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作夢的戀人-封面  

 

作者:Killer
出版時間:2012年8月


有時,我們會絕望地以為這一生永遠不可能幸福。

直到遇見對的那個人,才知道自己從未明白什麼是幸福。

 

-------------------------------------

俗話說:「大一嬌,大二俏,大三拉警報,大四沒人要。」這話其實是錯誤的。
我才大三就沒人要了。

***

「我想,我還是去相親好了。」
中午在自助餐廳裡,我只點了一小口飯和幾根青菜,卻還是吃不下去,百無聊賴地撥弄這些食物撥了半天,忍不住衝口說出這句話,害得坐在對面的同學小藍差點把嘴裡的湯噴出來。幸好她及時摀住嘴,保住了正妹的形象。
「妳神經啊!才大三相什麼親?」
我聳肩,「我媽從我大一就開始替我找對象了。她看中我爸同事的兒子,一直想安排我跟他見面,我死也不肯。」
「當然不肯啦!妳媽也未免太誇張了,好像認定妳這輩子嫁不出去一樣。」
我搖頭苦笑,「正好相反,她是怕我太快嫁掉。她一直強調:這不是相親,只是認識一下,多交個朋友,多個選擇的對象。她認為我太死心眼,認定了一個男人就不肯放手,搞不好會一畢業就嫁過去。」
小藍恍然大悟,「看來妳媽真的很討厭尤……那個人耶。」
她及時改口,沒有說出那個讓我痛苦的名字。我對她微微一笑,表示感謝,但是笑得很苦澀。
「那個人」的名字叫做尤瀚平,是我從高三開始交往的男朋友。正如小藍所說,我媽媽很討厭他,因為他高中畢業就拒絕升學,又一直沒有固定的工作。媽媽認為他一輩子都不會有出息,我堅決反對她的想法。
沒上大學又怎麼樣?他只愛攝影,大學卻沒有攝影系,幹麼要浪費時間去念?他一畢業就去當兵,退伍後再到攝影工作室打工,立志成為獨當一面的攝影師,不是很有志氣嗎?
不過媽媽說對了一件事:我的確已經認定此生非他不嫁。
所以不管媽媽怎麼說,不管是相親還是「認識一下」,我絕對不會答應。
如果不是尤瀚平被我抓姦在床的話……
那是一個星期前的事情,這一個星期我是怎麼活過來的,連自己都搞不清楚。
小藍看到我的臉色,連忙安慰我。
「香香,妳不要太想不開啦。妳還年輕,以後多的是機會談戀愛,何必只因為遇到一個爛人,就自暴自棄跑去相親呢?像我,不也是到了大三才有人追嗎?」
我苦笑,「情況不同吧?」
大一大二兩年,小藍都把頭髮削短至耳,穿著T恤加牛仔褲的勁裝打扮,大聲談笑,舉止非常豪爽男性化,大家都以為她是蕾絲邊。到了大三,她卻開始留長髮,穿上柔美俏麗的衣服,還每天化妝,跌破全班的眼鏡。
可想而知,改變造型後,她馬上成為炙手可熱的正妹,一群男生搶著向她獻殷勤。
她沒有像我一樣,把三年多的時間精力全放在一個男孩身上,為了他受盡委屈,得罪自己父母和一大群朋友,卻落到自取其辱的下場。
當我看到尤瀚平和另一個女孩躺在床上的時候,心裡浮現一個念頭:我永遠也找不到對的人,永遠得不到幸福,這輩子註定孤獨一人直到老死。
餐盤裡的食物真的很少,但我吃不下去,咽喉好像塞住了。
我的心也塞住了。
小藍同情地看著我。其他的朋友們都像我爸媽一樣,苦勸我和尤瀚平分手,所以我和他們全都疏遠了,現在還願意同情我的只剩兩個人:小藍和大四的潘祥霖學長。但是別人的同情只會讓我更難受。
因為氣氛太凝重,小藍決定改變話題。
「對了,妳媽幫妳找的對象是什麼樣的人?」
「他姓言,語言的言,是我們學校獸醫系的學長,已經畢業又退伍,現在正在動物醫院實習,準備考執照。」我說:「據說他不但長得帥,會讀書肯上進,教養也好,總之是每對父母心中最理想的女婿人選。」
小藍扮了個鬼臉,「不管條件有多好,總覺得跟爸媽挑的對象在一起好無聊。」
我繼續戳著餐盤裡的飯粒,「無所謂,我只希望下一個男朋友能讓爸媽滿意,之前已經讓他們失望太久了。如果我爸媽不幫我挑,我反正也是隨便找個阿貓阿狗嫁了。」
小藍看著我的表情,好像我是個怪物。
也許我真的是個醜陋的怪物,尤瀚平才會對我不屑一顧。
這時遠處有個男生向小藍招手,她也向他招手,回頭歉疚地看著我。
「香香,不好意思,我得先走了,下午跟人有約。」
「嗯,拜拜。」
看著她和那個男生有說有笑地走出餐廳,我忽然感到一陣恐怖:難道我的一生就只能這樣,可憐兮兮地目送別人成雙成對離開嗎?


人因夢想而偉大。
我不知道這話對不對,反正我也不想變成偉大的人。基本上我的夢想一點也不偉大:談一場甜蜜的戀愛,然後和心愛的人建立一個溫暖的家庭,過著平凡的生活。
沒想到就連這麼簡單的夢想,也會變成一生的惡夢。
一切都是從那場冷戰開始的。尤瀚平的老闆派他去為大賣場拍型錄,他覺得違背了他的藝術理念,鬧著要辭職。我只不過說了一句「你也換太多次工作了吧」,他就指著我大吼,「妳根本不懂我的夢想!」
我怎麼可能不懂呢?三年多來我的人生完全是繞著他的夢想轉啊!
如果不能把一個工作好好堅持到底,他要怎麼成為有名的攝影師?
以前每次吵架,我都是把氣忍下來,一切以和為貴,但是這次我真的火大了,奪門而出,五天沒和他聯絡。
最後,我還是沒辦法再忍受沒有他的日子,主動上門找他講和。
萬萬沒想到,一推開他的房門,只看到他和一個女孩在床上糾纏。那女孩我認得,是他上一次外拍的模特兒。
很老梗的情節,對不對?無論是電視電影還是小說,都描寫過無數次了。但是它們都沒有提到,撞到這種場面的感覺,就像整個人被丟進果汁機裡榨一樣。
只要短短幾秒,就變成一堆殘渣。
這個一絲不掛的女孩,比我懂得他的夢想嗎?
最可怕的是,這很可能不是他第一次做這種事了,只不過是第一次被我抓到而已。
我的腦袋裡好像在打雷,沒辦法思考,也聽不清他滔滔不絕的解釋,只能一言不發地走出去。
他沒有追過來,大概認為我還會再回去找他吧。
老實說,我也很怕我真的會回去。沒有他的日子,人生變成一片空白,我根本不知道該做什麼,該去哪裡。
現在我每隔十分鐘,就會直覺想拿出手機,看看尤瀚平有沒有留言給我,然後我就會想起,事發當晚我已經把手機摔壞了,這時我就會很想用自己的頭去撞牆。接下來我會平靜幾分鐘,直到找手機的衝動再度昇起。
再這樣下去我會瘋掉。
也許我該再給他一次機會,相信他已經知道錯了,他會悔改,以後不會再這樣傷害我。
但是,只要想起那兩具身體在床上交纏的情景,我的胃就開始扭轉。
難道真的要再次捧著破碎的自尊,放在地上求他踐踏嗎?
我躲在黑暗的房間裡,哭了又哭,一次又一次問自己該怎麼辦。
沒有答案。
不只是自尊,我的自信也毁了,總覺得不管我做什麼選擇,到頭來一定會變成錯的。如果我說一加一等於二,搞不好數學課本就會忽然改版,宣布一加一等於三。
既然這樣,乾脆讓媽媽替我做決定好了,反正媽媽絕對不會害我。


為了言家夫妻和兒子來家裡聚餐的大日子,媽媽把家裡先大掃除一遍,菜色也是精心安排,我卻一出場就丟人現眼。
身為女主角,我不但沒有精心打扮,眼睛還腫得差點睜不開。因為前一天晚上我又崩潰了,躲在棉被裡大哭,「我不要!我不要!」一直哭到睡著。
言家夫婦都被我這張媲美ET的臉嚇了一跳,準獸醫言梓書倒是面不改色。其實就算他臉上有什麼表情,我也看不清楚。一來視線模糊,二來他實在太沒存在感了。
他個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梳著七分頭,戴著無框眼鏡,穿著灰褐色的V領毛衣和牛仔褲,全身上下沒有一點特色,幾乎是過目即忘。
吃飯的時候我和言梓書都沒怎麼開口,全是兩方家長在聊天。飯後,長輩們相約去聽懷念老歌演唱會,要我們自己去散心。
我和言梓書坐在咖啡店裡,相對無言了五分鐘。我盯著自己的咖啡杯,心裡一直有個聲音在狂喊,「快逃!站起來跑出去!別再演猴戲了!」
但我沒有動。我沒有力氣了。
言梓書推推眼鏡,「謝同學,既然都來了,我想我就先自我介紹。我叫言梓書,語言的言,木辛梓,書本的書。是妳同校獸醫系畢業生,應該算妳學長。我的興趣是聽爵士樂和看畫展,尤其是印象派。」
這……怎麼好像是迎新宿營的自我介紹……
我忽然有點疑惑。男子漢大丈夫,又已經踏出校門,卻還得像古代的閨女一樣,跟父母安排的對象閒聊瞎扯,他不會覺得很可笑嗎?他不想自己去追求心儀的女孩嗎?既然他條件這麼好,成功機會應該很大吧?
話說回來,人家是前途似錦的準獸醫,沒必要浪費時間談戀愛。
「我叫謝允橙,允許的允,柳橙的橙,法律系三年級。興趣是……」
興趣是守在尤瀚平身邊團團轉,不在身邊的時候就滿腦子想著他,為他煮飯洗衣,聽他抱怨發牢騷,無止境地等待他的笑容和甜言蜜語……
我很快地接下去,「興趣是看書和看電影。請多指教。」
「妳叫允橙,為什麼妳爸媽都叫妳香香?」
「有一種柳橙叫做香吉士。」
他笑了,「原來妳是香吉士啊。那妳一定很會煮菜嘍?」
「咦?」
「那是海賊王的梗,裡面的廚師叫做香吉士。他武藝很高,廚藝也很高明。不過他也很會抽菸和把妹,這個就跟妳不太合了。」
他呵呵笑了起來。原來他是漫畫迷,還真看不出來。問題是我完全不看漫畫,根本不知道笑點在哪裡。
我更想逃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商周網路小說˙NOVEL @ NET

novelat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u9813099@nkfust.edu.tw
  • 請問一下哦~
    我今年8月14號有用信箱投了一份稿給貴出版社
    請問收到稿子會回信通知嗎
    還是要錄取了才會?
  • 投稿相關疑問,麻煩email到fulvia_chen@cite.com.tw,我們會盡快回覆囉。
        

    novelatnet 於 2012/08/31 10:55 回覆

  • 逆紅
  • 您好,我於6月4號有投稿一篇小說,名為復仇,至今尚未收到回覆,想請問一下審稿進度,謝謝!
  • 同樓上,投稿相關疑問,麻煩email到fulvia_chen@cite.com.tw,我們查詢進度後,會盡快回覆的。
        

    novelatnet 於 2012/08/31 10: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