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著咖啡壺回到客廳,拓也已經不在沙發上,他站在掛滿大小相框的牆壁前,觀望上頭每一幅我們家美好的時光,後來我才發現他正在看一張我和我媽以及悠人在門口前的合照。

  「嗨!」他回頭觸見憂忡的我,淺淺一笑:「聽說,他是妳男朋友。」

  不要帶著笑容對我說出那麼殘忍的話……

  「你聽誰說的?只有我自己說的才算數喔!」

  「喔……」他在短暫的片刻綻放安心的神情。

  一句「聽說」,是不是代表你在意著誰在我心裡呢?

  「可是,諷刺的是,我記憶中空白的那段日子,自己卻講不出半點來龍去脈,全部都得聽別人說,全部。」

  「那麼,只要從現在開始創造一個不輸給過去的美好回憶,不就好了?」

  我真笨!對他說那種鼓勵的話不就是拿石頭砸自己的腳嗎?笨透了!

  「謝謝。但是,如果可能,我還是希望自己可以找出過去的真相,老聽別人說,總是有不真實的感覺,就連自己的記憶也不信任。不過,還是謝謝妳。」

  他臉上的那抹雲淡風清平白添了分滄桑神韻。

  「我……唱歌給你聽好嗎?」
 
  「唔?」

  「給你打氣的。」我把咖啡擱在桌上,雙手俏皮地背在身後:「雨宮未緒可是不隨便為誰開口唱歌的喔!」

  「呵呵!好,那就麻煩妳了。」

  現在的我,沒辦法說什麼體貼的言語,無法給你安慰的擁抱,不過,我沒忘記,你曾經在一個晴朗的日子輕輕露出幸福的表情,是很棒的表情,當我唱起那首可愛童謠的時候。

  「有一天在森林裡,熊先生出現了,在開滿花的森林小路上,熊先生出現了……」

  我以輕快的節奏將那首童謠唱到一半,拓也的雙眼倏忽淌下眼淚,是那麼毫無預警,我嚇得住口,手足無措地呆在原地。他低下頭,緩緩舉起手撫碰右邊淚濕的臉頰,似乎這一切也在他的意料之外。

  「抱歉,我不太對勁……奇怪……」

  「拓也……」

  聽見我無意中叫出他的名字,他又抬起頭,悲傷的眼正懵懂地凝視我:「那首歌……還有妳叫我名字的方式,都讓我覺得……覺得既幸福……幸福,又很難過……」

  我閉上顫抖的唇,說不出一句回應的話,眼睛濕潤了起來……

  幸福,又難過……大概就是我們相識這一場的形容詞吧!

  這時,四下驀然一片黑!

  我們兩人同時看向頭頂上熄滅的燈,停電了!在覷黑的視野不時能見到夾帶豪雨的閃電。

  拓也走到落地窗前,有幾間住家還有燈光,於是他說:「我去看看變電器。」

  他轉身要走,又打住,奇怪回頭,瞥向拉住他衣角的我的手,我垂著眼,慶幸這片黑暗遮掩了我臉上的醺然。

  「不要走,就這樣……在我身邊。」

  「雨宮……」

  「我知道這樣讓你很為難,可是,我現在是鼓起生平最大的勇氣……請你別走,待在我身邊。」

  拓也動也不動的視線害我狼狽地閉上雙眼,未緒,妳為什麼會說出這麼糟糕的要求……

  不其然,略帶粗糙感觸的溫度觸摸著我的耳朵、我的髮,我睜開眼,微微抬頭,拓也的眸子縱使在黑暗中也一如深海般深邃透明,用他從前望著我的溫柔眼神凝望著我:

  「我常常做著一個夢,很真實的夢。我在幫一個女孩戴上圍巾,她的頭跟妳現在一樣低低的,很害羞的樣子。我心裡想著她好可愛,害我緊張得要命,雖然看不清楚她的臉,不過我在夢裡的心情……就跟現在一模一樣。」

  「覺得我很可愛?」我柔柔地笑。

  「嗯!」

  「心裡很緊張?」

  「是啊……」

  「但是,再怎麼緊張,也不會比我還嚴重吧!你看。」我牽住他的手,覺得快要在思念中溺水的自己抓住一根浮木了:「擔心你會轉身離去,我害怕得要命……」

  「……其實,稍早原小姐在電話裡警告我的話,還有一段沒有說。」

  「什麼事?」

  「她要我在路上招牌砸下來的時候,好好地幫妳擋住。」

  「什麼啊?這麼過份的要求……」

  「我會喔!真的會那麼做。」

  「咦?」

  「這麼說好像在講大話,不過我認真想過,萬一真的發生那種事,我應該會在雨宮的身邊,不會自己離開。」

  要是,拓也一輩子都不會恢復記憶,或許……或許我們還能夠創造一個嶄新的、不輸給過去的回憶,那一刻,我天真地那麼想過。

  而電燈也在下一秒重放光明,客廳閃了幾次便再次亮起,照見我們臉上不捨又不得不矜持的神情。

  曖昧的灰色地帶已經不在,我們現實中的身分各自在在日光燈下無所遁形,我是高不可攀的知名歌手,他是小林薰親愛的男友。

  「那,我上樓去了。」我放開手,避開他,走上樓梯。

  「晚安。」他也不再看我,尷尬拿起那本完全沒翻過一頁的課本。

  「晚安。」

  我踏上幾層階梯,每一步都被深刻的眷戀拖得好沉重,不自覺悄悄回頭,見到底下的他背對著我,原本搔著頭的手因為一番掙扎而懊惱垂下。

  我遲疑轉回頭,慢吞吞又踏上兩三階,狂竄的相思在胸口揪成結,似曾相識的心情回到下起初雪的那天,拓也在月台送我上車,兩顆心一度緊緊、緊緊相依。

  我忍不住掉頭,正好和樓下也轉過身的拓也四目交接,登時有被逮著的窘迫。他卻突然邁步奔上樓,還來不及反應,拓也已經來到我面前,近得可以感受到他急促的氣息,就連那天漫天紛飛的白雪也在這座樓梯翩然落下,只要撥開他瀏海就能觸碰到冰透的雪花……

  不同的是,我碰到他的唇了,沒有想像中溫熱,涼涼的柔軟嘴唇,柔煦的勁道,和在森林那個山洞裡的吻一樣,是那個說過喜歡我的拓也。





****************************************************************************



~你是我的陽光,只要在你身邊,即使是令人失望的人生,我依然相信黑夜過去的天空,一定會跟你一樣,好明亮,好明亮……拓也。~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