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關老闆的表情,空氣中我似乎還能聞到一絲絲遺憾的味道。


『你們那天走了文化中心一圈,花了多久時間?』我問。

「大概半小時吧。」他想了一想,然後看著天花板說。

『那是幾年前的事?』

「大概十一年了。」

『才半個小時的相處,你的遺憾竟然存活了這麼多年?』

「遺憾?」

『是啊!你對那位水藍色的雪的遺憾,』我驚訝的說,『剛剛你的眼神裡還看得到

遺憾啊!』

「哈哈哈哈,」關老闆大笑,「真的嗎?我一點都沒感覺啊。」

『是嗎....?』我懷疑地看著他。

「真的啦。」他點點頭,「不過,那個時候確實很遺憾。」

『沒有跟這個美女發生一段故事的遺憾?』

「或許吧,那種新鮮感真的很強烈。」

『新鮮感果然會讓男人做錯事。』

「為什麼會是錯事?」他用手摸著自己的下巴,不甚了解的說,「當時我是沒有女

朋友的狀態,會因為新鮮感去欣賞其他的女孩子算正常吧。」

『只是,半個小時的相處就會發生感情,這太不真實了。』

「那是新鮮感所造成的。年輕的時候不太管得住自己的感情。」

『年輕的時候?』我笑了一笑,『那現在呢?』

「現在老了,如果我能活六十歲的話,那以現在三十歲的我來說,棺材都已經進一

半了。」

『所以管得住自己的感情了?』

「算是吧!只是回憶總會帶來一些惆悵。」他刻意演出失落憂鬱的樣子,「就像偶

爾想起這樣的遺憾。」


『夠了夠了,你別演了,快點繼續說故事吧。』我說。

















「水藍色的雪特?」阿智在電話那頭這麼說。當我把那晚跟水藍色的雪見面的事情

告訴他之後。


他打電話來的時候,我剛從浴室回到寢室。頭髮還在滴水。



「雪你媽個B!是水藍色的雪啦!」

「哦!你罵的比我還難聽!我只說雪特,你說雪你媽個B!」

「....」

「好啦,我銬夭的,我知道你很遺憾,想讓你笑一笑嘛。」

「讓我笑一笑?」我提高了音量,「你在一個人感到失落的時候說雪特給他聽,你

覺得那個人笑得出來嗎?」

「啊!你沒笑嗎?」

「.....」

「好啦,我回去重練我的幽默。」



「你到底打電話來幹嘛的?」我邊擦頭髮邊說。

「我是要跟你說,下個月我們要辦高中同學會。」

「誰辦的?」

「我跟蔡心怡。」

「你們吃錯藥?」

「什麼吃錯藥?你在說什麼?」

「你幹嘛閒著沒事辦這個?」

「是怎樣?跟高中同學是很沒感情喔?高中三年你是痛苦萬分是嗎?」

「是啊!因為有你。」我說。



然後他在電話那頭拼命罵髒話,我把手機放在旁邊沒聽,繼續擦我的頭髮,大概過

了十秒鐘之後再拿起來,他已經安靜了。


「罵完了?」

「嗯,而且你根本沒聽。」

「耶?!你怎麼知道?」

「我屈指一算就知道了。」

「屈你個大頭鬼。」

「我不跟你哈拉了!」他咳了一聲說,「反正下個月的今天,高中同學會,你別忘

了。」

「李心蕊會去嗎?」我放下浴巾說。

「會,蔡心怡已經跟她約了。」

「喔....」

「你還在難過?」

「快好了吧,我想。」



掛了電話之後,我坐在椅子上發呆,因為沒有吹頭髮的關係,鏡子裡的我的頭一整

個零亂。冬天裡,我的臉色總會比較白,大概是太陽只剩下照明功能的關係,鏡子

裡我的臉色一整個像鬼。


我不知道對於李心蕊喜歡上她學長的這件事情,我到底是不是還在難過,坦白說我

有一種知道答案了,一切都明朗了的感覺,只是偶爾想起以前跟李心蕊在一起的點

點滴滴,會有種酸楚在心底深處慢慢韻開。


阿智說過,那個算命先生說的可能是對的,名字裡心字太多的人,總是會三心二意

的,待人處事是這樣,對愛情也會這樣。


但我覺得,把李心蕊的變心歸類在算命先生的理論裡不太正確,至少蔡心怡並沒有

變心,雖然蔡心怡也沒有跟阿智在一起。


說到蔡心怡,最近一次阿智跟蔡心怡說話的時候,兩個人為了鐵達尼這部電影吵了

起來。蔡心怡說李奧納多狄卡皮歐很帥,他跟凱特溫絲蕾演得真是太好了。阿智說

他跟蘿絲兩個人演男女朋友像是在演姐弟戀,於是惹火了蔡心怡。


附帶一提,他們兩個終於一起去看電影了,阿智多年來想跟蔡心怡一起看電影的美

夢終於成真了。只不過,美夢的結局有點難堪。


『你說什麼?再說一次?』散場後,兩個人走在百貨公司的玻璃櫥窗前,蔡心怡轉

頭拉住阿智的衣服。

「我說,他們兩個演得很像姐弟戀。」

『哪裡像?』

「妳看凱特溫絲蕾的頭還有她的樣子,一整個就像是李奧納多的姐姐,那捲頭髮的

女生配上直髮的帥哥,就像是姐姐愛上弟弟。」

『捲頭髮的女生配上直髮的帥哥像什麼?』

「像姐姐愛上弟....」阿智話沒說完,在櫥窗的倒影上面看見他跟蔡心怡兩個人,

又這時才發現蔡心怡的頭髮已經燙捲,於是趕緊改口,「像是兩個很登對的戀人。

」阿智發抖著說。


『來不及了。』蔡心怡伸出她的右手的兩隻手指,從阿智的手臂上用力地捏了下去

,『姐姐不會愛上弟弟,捲頭髮的女生不會愛直髮帥哥。』她說。



阿智說,他一直在蔡心怡的後面追她,求她原諒,一直在解釋他只是隨口亂說,捲

髮的女生配上直髮帥哥真的是絕配,而且那絕對不是姐弟戀。


「後來蔡心怡說什麼?」我好奇的問。

「她說,下次她要介紹一個捲髮姐姐跟我去看電影....」


他很失落痛苦的說著,我則是在旁邊哈哈大笑。
















- 待續 -
















* 男生不會說話不是錯,但說錯話就是大錯。*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