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我越來越覺得這裡不是一所美麗的學校,而是一棟美麗的監獄。到處都裝著攝影
 
機,那不是連挖個鼻孔或摳摳腳都不能隨心所欲?以她的種種作為來看,「公主」
 
這個外號根本名不符實,「女魔頭」或」「大魔王」之類的稱號才適合她。我還真
 
慶幸自己以前沒得罪過她,不然以她這麼會記仇的個性,不曉得要報復到什麼程
 
度才會甘心。話說回來,那些以前欺負過她的人,這下可自食惡果了;雖說他們
 
被女魔頭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是有點可憐,我還是沒那麼偉大的度量可以馬
 
上原諒他們今天的作為。
 
 
『以後你決定怎麼辦呢?』祕書試探性的問我,『你會離開這裡嗎?』
 
「離開?可是我都轉學啦,要再轉回去很麻煩的。」我搔搔頭,「況且我家裡真
 
的很需要我的獎學金,雖然這個月的獎學金八成泡湯了,但只要我從下個月開始
 
乖乖聽話,應該就沒問題了吧?」
 
 
祕書揉了揉我的頭,用讚許的口吻對我說:『你年紀輕輕,就懂得為家裡著想,
 
真的很難得。』
 
被她這麼稱讚,我還真有點不好意思。因為我選擇留下並不單單是為了家裡,還
 
是為了留下來保護可愛的9527。雖然我還不清楚她和公主過去有過什麼交集,
 
讓她即使被公主當下人一樣對待,卻毫不怨恨、反倒滿懷愧疚;但我想公主應該
 
很恨她,不然不會特地讓她進了學校、卻不讓她唸書,還像對待囚犯一樣用編號
 
叫她。坦白說留下來能幫上什麼忙我也不知道,誰猜得透那女魔頭接下來會出什
 
麼招?但留在她身邊,我心裡總是比較安心。
 
 
祕書昨天說過今天起晚餐必須到餐廳去,不過我還是懷著一線希望問她,是否能
 
讓我像昨天一樣,讓9527幫我把晚餐送來。她為難的搖頭,說她沒權做這樣的
 
決定,但她答應我會把我的希望轉達到校長那兒,或許校長有辦法說服公主賞我
 
一點特權也不一定。
 
 
好吧。看來今天的晚餐又得戰戰兢兢的和那群惡魔黨一起吃。想當然爾,必定有
 
些「特別節目」在等著我,不過哎聲嘆氣不能解決問題,也只能硬著頭皮,見招
 
拆招。到了餐廳,又是和早餐時一樣的光景,大家都已經就座、看似正常的在吃
 
晚餐,我謹慎的掃視了一圈,很快的發現今晚的整人節目是什麼---原本放在自助
 
餐旁的整疊整疊的乾淨碗盤全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髒髒黏黏的狗碗---意思
 
是要我看得到、吃不到就是了。
 
 
我不知道一般人遇到這種狀況心裡會多受傷,但依我而言,這種程度的整只能算
 
輕傷。從小我就經常跟爸爸一塊兒去露營,在野外沒碗還是可以吃飯的啊!我走
 
出餐廳,在庭園裡找了找,很快就找到了大片的月桃葉,拿它當成碗,食物還會
 
沾上葉片的香氣呢!我捧著葉子,挑好幾樣菜之後,這才發現筷子叉子湯匙也都
 
被收走了。
 
 
我真是笨啊,人家要整你當然會把餐具全部收走啊,哪可能還那麼好心留筷子湯
 
匙給你啊?當然筷子可以用樹枝代替、或把手洗一洗學印度人用手抓著吃;但現
 
在我手上捧著食物不方便去找樹枝或跑出去洗手,只能想別的法子。
 
 
仗著自己應該還是隱形人,我大膽的走向那群惡魔黨,想從他們桌上A隻湯匙
 
或筷子來用,但他們很快發現我的意圖,紛紛把餐具拿在手上,我在長長的桌子
 
間晃來晃去,巡了一圈一個餐具也沒A到。正打算放棄時,才發現在餐廳最深
 
處的角落,公主一個人坐在那兒,而她的桌上,擺著一隻閃亮亮的銀湯匙。
 
 
既然是她下令要大家不准理我,那她應該不會破壞這個自己訂下的規則吧?我鼓
 
起勇氣,緩緩朝她走去,我們之間的距離越來越短,正當我伸長了手,想拿走湯
 
匙的那一瞬間,原本一直低著頭的她,突然抬起頭來,和我四目相接。我背脊一
 
陣涼。
 
 
『你幹什麼?』她問。她的聲音不大,也不尖銳,語氣裡沒有怒意,但我卻感到
 
莫名的害怕。
 
「我我沒想到我以為大家都看不到我沒想到妳看得見。」我趕緊縮回手,
 
結結巴巴的為自己辯解,但等話說完回過神來,我才驚覺我的話聽起來像是故意
 
挑釁。
 
 
『這裡不是你該待的地方。』她說。語氣出奇的溫和,反而讓我莫名其妙,『今
 
天這一切只是個開場白,如果你不離開,我會繼續下去,直到你離開為止。』
 
「妳為什麼要欺負我?我們明明無冤無仇。」我的嘴巴完全不經大腦同意就擅自
 
提出問題,「妳要報復那些欺負過妳的人,我沒意見,但把矛頭指向我,一點道
 
理也沒有啊!」
 
『欺負人需要理由嗎?』她說著露出微笑,『你也太天真了吧!』
 
我們的交談就到這裡結束,她留下吃到一半的牛排,獨自離開餐廳。我用她留下
 
的湯匙,勉強把手上的食物吃完。
 
 
那天晚上,我很快就把對聯寫好。因為她最後說的那句話,一遍又一遍反反覆覆
 
的在我腦海重播---欺負人需要理由嗎?欺負人需要理由嗎?她說這句話的時候
 
明明在笑,但那笑容看起來卻充滿悲傷。
 
 
今天我寫給她的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讓我自己都意外的是,這麼寫不是為了讓自己不再被欺負,而是因為我覺得當她
 
狠心欺負別人時,她也很痛苦。
 
創作者介紹

商周網路小說˙NOVEL @ NET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