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多重要,我怎麼失去了才知道 封面JPG  

作者:Sunry
出版時間:2013年2月


當年的求不得,是我這輩子無法完成的夢,因為遙不可及,錯以為遠在天邊的最美。
但我後來才明白,最好的,其實早已經在身邊了。

 

 


-------------------------------------


Chapter 1. 關於自己喜歡的那個他

    我已經好幾天沒有好好睡覺了,一個星期下來,真正躺在床上睡著的時間,十根手指頭都算得出來。
    「去休息一下吧!再這樣下去,妳會累出病來的。」

    當梁祐承拎著一袋子的菜,出現在我家門前,看見我像隻鬼似的頂著一張蒼白的臉,和佈滿血絲的眼睛,外加眼旁兩圈深深的黑眼圈時,他微微的皺了皺眉,就像平時我闖禍製造麻煩給他收拾時那樣。

    「我其實快寫完了,只差結尾跟潤稿,明天中午以前一定要交出去,那是之前跟公司說好的。」
    我一面說,一面努力揚起笑,試圖讓眼前這個男人寬心。
    梁祐承摸摸我的頭,擔憂的說:「沒有人叫妳這麼拚命,搞壞身體多不值得。」
    「唉唷,沒事、沒事啦。」
    我笑著,挨到他身邊,勾住他的手臂,把頭靠他的臂膀上,輕聲的說:
    「是我自己喜歡的工作嘛,哪有拚命?頂多只能算是盡心盡力囉!而且只要明天把稿子交出去,我就又可以好好休息啦。你不用擔心,身體是我的,我當然會好好照顧它,不會讓它有機會造反的。」

    梁祐承勾起食指,輕輕敲了我的額頭二下,依然是十分憂心的神情,他安靜的凝視我片刻,才又皺著眉說:「明明就是個讓人擔心的傢伙,叫別人怎麼放心呀!」
    「你才不是別人。」我撒嬌:「你是梁祐承欸,所以你可以對我百分之百的放心,我知道你可以的。」
    「又跟我咬文嚼字了。」梁祐承被我逗笑,唇際揚起一抹笑:「少來這一套!」
    我皺皺鼻,低下頭瞧瞧他拿在手上的塑膠袋,好奇著:「幹嘛買這麼多菜?」
    「煮給妳吃呀!大小姐。」梁祐承熟練地從鞋櫃裡拿出室內拖鞋換上,拎著那一袋子的菜,走向廚房,邊走邊說:「怕妳趕稿只吃泡麵會營養不良,所以買了豬肝跟菠菜來,打算幫妳補補血,還去市場買了些雞肉,等等煮香菇雞湯跟咖哩雞飯慰勞妳。」
    「哇!」我跳起來,衝過去攬抱住梁祐承的脖子:「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呀?我就知道我前輩子一定是個大善人,做了一堆好事,老天爺才會在這輩子賞我一個這麼溫柔又貼心的男朋友,對不對?」
    「又來了!」梁祐承聽我這麼說,不禁失笑:「花言巧語。」
    「哪有哪有?」我扁著嘴,認真回他:「我是實話實說。」
    「別跟我抬摃,趁我在廚房處理食材的時候,妳快去睡一下吧,等飯煮好了,我會叫妳。」
    「其實我不累……」
    「乖,聽話。」梁祐承用雙手輕拍我兩邊的臉頰,看著我:「去睡一下吧,妳整個人看起來都快變成鬼了。」
    「喂!」本來以為他會說出什麼感人肺腑的情話,想不到居然是一句鬼話,我忍不住掄起拳頭,一拳擊在他的肩窩裡:「我是超美麗的好不好?你沒聽過認真的女人最美麗嗎?」
    「我只知道,睡眠充足的女人,才會真正美麗。」梁祐承把我推到房間門口,叮囑著:「所以,妳快點去補眠一下吧!」
 

   拗不過他,我只好乖乖的躺在床上,閉眼之前,還不忘提醒他一定要記得叫我起床,別讓我睡太久,在截稿之際,我的時間是分秒必爭的。
    我的工作,原本是一名業餘作家,寫過幾本不算十分火紅,但仍然擠得上書店暢銷排行榜的小說,一直到這兩年,接觸到「微電影」,寫了一部尚具話題性的短篇劇本,被拍成微電影播映出來後,一夕爆紅。
    爆紅後,我被自己目前的經紀公司簽約下來,成了微電影的固定編劇,一年至少要寫五至八部以上的微電影劇本,才辭掉原本的工作,正式投入這個需要專心創作的領域裡。
    微電影劇本的字數通常不會太多,整部戲劇大約十幾分鐘,長一點,也不會超過一個小時,但劇情跟表達方式會要求簡短精美、別出心裁,所以在編寫的過程中,常常要花比寫長篇小說還要多的心思。
    梁祐承雖然從沒開口批評過我的工作,但每次當我開工,寫得沒日沒夜時,他總是會用心疼的眼神看著我,好像擔心我會突然過勞死一樣。
    但其實,我很喜歡自己的工作。
    尤其是,當自己嘔心瀝血的作品,被拍攝出來,用電影的方式陳述我想要表達的故事情節時,那是一種無法言喻的成就感。
    梁祐承雖然明白我對文字的眷戀與堅持,但他更希望我在工作之餘,也能夠擁有更適當的休息。
    可是,靈感這種東西,是讓人很難捉摸的;我的靈感,總是喜歡在夜深人靜時,跑出來敲敲我的腦門,所以我真正的工作時間通常是入夜以後。
 

   「妳這樣生理時鐘會亂掉啦。」有一次,梁祐承拿了一張影印的身體排毒時間表,告訴我關於我們身上五臟六腑排毒的時間。

    我雖然能明白他的苦心,但總覺得自己還年輕,那種養生的日子就等年紀再大點了再說吧!
    梁祐承十分無法苟同我的說法,但他本來就不是會強迫別人的人,所以對於我的堅持,他也只有嘆息接受的份。
    一樣是創作人,我倒是很佩服梁祐承從來不熬夜,每天最晚會乖乖在十一點以前上床睡覺的生活作息。
    梁祐承是個漫畫家,我認識他的時候,只知道他喜歡畫畫,也知道他很有繪畫天份,卻從來沒想過,日後的他會把畫漫畫這項嗜好當成工作;他對畫畫的堅持,比我對文字的眷戀還要深,我會走上創作這一途,多少也受了他的影響。
    只是,我的運氣似乎比他好,成名的速度比他快,創作的路上,幾乎也是一帆風順,並沒有遇到太多的阻礙。
    但是,我相信梁祐承一定會紅,有一天,他一定會變成十分搶手、十分火紅的漫畫家。

    「你要相信,你不是不會畫,而是你還在累積你的能量,有一天,當你的能量累積到一定程度,你就會用力釋放,然後大放異彩。」
    我總是這麼鼓舞著梁祐承,雖然每次當我這麼說時,梁祐承都不會回答什麼,但從他的眼神裡,我能看出他信心恢復的光采。
    有一天,他一定會變得很紅很紅,然後人家不會再說他是魏蔓宜的男朋友,而是會指著我說:「她,就是梁祐承的女朋友。」
   
   

    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我醒來時,看見梁祐承正坐在我房間的小沙發上,幫我整理這幾天我洗好晾乾,卻始終沒有時間折好放進衣櫥裡去的乾淨衣服。

    「醒啦?」
    聽見我翻身的細微聲響,梁祐承轉頭過來,看見我睜著眼睛看他,便朝我笑了笑。
    「衣服你放著吧,我明天就可以整理了。」
    讓男朋友幫自己折衣服,雖然讓人有油然而生的幸福感,但總覺得他的手是用來畫畫,不是用來做家事的。
    除了烹飪!
    梁祐承是個喜歡下廚的男人,他說,心情不好的時候,只有烹飪可以讓他忘記所有的煩惱,偶爾,在烹煮的過程中,他還能找到漫畫的故事靈感。
    真是個奇怪的論點!

    我跟他倒是不一樣,他是在烹飪的過程中找靈感,我則是在吃他烹調好的食物中,找靈感。
    相得益彰啊!
    「沒關係,我快整理好了。」梁祐承毫不介意的笑著:「妳要不要起來洗把臉,準備吃飯了?」
    「好。」我一面起身,一面又好奇的問:「我睡了很久嗎?」
    「還好。」梁祐承依然是笑,折衣服的雙手也依然忙碌著,他說:「見妳睡得熟,就想說讓妳多睡一點,本來打算整理好妳的衣服,再叫妳起來吃午餐,妳自己就醒了。」
    我瞄了一眼桌上的鬧鐘,已經下午一點半了,原來我睡了這麼久!

    果真是累了,明天交了稿後,我一定要來大睡特睡個二天,還要把電話線拔掉、手機關機,什麼人來找,我都堅持不開門,就算天皇老子也一樣。
    嘴裡嚼著梁祐承用心煮的超有愛咖哩飯,我的腦袋裡還不停地運轉著,總想著這次劇本的結尾應該要有什麼爆點才好,或許前面也應該加段伏筆劇情,這樣的劇本應該張力跟吸引力才足夠。

    「又在想什麼?」
    大概是見我吃飯不專心,梁祐承勾起右手食指,敲了我的額頭兩下。
    「唉唷,很痛欸。」我摀著額頭,皺起眉看他。
    「連吃飯也不專心。」梁祐承拿起湯勺,從桌上的陶瓷鍋裡舀出一大塊紅蘿蔔,放進我碗裡:「多吃點,保護妳的眼睛。」
    「根本就是沒任何根據的論點。」我把頭埋進碗裡,聽話的咬著紅蘿蔔,又不甘心的低聲碎碎唸。
    「又在講我什麼壞話?」
    梁祐承瞇起眼盯著我,這人的耳朵倒是靈敏。
    「沒有沒有。」我連忙賠笑,把唇際的弧線拉得大大的,又歪頭裝可愛:「我哪有說你壞話啊?我只是說,你煮的這鍋咖哩飯未免也太好吃,下次教教我要怎麼煮吧。」
    「少來!」梁祐承正眼瞧也不瞧我,拿起我的湯碗幫我盛好湯後,又拿起他的湯碗,邊盛湯,嘴裡邊叨唸著:「妳之前不是老說油煙味吸多了,會引發肺癌嗎?」
    「唉唷,那是懶惰的說詞嘛。」我繼續賠笑:「可是為了你,我打算認真的勤勞起來了欸,沈珮妤說,為自己心愛的男人下廚,煮一頓飯給他吃,也是愛的表現呀。」

    聽見我的話,梁祐承略微怔了怔,隨即拿起湯碗喝了一口湯,才若無其事的說:「她的話,妳聽聽就好,她也是那種不可能為愛情彎腰的人。」
    「你幹嘛這樣講她?」我馬上不服氣的嘟起嘴,幫沈珮妤反駁:「她只是上一段感情傷她太深,又還沒有遇到下一個對的人,才不是不可能為愛情彎腰的人呢!而且,再怎麼說,你是她學長,這樣批評她,是不是太不道德了?」
    「好啦,說說而已,妳的反應不免也太大了吧!妳呀,這種重朋友的個性到底要怎樣才能改掉呢?也不是說不好,但有時候實在是沒必要為朋友太強出頭,得罪多少人都不知道,女生,就是要學著多為自己想、多愛自己一點。」
    「知道啦。」


    雖然還是有些氣惱梁祐承那樣批評沈珮妤,不過在這個節骨眼上,我知道不應該跟梁祐承起爭執。
    爭吵,只會影響到我接下來的工作跟心情,太得不償失了。
    「別臭著一張臉。」
    見我嘟著嘴,鼓著腮幫子,梁祐承放下手上的碗筷,伸過手來,捏著我二邊的臉頰,笑笑的對我說:
    「知道常唸著,妳聽得都膩了,但唸妳是為妳好,想要妳多愛自己一點,別老把自己的時間都給了工作跟朋友,卻總是沒留點時間好好寵愛一下自己。」
    梁祐承的話,聽著聽著,我就笑了。
    拍掉他捏住我臉頰的雙手,我說:
    「哪來的廣告台詞?你唸得倒是挺上口,完全不會跳針啊。」 
    「妳其實可以考慮把這些話寫進妳的劇本裡,我不會介意。」
    「好啊,哪天要用到時,我一定不會客氣。」
    梁祐承盯著我的臉看了幾秒鐘,才搖搖頭,嘴邊憋不住笑意的說:
    「伶牙俐嘴,就只會欺負我,對自己的朋友倒是掏心挖肺的守護著,真不公平!我看我也來當妳的好朋友好了,這樣才能被妳保護著。」
    「才不要!」我又嘟起嘴,裝可憐的瞅著他:「一堆人要我保護,那誰要保護我?」
    「好啦!我說不過妳。」見我一副可憐樣,梁祐承又敲敲我的頭,完全沒輒的說:「妳就繼續快樂的去維護妳的世界和平,我就繼續苦命的當一個守護女超人的可憐蟲,這樣好嗎?」
    「耶~」我高舉雙手歡呼:「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
    「知道我對妳好這不夠,妳也要對自己好一點才行。」
    「知道知道了,梁爸爸。」

    每當梁祐承又開始要嘮叨時,我就會戲稱他「梁爸爸」。
    一開始,梁祐承不懂我為什麼要叫他梁爸爸,後來才知道我是在暗指他愛瞎操心,像個擔心女兒會被人欺負的爸爸一樣。
    「乖女兒,妳要乖乖的,爸爸才不會擔心呀。」
    梁祐承摸摸我的頭,一本正經的說。
    只是,被他這一說,我就忍不住笑場了。
    「幹嘛搞笑啊你!」我摀住嘴,完全止不住笑意。
    「妳愛演,我就陪妳演啊。」他依然是那副正經八百的模樣。
 

   我看著他,突然覺得自己好幸運,能夠遇見一個這麼棒的人,可以這樣包容我的一切,可以用他澄澈的眼眸看著我,努力的縮小我的缺點,放大我的優點,讓我覺得自己也是一個很棒的人……這些快樂與滿足,只有他能給,也只有他願意給。
    「欸,雖然已經說過幾萬遍了,但我還是想讓你知道,我……真的很愛你。」
    我站起身,隔著餐桌,把嘴附在他身邊,用說秘密的方式,輕聲的、溫柔的、真心的,對他說。

 


(待續)

novelat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me0f6
  • 無限遐☆思艷♂麗□少□婦〇皮膚○姣﹂好♀粉色﹌浪漫
    請◇複製下﹌列網☉址﹂,§貼○在○瀏◎灠♀器上﹋前往
    dvd.okavok.com
    成〇人DVD
    散發﹌的氣☉質﹂很§不○一○樣◎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