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驚訝,是嗎?」關....喔不!這位咖啡館老闆說。他從一開始就不是關老闆。

『這....』我手上拿著信,說不出話來。

「關閔綠自殺了,十年前。」這位咖啡館老闆說。

『怎麼......?』

「梁小姐,喝杯水,深呼吸,別緊張。」他遞了杯開水給我。

『為什麼會?你.....他........』我還是沒辦法組織我腦中混亂的想法,整個思

緒揪在一起。


「所以我才說要跟妳說抱歉,真的很抱歉,我沒有要嚇妳的意思,我會自稱是關閔

綠,實在是因為我一直覺得這是閔綠的咖啡館,不是我的。」

『所以你是?』



他拿出他的皮夾,從裡面拿出了一張名片遞給我,上面寫著「雲璽室內設計有限公

司」,頭銜是負責人,名字是蕭柏智。

「妳好,梁小姐,我再一次重新地向妳自我介紹,我是蕭柏智。」

我拿著名片,心裡的感覺還是亂七八糟的,『天啊,這個故事....』

「怎麼樣?」

『我沒有這樣聽過故事。』

「我也沒有這樣說過故事。」

『很意外,真的。』

「如果我一開始就說我是蕭柏智,那故事就不那麼引人入勝了。」

『所以剛剛那位小姐是?』

「她是蔡心怡。」

『難怪,當我叫他關太太的時候,她看著你,眉頭還皺了一下。』

「她其實感覺跟我一樣,都是認為這間咖啡館並不是我們的,而是關閔綠的。」


我指著在地板上仍然熟睡的貓,『所以他才叫小綠?』

「對,我們叫牠小綠,感覺像是閔綠一直都還在。」




最後一杯咖啡已經見底,小綠已經睡得不省貓事,蕭老闆幫我把咖啡杯收到吧台,

「故事說完了,妳睡得著了嗎?」他一邊洗著杯子,一邊笑著對我說。


時間已經是清晨五點多了,聽了一個晚上的故事,再加上這個故事的張力這麼大,

我不但不覺得疲憊,還精神奕奕的。


『我想我更睡不著了。』我說。

「為什麼?」

『不是因為你的咖啡啦,蕭老闆。』我笑了一笑說,『你的咖啡真的不會讓人睡不

著,我說真的。』

「那是為什麼睡不著?」

『故事,你說故事會讓人睡不著。』

「那完了,現在歪歪斜斜的躺在床上而且正拿著書看到這裡的讀者應該會更睡不著

了。」

『啊?啥?』我聽不懂蕭老闆在說什麼。他只是笑一笑,沒再回答我。



『所以到底什麼是六弄呢?』聽完故事的我,還是不清楚六弄是什麼。

「咦?妳沒看見嗎?」他的表情有點驚訝。

「展示櫃裡那張書法就是六弄啊。」他說。


他那雙還在滴水的手指著展示櫃的方向,我突然想起在我進門之前,在展示櫃裡看

見的那已經裱框的書法。


「那是閔綠寫的,時間是我們當年同學會的前一天,我想,他當時就已經決定要自

殺了。」蕭老闆說。


我走到展示櫃前,仔細地看了一看那張書法,我終於懂了六弄到底是什麼,也才了

解了關閔綠這個人,真的是個內心很細膩的人。


他把愛情與親情放在心裡最重要的位置,所以當這兩件事一但發生了差錯,他就像

靈魂去了幾魂幾魄。



「六弄人生:

人生,像走在一條小巷中,每一弄都可能是另一個出口,也可能是一條死胡同。

生在一個與一般人不同的家庭中,是我人生的第一弄;

愛上了妳,是我人生的第二弄;

註定般的三百六十公里,是我人生的第三弄;

失去了妳,是我人生的第四弄;

母親的逝去,是我人生的第五弄;

在這五弄裡,我看不見所謂的出口,出現在我面前的,盡是死胡同。


該是結束的時候了,該是說再見的時候了,

再見,世界,是我人生的第六弄。」















- END -













* 或許人生有許多弄,但再見世界,不包括在其中。*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