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了一整個晚上,我的黑輪眼又變得更加的明顯了。

        我想,我到底還是變成「愛情呆頭族」的一員了,開始又會為那些亂的煩人的感情事件失眠睡不好了。

        一整個晚上,我腦內交替的出現了兩個人的臉,不斷的在腦裡出現拔河賽。

        忘了是誰的臉出現的次數比較多,早知道,我就該拿張紙記錄一下,看誰得到的「正」字比較多,這樣,我也才好知道自己喜歡的對象到底是哪一個人。

        唉!煩死人了啦!

        星期天就要給吳鄞勛答覆了,可是,到目前為止,我的心裡還是沒有答案出現。

        我坐在書桌前發著呆,手上的筆胡亂的在紙上畫著。

        唉唉唉,真煩。

        「學姊,妳的金石堂卡借我,好不好?」文怡學妹一聲不響的走進我的房間,嚇了我一跳。

        「好。」我煩得連罵人的力氣都沒有了。

        打開書桌右邊的抽屜,我試著想從我那堆亂七八糟的雜物中,翻出我丟在裡面的金石堂卡,突然,一只深藍色的絨布扁盒吸住了我的目光。

        我把金石堂卡拿給學妹後,才取出那只絨布扁盒。

        打開盒蓋,我把放在盒裡的腕環拿出來,然後不加思索的就將它戴在手上。

        這是阿澈學長送給我,而我一直沒有機會拿去還給他的禮物,原來將它戴在手上,比放在盒裡要漂亮得多了!

        不知怎麼的,我的眼眶竟然濕熱了起來……

        我開始強烈的想念起阿澈學長來,那種酸楚的思念,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就像是魚脫離了水面,來到乾涸的沙灘上,然後強烈想念大海的懷抱一樣的深沉。

        眼淚撲簌簌的滾了下來,這一發,竟不可收拾了。

        如果,現在我向他承認了我的喜歡,那他會接受嗎?

        如果,現在我願意奔向進他的懷裡,那他會抱緊我嗎?

        如果……

        可是,「如果」畢竟只是假設性的詞語,現實的真相,才是我們最不可抗力的殘酷!

        我很笨,到現在才發現原來他在我心中是與眾不同的,是很容易就能牽扯住我的心情,營造那種讓人迷惑的氣氛的。

        為什麼,總是要在失去後,才能夠看清一切?

        而今,即使是再怎麼喜歡,我卻再也沒有移動腳步,向他邁進的勇氣了。

        因為在他的身邊,已經有一個女孩子佔去了那個他一直為我保留的位置了。

        所以,我只能選擇自己身邊那屬於自己垂手可得的幸福。

        淚水越掉越多,像是一種感情的釋放……我才明白,原來這樣的喜歡已經根深柢固,已經到了連自己都很難自拔的境界了。

        於是,所有分離後的思念及不安,便驟然都有了答案。

        不可否認的,我還是喜歡吳鄞勛的,但那樣的喜歡,卻再也不是男女間的喜歡,只是一種延續著習慣性的戀慕,像是在一個既定的框框裡,不斷的畫著圈圈,畫著畫著,動作變成一種習慣性,卻再也沒有當初的新鮮及出自真心了。

        當一份愛,變成一種習慣,那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呵。

        「學妹,我跟妳說,我……」學姊門也不敲的就走進我的房裡來。

        啊,糗了,被她看到我的眼淚了……

        我用手背,胡亂的抹著眼,然後,慌亂的丟給她一個微笑。

        「啊!妳、妳在哭喔?」學姊的表情好吃驚的樣子。

        我恓惶的笑了一下,淚水卻又漫溢了出來。

        「怎麼啦?怎麼啦?」學姊緊張的拉住我的手。

        我搖搖頭,越想裝做沒什麼事,表情就越糟糕。

        「是……阿澈的事?」學姊瞄見了我手上的腕環。

        事到如今,我再也不想隱瞞了,不想再騙別人,也不想再騙自己了,於是,我無力的點點頭,淚水掉得更多更急。

        學姊從我的床頭櫃上抽了幾張面紙塞給我。

        「每個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權力,當初,阿澈學長為了他的幸福,所以,百般的追求妳,妳因為沒感覺,所以拒絕了他的追求;但是,現在妳發現妳喜歡他了,妳也可以去追求妳的幸福啊!去跟他告白,他會接受的。」

        一向呆頭呆腦的靜雅學姊,難得說出這麼有頭腦的話,真的是把我唬得一楞一楞的。

        可是,這要叫我怎麼說咧?學長身邊已經有了另一個女生了啊!也許這正是他所追求的另一段幸福,我怎麼能在幸福的稚芽初萌之際,狠心的用我的大腳丫踩扁它呢?我不想做扼殺別人幸福權力的殺人凶手!

        「可是,他身邊已經有一個女生了……」我低喃著。

        「啊?妳、妳怎麼知道?」學姊一臉踩到大便的表情。

        「妳那天喝醉酒,跟我說的,而且,我在台南,也曾遇見過他們兩個人一起去看電影……」

        如今,說起這件事,心裡還是會有種酸酸澀澀的難過。

        然後,學姊和我都陷入令人窒息的沉默中……



 

 

愛情呵,是不能那麼輕易就被證明的,所以,我們總在求證的過程中,遺失了幸福的可能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