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很久前的某一天,在跟中誠聊天的時候,他跟我說,他作了一個夢,夢見有個神來找他,要給他一種魔力。

「什麼鬼啊?」我說。

「不是鬼啦!我說的是神!」

「喔……」我覺得有點無趣,「什麼神?」

「就是那個啊!嗯……」他搔著頭,想不出來。

「什麼啊?」

「就是一個神。」

「喔……然後呢?」

「這個神要給我一種魔力,讓我可以幫助別人。」

「什麼魔力?」

「類似實現願望的魔力,但一個人只能有一機會,而且重點是……」

「啥?」我好奇地問。

「重點是,這個願望只能讓你選擇『你希望什麼是不變的』,而不是讓你選擇娶到侯佩岑或是賺到兩百億之類的。」

「希望什麼是不變的?」我不太了解。

「就是你現在已經擁有的東西,而你希望它永遠不會變。」中誠說。

「可以舉個例子嗎?」

「例如你的健康,或是你家人的健康,或是你的快樂,或是你的事業。」

「喔。」我終於懂了這個神要幹什麼了。

「那你希望什麼是不變的?」中誠問我。

「說了你能幫我實現嗎?」

「不能,」他搖搖頭,「那個神在我醒了之後就不見了。」

「那你問個屁!」

「講一下嘛。」

我大概花了十分鐘思考這個問題,然後我歪著頭,看著中誠,「我不知道。」

然後我問中誠同樣的問題,他說希望不變的是朋友之間的感情,他希望永遠都有很好的朋友,而且不會交惡,不會背叛,不會有任何不愉快。

我也拿同樣的問題去問同事,還有我的朋友甲乙丙丁,他們都有不同的選擇。

朋友甲希望他存在銀行裡的存款金額不變,那他將永遠都有花不完的錢。說完他雙手叉腰,以為自己說了一個無敵聰明的願望,在路邊哈哈大笑起來,不過他剛說完,他老婆就打電話給他,要他領錢回去繳車貸跟房貸。

朋友乙說我的問題非常假設性而且無聊到極點,他這輩子最討厭這種奇怪的問題,那感覺像是跟你說,這裡一張空白支票,只要填上數字,這張支票就可以兌現,你馬上就可以擁有一筆從天上掉下來的財富。

「這感覺非常非常不踏實,我們做人要實際一點啊!不是嗎?」乙皺著眉頭,正經八百地說。

「那你就別回答嘛,囉嗦這麼多幹麼?」

「我只是在想,我要填多少數字才夠花………」說完完,他馬上被甲跟丙圍毆。

朋友丙打完乙之後,說這其實是個探究人性的問題,多數人就像甲乙一樣,只希望金錢能恆久,卻不在意比財富更重要的東西。

「什麼東西?」甲乙異口同聲地問他。

「女人。」丙認真地說。

這個答案一出,馬上獲得在場五個大男人的掌聲,大家都覺得他說得真好。這時丁一邊拍手,一邊還不忘餵他的小兒子喝牛奶。當我們看見他一副萬年奶爸的樣子,就決定這個問題不需要問他了。

佩華也曾經聽我問過這個問題,當時我們已經恢復同事關係。剛開始,我們都很盡力地拿出自己最成熟的那一面,去面對這段尷尬的時期,所以我們還是一起吃午飯,一起討論工作,一起到員工消費社去買東西,有時假日還會跟同事一起出遊。

只是我們不再一起散步了。

佩華說,她希望不變的是愛情,她希望人一輩子就只愛上一個異性,兩個人相識相知相守相惜,不需要經歷失戀,不需要經過好多次好多次的愛情戰爭,在那砲火轟隆的攻擊之下,就算能全身而退,也已經傷痕累累。

說完,她看了我一眼,我則是刻意迴避她的視線。之後沒多久,我就遞出辭呈,準備到另一間公司去工作了。

我跟佩華最後一次單獨約會是在某個週末,我約她去吃西餐。我發現一家鐵板燒餐廳,有著非常美味的海陸大餐,我希望她能賞光,跟我一起享受美食。當然,這是一個朋友之間的約會,那天,我們沒有牽手走過任何一條馬路。

本來我以為她可能又會說「找同事一起去吧,這樣比較好玩」,但她在聽完我的邀請之後,瞇著眼睛微笑,說:「我還以為再也沒有機會跟你單獨吃飯了。」

那頓鐵板燒,我們吃得很愉快。

席間,我們聊到的話題,不只是曾經有過的那段關係,她還說到,未來幾年,她可能會在存了一筆錢之後,出國念碩士,或是真的就找一個男人嫁了,從此相夫教子,不再過問塵事。

我笑她,用「過問塵事」四個字會不會太不食人間煙火了一點,她卻回答我,「把自己當神仙一樣過活,會比較愉快吧。」我只能點頭稱是。

「下個月我就要離職,去另一家公司了。」我說。

「啊!」對此,她感到非常驚訝,「你要走了?」

「嗯,那間公司的經理是我朋友的老長官,他希望我過去幫忙。」

「你已經遞辭呈了?」

「嗯,」我點點頭,「很久前就遞了,一直到兩個禮拜前,老闆才准了。」

「他沒有留你?」

「他留了我兩個多月,我一直沒答應他。」

「你……是在我寫那封信給你之後遞辭呈的嗎?」

「嗯?」

「我的意思是,是因為我寫的那封信,你才決定離職的嗎?」

「喔不!」我趕緊解釋著,「不是這樣的,因為對方開出來的條件比較優渥,既然工作的內容差不多,我當然選擇薪水比較高的。」

「喔。」她點點頭。

主菜之後上的甜點跟飲料,我連動都沒有動。我不是個喜歡吃甜點的人,而飲料則是上錯了,我要冰紅茶,他送來熱的,我心想反正不渴,就不用請他換。

這天的晚餐約會,在我們走出餐廳之後就結束了。本來我以為會陪著她走到捷運站,但她說我跟她的方向相反,所以堅持不讓我送。

「在你離開之前,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她說。

「嗯,妳講。」

「到底,你心裡的大石頭是什麼?」

「嗯……」我低下頭思索著。在路燈的照耀下,我跟她的影子疊在一起,「那不是一塊大石頭,只是一根羽毛而已。」

離開公司那一天,佩華並沒有來參加同事為我辦的小小送別會,她只是在我的位置上留下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其實,我希望能夠永遠不變的,是時間。你跪在地上幫我撈起鑰匙的那一天,我感覺到,愛情,在你我之間的空氣中蔓延。」

其實,我早就忘了中誠夢見的這個問題了,直到某個晚上,我喝掉半瓶威士忌,卻發現腦袋並沒有因為烈酒而昏昏沉沉,覺得自己的酒量有明顯的進步時,這個問題突然又從腦袋裡的某個角落竄出來。

於是我連到網路上,把自己的MSN暱稱改成:「神給了我許一個願望的機會,我該對祂說什麼呢?」

這個暱稱我用了很久很久,一直到前一陣子,我才真的發現我要許什麼願望,我才真的發現我希望什麼是不變的。



﹡那不是一塊大石頭,只是一根羽毛而已。﹡
創作者介紹

商周網路小說˙NOVEL @ NET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