘聲從窗外響起。
我得立刻作出決定,是要放棄穿襪呢?還是……?
當時,我已經在考慮要蹺課洗襪子去。
每個人多少都有他的怪癖,我也不例外,在我的標準中,女孩子不穿襪子出門,簡直就跟沒穿衣服一樣。
所以,我從來沒穿過涼鞋。
這是題外話。
總之,當我正頭痛萬分時,我找到了這雙深藏在衣櫃底、暗不見天日多時的破襪。
破襪子總比沒襪子好,我想了想,雖然它破的地方幾乎要比完整的地方多了,可是,它畢竟叫做「襪子」。
總比雙腳裹著毛巾去上課來得強吧?
衡量輕重,其實也沒多餘時間衡量輕重,我連忙穿上了這雙襪子,套上球鞋匆匆出門。
當時我並不知道,噩夢才開始。
第一二堂是很無聊的必修課,台上老師滔滔不絕的說著歷朝各代文學流變的發展時,堂下的我,除了得忍耐自己的睡意,得分心在我的腳上。
我實在不想多形容那種感覺,悶在鞋子裡的腳指,正不由自主、快快樂樂的鑽出襪洞,扭來扭去。
我可以感覺到,破洞似乎越來越大。
我的腳,幾乎快要解脫這塊爛布的束縛。
這不是跟沒穿襪子,沒啥兩樣嘛?
雖然正值秋冬寒涼時節,山上的天氣陰涼、微風徐徐從窗外穿入,但我的額頭上,一滴一滴的冷汗無法遏止的冒出來。
「霜子,妳怎麼啦?」坐在身邊的同學低聲的問。「臉色好難看喔。」
「嘿嘿……呵呵……沒啥啊。」我努力的扭動腳指,想要把它們擠回那塊爛布之中,缺少手部幫忙,這項工作特別辛苦。「沒事啦!」
「肚子痛嗎?」同學說。「還好吧?」
天啊,妳們都不能了解,我正在和人類的極限搏鬥啊!
我一邊想著,一邊勉強露出奇妙的笑容。「沒事沒事!」
我想這時候的我,一定看起來很奇怪,手中的筆尖顫抖、雙腳扭動,簡直跟蚯蚓沒兩樣。
沒過多久,這樣奇異的姿態引起老師的注意。
「曉霜!妳怎麼啦?」老師放下厚厚的書,特地摘下老花眼鏡傾身向前。「還好吧?」
「沒、沒事沒事!」我的大腳趾這時正壓住了襪洞的邊緣,而其他的腳趾也正慢慢的要歸位,但老師的這一聲關心,半堂課的努力全部煙消雲散。
破洞因此又擴大了一倍左右。
可是這下子我不敢再輕舉妄動了,我很怕等等老師會叫我脫下鞋子,仔細檢查我的腳是為了什麼要這樣扭成一團。
我只有屏息靜氣的忍耐。
等到下課!我發誓,等到下課,我一定要把這雙鞋子脫下來,好好的把這雙襪子扭回正軌。
至少,要把腳趾們給塞回去才行。
下課的鈴聲還沒響完,我已經一馬當先的奔出教室。
我溜到大樓後頭的防火梯上,小心翼翼的掩上鐵門,確定四下無人之後,緊張兮兮的把鞋子脫下來。
情況遠比我想像的嚴重。
也許是因為之前跑來上課,又經過大半堂課的腳趾蹂躪,這雙脆弱的
爛襪子,破的比我想像中更大了。
「媽啊,這該怎麼辦?」我面對著兩隻白晃晃的腳底板,兩塊破成不規則形狀的爛布,頭痛起來。
「一早上都有課勒,也不能回去洗襪子。」我喃喃自語。「乾脆丟了算了,一早上不穿襪子大概沒人會看出來吧?」
我努力的思考著該要如何是好。
「嗯嗯,不行不行,不穿襪子實在是太恐怖了。」我不敢想像自己沒穿襪子的情況,二十多年來,只要外出,我沒有不套上襪子的情況。
「哎唷,現在該怎麼辦啦!」坐在階梯上,我拎著兩雙襪子頭痛萬分。
「早知道就蹺這兩堂課去洗襪子,」我緊張起來,常常會自言自語。「這樣有穿跟沒穿一樣,進退兩難,我的媽啊!」
正當我愁眉苦臉、煩惱不已的時候,更恐怖的事情發生了。
你知道,有時候壞事總是接二連三的出現。
擋都擋不掉。
現在我聽到樓上的樓梯間,傳來重重的下樓腳步聲。
如果沒穿襪子跟沒穿衣服一樣,現在我兩腳光光坐在階梯上,簡直就跟裸奔沒啥差別。
我很驚慌、非常驚慌,一面急著要把襪子穿上,一面又要套上鞋子。
手忙腳亂,我自己都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而且,一旦人慌亂的時候,作什麼事情都會出問題。
我出了一個大問題。
套上襪子的時候,一個用力,一聲清脆的撕裂聲,我右腳的襪襪當場就分屍兩半。
這下子,我多了一塊抹布。
現在可好,別說穿襪子,這隻襪,已經徹徹底底被我毀掉。
看過「櫻桃小丸子」嗎?我可以想見我慘白的臉上,出現那熟悉的一道道黑線。
「God!」我只能發出這樣的聲音。
腳步聲接近,沒幾秒,已經到了我後方的轉角處。
聽腳步聲,我想對方是一個男生。
而這時候,我除了希望對方快點離開、忽視我的存在之外,也沒別的方法可想。
我很鬱卒啊!這是怎樣的一天啊!怎麼會這麼倒楣勒!
我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如果他敢多看我一眼,姑娘我就要擺出我最潑辣惡霸的臉孔,狠狠的凶過去。
這棟大樓一向是中文系使用,而我今年已經大三,四年級的學長們早上通常沒課不會出現。
會經過這裡的,大概只有同系的學弟想抄捷徑到樓下的教室去搶位子。
對學弟凶惡,諒他們也不敢多說什麼。
打定主意,我動也不動的縮在角落,鼓漲氣勢,準備開火。

(2)
然後我聽到一陣咳嗽聲。
當然,那是一種表示「喂!妳擋到我的路了啦!」或是「妳在這裡幹麼?」之類的警訊。
我收斂自己的殺氣,凝聚在眼底。
我發誓,這傢伙只要再敢給我咳他一聲,我就要用死光眼睛瞪過去。
他放慢腳步,慢慢走下樓梯。
不過幾步的階梯,對他來說好像是登天的窄道,他走的這麼慢,等的我都快要抓狂。
然後他走過我身邊。
沒有多看一眼、也沒過問一聲,他扣扣有聲的腳步從我身旁離開。
我暗自喘了一口氣。
微微瞄了一眼他的背影,格子襯衫、牛仔褲,看來陌生,不太像是系上的學弟。
我這個人有點惡人沒膽,知道對方不認識,自然也不敢太囂張。
看他轉向鐵門,我心裡放鬆很多,暗自希望他不要在最後回頭多看我一眼。
正當我這樣想時,他就給我回頭了。
而且不偏不倚,一眼就看到我那雙光溜溜的腳丫,還有我那欲蓋彌彰、想要塞在牆角的襪子殘骸。
我想他也一定受到了些許的驚嚇,因為他的表情看起來很好笑。
「嗯。」他放下抓著門把的右手,下意識的搔搔頭髮,然後開口了。
「妳在這裡作什麼?」他問我。
「要你管。」我口氣很爛的回答他。
「喔。」他莫名其妙的又瞧了我那縮成一團的腳丫。「妳怎麼不穿鞋啊?」
我想我快要發瘋了。
「我……」我努力的想要找個正當理由。「我……我在晾腳,不行嗎?」
「……」
「你看什麼看啊。」我凶悍的拋出一記冷眼。「沒看過女生的腳啊。」
「是沒看過。」這傢伙居然給我老老實實的招認。
「……」我有幾秒鍾幾乎氣的說不出話來。「那你現在看夠了沒?」
「……」
停了一會兒,他又摸摸頭髮。「我能不能問妳一個問題?」
「幹麼?」
我現在有點覺得奇怪了,這傢伙居然被我凶了這麼一陣還不趕快拔腿逃走,可見他不是我系上的人物,不然,只要是中文系,上從主任下到學弟妹,哪個不知道姑奶奶發飆起來的利害。
不知者無罪,我想著。趕快回答問題然後趕跑他算了。
「嗯,我想問啊,」這傢伙慢條斯理的想了一想,然後伸出手指,指著牆角的那兩塊爛布。「那個是不是……是不是妳的襪子啊?」
我順著他的方向往下瞄了一眼。「你說呢?」
「我想應該是。」
「那你還問。」我再度掃出死光眼。
可是這傢伙不但不害怕,還饒有興致的繼續問。「妳的襪子怎麼會變成那個樣子啊?」
「……」
「好破的襪子。」他的聲音,彷彿在讚嘆一張絕世不出的大師名畫。
我已經快要被這個遲鈍的傢伙搞的要氣絕了。
「妳不能這樣光著腳丫在學校走喔。」他居然開始跟我說教。「給校長或是行政人員看到了,一定會被罵,呵呵。」
「……」
「快點穿鞋子,不然等下說不定會著涼生病喔。」他好心的說。
我想這傢伙又遲鈍、又笨、又呆,不過還算心地善良,我看他的表情不像是在鬧著我玩。
這白癡大概真的以為,不穿鞋子會生病吧。
「妳有沒有聽到我說話啊?」他繼續問。「快穿鞋子啊。」
「你煩不煩啊,少管閒事啦。」我沒好氣的說。
「這樣不行喔。」他說。
「能不能請你趕快走啊。」我很無奈的猛翻白眼。「拜託拜託好不好。」
「那妳等下得穿鞋子。」他不死心的說。「不能光著腳在學校亂跑。」
「好啦好啦。」
我開始覺得這一切都莫名其妙的好笑起來。
上課之前,我已經成功的銷毀了證據,把那雙襪子包在好幾層的衛生紙中,扔進垃圾桶。
為了防範系上同學發現、認出這雙襪子的主人,我還特地跑到外文系的廁所裡丟棄「贓物」。
哼哼,這樣就天不知地不知,誰也不曉得我的糗狀了。
當然,我和那「傢伙」除外。
然而,在課堂上,我心裡面還是忍不住有點怕怕的,畢竟,這是我打有記憶以來,第一次光著腳在外頭亂跑。
我心裡總是有那麼一些揣揣不安。
但是重點不是這個,重點是,有個傢伙居然看到了我的糗狀,而且,還逍遙在外。
我不知道他會跟誰放出這個消息,我甚至搞不清楚他是哪個系、是學長還是學弟。
我只要想到,也許他可能會在吃飯喝茶的時候跟旁人閒聊起來這件事情,就會覺得頭皮發麻。
 

 (待續)

 

 

novelat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
  • 這不是已經出過了嗎!?為何又要重出?
  • 因為啊,目前這本書的舊版本已經設定為絕版商品,
    所以這次我們計畫改版再推出,
    讓希望能重新回味這個故事的讀者,或者近期才開始接觸霜子作品的讀者,
    都能有機會收藏這本書喔~~ ^_^


    novelatnet 於 2009/07/13 18:42 回覆

  • aki
  • 請問ˇ霜子是不是有寫過"離魂"這個故事?
    因為這故事是朋友給我的ˇ但是他忘記是在哪裡看到的ˇ所以想請問一下ˇ謝謝。
  • star83056
  • 感覺男生的衣服好奇怪
  • 谷月函
  • 讚啦

    ㄡ~~~真是太感恩了!
    我之前一直在找這本書
    可惜書店店員和網路上都說它已經絕版ㄌ.....
    這次的再版真是來ㄉ太妙ㄌ! 真是讚啦!!
  • 死神
  • 想說不是出過了ㄇ?!

    我有ㄟ~~

    哈哈!!

    想不到現在變絕版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