鬧鐘叮叮噹噹的響了起來,我翻了個身,伸手按掉鬧鈴,迷迷糊糊地又快睡著時……啊!小考!

        天哪!我今天有個重要的小考。

        這會兒,我倒是完全清醒了。

        跳下床後,我直接奔向浴室。刷牙、洗臉、沖澡、穿衣服、拿背包、穿襪子、穿鞋子、出門。這是我每天的例行公式。

        我,大三,目前身價正處於平盤的位置,再九個月,我就是乏人問津的跌停板了。

        我一直很安份的過生活,安安份份的上課、安安份份的吃飯、安安份份的走路、安安份份的微笑……連談戀愛都是安安份份的,沒有太驚天動地的波折起伏,沒有過多的熱情及依戀。

        所以,我的戀愛壽命總不長。

        那些舊情人們離開我的原因都是:「太平淡了,淡得像白開水一樣,貧乏無味。」

        愛情離開的時候,我從沒哭過,有的,只是難過而已,像是一種等待落空的失落感,濃濃的,卻還未到要掉淚的地步。

        也許是因為過往的戀情總是無疾而終,所以現在,我並不想談戀愛,只想好好地、安然地度過剩下的一年多的日子,順順利利的畢業,然後,找份好工作。

        這是我目前唯一的希望。

        談戀愛?只是勞神傷身而已。

        我想,我並不太適合去愛人,因為那太繁雜累人了,而我,是個懶惰得凡事只求簡單就好的人。

        匆匆忙忙趕到教室,上課鐘已經響過,還好老師還沒到。

        我坐在我的座位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年紀大的壞處可真不少,只是小跑了一段路,居然會喘成這樣!體力真是大不如前了,想當年……算了!當年也沒什麼好炫耀的。

        環顧教室四周,整間教室都坐得滿滿的。

        這門課的老師,是學校裡有名的大當舖,上他的課,沒人敢翹課;開課之初,他就對我們撂下狠話,他說他不是那種慈悲為懷型的老師,他上課一定點名,第一次點名不到扣十分,第二次點名不到,再扣二十分,第三次點名不到就死當;考試則是不分大小考,只要一次沒來考,就準備重修吧!

        所以,上他的課,我一點都不敢大意,就算是用爬的,我也要爬來上課。

        考試的題目並不難,這位殺手老師有一個可取之處,就是他不會出一些特意要刁難學生的艱澀考題,他只考他上課的範圍,只要你上課有認真聽講,並且勤做筆記,回去有將筆記內容多看幾遍,將上課範圍融會貫通,包準成績會和你的努力成正比的。

        這份考卷我寫得還滿順手的。

        考完試後,我背起背包,打算再回宿舍去睡回籠覺,接下來我有兩堂的空堂時間,要到第五堂才會有課。

        這就是我為什麼特別喜歡星期二的原因,因為多出的這二堂空堂時間,可以讓我做很多事,比如:睡覺、找報告資料、逛街、跟同學打屁……

        我背著背包,嘴裡哼著不成調的曲子,腳步輕盈的走出商學館,踩在通往校門口的大道上。

        「學妹!學妹……」韃韃的腳步聲由遠而近,跟在我身後。「學妹,江季曦學妹!」

        咦?是在叫我嗎?

        我停下腳步,轉過身去。

        「喔!學長啊!什麼事?」看見眼前的人,我露出我的一號敷衍表情。

        「妳、要、要去……哪?」阿澈學長邊喘著氣邊說。

        他是電機系研一的學長,我們的認識過程很特別。

        第一次,是在福利社,為了搶只剩一碗的統一鮮蝦麵,那次基於男性的風度,學長大方的把泡麵讓給了我。

        第二次,是在圖書館,為了一本《胡雪巖傳》,我晚了他幾秒看到那本書,等我看到時,學長已經從櫃子上把書取下了;後來,他還是把書讓給我看了。

        第三次,是在電算中心,那次我抱了一堆資料,準備再上網去查一些關於「國際行銷策略」方面的資料,一走進去,才發現裡面早已經沒有位置了,最後一個空位,正巧被早我一步進來的阿澈學長佔去,不過那一次,學長還是很好心的把位置給了我。

        就這樣,我和學長認識了。

        後來,他不知道從哪裡探聽到我的名字的,於是,有時候,他會叫我學妹,有時便會直呼我的名字。

        「回宿舍。」我回答他。

        「這麼早回宿舍不會無聊嗎?不如我們去看電影如何?我請妳。」阿澈學長的白牙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我搖搖頭。睡覺可比看電影享受多了。睡覺對我來說,是人生最大享受。

        「嗯……不然我們去喝咖啡,我請客。」學長的臉因我的拒絕而黯淡了一下,但隨即又亮出光彩來。

        我還是搖頭。我討厭黑壓壓的東西。

        「下次吧!學長。」我朝他揮揮手,繼續往校門口的方向走。

        「那我送妳回去吧!」阿澈學長馬上又追上來,在我身邊說著。

        「隨便。」我不冷不熱的應著,反正依阿澈學長的個性,你拒絕他也沒有用。有時候我真的會懷疑他是不是從外太空來的,所以總聽不懂地球人說的話。

        然後,學長好像很滿意似的扯著笑。

        「學妹,妳有沒有男朋友啊?」阿澈學長走著走著,突然問道。

        「很久以前有。」我口氣淡淡的,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愛情的出現或離開,對我來說,不過只是身旁多個人或少個人而已,我很深刻的明白,很多事情是強求不來的,尤其是愛情。

        「那現在呢?現在呢?」學長有點激動的。

        廢話!現在當然嘛沒有,話都不會聽!

        「沒。」我哼著。談戀愛?哼!勞民傷財。

        「哦!」學長悶著嘴在笑,那笑容看起來,有點不懷好意。

        我沒理他,腳步加快了些,這樣就可以早點回到宿舍,然後多睡一點。

        「學妹,我們去約會,好不好?」大約過了兩分鐘,在我終於走到校門口時,學長突然丟給我這句話。

 

 


不談戀愛  是因為不想被過多的愛束縛了

sun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