蝕心者

第五章 我贏了嗎

  第二天早上,方燈撕掉糊在破窗上的報紙,習慣性地朝斜對面小樓上的那扇窗望去。她驚訝地發現他的窗台上多了一盆美人蕉,盆底濕漉漉的,似乎剛澆過水,油綠肥厚的葉片中綻開了嬌黃色的花。

  一旁竹床上睡著的方學農被報紙撕開後透進來的光驚醒了,單手遮著眼睛坐起來,嘟囔著,「大清早的傻笑什麼?」

  方燈摸了摸自己的臉,才知道自己是笑著的,她訕訕地回了父親一句,「你喜歡看我一臉晦氣?」

  方學農撿起昨晚喝完的酒瓶子,倒過來晃了晃,「媽的,又沒了。樓下老杜開門了沒有?」

  「他開不開門我管不著,有本事你自己下去問他要酒。」方燈自顧自梳頭。

  見女兒不買帳,方學農臉色更加陰沉,他無意看向女兒視線所對的方向,冷哼了一聲,陰陽怪氣地說道:「我說我的好閨女怎麼一大早笑得跟朵花似的。妳看人家,人家拿正眼瞅妳了嗎?」

  「你瞎說什麼?」

  「難怪連老杜都說妳整天像只小浪蹄子一樣跟在人家後面,我先前還不信。說出去別丟盡了我的臉……」

  方燈畢竟年紀小,被父親這番話說得臉皮一陣發熱,又羞又惱地把梳子朝床上一扔,「丟你的臉,你以為你還有臉?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為什麼一大早朝我發酒瘋,不就想我下樓替你打酒?」

  「那妳還不趕緊去?」說到酒,方學農什麼都忘了。

  「老杜的老婆這兩天回娘家,說不準他真願意再賒我兩瓶。」方燈自言自語一般地說著。方學農渾濁的雙眼都亮了起來,就差沒腆著臉叫 「好女兒」。方燈卻忽然話鋒一轉,「可我憑什麼去給你賒酒,傷了你的臉面可不得了。」

  她抱起書包就走,靈敏地繞開方學農試圖阻攔她的手。

  「敢耍老子?看我不打死妳!」他嘴裡罵得狠,可宿醉虛浮的腳步如何跟得上方燈。眼看女兒閃下了樓,只得大聲叫罵,「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我早知道你們都是一樣的賤骨頭,眼巴巴的以為能攀上高枝,妳和妳姑姑一樣沒什麼好下場……」

  方燈又是厭惡又是驚訝地回頭看了一眼,樓道一頭的父親臉漲得通紅,他已經許久沒有這麼歇斯底里地發瘋了,她甚至不知道他現在是清醒還是糊塗的。

  「你們以為對面住著的是什麼了不起的玩意?不過是一堆野種,都是野種……總有一天老子要扒了他們的皮……」

  他越來越不堪入耳的叫罵聲漸漸地遠了,方燈再瞭解自己的父親不過,他嘴上叫囂得再厲害,通常也不敢衝上來拿她怎麼樣。她只是不明白為什麼他對傅家的厭惡是那麼根深柢固,難道是因為朱顏姑姑的緣故?

  到了樓下,方燈甩了甩頭,遠遠地朝擺放著美人蕉的那扇窗看了一眼,想藉此驅散從父親那惹來的不快。老杜今天開門還真早,幾個附近住的學生一邊啃著剛買的麵包一邊從店裡走了出來。

  「喲,今天那麼早。吃過了嗎?今早剛送來的麵包,新鮮得很。」老杜殷勤地朝方燈打招呼。家裡的凶婆娘不在,所以他顯得膽子格外的大,「妳過來嘗嘗嘛,怕什麼,我又沒說要妳的錢!」

  方燈冷笑,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老色鬼還真以為能憑小恩小惠占到便宜。

  「真的不要錢?我能嘗嘗嗎?」

  一個怯生生的聲音傳來。方燈這才注意到店門口還站著個小不點。那是個瘦小的男孩,身上穿著和她一樣的校服,但年齡看上去要比她小好幾歲,臉黑糊糊的,鼻孔下掛著兩串鼻涕,隨著他時不時的吸鼻忽長忽短。

  「你倒想得美,小兔崽子。」老杜不耐煩地驅趕著男孩,男孩的眼睛卻彷彿死死地被黏在了櫃檯裡的麵包上。早上剛出爐的麵包,透明的塑膠紙包裹下是烤得焦黃酥香的外皮,對於渴望它的人來說,那就是無上的誘惑。

  老杜從方燈那受了冷遇,見男孩紋絲不動,心中冒火,想把他推遠點,可他身上邋遢,又恐髒了手,便罵道:「饞死你!想吃?找你的上帝要錢去。」

  聽老杜這麼一說,方燈也有些知道這男孩打哪兒冒出來的了。果然,他身上斜背著一個褪色的黑布書包,那是一旁聖恩孤兒院的孩子特有的標誌。孤兒院雖有政府和部分民間善款支援,但畢竟收入有限,開支又龐大,裡面的孤兒們日子過得清苦,這是大家都知道的,可大多數孩子維持溫飽沒有問題,在嬤嬤們的打理下衣服破舊好歹還算整潔,像眼前這男孩一般邋遢落魄的並不多。不過仔細想想也沒什麼好奇怪的,方燈暗忖,哪裡不是弱肉強食?孤兒院也不例外。以這男孩的窩囊瘦弱,不被人欺負嫌棄才是怪事,恐怕平日裡嬤嬤們也不待見他,才任他像個小乞丐似的。

  方燈自顧尚且不暇,更沒多餘的同情心分給這種沒用的小鬼。離開之前,她聽見那男孩甕聲問老杜,「我能不能拿這個和你換?」

  「換個屁!滾遠點!別擋了老子做生意。」

  一個草編的小玩意兒被扔到了方燈身旁,看上去像是隻蜻蜓,倒還像模像樣,挺精緻的,只是不知道他哪來的異想天開,竟以為這玩意兒能從老杜那裡換來吃的。

  男孩嗚咽著去撿他的草蜻蜓,一臉委屈,可是連哭聲都壓抑著不敢放肆,兩條鼻涕在他彎腰時滴落在馬路上。方燈搖頭走遠。

  上課時,方燈托腮看著黑板,腦子裡卻只有那盆美人蕉。美好的一天過得很快,放學做值日她也是哼著歌完成的。

  回家的路上天色已經略微暗了下來,方燈繞進她住處所在的小巷,忽然遠遠地看見傅至時朝她迎面走來。傅至時的家在小島另一面,通常他出現在這一帶是為了到老杜的店裡買零食。方燈感到一陣厭惡,趁他沒注意到自己,趕緊退回和他回家的路相悖的一條小徑。她並不是怕那小王八蛋,不願與他打照面,只是不希望自己在他口出惡言的時候按捺不住又起了衝突,到頭來反倒給傅鏡殊惹麻煩。

  島上曲曲折折的羊腸小徑和高高低低的圍牆很恰好地掩飾住方燈的身形,傅至時如她所料地折向另一條小路。他並沒有留意到十步開外一大叢三角梅後面的方燈,方燈卻把他一臉的得瑟和手裡把玩的東西看在眼裡。

  傅至時手裡的東西方燈很是眼熟——一隻草編的蜻蜓。

  待到傅至時走遠,方燈才繼續朝回家的方向走去,經過聖恩孤兒院和雜貨店相接處的花圃時,看見那裡多了個瑟縮著為失去愛物而抽泣的小可憐蟲,她毫不驚訝於。

  也許是感知到方燈短暫的駐足觀望,小可憐蟲哭得愈發傷心,可他再悲痛,那哭聲也不過是悶在胸膛和鼻腔裡的嗚咽。受慣了欺負的人,連痛哭都不敢放肆。縱使他低著頭,方燈也可以想像那兩條彷彿永遠擦不乾淨的鼻涕在可憐巴巴又卑微地伸縮著。

  她心裡湧起一股夾雜了厭惡和不適的煩躁感。很久很久以前,有個爛酒鬼的女兒也曾經因為鄰家孩子的戲弄嘲笑,躲在牆角偷偷地哭。但她很快就學會收起無用的眼淚,悲傷和憤怒應該是化作保護自己的利器,而不是縮在暗處折磨自己的藉口。

  「他搶你東西,你不會揍他嗎?」方燈沒好氣地問。

  小可憐蟲大概沒料到她會和自己說話,抽泣聲頓了頓,許久才顫聲回道:「我怎麼可能打得過他。」

  的確,傅至時比他高了不只兩個頭,別說打架了,恐怕對方只需恐嚇一聲,便能輕易將他手裡的東西奪走。可方燈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她不耐煩地斥道:「就算你打不過他,他打你三拳,你還踢不了他一腳?我不相信他斷了你一隻手,你還敲不碎他一顆牙!」

  小可憐顯然被方燈這番話嚇到了,抬起頭睜大眼睛看著她,連鼻涕都忘了吸,任它顫顫巍巍地掛在下巴上。

  「不敢是吧!就是因為你沒用,別人才欺負你!」方燈鄙夷地說。

  「他……」小可憐滿臉是淚,下意識地縮往花圃更深處,「我不敢。」

  「哭死你活該!」方燈拋下,他往前走了幾步。傅至時把玩著草蜻蜓時喜滋滋的模樣不斷地閃現在眼前,還有不久前,他當著眾人的面肆無忌憚地嘲笑她和傅鏡殊的那副嘴臉……此前眼看著傅至時父母藉兒子的事由像強盜一樣從傅家園往外搬家私,方燈心裡就窩了一把火。她嘴一撇,掉頭將小可憐從地上拽了起來。

  「有什麼不敢的?你跟我來!」

  小可憐的身子輕得像落葉,任她牽引著快步流星往前,左行右拐地追了好幾個巷子,傅至時漫不經心的身影出現在不遠處。

  方燈見四下無人,天色昏暗,路燈又尚未亮起來,示意身旁的男孩放輕腳步,抄起路邊一個空的竹編垃圾簍,狸貓一樣幾步竄到傅至時身後,趁他來不及回頭,迅速將垃圾簍往他頭上一罩,腳順勢踩在他的膝蓋內側,毫無防備的傅至時倉促地發出一聲「唉喲」,整個人重心不穩地向前撲倒。方燈不等他穩住身子,舉起書包將他砸得趴倒在青石路面上。

  倒地的傅至時掙脫了罩在頭臉處的垃圾簍子,方燈卻整個人騎在他身上,見他將臉轉過來,就勢一個大嘴巴子抽在他滿是灰塵的臉上。

  「誰叫你欺負人!誰叫你欺負人!」

  傅至時忽遭變故,似乎被她這毫不拖泥帶水的一巴掌打蒙了,居然沒喊出聲,也沒顧上掙扎,只是呆呆地,雙眼直勾勾看著騎在他上方的方燈。

  「你過來!」方燈催促著一旁發抖的男孩湊近前來,飛快地命令道:「打他,像我剛才一樣打他,快!」

  流著鼻涕的男孩嚇得又開始抽咽。方燈氣不打一處來,傅至時開始試圖擺脫她爬起來,她用書包死死按住他的上半身,聲音也變得急促而尖銳,「我叫你打他聽見沒有!你今天不收拾他,他以後永遠欺負你!」

  男孩縮著肩膀上前一步。

  「你們敢……放開我,我整死你們。」傅至時的掙扎更激烈了,方燈在體力上並不能與一個同齡男孩抗衡,靠的不過是偷襲取巧和一股子狠勁才暫時制住了對方。

  「沒出息的東西!他看見你了,你打不打他,他以後都要整你!」方燈氣喘吁吁地朝男孩喊道。她這句話起到了作用,瘦弱的男孩猶豫了一瞬間,手忙腳亂地跪坐下來,用半邊身子替方燈壓住了傅至時揪她頭髮的一隻手,閉上眼睛,以一種豁出去的姿態揮手朝傅至時臉上搧去,只不過那力道輕得像替他抹灰塵。

  眼看被自己視作螻蟻一般的膽小鬼也敢朝自己動手,心高氣傲的傅至時狂怒得差點沒背過氣去,騰出來的另一隻手死死掐住了男孩的脖子。男孩用盡吃奶的力扳開那只手,糾纏中,用力咬了傅至時的手背,傅至時痛叫一聲。

  「你知道要怎樣才能不被別人欺負?讓他怕你!你贏了他,他害怕了,才會離你遠遠的。膽小怕痛就會被人打得更痛,一輩子翻不了身!」方燈的聲音適時出現在男孩的耳邊。

  兩個人的力量終究強過一人,男孩和方燈合力把傅至時壓倒在地,小可憐蟲彷彿也被激怒了,他一手撈起掉落在傅至時身旁的草蜻蜓揣進口袋裡,雞爪一樣瘦骨嶙峋的手握成了拳,雨點一樣朝傅至時身上招呼。

  眼看傅至時已經放棄了招架,方燈知道是時候了,她從他身上爬了起來,又扯開了雙眼冒火的男孩,「行了,快走。」

  他們趁著夜色撒腿狂奔,路燈在身後陸續亮起,但這光亮也驅不散激鬥過後夾雜著快意的恐懼。一路跑回到他們出發的地方,方燈扶著孤兒院門口的圍牆大口喘氣,男孩更是臉色煞白,差點連站都站不穩了。

  「你回去吧。他要是找上門來,你就打死不承認,沒人會相信你敢動手打他的,嬤嬤們也不會相信。他要是揍你,你就和他拚了,不過我猜他未必有那個膽子。」方燈說完,卻見那男孩紋絲不動站在原地,只動了動嘴角,似欲言又止。

  「怎麼,現在知道害怕了?」方燈擠出了一個笑容,不怪他後怕,連她現在都不確定是不是下手太重了。不過她可不怕傅至時找她算帳,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男孩吸著鼻子,嘴裡卻顫巍巍地冒出一句,「我贏了嗎?我打贏了嗎?」

  「你……」方燈又詫異又好笑,還來不及接話,卻見灰頭土臉的傅至時出現在巷口,他竟然也一路追了過來。

  「你快回去。」方燈推了男孩一把。沒想到傅至時那麼快就找上門來,是禍躲不過。

  男孩全身都在發抖,他慌慌忙忙退後了兩步,沒有躲進孤兒院,卻用顫抖著的手撿起了花圃旁的一塊石頭,縮在方燈身後。

  「方燈,妳居然敢打我?」傅至時又靠近了幾步。

  「你一肚子壞水滿身賤骨頭,我打你怎麼了?」方燈譏諷道,「你不趕緊回去搬救兵,找你爹媽替你出頭,一個人追過來不怕再被揍得滿地找牙,孬種!」

  她嘴裡不留情,但正面衝突之下,畢竟對「復仇」的傅至時有些忌憚,腳下不落痕跡地也動了動,情況實在糟糕的話,她還可以跑。

  傅至時靠得更近了,路燈下他的眼角亮晶晶的,方燈凝神一看,竟然是眼淚。正納悶間,傅至時又抬高聲音重複了一遍剛才的話,「方燈,妳憑什麼打我?」

  一聲控訴罷了,他沒有如方燈所料地撲上來和她扭打,反倒哇地哭出聲來,像個受盡了委屈的孩子。想來他平日被爹媽捧在手裡,養尊處優的,偶爾跋扈,看起來張揚,臨吃了苦頭,瞬間被打回原形,哪裡有什麼剽悍勇猛的勁頭。

  方燈微張著嘴,被這一幕震得一時無話。打架的時候沒有驚動人,這孬種哭起來的動靜倒引出了好管閒事的老杜走出店門觀望。

  「這是唱哪出?這不是傅老闆家的孩子嗎?你這是怎麼啦?方燈,妳這小壞種又幹了什麼好事?」傅至時家境尚可,他父母算是這島上的體面人,他自己也經常慷慨地掏出零花錢光顧老杜的小店。老杜有心巴結,走上前察看,見傅至時一臉髒汙悲憤,腮邊紅腫,知他多半在方燈手裡吃了虧,又惱方燈不給他好臉色,便做出一臉心疼狀,「一定是方燈和那個死爹死媽的小兔崽子合起來欺負你。走,我送你回去,讓你爹媽找他們算帳。」

  傅至時不說話,還是流著眼淚死死瞪著方燈,彷彿要在她身上刺出個血窟窿來。

  「你倒是說句話,她是不是欺負你了?別怕,我知道那丫頭陰損著呢。回頭讓你爹媽找她那酒鬼老爹下跪賠不是……」

  「杜叔,你真會開玩笑。你看他們兩個像是能欺負他的嗎?」傅鏡殊從傅家園裡走了出來,反手掩上院門,不以為然地打斷了老杜的話。

  老杜的雜貨店雖然離傅家園很近,但一條馬路之隔,兩邊向來涇渭分明,傅鏡殊一貫深居簡出,甚至連老崔都鮮少與他們打交道,這時忽然出聲,老杜竟一時間不知道怎麼接話。

  「怎麼都不說話?」傅鏡殊挑眉看向傅至時,又問了一遍,「是他們兩個把你打成了這樣?」他的語調依舊是慢悠悠的,說話間,眼神卻刻意朝方燈和她身後的小男孩掃了一眼,嘴角似有笑意。那話背後的意思傅至時怎麼會聽不出來,方燈是個細挑身材的女孩,那小男孩更是瘦弱得像只小雞仔,若是承認自己被這兩個人收拾了,只怕不是什麼光彩的事。

  傅至時是個好勝的人,尤其在和他年紀差不多,輩分卻長了他一輩的傅鏡殊面前。

  「干你什麼事!你管好你自己吧,小野種!」

  傅鏡殊並不生氣,冷冷道:「你不叫我七叔不要緊,不過被別人聽見了,還以為你父母沒管教好你,說不定還嘲笑姓傅的一點教養禮數都沒有。」

  「你算什麼姓傅的?我爸媽都說你是小野種,你爸是個大野種,你是野種和妓女生的……」傅至時最惱火的就是傅鏡殊壓在自己身上的輩分,雖然他父母明面裡對傅鏡殊還算客氣,可他偏不把他看在眼裡。

  「好啊,這話真是你爸媽說的?我不相信,要不我們一起去找二哥二嫂,當面問問清楚。」

  傅至時當然不敢,他父母之所以對傅鏡殊有所忌憚,歸根到底是因為大房現在少不了受海外三房的恩惠,而三房雖把傅鏡殊獨自晾在這島上,但長輩們也沒說不認他,畢竟他現在是名正言順住在傅家園裡的主人。背地裡怎麼嘲笑他都可以,他們小孩子之間鬧矛盾也可以一笑而過,但當著大人的面撕破臉,傅至時絕對在他父母那兒討不到好處。

  「你說去就去,憑什麼?我爸媽才沒空搭理你。」傅至時猶逞口舌之快。

  「這不要緊。我不夠分量,下次鄭太太讓人打電話回來的時候,就由他們來問問二哥二嫂,我們三房是不是真的出了那麼多野種。」

  「呸,我懶得跟你說那麼多。」傅至時後悔自己一時沒留意被繞了進去。傅鏡殊平日裡最不喜別人叫他小野種,這次卻偏偏要在這件事上揪住不放,他父母若是知道了,只怕顧不上他在方燈那裡受的委屈,也要給他好看。

  「方燈,你給我記住!遲早我會找你們算帳!」傅至時甩下狠話扭頭就走,老杜見狀也訕訕地回了店裡。

  直至再也看不見傅至時的身影了,方燈低頭,看見男孩手裡依然攥著的石頭,奚落道:「你今晚上要抱著它睡覺嗎?」

  「不能讓嬤嬤們看見。」男孩好像沒聽出她話裡嘲弄的意味,鄭重地將拳頭大小的石塊收進了黑色的布書包裡,遲疑了一會兒,忍不住又問道:「我們贏了嗎?」

  方燈翻了個白眼,「你贏了。」

  男孩用手背擦了一把鼻涕,第一次在她面前露出了笑臉。

  「我叫蘇光照,嬤嬤們都叫我阿照。」介紹完自己,他忽然從口袋裡掏出那個已經不成樣子的草蜻蜓,獻寶似地舉到方燈面前,「這個給妳,這是我編得最好的一隻。」

  方燈笑著說:「你自己留著吧,說不定老杜哪天心情好,能答應你用它換個麵包。」

  叫阿照的男孩見她不肯要,又眼巴巴地把草蜻蜓遞給了傅鏡殊。在他眼裡,方燈帶領他痛揍了欺負他的人,傅鏡殊卻幾句話把壞人打發走了,他們在他心目中都是了不起的存在。

  傅鏡殊說聲「謝謝」,手卻推開了阿照送過來的草蜻蜓。他看著方燈,方燈懂他的意思。

  「我就是看不慣他那囂張的樣子。」她強辯道,「反正我給了他好一頓苦頭吃,我一點都不後悔。」

  傅鏡殊說:「我還以為妳是個聰明人。讓他吃苦頭的辦法多的是,妳偏偏選了最蠢最費力的一種。」

  「像你這樣忍耐,他們就會怕你了嗎?」方燈說完,等了一會兒,並沒有聽到傅鏡殊接她的話。她抬頭悄悄瞄了他一眼,他的嘴緊抿著,面無表情。

  她覺得沒趣,不知道再說什麼才好,只得拿身旁眨巴著眼睛看他們的阿照出氣。

  「你還杵在這幹麼?沒你的事了,快走。」

  阿照顯然還不願意離開,但方燈凶巴巴的樣子讓他有些發怵,孤兒院也管得嚴,一日三餐均有定時,再回去得晚一點,只怕連剩飯都沒了。

  依依不捨的小可憐走後,傅家園的高牆邊只剩下靜悄悄的兩人。方燈玩了一會兒手指,期間自然又偷偷打量了他好幾回。他不說話的時候,她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

  過了一會兒,傅鏡殊才開口道:「妳站在這又是幹什麼?回去吧。」

  方燈暗喜,謝天謝地,泥塑菩薩一樣的人終於肯開口了,雖然他說的話與她驅趕阿照時如出一轍。

  「只准你站在這兒?這又不是你們傅家園的地盤。」她微微側著頭看著他嘻嘻笑,「你先說你站在這幹麼。」

  他沒有馬上回答。方燈怕他又冷著她,不情不願地說了句,「行了,你說得對,我不該找事的,以後我都不去惹小王八……傅至時了好嗎?」

  「好不好都是妳的事。」傅鏡殊嘴上那麼說,眼神卻明顯緩和了不少,瞥了方燈一眼道,「妳以為妳每次都能贏?」

  「怕什麼,我打的架比他吃的鹽還要多。像他這樣的人我見多了,贏不贏不說,至少不能讓人覺得我是好欺負的。」

  方燈說得輕鬆,但傅鏡殊知道,如果不是從小看慣了別人的白眼,受夠了欺負,她未必會是這個樣子。她長在一個什麼樣的家庭,方學農是個什麼樣的父親,他也不是不知道。

  「女英雄,打了勝仗也要回去吃飯吧,天都黑了。我在等今天的郵差,一會兒也回去了。」

  「郵差?」平日裡像拿報紙這樣的事都是老崔代勞的。方燈納悶地問道:「老崔呢?都這麼晚了,今天的報紙早就送過了吧?」

  「我在等一個包裹。老崔有事要離島一段時間。」

  方燈原本還想追根問底,然而看他的樣子似乎也不想多說。她只能踮起腳尖和他一樣望向黑黝黝的巷口,喃喃道:「你確定今天會有包裹嗎?」

  傅鏡殊沉默了一會兒,「不確定。我想今天是不會送來了。回去吧。」

  他示意方燈回家,自己也朝傅家園走去。他的表情和說話的口吻雖然依舊輕描淡寫,但方燈爬上了自家的閣樓,瞧見他鎖好了院門,猶駐足朝郵差可能到來的方向看了一眼。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商周網路小說˙NOVEL @ NET

novelat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瘋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