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之樹-封面  

作者:貓咪詩人
出版時間:2013年1月


和一個男人相戀多年、論及婚嫁,最後,婚禮上的新娘卻不是自己。
這種彷彿只有連續劇才會出現的老掉牙情節,偏偏就這樣被她碰上了。
為了逃離兩人相遇的城市,她毅然決然辭去工作,帶著一身的傷,回到老家。
年近三十的她,失戀加上失業,也從人人豔羨的美麗都會女性,瞬間跌入「剩女」的淒涼處境。
只是任誰也料想不到,因為一個討人厭的傢伙出現,她在老家的生活,就此變得無法單純平靜……

 

 

-------------------------------------

01
繁星點點。
仲夏夜裡,如詩如夢般的場景。
張至迅擁著我,而我依偎在他的懷裡,徐徐微風吹拂著我的頭髮,搔過我的臉龐好癢啊,我於是俏皮的將髮絲撩起,偷襲那厚實的胸膛。
他不堪搔癢,一個反手動作,從身後,緊緊抱住了我。
「永遠,在一起好不好?」
我安靜,故意默不作答,要看他心急的樣子,天知道,我多麼愛他……
沒有等我的回答,也像是知道我一定會答應的,他俯身,深情吻住我。
這秒,即刻間化作是永恆。
「二姊、二姊?」
我錯愕得來不及反應,耳邊已經有人大叫,「劉慕心起床啦!」
我惺忪的視線裡盡是弟弟天使般的可愛臉龐,雖然,他此刻的舉止很不天使,他正伸出修長的美腳踢在我側睡的翹臀上,一下、兩下、三下……
「妳的鬧鐘到底是要叫妳起床,還是要叫我的啦?」
「至迅……」
我還沒完全清醒,嘴邊仍喃喃著「前男友」的名字。
還是會夢見學生時期和張至迅就如往昔般在浪漫夜空下散步,直到天使般可愛的弟弟踢到第八下,我摀著終於發疼的屁股突然醒來,發現時間已經全然不在我的掌控之中。
天哪,今天是前男友張至迅的婚禮耶,而我竟然就要遲到了!
匆匆換好衣服再套上高跟鞋,也來不及等公車、坐公車了,在東勢這樣純撲勤儉的小鎮上,小黃並不像在都市一樣滿街跑,我還得摀著仍在隱隱作痛的屁股拜託天使般的可愛弟弟載我到車站,再轉搭小黃,全速直達婚禮會場。
「喔,妳這什麼鬼樣子啊?有需要為了一個男人搞成這樣嗎?」
「不是啦!」
在會合的地方碰面時,摯友尹婕先是對我這副邋遢德性傻眼,半晌,才懂得回神,氣急敗壞地大吼大叫起來,立刻把我拉到洗手間進行改造。
「不是?那是怎樣?是從東勢那個深山來到會場的途中遇到山賊了嗎?」
身為都市小孩的尹婕總覺得東勢應該是有老虎或是台灣黑熊出沒的原始叢林,試著解釋過幾次,我說,東勢很繁榮耶,有麥當勞還有85度C,一點也不落後的。
她則深深忖度過後,問了我,那,那裡的麥當勞和85度C是用茅草和泥巴蓋的嗎?麥當勞的供應餐點是山豬肉套餐嗎?
「我是坐計程車來的啦,又沒有遇到山賊,講過幾次了,東勢才不像妳說的窮鄉僻壤……」
沒有興趣也懶得聽我解釋的尹婕已經逕自掏出她隨身攜帶的百寶箱了,先是打底步驟,她端著粉底盒,就等我把素顏送上。
「哎呀,我早上睡過頭了啦,所以才來不及化妝的。」閉上眼睛,我頗無奈的吐出原因。
「拜託,」尹婕則怪叫起來,「交往多年的男人要結婚,而新娘不是妳,這樣妳還睡得著唷?」
「我……」
是啊,我還夢見那個負心漢了呢。
夢見我們還像最初的時候,那麼甜蜜依偎著,就在星光熠熠的夏夜裡,說好要永遠在一起,誰都不要離開誰的。
頓時語塞,我說不出話來了,伸手拿了濃密型的睫毛膏,這瞬,只得把怨怨慍意都發洩在睫毛上面。
「去去去,手走開,都這個節骨眼了,還擦什麼睫毛膏?」尹婕嫌棄地推開我,擅自將纖長濃密得像是扇般的假睫毛堆到我的眼皮上。
「尹婕……」
我的手沒處可放,只能扯扯自己不太柔順的頭髮,本來想要上個電捲棒的嘛,結果因為睡過頭,也根本來不及整理。
「幹麼幹麼?現在少來給我耍感動這招,雖然我知道我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忠心摯友!眼淚給我收回去,喂喂,妝要花了啦!」
吸吸鼻子,我才沒有要哭,「過敏咩。」
尤其是今天,我更要自己不哭,至少,我還想要保有小小僅剩的自尊,讓張至迅知道,即使沒有他在身邊,我還能堅強。
「最好是啦,認識妳八百多年了,現在才知道妳有過敏?來,手再借過一下,這什麼鳥窩頭呀?頭髮裡面是有養鳥唷?」
沒空理會我亂七八糟的感動,尹婕又從她的百寶箱變出電棒捲,經過她大師級的巧手改造,沒多久,我已經變身完成。
站在柔和光暈的化妝鏡前,剛剛那個睡過頭的怨婦已經不復存在,我打量鏡中的自己,深邃五官加上媚惑的電眼,這樣的裝扮在男人面前算是頗有威脅性的了。
最後,尹婕滿意地整整我的胸口,適度拉低了我原本就是低胸設計的合身小禮服。
「哼!就要讓張至迅那個賤男人知道,什麼叫做後悔!」


進入宴客會場,尹婕開始評論起來。
「這麼大的場地,席次看來至少有七八十桌,這個尊爵廳是這間飯店堪稱最華麗頂級的,而且,聽說前面還有什麼超炫的升降舞臺,可以提供新人像巨星開演唱會般的降落出場。
這個張至迅啊,大概真的娶到一座小金礦,不然憑他那副窮酸樣,哪可能負擔起這種排場?」
大剌剌的尹婕殊不知,她這樣的評論直落我敏感脆弱的心頭,沒有爭辯著我在東勢也算是好人家的女兒,我爸爸是鎮上小學的訓導主任耶,雖然他已經退休了,可是走在路上都還是會被認得的,賣菜賣豬肉的遇到他都還會主動打折呢,那張至迅怎麼不選我?
沒說出口,我不想再自取其辱,畢竟,張至迅老婆娘家的確有座金礦山哪。
當音樂落下,司儀宣布新人進場,登時,我的心好像被什麼緊緊揪著,突然無法正常呼吸,甚至,我不敢多看一眼,多看那麼美麗的新娘身穿純潔的白紗,依人地挽著張至迅的手,緩緩向前、再向前,延著紅毯邊坐在席位上的客人微笑示意,直到錯過我的眼前,漸行漸遠,走到最前頭,上了屬於他們兩人的舞台,舉杯,要大家祝福他們長長久久、百年好合。
而我,是永永遠遠錯過張至迅的人生了。
於是怔著,也傻著。
不知道自己幹麼要故作堅強的來參加他的婚禮,眼睜睜望著那原本是我該站的位置,原本該是我穿著那樣漂亮長長拖尾的白紗,挽著張至迅的手,笑著接受大家的祝福的,卻……
我沒有哭,只是,不知怎地,視線還透著薄薄的霧氣。
新娘瞬間幸福的笑靨,真的好美。
「尹婕,」噙著淚,我覺得自己好可笑,好難堪。「我不認為,張至迅會後悔。」
「可惡,早知道他老婆這麼年輕、這麼正,就該把妳的妝化得更濃一點!」尹婕倒是忿忿不平,她話鋒一轉,「還好,我有B計畫。」
邊說,她從百寶箱摸出隨身瓶裝的透明液體,一邊發出邪念地嘿嘿笑著。
「那是什麼?妳要幹麼?別亂來唷!」
檢視尹婕那麼得意妄為的笑意,我忍不住想像力豐富的聯想到社會新聞以頭條的方式大篇幅報導,這件事由是為了感情糾紛潑硫酸……
不會吧……
「這卸妝油啊,我等一下就趁他們過來敬酒的時候假裝跌倒灑在新娘臉上,看她那張嬌嫩的面孔還美不美麗,」尹婕朝我眨眨眼,一副萬事包在她身上的篤定,「我這瓶可是快速溶解彩妝型的喲!」
「別鬧了啦……」
按住衝動行事的尹婕,我知道,她是為了逗我笑的,應該…是吧……,大概?
只是,再回眸,望望張至迅……


「永遠,在一起好不好?」

明明,是他對我說的,而今,卻……
低頭,凝著自己落了空的手,他說,要牽著我的手,永遠永遠在一起的啊。
卻怎麼會……


「分手吧,我愛上別人了。」

「雅婷,之前的那個學妹,她懷孕了,我們打算結婚。」

「慕心,我希望得到妳的祝福。」

他說,希望得到我的諒解,希望我的由衷祝福,於是,我來了,就在他完成婚禮儀式,宴客的這天,穿著自己最漂亮的小禮服,打扮得時髦美麗,期盼還會有著轉圜的餘地……
「來了來了,新人來敬酒了!」
幾個大男生鼓譟起來,很幼稚的非要玩起那個老套的遊戲,把要敬新郎的酒裡掺入醬油芥末等等調味料,尹婕明明不認識人家,卻還硬是上前搭訕,雙手奉上那瓶卸妝油,説是也要加在裡面,包準美味無窮!
別鬧了啦,話哽著,我說不出來。
張至迅,和他摯愛的新娘雅婷學妹已經來到這桌,敬酒。
趁著長輩們和媒人說些感謝的話、大家也按照慣例般的獻上祝福,張至迅,在熙攘笑鬧的人羣中,終於望見了我。
祝你們,白頭偕老。
最後,我說不出來,祝福你們,這種的話我都沒能說上,他匆匆敬酒過後,敬而遠之的逃離。
不是説,要我諒解,要我祝福你的嗎?
我真的,好傻。
「嘿,」尹婕倒是沒在怕的,她跨出步伐,「新郎,我還沒和你喝一杯呢,別跑!」
卻沒有人理她,敬酒的步調迅速依舊,畢竟,後面還要敬個七八十桌,對吧?
我把尹婕拉回座位上,「回來了啦。」
「他不是說,等妳來了,就會親自和新娘跟妳乾一杯的嗎?」尹婕還不自制地嚷嚷,引來同桌的客人側目,「賤男人、這個賤男人,娶到金礦山了不起啊?祝你們沒幾年就敗光光……」
握著手裡原本期待與張至迅乾杯的酒,我安靜坐回自己不起眼的位置上。
「我早該戒掉這個已經不屬於我的男人的。」

 

(待續)
   
   
   

novelat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