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這條有如震撼彈般的新聞時,我和夏美正要準備用早餐。

  夏美昨晚在我這邊留宿,一早我們兩人都還穿著睡衣,她盤腿坐在沙發上喝水,順手切開電視,我在吧台那裡烤土司和泡咖啡。

  「夏美,妳要幾匙糖?」等了半天都沒理我,我於是抬頭晃晃她守在電視前的背影,再叫她一次:「夏美!」

  「未緒!」她頭也沒回,只舉起手向我招了招,聲音透著緊張:「快來!快點!」

  我端起烤出香味的吐司走到客廳,逐漸聽清楚這則新聞播報中屢次提到我的名字,並且放映著我在接受電視台訪問的片段,旁邊有一張放大的照片,是我和拓也並肩坐在醫院庭院交談的照片,這次斗大的標題寫著「舊情復燃」。

  主播提到這次冒著生命危險揹我就醫的司機,就是和我鬧過緋聞的秋本拓也,對於這點我並不感到奇怪,只要有心去查就不難發現。接下來開始介紹拓也這個人,包括他的學歷、家世等等,還有,剛和前任女朋友分手這件事。

  我倒是很訝異:「拓也和小林薰分手了……?」

  「妳不知道?」夏美終於掉頭看我:「分手時他被狠狠呼了一巴掌喔!秋本沒跟妳說嗎?」

  我訥訥搖頭,拓也本來就不是會自動提起私事的人啊!

  這時,公寓的電話響了,夏美繼續看電視,我一面緊盯螢幕,一面移動到旁邊接電話,是極力保持鎮靜的原小姐。

  「未緒,妳看到電視了嗎?」

  「嗯!正在看。」

  「我要妳馬上到事務所,有必要的話也許明天得召開記者會。」

  「咦?這種程度的八卦不需要……」

  我說到一半便錯愕地打住了!電視畫面的標題瞬間換成「雨宮未緒是第三者」,主播唸出一串有如小說般的來龍去脈,說我介入拓也和小林薰之間,說我早就暗地裡和拓也交往,說我寧願說謊也不肯承認……

  電話那頭的原小姐聽我沒了反應,重新用嚴厲的語氣喚我回神:「未緒!這次的新聞殺傷力非同小可,總之,妳先趕到事務所,我會派人設法接妳過來。」

  我的公寓和事務所外頭已經有大批媒體守候,費了好一番工夫,隨扈才護送我進入事務所內。會議室的氣氛低迷而沉重,牆上的電漿電視還在持續播報關於我的報導,還沒開門進去,便聽見他們你一言我一語地預測嚴重的後果。

  「未緒手上接的這部電影應該可以順利拍完,不過廣告代言的部份可能會流失不少。」

  「預定好的電視劇或許也會丟掉幾個,不過影響應該不至於像廣告代言那麼大。」

  「股票的部份呢?」

  「預測會下跌一百到一百五十日圓之間。」

  望著自己停留在門把上的手,對於自己造成大家的困擾而感到深深歉咎。

  躊躇之際,一旁廊道傳出吵吵鬧鬧的聲響,原來是拓也被一群工作人員護送進來了。我們兩人觸見彼此的片刻,先是吃驚,而後不知該怎麼辦地沉默不語。

  彷彿聽見了吵鬧聲,原小姐開門出來看情況,她將我和拓也打量一遍,冷冷地:「都進來吧!」

  原小姐趕走了所有在場的人,只留下我和拓也。我低垂著頭坐在椅子上,原小姐暫時撇下我,走到拓也面前:

  「你應該多少知道現在這條鬧得沸沸揚揚的新聞了吧?」

  「我是莫名奇妙被一堆黑衣人架到這裡路上,看報紙才知道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隨手拿起一份攤在桌上的早報,困惑質問:「為什麼上面說我跟雨宮舊情復燃?還說雨宮摔斷腿住過我家?我對這些事完全沒印象!」

  原小姐倒抽一口冷氣,滿臉耐心就快用盡的低氣壓。她迅速瞥向我,我連忙搖頭,要她別對混亂的拓也說出那段過去。於是原小姐又面向拓也,抽回他手上的報紙,瀏覽過後又將之扔回桌上:

  「編造故事本來就是這些記者的工作,他們愛怎麼寫就怎麼寫,沒必要去理會。我請你來,是希望你從現在起盡量足不出戶,面對媒體一律不作任何回應,我們事務所會負責所有發言的工作。還有,如果可以,請你封住這位小林薰小姐的嘴,要她別再對媒體說些傷害未緒的話,必要的話我們會採取法律途徑控訴她毀謗。」

  事情竟然會發展成訴諸法律,拓也頓時不敢置信地啞口無言,原小姐請他離開時還草草提醒:

  「走後門會比較好喔!雖然那應該沒什麼幫助,因為你勢必要被那些媒體騷擾好一陣子了。」

  拓也走出會議室前還憂忡地回望我一眼,坦白說,我慌張得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為什麼這種事又重新上演?因為我的關係,媒體再度傷害拓也和我周遭的人,這惡性循環難道沒有終結的一天?

  「在我們決定該如何向大眾發言之前,我想先問妳,」原小姐形狀曼妙的雙腿在我面前佇立,下一秒她問得毫不留情:「妳到底是不是第三者?」

  聽見原小姐的話的剎那,我的心臟差點就要跳出來了,被一語道中似地用力張縮。那個我從以前就不停問著自己的問題,夢靨一般,每每想起,手心總會冒出濕濕涼涼的汗水,擦也擦不掉。

  「未緒!」她用指尖強制抬起我的下巴,直視我倉皇的臉:「到底是不是?」

  「我……」

  「這麼簡單的問題,只要回答是或不是就好了,現在不是讓妳自亂陣腳的時候!未緒!妳是不是真的成為人家的第三者?」

  「我不知道!」我揮開她的手,激動地喊出來:「那根本不是簡單的問題!我沒辦法承認,那份感情原本是那麼美好地在我手中啊!可是,只要一想起小林薰的臉,我也不能堂堂正正地否認……原小姐,我真的不知道……」

  原小姐長嘆一聲,徑自繞著會議桌走了好幾步,直到背對著我,計算般地注視電視畫面,在短時間內作出對策:

  「明天記者會時,我們統一的說法是這樣,妳從來沒有和秋本交往,一切都是傳言,並且也不清楚小林薰為什麼要捏造那些故事,秋本只是來代替父親工作的司機,工作期滿就會離開,你們也不再有任何瓜葛。」

  「又要我說謊了嗎……?」

  「妳是在盡妳工作上的本份,要當大聖人當初就別進演藝圈,這已經不是妳個人可以隨便任性的事了。」原小姐走到電話機旁,按下分機交待秘書:「找宇佐美悠人下午來見我。」

  「悠人?」這名字的出現令我摸不著頭緒。

  「他應該會很樂意幫妳解圍吧?」

  原小姐露出匪夷所思的微笑,踏著優雅步屢走出會議室。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