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說,想念-封面  

者:抒靈
出版時間:2013年5月


不說想念,只是不願承認……我們之間有了距離。

 

 

-------------------------------------


  與她分離十五日的今天,是個好天氣。

  也和兩人相遇那天一樣,是個陽光溫和的上午。

  靜靜倚靠著停在家門口的自小客車,我抬頭望向令人心情舒暢的藍天白雲,同時想起記憶中那張只要揚起嘴角,彷彿就能讓方圓百里通通放晴的笑靨。

  夏皮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燦爛奪目的太陽。

  她在的地方,現在應該是夜晚了吧?相隔半個地球,有關她的事情變得需要想像,這讓我非常不習慣。明明從前只要伸出手,她就在唾手可得的地方,現在卻得飛越大半個天空。

  這種不習慣的感覺,讓我在短短十幾天內,養成了時不時抬頭看天空的習慣。

  但這習慣有個壞處。當走在路上心血來潮地抬頭看天空,再低下頭來的時候,會發現四周有許多人都在跟著仰望天空──人們的好奇心實在非常驚人。

  「喂,二哥!」隨後,小妹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音量之大害我的耳朵有點耳鳴。「大家都在幫你搬東西,你居然站在這邊神遊啊?」

  語畢,她將一箱衣物重重放在我的腳邊,鼓起面頰還不客氣地踢我一腳。

  「快點準備啦!不然會來不及。」見我似乎沒完全回神,她又提醒了句。

  我看著個性酷似夏皮、容貌也是清秀佳人一枚的小妹,真難想像她不久前還是個哭哭啼啼的小女生,現在卻升上國二了,聽說直至目前為止,所拒絕的追求者已經上達三人。

  這年頭,國中生還真早熟。我喃喃自語地道。

  「你看著我幹麼?」小妹裝模作樣地顫抖了下身體,「你的目光已經造成我的不適了,告你性騷擾喔!」

  ……這年頭的國中生果然很早熟。

  「剩下的都搬完了嗎?」稍後,從屋裡走出來的老爸將幾袋雜物塞進車裡,接著打開後車廂。我連忙抬起裝衣物的箱子,在他挪出後車廂的空位後將紙箱放入。

  等會,我就要出發前往大學住宿了。為了這件事情,老爸七早八早就將我挖起床,催促我早點動手收拾。其實不那麼早搬進宿舍也可以的,離開學還有三天時間,但老爸一直焦躁地在我房裡走過來踱過去,我只好認命地加快速度,把還沒打包的東西盡快整理好。

  結果,中午都還沒過,老爸就已經載著我跟行李開車上高速公路了。

  也不能怪老爸窮擔心,自從媽在我國一那年過世之後,家裡的大小事就全由他一手包辦。因為一人身兼父母雙職,年紀才四十出頭,老爸的頭髮就已經白了一半。

  但他還是常掛著慈祥和藹的表情,感性地說能將家裡三個小孩撫養長大,讓他覺得自己很了不起,非常有成就感。小妹聽到這段話後總會感動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被我和老哥嘲笑。

  不過,我也曾看見老哥躲到廚房偷偷吸鼻子。

  至於我……別問了,問了我也不會說。

  下一刻,老爸突然在駕駛座出聲叫喚,將我的從沉思中拉回現實。

  「你的手機好像在震動。」他說。因為正在開車,雙眼依然直視著前方。

  我這才感覺自己大腿邊麻麻的,原來是放在口袋裡的手機響了。看了來電顯示,我詫異地瞪大眼睛,一不小心居然失手將電話切斷了。

  「啊……」愣了幾秒回神,我正想哀號,手機就又開始震動了。

  接通電話,我連「喂」都還來不及出口,對方就劈里啪啦吼了一串。

  「就知道你會掛我電話!醒了沒?你到底醒了沒?國際電話很貴耶,再不醒過來我就尖叫給你聽喔!」熟悉的嗓音,帶著一貫的率真氣息。

  那是夏皮。久違聽見她的聲音,還是這種搞笑的內容,讓我不自覺莞爾。

  等她多吼幾句,我才慢條斯里地開口問道:「妳到底在自導自演哪齣?」

  「咦?」停頓半秒,她又拔高音調驚呼:「咦──!現在才幾點,你居然是清醒的嗎?我應該沒打錯電話吧?」

  我好笑地說:「不然妳原本是打來叫我起床的嗎?」

  「是啊!」她反射性地回應,隨後又咕咕噥噥說道:「因為你昨天在MSN留言說今天要搬去宿舍嘛,我怕你又跟以前一樣,假日就一覺睡到下午三點啊!這樣還搬個頭?」

  原來我在她心目中就真的是隻睡豬。該感謝她願意特地打國際電話叫隻豬起床嗎?我抹了把臉。

  「我沒這麼嗜睡好嗎?該起床就會起床。」我義正辭嚴地反駁。

  「這麼說,以前上課時間是不該起床的時間囉?」她哈哈兩聲,非常一針見血地將我一軍,「還有早自修跟打掃的時候也是囉?」

  我撇了撇嘴,頓時無可反駁。

  高中……或說直到現在,我還是有個壞毛病,就算晚上沒什麼事做,依然會東摸西摸混到凌晨兩點多才就寢,導致隔天的精神狀況老是不好。精神不好的結果就是,在學校只要能睡的時間我都在睡,不該睡的時間也常常被我睡掉,這一點,和我高中同班三年的夏皮可說再清楚不過了。

  「這種事一畢業我就忘了啦!妳很囉唆,不是嫌國際電話貴嗎?」我整個惱羞成怒。

  結果她又足足在電話另一頭笑了十秒之久。

  「真、真的很貴!所以我要掛電話了。」等她笑完,才氣喘吁吁地說。

  她浪費的那十秒已經能跟我講兩到三句話了!

  「妳在幹麼?」雖然知道時差很大,但我其實沒算過確切的時間差。

  「剛吃完晚餐,現在當然在跟你講電話啊!」她理所當然地道,隨後又說:「對不起喔!最近太多事要處理了,一直都沒時間聊。晚點你有空的話,再上線看看遇不遇得到我吧!」

  停頓了會,她又補上一句:「你的留言我都有看啦!不用擔心。」

  聞言,本想揶揄她一句「大忙人」的我噤了聲,輕呼出一口氣才改口:「我知道,沒看又怎麼會回覆?」

  「……對喔!我是笨蛋。」語落,她自己傻笑了幾聲,被那笑聲感染的我也忍不住揚起嘴角。開心的感覺實在太熟悉了。

  真難想像,真難想像我們已經從高中畢業了,而夏皮離開台灣,去了遙遠的美國。接下來要隔很久,我們才能夠真正見上一面。

  想到這裡,心裡依舊會失落得不太舒服。

  不過,一向感性的夏皮,內心肯定比我還要難過吧。

  「唉唷!我真的該掛電話了。記得要上線,等到睡著就不等你囉!」接著,她再度千叮嚀萬交代,認真的語氣害我很想笑。

  「我保證到宿舍之後,會在最短時間內連上網路,這樣可以嗎?」清了清喉嚨,我索性模仿她的語調。

  「哈哈,那就說好囉。」她的語氣又頓時飛揚起來,藏不住喜悅。「晚點見,拜拜!」

  「嗯,拜拜。」道完了再見,我還習慣性地等她切斷通話,才將手機拿離耳邊。

  「晚點見」,聽到這三個字,就好像隔天我們還能搭上同一班校車,一起聊著天,然後走進同一間教室上課似地。

  明明是兩個多月前都還在發生的事情,現在……早已成了回憶,無法重來,只能不斷傷感地在心中追念。

  我想,或許我也是個非常感性的人吧。

  才剛結束一通電話,隔沒幾秒,竟又是一通電話打來。我正疑惑是不是夏皮有話沒說完,拿起手機,才發現來電的是另一個高中三年同窗的好友:卒仔。

  「喂,棠,趕快起床了!再睡下去就晚上了。」

  我終於忍不住爆笑出聲。我到底有多會睡啦?打來的人都是叫我起床。

  我、卒仔跟夏皮三人,不僅高中同窗了三年,還因為住在附近,巧合地全搭同一班校車上下學,就像卒仔常常形容的──實在「孽緣匪淺」。

  這時,我聽到卒仔訝異地倒抽一口氣。

  「我的天,你居然起床了?」同樣是感到不可思議的語氣,但卒仔更絕地問:「你今天哪根筋不對?一加一等於多少?」

  我肯定他不是想考我腦筋急轉彎。

  還有……奇怪,我似乎聽見他旁邊有女生的笑聲,是我的錯覺嗎?

  「二啦!白痴。」搔搔臉,我沒好氣地說:「如果你也是怕我搬宿舍遲到,我現在已經在高速公路上了,兩個小時後就會到學校啦。這叫效率!」

  「反正絕對是有人叫醒你的,沒什麼了不起。」卒仔涼涼地調侃。「該帶的東西都帶了嗎?別要進宿舍了才發現鑰匙丟在家裡。」

  「其他的東西不知道,但鑰匙我還沒領。」反正入住的時候,再去找宿舍幹部領就行了,為避免我丟三落四的個性造成遺憾,我根本不敢提早拿鑰匙。

  卒仔是我們三人組中個性最穩重的一個,性格跟綽號一點關係也沒有。誰教他爸媽要幫他取「陶恆遠」這種名字,既然「逃很遠」,不就是個卒仔嗎?哈哈。

  順帶一提,夏皮的本名叫作「夏屏」。因為我當初聽錯她的名字,把夏屏叫成夏皮,再加上夏屏唸久了也真的會變成夏皮,從此以後,無論和她熟不熟,大家都一律喊她夏皮了。

  「連鑰匙都忘記領啊?」卒仔非常凝重地問。我的記憶力到底是被他低估到哪種程度了?我該好好思考一下。

  「故意留到今天領啦!這樣才不怕弄丟。」我翻了翻白眼,有種想把手機拿起來摔的衝動,「我不想再和你雞同鴨講了。你在那邊還活得下去吧?」

  「廢話。我這裡四人一寢,室友還沒搬進來,目前只有我一個。幹麼,你想我了嗎?在下真是受寵若驚。」他的話才剛說完,我就聽見笑聲再度傳來,雖然有些模糊又斷斷續續的,但我肯定他旁邊還有別人!

  「你跟誰在一起?我聽見有人在笑。」我皺起眉,「學妹嗎?」

  卒仔很喜歡我們同校的一個學妹,據說後來學妹也跟他告白了,但兩人到現在還沒交往,說什麼要再等一年,讓學妹考上跟他相同的學校彼此才安心。嘖,真是歹戲拖棚!聽到這件事的時候,我差點沒買整籃的雞蛋來扔他。

  「不是。」卒仔貌似在憋笑,「剛才有人說要是你認不出她的聲音,就把你抓去下油鍋,你可以先自行裹粉了,炸起來比較好吃。」

  「啊?」原本一頭霧水的,接著我忽然恍然大悟,「陶恆遠!你跟夏皮在線上通話是不是?」

  他開始大笑,同一時間,另一個笑聲也跟著響起,這次我聽清楚了,那的確是夏皮的聲音,是女孩子還能笑得這麼豪邁的,除了她之外,我認識的女生中大概沒幾人了。

  「你們兩個根本吃飽太閒,串通好叫我起床?」我捂著額頭,好氣又好笑,「剛剛夏皮打來不就知道我醒了嗎,你多打一次幹麼?錢多?」

  「無聊啊,我現在又沒事做。」卒仔很理直氣壯地說:「關心朋友也不行嗎?夏皮打過電話了我就不能打,你差別待遇啊?性別歧視啊?」

  「我──」好吧,我說不過他,「我不想聽你的強詞奪理。你無聊不會去跟學妹講電話?」

  「高中早就已經開學了,我要怎麼跟正在上課的她講電話?」反問一句,卒仔居然嘆了口長氣後說:「棠,你就坦率一點,大方表示你很感動就好了,老是這麼彆扭,會離男子漢之路愈來愈遠的。」

  「就是嘛!像隻豬就算了,還這麼悶騷!真不討人喜歡。」夏皮跟著嘲諷,雖然音量小,但話語內容卻非常清楚。

  「喂喂喂,我都聽見了。」半瞇起眼,我用平板的嗓音說道,這讓卒仔笑得更大聲了,連夏皮都在笑,他想必將手機通話開了擴音。

  正如卒仔所言,我是個不坦率的人,想說的話說不出口時會煩悶,心裡難過的時候也會發怒,因為不想在別人面前示弱,總用暴躁來掩飾自己的情緒。

  不過話說回來,都已經認識三年多了,在老朋友面前還這樣扭扭捏捏的,確實沒有必要。

  「……我很感動,這樣行了嗎?」語畢,我還下意識地抽搐了下嘴角。從嘴裡吐出這種話真不是我的風格。

  結果,卒仔又再度抽了口氣,比剛才還要誇張。

  半晌後,他才反應過來吐我嘈:「哇喔,明天可能會世界末日。」

  「去你的世界末日!」以後我打死不說自己很感動了!講完還要被消遣,何必做這種蠢事。

  但這麼想的同時,我卻大笑了,還讓停紅綠燈的老爸轉頭狐疑地瞥了我一眼。

  三個人一起歡笑的感覺,簡直太懷念了。

  高中時無論任何活動,幾乎都是三個人一塊參與,回憶也全是屬於三個人的。即使卒仔在高二時跑去追了學妹,即使我和夏皮常背著卒仔偷跑去約會,即使現在各奔東西了,三個人的情誼也始終沒有改變。

  國中時,上天帶走了我的母親,我曾經埋怨,可祂竟在高中送來兩個無比珍貴的朋友,不能說是彌補,不過我想,我也真的沒有被虧待。

  「我忽然覺得,我很幸運。」不自覺地,我喃喃地啟口說道。

  「嗯?」卒仔輕哼了聲,似乎在等我繼續說下去。然而我沒有,只是保持沉默。

  好一陣子後,率先回應的卻是夏皮。

  「唉唷,好討厭,我的台詞被你搶走了。」她責怪地說,但口吻完全反差,非常俏皮。

  「好吧,既然你們想說的都一樣,那我換句話說說好了。」卒仔輕咳一聲,「我一直都知道我很幸運,謝謝大家的支持。」

  「你渾蛋啦!」話音甫落,夏皮就大叫著損他。四個字清楚地傳到我耳裡,我也立刻開口抨擊。

  最後,三個人又再度笑得亂七八糟的,誰也分不清誰的聲音。

  多好,就算不在彼此身邊,我們的心還是繫在其他兩人身上,無論何時何地。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商周網路小說˙NOVEL @ NET

novelat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訪客
  • 第一次看抒靈的小說~但真的好讚~加油喔~~
  • 抒靈
  • 謝謝你,我會繼續加油 ~ ^^
  • BettyTeng
  • 我真的很感謝抒靈的文章,帶給了我許多意義
  • 抒靈
  • 也謝謝你這句珍貴的感想 ~ ^__^
  • Ivy
  • 好看,加油!!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