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曾經,我也是個一點都不膚淺的男孩子,在我不知道愛情也可以很快地發展到上床階段的時候。

在我原本的觀念裡,愛情是必須一步一腳印去經營的,就像爬樓梯一樣,你或許可以加快腳步,或是一次踩個兩三階,但要爬到最頂端,你還是得一步步拾級而上。

但總有人有辦法搭電梯。

在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膚淺的年代,愛情對我來說是這樣地遙不可及,我曾經偷偷喜歡過許多女孩子,但總覺得要牽著她們的手一起過馬路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我在高中時非常喜歡一個學姊,說是學姊,但其實她跟我同年,只是她早讀了一年。

我在某一天放學時交了一封信給她,裡面的內容是我使出畢生所學才熬出來的幾百個字,信末寫了我家的電話和我的名字。

之後那幾天,我光想到要去學校上課就會緊張到全身發抖,我不知道她到底會給我什麼樣的回覆,當我在學校的某些角落看見她時,我還會故意裝作不認識她,即使我根本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假裝。

某天天氣晴朗,第七節課的下課鐘聲響起,我背起書包準備離開教室回家,她就站在走廊的盡頭,手裡拿著一封白色的信。

我邁出步伐,緩緩地走向她,我想那是我這輩子走得最慢的一次,因為我在心裡不斷地整理台詞,想著,我待會要跟她說什麼?我該用什麼表情?如果被拒絕了,我是該笑還是該哭……好多好多細瑣的問題在我心頭繚繞。

直到夜半,我躲在被窩裡打著手電筒,才敢打開她的信,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像是要營造一種看情書像在看恐怖片一樣的驚悚。

結果她的信只有一行字:「我也很欣賞你,我房間的電話是五二二XXXX。」

如果有人問我,這輩子有什麼事讓我印象最深刻、全身起雞皮疙瘩的,我會說是看見那排電話號碼。

我們聊了幾個星期的電話,每天晚上固定熱線,星期六日也不公休。然後有一天,我邀請她一起吃晚餐,那是一間我非常喜歡的雞肉飯,它有賣好吃的雞肉飯(廢話),還有賣好喝的排骨酥湯,我破天荒叫了一盤燙青菜(因為一盤三十五塊,是我一天零用錢的一半),還有兩顆滷蛋。

我還記得我為了想表現體貼的一面,把其中一顆滷蛋夾給她,但筷子一滑,滷蛋就飛起來了,直接掉在兩公尺遠的地上,然後又滾了五公尺掉進水溝裡。

「幹!我的滷蛋!」這髒話很自然地從我嘴裡脫口而出。

「……」她有些嚇著地看著我。

這天我們一共走過了大概十個十字路口,她也拉住我的衣角,走過了大概十個十字路口。我知道她拉著我的衣角,我也想回頭直接牽她的手,但我不知道是吃錯藥還是在耍什麼帥,只記得我一直在裝酷,那畫面看起來像是男朋友在生女朋友的氣,而女朋友一直拉著男生的衣角,表示道歉。

一直到快接近她家的那個比較小的十字路口,我才鼓起勇氣伸出左手,我以為能拉住她整隻手,卻只勾住她的小指頭。

「搞什麼,連牽手都牽不準!」這是我心裡的OS,我如此咒罵著自己。

那個比較小的路口,我們花了比大路口要多兩倍的時間走完,突然間,我很不希望她回家,我腦袋裡一直在想該怎麼留住她,或是讓她多陪我幾分鐘。

「我肚子又餓了,我們再去吃一碗雞肉飯?」這是我心裡的OS,是個很爛的OS,不過還好我沒講出來。

「妳該回家了,不然妳爸媽會罵吧?」這不是我的OS,我真的說出來了。但是在說完之後,我心裡又出現一句OS:「我求妳不要聽我的!」

我記得她轉身說再見之後的髮香飄飄,還有路燈把她的輪廓照得發亮的背影。那天晚上電話裡,她說,「只牽著小指頭的感覺,原來這麼奇妙。」我整個人酥在自己的椅子上,長達半個小時無法動彈。

因為她算是校花級的美女,所以當我們宣佈在一起之後,一些我覺得非常膚淺的同班同學就圍過來問我:

「你親過她了嗎?」

「你抱過她了嗎?」

「你摟過她的腰了嗎?」

「我哥哥說要避孕,不然墮胎非常貴。」

當時,我極度厭惡他們竟用這麼膚淺的態度,看待愛情這件神聖的事情,彷彿愛情對他們來說就只是肉體上的接觸,心靈的交流則通通都是狗屁。

「沒有,我跟她只要說說話,牽牽手就很開心了。」我說。

聽完之後,每個人都捧腹大笑,他們覺得我未免太不切實際,在他們的眼裡,愛情不可能只有牽牽手跟說說話而已。

長大之後,我可以漸漸了解高中生對愛情的懵懂,青春期的躁進,使得曾經是高中生的我們,對異性有著過度的好奇,這不只是男生有,女孩子也一樣。於是,除了一起打籃球或是打電動玩具之外,男孩子們在放學後的討論話題,也常涉及哪一班的哪個女孩子是正妹,哪一班的哪個女孩子身材一級棒,甚至還會交換A片。

女孩子當然不可能像男生這麼誇張,傳統文化的道德束縛對女孩子來說,還是有些約束力。但是現在,如果哪個高中女生告訴我,她曾經跟同學交換A片,我只能說我家還有一些存貨,看她要不要一起拿回家。

在我理想中的愛情,兩個人互相喜歡的心靈交流是一種無法言喻的興奮,更是一種無以名狀的美麗。

曾經親身體會過,在已經熄了燈的夜晚,躺在自己的床上,光想著對方的名字,還有她曾經對自己說過的話,就會有一種愉快的感覺。

曾經親身體會過,一起出去遊玩時,只要能夠牽著手過馬路、靠在肩膀上看恐怖片,還有用同一根吸管喝同一杯可樂,就會有一種愉快的感覺。

曾經親身體會過,一起坐在海邊,看到夕陽慢慢地往下沉,兩個人肩並肩靠在一起,直到夕陽都已經不見了,還捨不得站起身來準備回家,只要能夠這樣,就會有一種愉快的感覺。

曾經體會過,光是站在對方家的樓下,看著對方的房間燈還亮著,心想她是不是跟自己一樣正在想念對方,就會有一種愉快的感覺。

這些愉快的感覺像一場美麗的夢,你根本就不想醒過來。

於是,為了捍衛我理想中的愛情,我跟她的進展一直都只有牽手和說話,就這樣過了一年半。

直到某一天,我們一起到公園散步聊天,照慣例我們手牽著手,照慣例我們肩並著肩,正在聊的話題還沒有結束,她卻突然停下腳步,看著天空。

「妳在看什麼?」我跟著她的視線,也抬頭看了看天上。

「我在問月亮。」她說。

「問月亮什麼?」

「問月亮你什麼時候才要親我。」她說。

四周的空氣好像瞬間停止流動,她那句「什麼時候才要親我」在我的腦袋裡來來回回地碰撞,我的心跳加速,我的呼吸急遽,她的大眼睛很認真地看著我,很認真地,然後慢慢地,慢慢地,慢慢地,慢慢地閉了起來。

在那之後,每次和她一起散步,我都會找機會看月亮。從一開始只看一次月亮,到後來我三不五時就在看月亮。

這月亮就這樣又看了半年多,這段期間,我腦袋裡一直充斥著連自己都覺得下流的思想,不知道會不會在某一次散步,她將再一次看著月亮,然後問我說,「我在問月亮你什麼時候才要摸我胸部」。只是,這個期待還沒實現,她就畢業了,再沒多久,她就被家人一起帶到國外去,我從此不曾見過她。

在這之後,我還是時常在看月亮。

我一共看了幾顆月亮?我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每一顆月亮的味道都不一樣。



﹡大部分的月亮都是甜的,不過有些月亮有大蒜味就是了。﹡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