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妹,我願意,我真的願意……」阿澈學長不理會我逐漸泛白的臉色,仍一股勁兒地在那裡說著。

        四周圍吱喳吵鬧的喧嘩聲,仍掩蓋不掉學長鏗鏘有力的大嗓門。

        我的腦袋像是有幾百顆碩大的巨石在翻滾著一樣,不斷地發出「轟隆、轟隆」的巨響。

        然後,我似乎聽見有人在跟學長說著要他加油、幫他打氣之類的話語。

        我剛才的沾沾自喜,和現在的萬念俱灰,猶如天堂與地獄的差距!

        啊……好想死!

        轉身,我往自己的教室方向走去。真是失策!我不該在敵軍陣營前找自己的敵人談判的,那樣只會更印證一句成語,自取其辱。

        「學妹,學妹。」才不到五秒鐘,橡皮糖學長又黏過來了。

        我假裝沒聽到他的呼喊聲,仍踩著急促而規律的步伐前進著。

        「學妹……」他仍不死心的喚著。

        你叫吧!你叫吧!愛叫你就叫吧!現在就算你把自己的喉嚨喊啞了、嚷破了,我還是不會停下來看你的!

        我在心裡對阿澈學長怒吼著。

        眼不看、耳不聽、心不念、腦不想,這樣,我應該就可以杜絕學長每次總成功在我心裡輕易挑起的千波萬濤吧?

        學長跟了我一小段路後,突然停下腳步,不再跟了。

        哈!策略成功!真佩服自己冰雪精心的聰明才智。也許我這一招,真的可以逼退學長喔!

        嗯!那下次他再對我死纏爛打時,我就使出這招「雙目失明、雙耳全廢」的技倆,讓他知難而退。

        「我愛妳,江季曦,就算是天涯海角,我也要追到妳。」

        我的頭頂似乎沸沸然的冒著煙。

        臭學長這會兒,居然站在我身後,用手圈住嘴邊,像個瘋子一樣的狂喊亂叫的。

        更可恨的是,我這個定力不夠的白痴,竟就傻傻的中了他的圈套,不只停下自己前進的腳步,還轉過身去看他。

        當然,我也看到那群跟在他身後的「敵軍兵團」,一大群人,像在遊行示威一樣的跟在阿澈學長身後。

        就算是愛看熱鬧、好奇心重,但這樣的亦步亦趨,未免也太誇張了吧!又不是跟著大甲媽祖繞境的信徒。

        「學妹,妳聽到我愛的呼喊,終於肯停下來看我啦?」阿澈學長臉上漾著死灰復燃的笑。

        真想一巴掌打爛他的嘴!

        什麼愛的呼喊!

        「學長,」我終究還是忍無可忍的了,「我可不可以求你、拜託你,別再纏著我了,好嗎?」我以一種哀求的姿態,向他求饒著。

        「我、我這樣會讓妳不快樂嗎?」學長聽見我的話後,那張佈滿笑意的臉,瞬間歛息了。

        耶?這樣就上勾了? 學長果然是單細胞生物。

        「嗯!」我裝可憐的點著頭。

        阿澈學長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然後,像是具傳染力一樣的,我聽見在人群中,也傳來好幾聲的嘆息聲。

        「學妹,我只是覺得自己應該可以給妳一份穩定的感情、一個可靠的肩膀、一片讓妳可以自由飛翔的天空,所以才會這樣死纏活打的賴著妳,企圖打動妳……」阿澈學長很用心的說著,口氣中漫著重重的深藍色氣息,如果我不是那樣的討厭他,也許我會被他感動。

        「可是,學妹,我不知道這樣直接的表達方式,會讓妳不習慣。」學長低著頭說著,看起來有些孤獨。那股憂傷的氣氛,迷漫在清晨的電機大樓外的走道上、迷漫在每個駐足觀望的人臉上、迷漫在那個刻意拒絕阿澈學長的我的心上……

        「學長,對不起,我不值得你這樣!」在眾目睽睽的眼光下,我勉強擠出這句話。

        「學妹,妳別說了。」學長將他的手搭在我的左肩上,那手似有千斤重一般,壓得我的左肩不由得沉重了起來。

        「值不值得不是憑妳的一句話就可以斷定的,在我心中,自有一座天秤,可以衡量出妳在我心中的價值、重量。經妳這麼一說,我才知道,我這樣大膽的表達情感方式會嚇到妳,我會改的,學妹。」

        改?他會改?這是什麼意思?

        「學長,你的意思是?」我吶吶的。

        「我還是沒有打算要放棄妳啊,學妹!我答應妳,我會改,不會再像現在這樣大膽地在眾人面前表達我對妳的感情,既然妳不想張揚,那我們就改成妳喜歡的方式。呃……妳是想『偷偷摸摸』的來嗎?還是……」學長說著說著,臉居然泛紅了。

        嗚……我早該想到他是隻萬年不死的蟑螂的,他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放過我呢?

        我似乎預見了我苦難悲慘的未來了……




 

放過我,也放過你自己,也許,快樂便會更龐大些



創作者介紹

商周網路小說˙NOVEL @ NET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