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骨頭女孩封面(小)  

 

作者:穹風
出版時間:2012年11月


命中註定?一見鍾情?日久生情?
管他愛情是怎麼發生的,確定愛上了,我們就誰也不躲了,好嗎?

 


-------------------------------------

國中時代,我逛過幾次宜蘭市區,這城市跟以前的變化並不大,街道風景都差不多,就像阿娟說的,能改建的,八百年前都改建完了,剩下的,它就永遠都是那個樣子。不過至少總有些是新的,就像這間百貨公司一樣。但恐怕也因為它太新了,所以當我第一天上班,十點十五分左右,從員工出入口一進來,把機車停好,跟警衛換了證件,然後尾隨著一群前來上班的櫃姐們一同上樓時,就覺得既慶幸又可怕,慶幸的是有這一群人可以讓我鬼鬼祟祟地跟隨,而害怕的是,萬一哪天沒有這群人帶路,那麼每一扇看來都一模一樣的門,也分不清楚新舊,又搞不懂它究竟迂迴盤旋到哪個世界,我大概花上半天時間也走不進賣場。
阿彥伯託人介紹的工作原來就是到百貨公司上班,但很怪的是,這個提議居然沒讓我阿爸打回票,他們難道以為在這裡工作就比較單純嗎?走進來時,我一邊在想,或許他們平常都不看台灣或日本偶像劇,才會搞不懂狀況,以為這好像是非常單純的工作場所,不過就是賣賣東西而已,但就我從電視上看到的,以女人為主的工作環境才一點都不簡單。
「平常的上班時間是十點半,就跟今天差不多。」對我說話的是一個留著波浪大卷髮的姊姊,不過她臉色一點也不和藹親切,我猜那大概跟蔡董剛剛的舉動有關。十分鐘前,我尾隨眾人上樓,然後打了電話給蔡董,他那時已經在櫃位了。蔡董今天來得很早,因為有幾位日本客戶想參觀現場。他很開心地向他們介紹了本公司的商品,講解完畢後,又很熱絡地做了一個簡單的介紹,指指我,他對那些日本客戶以及隨行的翻譯人員一擺手,說:「這位是我們公司很優秀的售貨小姐,她……」停了一下,轉頭偷偷看了一眼我胸前那張臨時用原子筆寫下的名字,才又對別人介紹:「她叫作小彤。」
那是個彼此都很歡顏的場合,日本客人對我們公司的產品頗為滿意,也對我近乎九十度的彎腰行禮頗為讚賞,攬著蔡董的肩膀,說要回公司進行簽約,他們一群人相偕離開時,我忽然感覺背後有股冰冷的寒意,這才想起來,蔡董剛剛居然完全沒跟別人介紹這位前輩,明明她才是正式的賣場從業人員,可是剛剛卻好像透明人一樣,完全被忽略了。
「妳到底有沒有在聽?」有些不耐煩,名牌上寫著名字,不過她說自己的綽號叫作狐狸,要我這樣叫她就好。是挺有狐狸精的樣子呀,光從她畫得有點誇張的眼妝,還有非常短的裙子,以及隨時不忘搔首弄姿的動作看來,我覺得她一定可以很不辜負這個綽號。不過這當然只是心裡偷偷想想,我可不敢隨便亂講話。狐狸稍微講解了一下櫃位的擺設,這家童鞋專櫃至少有百來雙展示品,東西分門別類,我一時之間根本記不得那許多,但狐狸也沒問我是否能夠記得,她一邊介紹時,一邊拿著手機,大概是正在跟男朋友鬧脾氣吧,講話語氣不太開心,最後可能男朋友求饒了,結果她也不管我就在旁邊,很直接地就說:「那好,你可以去領錢了,等我搞定我們櫃上這個菜鳥以後,我再來想想要 Chanel 或 Gucci 好了。」我呆了一下,還沒搞懂這是怎麼回事,只聽見她忽然又生起氣來,瞄了我一眼,大聲地對著電話說:「搞屁呀,我沒開口要今年的LV限量款就算很給你面子了,就這樣。」
掛上電話後,我還在錯愕中,如果沒記錯的話,那些應該都是昂貴的名牌才對,狐狸的男朋友很有錢嗎?怎麼這種東西可以拿來當大方餽贈的禮物嗎?
「看什麼看,沒看過別人跟男朋友吵架嗎?」一臉不屑地瞄我,我猜想,狐狸眼中的我大概只是個又醜又沒見識的鄉下人,不過那其實也對,因為我真的搞不太懂這些,此外,如果牡丹不算鄉下的話,那哪裡還能算鄉下?本著菜鳥應該要有的謙卑精神,我陪著笑了兩聲。
對於百貨公司的站櫃工作,我從來也沒想像過,甚至平常自己也不怎麼愛逛這樣的地方,一來口袋裡通常沒有買得起東西的閒錢,二來我承認自己真的很孤陋寡聞,實在不懂如何分辨東西的價值與好壞。不過夏天很熱的時候例外,因為百貨公司的免費冷氣總是開得很強,吹起來挺舒服的。才上班第一天,還不到半個小時,狐狸拿了兩張表格,第一張要填寫的都是我的個人資料,這是準備向樓管登記申請員工證件的表單,第二張則是本櫃的班表,狐狸已經在上面圈好了自己排定的休假日,而我只能配合。「月休六天,但是週末跟假日不能排,還有我已經預定的日子也是,總得有人上班。」她指指表格,說:「剩下的就隨便妳。」
苦笑,我還有得選嗎?正在想著該如何安排假日,忽然聽到百貨公司裡的廣播響起,一個女人的聲音從不曉得哪個角落裡傳來,響遍了整個賣場,通知大家開晨會。
「走吧,先集合了。」一把將我手中的班表抽走,狐狸的下巴一努,要我跟著走。
就在此時,我才恍然大悟,原來百貨公司裡還有這種制度,就像小學生要升旗一樣,狐狸告訴我,每天早上十點半都要開晨會,由各樓層的主管們主持,宣佈一些應注意事項,等這大約十五分鐘的會議結束後,大家才會回到自己的崗位。
「每層樓都有一個襄理,底下則是課長或副課,然後還有樓管,負責管理整層樓的大小事,妳要認得他們的臉。」一個很好心的姊姊站在我旁邊,小聲地提醒我。稍微留意一下她的名牌,叫作如茵,是我們隔壁的專櫃小姐,賣的商品大多是童裝,但也有不少童鞋,與我們有相當的同質性。
晨會還沒正式開始,這些櫃姐們正到處交頭接耳地互相聊天,眼見得狐狸正在與人閒扯,如茵忽然又偷偷跟我說,要我小心提防,「妳們這位『前輩』可不是省油的燈,在妳之前呀,沒有一個小姐能跟她同事超過半個月的。」
「這麼誇張?」我發現自從踏進公司後,一直處在隨時都有令我震驚傻眼的事情不斷發生的狀況下。
「妳們這個櫃才設立半年耶,她的配班已經換了不曉得幾十個了,很誇張吧?」如茵小聲地祝福我:「希望妳可以領到一個月的完整薪水。」
「我會盡量撐著的。」哭笑不得的,我點頭。
一大群女人的吱吱喳喳聲中,我其實還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看看周遭,櫃姐們清一色都穿著黑色系的衣服,狐狸剛剛也提醒過了,雖然不限樣式,但整個百貨公司的櫃姐都統一要以黑色做為賣場工作人員的服裝顏色,也就是說,我今天這一身傻呼呼的粉紅色洋裝格外顯眼,而且就等於在告訴全世界,周心彤就是搞不清楚狀況的、不折不扣的超級大菜鳥。
「我還有沒有什麼要特別小心注意的事情?」發現如茵比狐狸好相處,我忍不住又問她。
「其實每家百貨公司都差不多啦,我們最大的敵人就是客人,客人永遠都有妳想像不到的點子可以來搗蛋,但是妳也不能不防著公司內部的潛在危險,比如神出鬼沒、到處找麻煩的樓管,他們就很愛挑櫃姐的毛病。上班時不能坐著、吃飯不能吃太久、站櫃時不可以跟別的櫃姐聊天,諸如此類的,囉囉嗦嗦一大堆。」說著,她眼睛四下瞟瞟,忽然壓低音量,對我說:「聽說我們原本的樓管要離職了,今天會有一個新到任的,不曉得長什麼樣子。」
「新樓管?那不就跟我一樣菜?」我笑著說。
「是呀,就怕新官上任三把火,會卯起來找大家麻煩。」如茵點頭,想了一下,又說:「我前兩天聽那個賣寢具的阿姨說,新樓管的名字還挺好笑的,叫作新一,新舊的新,一成不變的一,新一耶,他老媽以為自己生的是個卡通人物嗎?」我忍不住笑出聲音,也附和:「什麼新一,我還柯南呢!」
不知何時,旁邊有幾個櫃姐,在聽到我們的對話時,紛紛發出笑聲,尤其我那句堪稱經典的嘲笑,更讓一些人笑得很大聲,大家胡亂開起了玩笑,一時間竟忘了這是晨會即將開始的場合,隨時都會有危機發生。
「新一這個名字很好笑嗎?」果不其然,我們一群人還沒笑完,有個男人的聲音忽然從後面傳來,大家一顆心差點都停了,急忙乖乖站好,我也趕緊躲回狐狸的背後。
「那個穿粉紅色衣服的小姐,」但他早已發現我的存在,大概也聽到了我剛剛的嘲笑,走到一群人面前,身上穿著筆挺的襯衫與西裝褲,看來還挺年輕的,大概只有二十六七歲不到吧,不過劍眉瘦臉,一臉精明凶悍的樣子,只見他腰間繫著樓管專用的小型對講機,下挾著一本資料夾,脖子上還掛著工作識別證,他瞪著我,招招手,叫我走到大家面前。
幹,死定了。我在心裡大叫,早知道不要亂開玩笑,這下可好,全場只有我一個菜鳥穿著粉紅色衣服,不是叫我還能有誰?乖乖地走到前面,把頭低得不能再低,我一句話也不敢講,只能聽話地站好,準備挨罵。
「我是新來的樓管,今天起正式上班,負責本層樓的工作。」他清了一下喉嚨,說道:「剛剛我已經聽到幾位小姐拿我的名字開玩笑,很好,那表示妳們對我已經有了初步的認識。不過我也要提醒妳們,以後請叫我新一就好,再更客氣一點的,可以叫我王先生。至於什麼柯南的,很抱歉,除非妳是小蘭,或者阿笠博士,或者毛利小五郎本人,否則請不要這樣叫我,感謝大家。」他的口氣冷到不行,但我相信一定有些人跟我一樣,是拚了命地想忍住笑的。
「周心彤,」他忽然把頭轉過來,叫了一聲我的名字。有點害怕地抬頭時,我看到柯南……噢,不,是新一,他稍微瞇了一下眼睛,但眼神裡又彷彿有點促狹之後的莞爾笑意,他說:「我記得妳了,妳最好也記得我。」

這是一個很不錯的開始,注定了我們以後誰也不能忘了對方。


(待續)
   
   

novelat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
  • 這個月只出這一本嗎?
  • look8855852
  • 一開頭就有宜蘭,真令人興奮!
    期待期待^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