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角落封面  

 

作者:穹
出版時間:2012年7月

愛情面前,擁有或失去,已經不重要了,
我不在乎我終究會失去你,只怕你不知道我有多愛你。

 

-------------------------------------

匆匆忙忙離開公司,把工作交代給小婕,請她幫忙處理。下午三點有許先生會帶他未婚妻來拿頭紗,上次選婚紗時,因為店裡缺了純白色頭紗,所以還沒給人家。我特別在工作紀錄簿上註記,要請他們比對一下顏色,因為許先生從事廣告設計,對顏色非常敏感,他堅持新娘走進教堂時,全身上下的白色都得統一而純粹,不能有半點偏差;另外又提醒阿唐,溫小姐傍晚六點半會過來拿婚紗照,東西已經準備好,就放在她該管的倉庫裡。一邊講電話,我一邊跟計程車司機說了目的地,這段路有點遠,搭計程車很不划算,但問題是時間緊迫,實在無暇再轉捷運或公車,萬不得已,只好荷包大失血。


但即使上了計程車,也沒能暫時喘口氣,手機又響,新來的元元是個超級迷糊蛋,一堆配套價碼搞不清楚,接二連三打電話來,弄到最後,我不耐地跟她說,這些在店裡隨便找個老鳥問問就好,別什麼都打電話來請示。

掛上電話,忽然感到肩膀一陣緊繃痠疼,連腦袋都發脹,接連兩個月馬不停蹄的忙碌過後,有種疲勞不已的倦怠感,好像連身體都在發出抗議訊息,叫我應該休息片刻了。

愈到下半年度的年尾階段,愈是我們工作的旺季,說是台灣現在流行不婚,我看倒也未必,從預定的紀錄表上,那滿滿的預約就可以知道,嚮往婚姻的年輕人依然不少。

六年前踏進這一行,心裡還戰戰競競,不曉得能不能勝任與負荷,儘管從不覺得自己是個內向的人,但我還是花了很長的時間練習,才能習慣對著每一張陌生的臉孔開口,也才能泰然自若地一一解釋本公司的包套行程,而不會對那其實昂貴得頗為過分的數字感到心虛。六年多來,由我經手完成的案子已經不知凡幾,他們後來有沒有一直很幸福呢?是不是在婚禮的美好過後,就繼續著平淡無奇的柴米油鹽?或者依舊恩愛甜蜜?還是搞不好已經怨偶分飛?我們所協助締結的,究竟是一場天作之合,還是天大誤會?

到底要怎樣才能算是幸福?跨過婚姻這道門檻後,人生還有太多未知,誰也不知道最後的結局將如何,而究竟該怎麼確定,那個陪伴自己跨過婚姻門檻的他或她,是不是那個對的人?人永遠無法預知自己要走進的,將會是一段怎樣的愛情,對吧?所以我幫很多人完成了走進婚姻的最後準備工作,卻不能保證他們將會幸福到最後,人生就是這麼無奈,但也這麼值得玩味。

下了車,人行道上三三兩兩,略帶點冷清,踩著腳步,都是落葉沙沙的聲音。我在街尾的小店前停住腳步,稍微撥了兩下頭髮,調整好心情。這個約很輕鬆,但也很為難,讓我很期待,可是又有點忐忑,因為約的都是一群大學老朋友,不必費心找話題,大家只要自在閒聊就好;為難之處,是因為我知道他們還約了他,而我不能肯定自己再看到他時,臉上會有什麼表情,也不知道自己心裡還有沒有任何悸動。所以我提早到了,想多留點時間,做些心理準備,或許在曾經熟悉的店裡,多坐上幾分鐘,就能找到一種最適合的表情,好面對一個可能還沒準備好要面對的人。

那幾年,他很常坐在我對面的位置上,天南地北地瞎扯著,說說他對杜甫與李白的看法,或者在他看來,明代那些大儒有多矯情做作,更大談自己不能選擇中文系的遺憾,然後又抱怨教稅務會計那門課的教授又多難搞,害得他算來算去頭昏不已,再不就是雙眼無神,盯著桌上的微積分作業,一籌莫展,幾乎就要無語問蒼天;如果不聊這些,那他可能講點家裡的事情,他那頑固的父親,以及貪小便宜的母親,是如何讓他在家裡連一分鐘都待不下去,而我總是點一杯抹茶拿鐵,看他各種生動的表情,看著他四年裡說不盡的喜怒哀樂。

偶爾,他也會忽然傷春悲秋起來,天真地說他一定會記得我,記得我左眉尾有顆痣的這件事,又問我們以後還會不會常聯絡,因為人生如月,總有太多陰晴圓缺,會有嚐不完的悲歡離合,也許拿到畢業證書後,天涯各兩端,從此再無相見機會,等哪年在街上又碰面了,倘若他已經牽著另一個女人的手,或者我已經是幾個孩子的媽,那可未免太過諷刺,人與人的情感竟能疏離如斯,實在悲哀。我不時笑著,說聯絡總應該會,應該會,不要擔心這種無聊問題。

這些好久以前的畫面,就算不用坐在這家店裡,我也依然常縈腦海,但事實的結果呢?我記得大學畢業的第一年,還寫過一張聖誕卡,而他也回覆了新年祝福,在那之後,他入伍當兵,我則開始練習著跟陌生人開口,介紹婚紗款式,從此便再沒了下文,同樣是這城市,但這城市卻很大,我們沒再見過面,也就此結束了往來。如果不是這場臨時的同學會,我們大概不會有機會碰面的,對吧?你從沒想過要找我嗎?這城市雖然很大,卻沒有公車與捷運到不了的地方,儘管人群如此擁擠,但你應該牢記著我的面孔長相,就像我也不曾忘記你一樣,台北應該沒有太多女生會有顆小痣長在左眉尾的,對不對?

一邊想著,一邊我就微笑起來了,六年的時間,轉了一圈,我重新又踏進這家店,坐在老位置上,但待會進來的他們與他,將會有什麼模樣呢?他們應該都還沒結婚吧?

畢業六年來,我們沒辦過大學同學會,也不曉得為什麼,或許因為國、高中時代的同學大多是台北人,誰要找誰都很方便,一通電話便能輕易搞定,而且校園生活都在一起,因此感情熟絡許多;反而大學同學來自四面八方,太多外縣市的同學在畢業後就離開了,而且社團、系學會之類的活動又多,因此班級凝聚力甚低,當然交集也少得多,所以畢業至今,我們竟然誰也沒發起過這樣的聚會活動,頂多只是一兩個以前的好朋友偶爾碰面吃飯。如果不是小天要移民,臨走前想跟大家再見一面,我看這場同學會還有得等。

大概來了十幾個人,大多都是還留在台北工作,或者本來就住台北的老同學,看著他們大聲聊天的喧嘩,很難想像這些人以前有些根本老死不相往來。

笑鬧中,有人忽然提議要拍照留念,我其實不是很喜歡照相,老覺得自己面對鏡頭時的表情很怪,完全自在不起來,不曉得應該擺什麼嘴臉才好看,不過既然今天玩得很開心,而且又是大合照,那麼只要躲後面一點,當然也就不會太搶鏡。事實上,我今天也在包包裡放了一台相機,卻沒什麼想拿出來的欲望,況且,那個我最想合照的人也沒出現。

店裡的空間不算大,勉強將桌椅搬開,清出一塊可以站立的空間,我跟同樣不喜歡照相的阿娟都窩在邊邊的角落,老闆娘過來為大家拍照,她在等著這群原來還沒長大的孩子們調整姿勢與位置時,阿娟想起什麼似地,忽然問我:「他怎麼沒來?」

「誰沒來?」我愣了一下。但她看得出這種故作不知的面具底下,有我眼神的心虛,故意輕輕架我一拐子,說:「少裝死,還問個屁。」

我聳肩,當然知道她指的是誰,但那個人為什麼在答應了之後又缺席,這原因我真的不清楚。從第一個同學走了進來,跟我寒暄招呼後,我每聽見一次門開處的風鈴聲響,就不由自主要回過頭去一次,每一回總期待那個走進來的人,是我所等候的面孔,可惜等到這六張大桌子都坐滿,聚會喧鬧了大半晌,幾乎都快步入尾聲,已經到合照的時候了,他卻還沒出現。

「對呀,于旭文呢,他怎麼沒來?」還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大夥湊得這麼近要拍照的當下,阿娟就算壓低聲音跟我說話,終究不免要被別人聽到,站在前排的幾個老同學立刻回頭,問我:「妳沒打電話給于旭文嗎?他總不會不知道今天要聚會吧?」

我有點尷尬地搖頭,心想這又關我什麼事,發起聚會的主辦人是小天,他到底有沒有善盡聯絡之責,那應該問他去,怎麼會找我呢?今天小天一進來,就攤開他這次有聯繫上的同學名單,裡面確實有于旭文的名字,但問題是聚會開始至今都沒看到人,那也應該由小天去找吧?我還在搖頭,站在最前面,手裡拿著相機的老闆娘還補上一句,她笑得很憨厚,說:「對呀,你們以前不是連體嬰嗎?看到妳就應該看到他才對嘛。」

一群人紛紛起鬨,好像壓根就忘了我們現在正要拍照似的,小天還說他以前本來很想追我,但因為我從大一開始就跟于旭文很要好,害他有所誤會,結果錯失良機;然後阿娟非但不幫忙解釋,又搭腔說:「對呀,對呀,我那時候既羨慕又忌妒,每次想找妳一起吃泡麵,結果妳就被于旭文約出去吃消夜了,還鬧到三更半夜才回來,害我都以為妳被性侵又棄屍了。」這話不說則已,跟著就有更多異樣的眼光看過來,開始有人驚嘆地問:「原來你們真的在一起過嗎?」或者有人說:「原來你們偷偷摸摸的,有這麼多不可告人的細節呀?」而最扯的則是以前的班代,一張大胖臉,她面帶詫異地問我:「于旭文還不錯呀,為什麼後來會分手呢?是妳兵變了嗎?」

哭笑不得,面對排山倒海的各種問題,不知如何回答才好,我很想告訴他們,現在是拍照時間,請大家轉過頭去面向前方,但問題是連拿著相機的老闆娘都一臉想聽八卦的樣子,害得我進退兩難。
「莊歆霓有語言障礙,表達能力趨近於零,這個我們從以前就知道,她連上台報告都可以結巴半天。這故事要讓她來講,只怕三天三夜都講不出個頭緒,關於這段故事,我有比較好的版本,不如讓我來說說如何?」正沒奈何,門口的風鈴響處,只見一人走了進來,他笑容滿面,踩著悠哉的步伐,走到我們喧鬧的這一邊,好整以暇的模樣還跟以前差不多,就是臉上多了點皺紋,皮膚也黝黑許多,不理會我的瞠目結舌,就大言不慚地開口。

「就如同各位剛才所說的,其實我跟莊歆霓要好了很多年,但我們一直以來都只是朋友關係,儘管我始終都很喜歡她,可是卻沒有開口的勇氣。暗戀四年之後,即將舉行畢業典禮的那天晚上,我這才下定決心,打算要賭一把。那天,我把猶豫了很久的心情,全都交付給上帝,請上帝為我做一個安排。如果她是自己下樓的,那麼,我就要勇敢地走過去,把所有藏在心裡的祕密都告訴她。」

「真的還假的?」胖班代臉上露出不信,質疑說:「她一個人下樓的話,你就告白;要是沒有單獨一人,你就選擇放棄?怎麼可能這麼誇張,這是哪齣偶像劇的橋段吧?」一旁也有人鼓譟起來,全都不怎麼相信這個遲到的男主角所編排出來的故事,但他看看我,臉上又是調皮的模樣,可是眼神裡卻傳遞著一股專注與認真,像是在問我:「他們都不信,無所謂,我不在乎。但妳呢,妳信嗎?妳相信六年前的那一天,所發生的這個故事嗎?」

 

(待續)

     

     

novelat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siaoyunc
  • 頭香:)))
    期待!!!!XDDD
  • 訪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