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也在森林昏倒後,馬上被火速送去醫院,沒有太過嚴重的外傷,受創的地方在腦部,除了輕微腦震盪之外,目前還看不出有什麼問題。

  秋本一家都在病房中,我獨自留在外面的長椅上,注視自己止不住顫抖的雙手,想起那個女人鬼魅般的身影,想起她告訴過我的話。

  而原小姐撿到掉落的相片,當著吉田的面點燃打火機,我和拓也曾經那麼真切地想要在一起的光景,不多久便化成灰燼,不知道飛散到哪裡去了。不止如此,她還打開自己的手機,將裡頭的照片檔案叫出來給吉田看,吉田的臉當場一片慘白。

  不知是什麼時候,原小姐用手機拍下吉田用石頭攻擊拓也的畫面,猶如母獅漂亮撲倒了獵物,將吉田緊咬不放:

  「如果今天發生的事,還有那張照片的事,從你這邊洩露出去,那麼,我們就會告你傷害罪,知道嗎?」

  膽小的吉田狼狽竄逃之後,原小姐走到我旁邊,柔聲安慰:「正好,這裡有五百萬,算是給秋本家的慰問金,妳不用太自責了。」

  我出神的視線依舊擱淺在交握的手上,它的顫抖還是停不下來:「不向吉田提告嗎?利用拓也的傷……來封住吉田的嘴,是嗎?」

  「這是不把事情鬧大最好的辦法,況且,醫生也說過那孩子的傷並不嚴重,五百萬對他來說算是很豐厚的……」

  原小姐還沒講完,我已經撲到她面前,緊緊攫住她的肩膀,搥打著,激動哭喊:

  「妳為什麼……妳為什麼非要讓我成為一個差勁的人不可?為什麼?妳教我做的每一個最好的方法,都讓我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可惡的人!為什麼我明明已經爬上事業的巔峰,卻還是覺得自己一無是處?我寧願自己什麼都沒有,也不要傷害任何人的,原小姐妳明知道我是這麼想的……」

  原小姐使勁推開我,令我跌回椅子,重重撞向身後的牆,力氣全跑光的身體虛弱地癱靠著。

  「夠了沒有?哭哭啼啼,難看死了!妳要搞清楚,這是妳自己的選擇,當初妳向媒體否認這段感情的時候,已經做出選擇了,很明顯妳是無法放棄歌唱的。既然決定要成為公眾人物,非得犧牲掉某些個人的成分不可,這條路在妳踏上去之前就必須有所覺悟,不是遇到不如意的事才像個三歲小孩在耍賴!」

  她把我狠狠訓斥一番,那些道理我都明白,對於自己不能為了拓也割捨一切也感到慚愧,想要事業和感情都兩全的我,太卑鄙了嗎?

  這時,阿徹從病房衝出來,興奮大叫:「醒了!哥醒了!」

  我驚喜地掩上嘴,丟下原小姐跑進病房,老秋本先生、秋本先生和秋本太太都圍在拓也床邊,歡欣等待。拓也左手臂上插著點滴的針管,擦傷的臉頰貼上一塊方形紗布,額頭纏繞一圈圈的白色紗布,他可以憑自己的力氣坐起身,似乎真的沒什麼大礙,只是頭暈腦脹的關係,讓他不很舒服地按著額頭片刻。

  「拓也。」

  秋本太太不敢大聲喚他,這引起他的注意,拓也先定睛在她身上數秒鐘,接著輪流打量病床邊的每一個人,還有乾淨病房中每一道柔和的色調,微微皺一下眉。

  「你們……是誰?」

  他的話,讓我僅存一點希望的世界開始崩解。

  秋本太太傷透心地上前搖他:「你這孩子說的是什麼話?什麼是誰?」

  秋本先生將她拉開受驚的拓也身邊,並且按鈴叫了醫生過來。那段混亂的期間,我走到床頭邊,微微低下頭,用心凝視拓也的臉:

  「拓也……?」

  他放下手,狐疑地轉向我,同樣用心閱讀我的臉,那雙望著我的眼神好遙遠,是我怎麼賣力拔足狂奔也到不了的遙遠。拓也喃喃問我:「那是我的名字嗎?」

  「是啊!你叫拓也喔!」

  他想了有好一陣子,終於給我一個抱歉的笑容:「好奇怪,我什麼都不記得了。」

  我感到眼睛迅速濕熱。這一定是懲罰,因為我先遺棄拓也了……

  醫生說,那是短暫性失憶,不少車禍病患都有類似的情況,復原的機率很大,只是說不準會是在什麼時候想起所有的事,而找回來的記憶也不一定完整。

  「未緒。」原小姐將手搭在我身上,低語道:「該走了,不然趕不上簽唱會。」

  「……我知道了。」

  走出病房,秋本先生送我們到走廊。

  「秋本先生,如果,拓也有任何事,不論好的壞的,請一定要通知我。」

  「我會的。」

  「麻煩你了。」

  我向他鞠躬,然後跟原小姐一起搭計程車返回東京。

  路上,原小姐在聯絡簽唱會現場之前一度不解地詢問我:「怪了,妳怎麼會這麼乾脆地回東京?」

  我的額頭抵靠淨亮的玻璃窗,全身放得很鬆,視線放向愈拉愈遠的森林,它背後的夕陽鮮豔晰透,現在,裡面一定到處充滿著美麗的金色光線吧!

  「只要活下來就好了,能夠好好地活下去,就可以了。」

  在閃亮亮的森林一隅,我見到恍若是拓也熟悉的背影,就跟平常一樣地搔著頭、偶爾眺望天空,一轉身,道別般,沒入璀燦的光芒裡去了。

  「是嗎?」原小姐還是半信半疑,撥打手機時不忘唸了一句:「簡直就像妳已經知道今天的結果一樣。」

  長久的日子以來,我們歡笑過、傷心過、沉默過,打從起初對拓也的厭惡直到如今深摯的情感都彷彿……

  我闔上雙眼,輕輕道出原小姐聽不懂的話語:「我一直都知道喔!」

  都彷彿是為了等待這一天的來到。






****************************************************************************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