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膽小鬼


  雖然我很想念原小姐的聲音,不過,等我真的見到本人,卻有一種恍若隔世、說不出怪異的感覺。

  秋本先生也來了,他是來接我的,我必須定期回醫院做檢查。秋本先生難得回家一趟,大家本來希望他至少可以住一晚再走,可是原小姐是大忙人,她滿滿的日程表裡面安插不下這樣的人情安排,這一點,讓我對秋本家深深感到抱歉。

  拓也和阿徹趕著上學,連跟我們道再見也沒有就離開了。稍晚,我坐上秋本先生的車啟程回到東京,原小姐事前交待,要稍微化點妝,不要戴那副學生眼鏡,要戴墨鏡,萬一不小心被跟蹤的記者拍到,上鏡頭會比較好看。

  我慢吞吞摘下土氣的書呆子眼鏡,將有大大茶色鏡片的墨鏡掛在臉上,上了顏色的視野所見到的東西有幾分陌生,鏡中我的倒影也是一樣。

  熱鬧的街頭,一班接著一班行駛的電車,綠燈一亮就湧現人潮的馬路,二十五層的高樓外懸掛一面電視牆,正在播放我拍的那支汽水廣告,有幾名路過的上班族佇足觀看了一分鐘。

  透過貼有暗色隔熱紙的車窗,我困惑打量那個笑得甜美的雨宮未緒,還有後方那一片跟這城市形成強烈對比的碧綠草原,直到更換下一支廣告。

  醫生說我復原的情況不錯,再過兩個禮拜就可以拆掉石膏了。

  「是個好消息呢!未緒。」原小姐對我露出篤定的微笑。

  我只是淡淡「嗯……」了一聲,好消息……嗎?

  如果我不想回東京,為什麼不對原小姐說?如果我還捨不得放手,為什麼心情卻日漸徬徨呢?

  回到秋本家已是傍晚,餐桌上並沒有見到拓也。

  「拓也跟班上同學出去了,說是會晚一點回來。」

  隔著一桌晚餐,秋本太太柔聲對我說,我笑笑地點頭,匆匆夾起一葉青菜送入嘴。奇怪,她怎麼會知道我正疑惑拓也為什麼不在?

  晚上發現房裡的開水喝光了,於是摸黑來到廚房,還在費力摸索電燈開關的時候,四周突然一片光明,我受驚回頭,發現拓也正下樓來,一隻腳還留在階梯上,一臉意外著我會在這裡。

  「開關在外面喔!好好記起來吧!」

  「謝謝。」

  我將水壺和杯子注滿水,拓也繞到右後方拿起桌上秋本太太幫他留下的飯糰,咬了好大一口。

  我笨拙喝著水,整張臉幾乎快埋進透明的玻璃杯中。只有我們兩個人在,是不是該說點什麼?

  「那個……醫生怎麼說?」

  「咦?」因為沒料到他會先開口,我的心臟一下子怦怦跳得好用力:「啊……下下禮拜就可以把石膏拿掉了。」

  「是嗎?」

  「嗯……」然後我們之間一度陷入短暫的沉默,我才不自然發問:「你剛剛才回來?」

  「不是,快八點的時候就回來了。」

  又是無可避免的沉默,怎麼辦?再來該說什麼?

  拓也很快解決掉一個飯糰,他也顯得不知道該做什麼好,搔搔臉,便帶走第二個飯糰準備離開。

  「歡迎回來。」

  經過我身後之際,他用幾乎會被人忽略的音量說了那麼一句話。

  我睜了一下眼,感受到他帶起的微風掀起我的髮絲,又輕輕落下,耳畔響起拓也上樓的腳步聲。

  「那是什麼意思啊……」

  我將杯子靠近嘴邊,情不自禁又將那句話在腦子裡複習一遍,直到察覺自己莫名奇妙臉紅了,才趕緊咕嚕咕嚕地把那杯水一口氣喝掉。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