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公車,校門口有好多學生結伴成群一起上學,其中有不少人跟拓也打招呼,他的人緣真好,帶著陽光般的笑容和同學交換昨天發生什麼趣事,然後粗魯地一起哈哈大笑。我在後方被那張清朗的面容吸引了一兩秒,忽然,拓也怔住了,他的視線隨著前方走來的人影,的的確確是怔了那麼一下。那是一位模樣乖巧的女孩,娟秀的臉龐,像極沿路綻放的白色小花,她和另一位女同學走在一起,將柔軟的髮絲順到耳後之際也發現拓也,女孩睜大雙眼的表情十分動人,不過她很快就羞澀低下頭,拓也同樣別開臉,繼續和朋友打鬧,彷彿剛才的四目交接並沒有任何特別含意。我目送女孩和她同學快步自他身後走進校門,她一定認識拓也,而且還有一點……一點……

  我還在努力思索該怎麼形容那種感覺,站在前方的拓也正側身看我。

  「……什麼?」我這次可是什麼話都沒說喔!

  「沒什麼,我先帶妳去辦公室。」他搔搔後腦勺,繼續往前走。

  拓也對我的態度向來不冷不熱,平常不會主動提起自己的事,也不是屬於一眼就能夠看穿的那種人,如果他自己不明講,我根本不能解讀現在他的眼神、他的一舉一動代表著什麼,要了解秋本拓也這個人似乎不是一天兩天的事。

  「這位是秋本未緒同學,是拓也的堂妹喔!以後大家要好好相處。」

  和藹的年輕女老師這麼介紹我時,本來都已經做好被認出來的心理準備了,但,不知是我現在的裝扮真的和電視上相差太多,還是這裡的人非常單純,總之,他們自然而然就相信我就是秋本未緒。

  「我的課本借妳。」

  坐我隔壁梳著馬尾的女生叫夏美,相當男孩子氣,當她主動把桌椅拉近,將課本攤在我們中間,並且和我相視一笑時,我才對自己的未來有一點把握。

  然而,事情當然不會都這麼順心如意。

  「嗚啊……完全看不懂……」數學課下課,我死盯著課本,對它只有一籌莫展的絕望:「這是什麼啊?一般高中都教這麼難嗎?」

  從前我上的藝人學校,只要出席率夠、分數不要低得太離譜就可以了,而且班上同學大部份都不在,拍戲的、趕通告的,根本沒辦法全部到齊,還有些人因為經常缺課而以此為傲呢!

  「嗨!未緒,妳要去嗎?」

  夏美突然丟了一個問題過來,我趕緊從數學的挫折感中回神:「抱歉,剛剛說了什麼?」

  「我們放學後要去唱KTV,一起去吧?」

  「咦?我……我不行耶!」

  「為什麼?」

  「因為……啊!因為我五音不全,所以有麥克風恐懼症。」

  夏美顯出一臉納悶,旁邊有人正興致勃勃地發下豪語:

  「我一定要唱遍雨宮未緒的歌,超好聽的!」

  「不過,有人說她要被事務所冷凍,以後恐怕不會再發片了。」

  我整個人僵坐在座位上,那一群男同學、女同學繼續對「雨宮未緒」的諸多評論,我向來都是從報紙或是電視得知大家對我的看法,現在則是那麼直接地在我面前高談闊論,我……

  「我不希望她就這樣不見啦!我很喜歡她耶!」

  「可是上次演唱會取消,雖然把門票費退給我們,還是有一種被欺騙的感覺。」

  「那也沒辦法啊!人家排演的時候把腿都摔斷了嘛!」

  「說起來還真倒楣耶!聽說事務所已經打算在那場演唱會後,就要召開雨宮未緒出道的記者會了。」

  「耶?真的假的?那她一定完了嘛!」

  啪!

  黑板被捲起來的海報敲出好大的聲響,大家不約而同往前看,拓也操起班長的口吻命令:

  「喂!現在來討論下週的學園祭比較重要吧!」

  不知不覺中又上課了,那些評論的聲音……巨大得讓我連鐘聲也聽不見。

  拓也在講台上提起場佈和服裝的事,同學們也熱烈討論,他幫我了一個忙。

  我低聲詢問夏美:「秋本是……班長?」

  夏美也跟著我壓低聲音:「是呀!他功課很好喔!看不出來吧!」

  完全看不出來……

  「嘿!未緒。」夏美這次將手遮在嘴邊,湊過來:「妳一定知道吧?秋本的『一決勝負』,到底有沒有結果啦?」

  「什麼一決勝負?」打架嗎?

  「騙人!妳不知道?他跟五班的小林薰哪!」

  我搖搖頭,夏美扯出一道「沒關係」的笑容回去坐好。我撐著下巴專心聆聽大家討論,直到手上轉的原子筆掉在筆記本上,才霍然想起早上在校門口看見的那個清秀女孩,她討人喜歡的舉手投足,以及拓也不尋常的片刻反應,啊……她就是小林薰嗎?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