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們分手了?』我問關老闆,並且仔細地看著他的眼睛,看看會不會因為

提起往事而哭了。


這一大段故事,我聽得有點心酸,我摸了摸在我腿上的小綠,牠還是一動也不動地

乖乖坐著。


「那個時候還不算分手,她說她需要思考。」關老闆說。

『不過,坦白說,距離真的是一種問題,它就像顆不定時炸彈。』

「不定時炸彈?」關老闆有些訝異,「這形容詞真是生動。」

『是啊,你不覺得嗎?你根本沒辦法去猜測離你很遠的對方,現在會不會覺得寂寞

,會不會覺得心情失落,會不會需要有人安慰,對吧?』

「嗯。」關老闆點點頭。

『所以,如果這時剛好出現一個人陪伴他,開導他,安慰他,這炸彈就等於是上了

引信了,爆與不爆好像都要聽天由命。』


「妳這番見解真獨特。」

『我只是用比較能了解的方式形容。』我笑了一笑,『那後來呢?』

「後來,發生了蠻多事的,大都是難過的事。」

『都是難過的?』

「嗯,我的大二那一年,真的只有一句成語能形容。」

『什麼成語?』

「多事之秋。」關老闆稍稍低下了頭說。















※ 變化


媽媽去世了,在一個天剛亮的早晨。

外婆打電話告訴我的時候,聲音是很冷靜的。

『請個假回來吧。』外婆只有這麼說。

我坐在宿舍的床上,一臉呆滯,

室友被我的電話聲吵醒,咕噥了幾聲。


李心蕊回電話那天,我們正在為媽媽作法事。

我的手機沒帶在身上,而是放在袋子裡面。

一直到很晚很晚了,我才拿起手機來看。

一共有十一封訊息,兩通未接電話。


我只是看著手機發愣,

也沒有看那十一封訊息寫了什麼。

我只是坐在椅子上,就只是坐著。


那是我請喪假回到家的第十六個小時,

那是媽媽去世的第七天,

而我終於哭了出來,彷彿已經失去一切。














我在一個禮拜之後接到李心蕊的電話,我以為她已經做出選擇,正做好心理準備等

她宣判,結果她說她需要一段時間想一想,不過她要我別擔心,她也沒有接受那個

學長。

我在電話這頭沒說話,只覺得難過,跟她在一起三年,比不上跟她相處才三個月的

一個學長。而且那學長還比我矮,右眼下方還有一顆痣,娘們一樣的雙眼皮,一點

都不好聽的聲音,再加上一副自以為很行的屌樣。


媽的我呸!什麼東西!


『閔綠,等我想好了,我會第一時間給你答案的。』她說。

「其實....」

『嗯?』

「其實....妳需要的不是去想該選擇誰,而是去想愛情對妳來說到底是什麼?如果

妳只是因為距離遠了,心就空虛了,有人陪了就會發生感覺了,那妳的愛情觀或許

有很大的問題。」


『....』

「距離再遠,我都愛妳,這是我的愛情觀,我不認為距離是什麼問題。」

『你說的沒錯,』她附和了我,『但是,閔綠,愛情是兩個人才能產生的。如果兩

個人的觀念一樣,那麼或許問題就不存在了,也就不會有任何一對情侶分手了。』

「妳的意思是,妳的觀念永遠不會跟我一樣?」

『我們本來就不一樣。』她說。


我終於了解她的意思。

兩個人從小在不同的環境長大,觀念要相同真的很難。如果在一起的時候因為觀念

之差發生了感情問題,其實不是誰對誰錯,只能說觀念造就。


不過,我還是無法接受這個觀念。


其實我該感謝李心蕊,至少她願意聽聽我的觀念,至少她在掛電話前告訴過我她會

試著去了解我的觀念。



這一個禮拜的時間,每一分每一秒都過得跟烏龜在走路一樣。我的期中考差點砸了

鍋,我的期中報告遲交了三天被教授警告,甚至班上體育老師只要求我們在早上七

點到學校跑步三圈就可以PASS而我都忘了去。


失戀簡直像是生一場大病,不僅傷人傷心傷身體,還他媽的沒藥醫。


阿智終於買了一隻手機,不過是二手的,「沒辦法,我比較窮咩。這是跟同學買的

,我們班的一個手機狂,很便宜喔,我只花錢辦了門號,他讓我分期付款。」阿智

用他的手機打給我的時候,很興奮的說著。


「那蔡心怡那支咧?」我問。

「哇銬!」他連罵人都很興奮,「這你也算出來了?」

「廢話!你一定會買她的!你以為我不了解你啊?」

「嘿嘿嘿....」他不好意思的說,「對啦對啦,我是有買她的啦,不過,你別跟她

講喔。」

「我跟她又沒在聯絡,我怎麼講?」

「也對喔。」


就這樣,阿智時常打電話給我,他說他知道失戀有多痛苦,所以他要常跟我說話,

這樣我才不會亂想。


其實,他哪知道失戀的痛苦?他以為國中那個胡吟珊跟他說了句“I am sorry”就

是失戀了?那只不過是表白失敗,就像領到一塊最佳勇氣獎牌,更像是喝飲料抽到

拉環上的再來一瓶,那表示你得再接再厲,下一瓶會更好。


不過,下一瓶真的更好嗎?

其實,我不知道,不過,新鮮感很濃倒是真的。


期中考結束的那個星期日,室友在BBS上跟別人聊天,「這好像是個正妹。」室友

邊打字邊轉頭對我說。


「你沒看見人或照片怎麼知道?」我好奇的問。

「她說她身高167,體重48,長髮,我很直覺得就猜她是正妹。」室友說。


看他聊天聊得很開心,我閒著發慌,又想到阿智曾經為了網友跑到高雄來找我的那

種衝動,姑且一試的想法就在腦中浮現出來了。


我在奇摩搜尋聊天室三個字,出現了一大堆。隨隨便便點了一個,發現上頭任何一

間聊天室都有數百個人在裡面。


「天啊....這麼多空虛寂寞的人嗎?」我在心裡這麼說著。


我認識的第一個網友叫做“水藍色的雪”,很巧的,她住高雄,我只知道她的身高

,不知道她的體重。她是因為我亂取的暱稱才找我聊天的:小綠貓。


其實我本來想取“有隻折耳貓名字叫小綠”的,但是暱稱有字數限制,所以我只好

簡稱小綠貓。不過,我發現,真的很多女孩子喜歡貓,從水藍色的雪主動來跟我聊

天就可以知道。


水藍色的雪:我一直想在聊天室裡養一隻寵物,就是你了,別跑。

這是她傳來的第一句話,我有點莫名其妙。


水藍色的雪:小綠貓,既然你失戀了,那我帶你去蹓一蹓吧。

這是在我們聊了第七個小時,晚上十一點的時候,她打過來的最後一句話。


因為我第一次上聊天室聊天就有女孩子約我出去,我室友還很酸里酸氣的對著我說

「說不定是恐龍。說不定是個男的。說不定連去都沒去。」我關上寢室的門之前,

他還在碎碎唸著。


因為他的167公分48公斤的正妹,約了一晚上約不出來。



我跟水藍色約在背對文化中心大門,從左邊數過來的第四棵樹下等。晚上十二點。

路燈很昏暗,天氣很寒冷,路上車很少,而我很緊張。


十二點一到,一輛摩托車的燈光靠近,在我面前停了下來。

『小綠貓嗎?』這是她的第一句話,聲音很明亮。


嗯,我室友所有的酸言酸語全錯。

她來了,她是女的,她不是恐龍。















- 待續 -













* 銬夭,我上網聊天,也見了網友,我也是空虛寂寞的人。*
創作者介紹

商周網路小說˙NOVEL @ NET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