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你說什麼?」我頓時停下前進的腳步,轉過頭去,瞪著他。


        「約會啊!就是去吃飯、看電影、逛街……」阿澈學長還是笑。


        「為什麼?」


         「因為……因為我想追妳。」學長露出害羞的表情,白淨的臉微微的漲紅著。


        他瘋了嗎?追一個大三的老女人?


        學校裡大一、大二的漂亮學妹那麼多,他不去追,要來追我這個身價直墜的大三生?


        「不要!」幾秒鐘之後,我態度堅決地告訴他我的答案。


        「啊?」阿澈學長像是一時反應不過來的瞪大眼,呆楞地望著我。


        我拉了拉背包的帶子,重新邁開腳步往前走。


        「為什麼呀?」阿澈學長在幾秒鐘後又追上來。


        我沒理他,腳步也沒停下來。


        「為什麼呢?」學長稍一使力的拉住我的手臂,強迫我停下前進的腳步。


        煩不煩啊?這個人!


        我沒好氣的瞪著他,他也瞪著我。


        學長有張白淨秀氣的臉、清亮有神的大眼、薄而透著健康紅潤色澤的唇、直挺的鼻梁,這樣的組合,不能說不完美,畢竟那應該是張令很多女生夢寐以求的絕美臉龐。


        可是,他這樣的長相,只讓我覺得娘娘腔,而且我討厭男生的膚色白白的,那會讓我想到「白斬雞」。


        也因為我這樣的喜好,以前和我交往過的男生,膚色清一色都是「麥牙色」的,看起來比「白斬雞」的顏色健康多了。


        「我對你沒感覺。」我斬釘截鐵的。


        「感情是可以培養的。」他回我。


        「我、我喜歡自己一個人過生活。」我隨便塞給他一個理由。


        談戀愛多辛苦啊!你會變得愛哭、變得神經質、變得容易患得患失、變得愛猜忌懷疑、變得魂不守舍又白痴白痴的、變得再也不像原來的自己。


        雖然戀愛是種疾病,每個人都想被傳染,但,我就是不想隨隨便便就被感染到,然後淪陷在愛情重症之中。


        我一直很喜歡一句成語,寧缺勿濫。不是我愛的那個人,我就不要,寧願寂寞點,也不要隨便就找個人來填補生活中的那個空缺,孤獨點沒關係,我不怕一個人過日子。


        「唉唷,一個人過生活多孤單啊!我陪妳過,兩個人才有伴嘛!」阿澈學長一臉討好的表情。


        「我個性不好、脾氣大,以前的男朋友都說我像白開水,乏味得要命,而且我生性懶惰,房間總是一團亂,不會整理,常常要別人替我打掃,愛生氣又愛鬧彆扭,小氣得要命,而且……」


        「學妹!」阿澈打斷我的胡言亂語,「妳別那麼激動,學長了解,學長什麼都了解。」


        我……


        「妳可能是太高興了,才會故意這樣說,故意要測試我對妳的真心吧!」學長笑得彎彎的眼,閃閃地發著亮。


        我確定……


        「沒關係,都沒關係,即使妳脾氣壞,人長得也沒漂亮到哪裡去,我還是不會介意的。」


        我確定我真的想……


        「學長的懷抱會收留妳的,想看看,妳年記這樣大了,再不找個人收留妳,等到大四時,妳一定會更可憐,我不想看到妳變棄婦的哀怨樣。」


        我確定我真的想殺、了、他。


        我甩開他手,又大步地往前走。


        神經病、自戀狂、花痴、白斬雞……每走一步,我就在心裡罵他一句。


        「學妹、學妹!妳還沒答覆我耶!」陰魂不散的學長又追上來。


        我憤怒的、殺氣騰騰的停下腳步,轉身,瞪他。


        「不、要、惹、我。」我一字一字的咬牙切齒說完。


        「哇啊……好凶喔!學妹。」阿澈誇張的大叫,邊叫還邊拍著胸口,「夠潑辣!不錯。」


         然後,他的嘴角揚起四十五度的上揚幅度。


        這個人是不是有病啊!被虐狂嗎?對!一定是的。我活這麼大把年紀來,從來沒遇過像他這麼白目的人。


        他的厚臉皮行徑,惹得我怒火高漲,還把我體內潛藏的野性給召喚出來了!


        「你別來煩我,我不喜歡你,要追我,門都沒有!」撂下這句話後,我馬上轉身又往宿舍的方向走去了。


        「江季曦,我明天去接妳上課。」走了幾步路後,阿澈用著校門口方圓五十公尺內的人都聽得到的聲音喊著。


        丟臉、丟臉、好丟臉!這一輩子,我從來沒這麼丟臉過。


        我不經意地瞥見許多人都往我們這個方向看過來,像是在看「動物奇觀」一樣。


        如果現在有人拿一把鏟子給我,我一定馬上挖一個地洞,然後把阿澈踹下去,再把上面埋起來,讓他一個人在地洞裡鬼吼鬼叫,好過他在校門口害我陪他丟臉!




        頂著還未完全清醒的頭腦走出宿舍大門時,呈現在我面前的景象,讓我當場想咬舌自盡。


        「學、學、學長……」我結結巴巴的瞪大眼看著阿澈。


        阿澈學長開了輛綠色的小march,停在宿舍門口,看見我時,他馬上從車內走出來,手上還捧著一束鮮紅豔麗的玫瑰花。


        在陽光下,那樣的鮮紅色,顯得格外醒目。


        我住的地方離學校很近,只隔了一條街,而且這條街上住了很多同校的學生,每到早晨上課時間,街上就會出現三三兩兩成群的學生。


        這會兒,大家都好奇的朝我們這邊看來了。


        其中,當然也有一些我認識的同學、學長姊及學弟妹……


        阿澈學長抱著花,臉上堆滿令我雞皮疙瘩掉滿地的笑,正一步一步地朝我走來。


        「學妹,我來接妳去上課了。」學長邊走邊說。


        我打了一個冷顫,感覺全身的寒毛全都立正站好了。


        「站、站、站住!你不要動!」我用力的伸出五指張開的左手,示意阿澈別再往前進。


        「怎麼了?」學長果然聽話的站住腳,滿臉疑問的望著我。


        「你轉過身去。」我突然心生一計。


        「為什麼?」他問。


        「你不要問,轉過身去就對了。」我氣急敗壞的說著,四周圍那一對對看熱鬧的眼睛,已經把我逼得失去了我原有的高雅文靜的氣質。


        你們別再看了!我跟他真的沒什麼!


        「喔!」學長看我那麼堅持,只好乖乖的轉過身去:「那要不要閉上眼睛啊?」


        我差點把手上的經濟學原文書往他頭上砸下去……閉上眼睛幹麼?你以為我要親你嗎?


        「隨你的便。」說完,我拔腿就跑。


        我要趕快逃離事發現場、逃離那一雙雙看熱鬧的眼睛。


        我使命的跑,這一輩子從來沒跑得這麼奮力過,彷彿背後正有一隻張著血盆大口的怪獸追著我一樣。


        我一口氣跑進了校園裡,途中,學長並沒有追過來。


        在奔跑的過程中,我一直不敢回頭去看,怕這一回頭,便會發現學長正跟在我身後追趕著,所以,我只能沒命似的跑,能跑多快就跑多快。





* 不要為難我,強求的愛是不會幸福的 *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