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圖醉倒於咖啡香氣中的錯覺,然後以尼古丁洗肺。
城外城內的聳動不斷發酵,以致於筆尖舌尖同樣驚恐。
猜想,不來的何只是「千年」?而靜默的又惟獨是昨天?

那披蒙虛無外表的鬼扯浪漫,鋪排不出畫皮或金角大王的傳奇,
倒在手沖時誤差了秒數,閃歪了腿。
這窗大了些,寬了些。
什麼都清楚過了頭。

又點一根過期萬寶路,寫一輩子沒完的未完小說。
倘若那是我的三十歲,三十歲哪,三十歲。
那我只是個害怕父親責備,而沒種刺青的小鬼。





穹風 2007.06.28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