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不要經常分分離離,我試探性問過原小姐,能不能盡量把我的戲分集中一次拍完。這次她竟然沒有對原因追根究底,虧我連理由都想好了。

  「妳不用常常東奔西跑,那樣也好,我安排看看。」

  原小姐抽著煙,輕描淡寫地贊成我的提議,當時我沒能察覺到她意味深長的目光。

  因此,幾乎整個二月份都得到外地拍戲,至於其他日子只需等到有臨時狀況再到片場報到就行。更幸運的是,二月十四日下午才開拍,我還能夠和拓也過半天的情人節。

  我趁著半夜偷偷做好巧克力,隔天一早送阿徹一份義理巧克力,等下了公車再把本命巧克力拿給拓也,他十分驚喜,一面走,一面拆開包裝吃了起來。

  「會不會太甜?」

  「剛好。我告訴妳,除了當歌手,妳說不定也可以當廚師喔!」說完,他信口要求我:「下次,再做蛋包飯和味噌湯吧!一直很懷念呢!」

  「好啊!那等我回來再做給你吃吧!」

  我們一起來到學校,看見夏美正在前頭發送巧克力給認識的男生(她最大方,我們班上男生從來不用擔心今年巧克力的數量掛零),當她發現拓也時,淘氣地搖搖手:

  「抱歉,今年沒有你的份啦!反正你一定會拿到的,對吧?」

  拓也率性揚個頭:「當然!早就吃掉了!」

  學校當中只有夏美知道我的秘密,還知道我正和拓也交往,大家都被矇在鼓裡,小林薰也是。下課時間她到我們班上把拓也找出去,我從座位上瞧見她向拓也遞出一份包裝精美的巧克力,她的手藝一定也很巧吧!從小一起長大,過節應該已經成為他們多年下來的習慣了。

  「未緒!」

  拓也從門口探頭進來叫我,我奇怪抬頭,他朝我招手,外頭的小林薰也不曉得他接下來要做什麼的樣子。

  才踏出教室,我的手馬上被牢牢握住,包裹在拓也溫暖的掌心。

  「抱歉,以後,我只收她一個人的巧克力。」

  我呆住了,小林薰也是,她一向嫻靜的眼眸難得閃過衝擊性的錯愕,由於那張帶著受傷的神情,我不禁納悶她手上的巧克力到底是義理還是本命呢?

  或許小林薰自己也弄不清楚,她向來在兩份感情之間來來去去呀!

  拓也事後說,知道我們的秘密的人又多了一位是有點冒險,但如此一來他才能夠理直氣壯地婉拒小林薰的許多好意,我聽了很感動。

  午休時間秋本先生開車到學校接我,拓也送我到校門口,接下來我們會有將近一個月之久的分離。秋本先生對於我們的交往沒有點頭或搖頭,不過今天他刻意待在車內,沒有出來。

  「只是一個月嘛!」見我藏不住哭喪的臉,拓也裝起開朗地安慰道:「想妳的時候,我還可以轉電視來看雨宮未緒。」

  我心底一酸:「如果是我想你,那該怎麼辦?」

  聽我這麼說,拓也也沒輒般地晃晃天空。就在我失望之餘,他冷不妨在我臉頰上親吻一下,我霎時紅了臉,那是第一次我緊張到聽不見自己的心跳,而他在耳畔既柔聲又靦腆地低語:

  「那,妳可以想一想幾秒鐘之前我的表情是什麼?一、緊張到不行;二、高興到不行;三、兩者都有。」

  我忍住笑,在上車前瞪了他一眼:「笨蛋。」

  儘管,許多事不能在過去的時間裡留下什麼證明,我卻總是那麼深刻地記憶下來了,歷歷在目,就連躺在公園雪地上那天雪花在臉上慢慢融化的冰涼感觸也都鮮明如昨,只因幸福的緣故。





****************************************************************************


~偶爾我會這麼想,現在的我們如此幸福,會不會是佔走了誰的幸福而來的呢?~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