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現正上映-封面.jpg  

 

作者:蘋果米
出版時間:2011年9月

 愛上一個人,只想緊緊牽著彼此的手,一起面對所有的歡笑和淚水。
 

未成年時談戀愛,長輩會責罵你荒唐,風花雪月,影響課業。
成年後談戀愛,長輩會說年輕人要多交交朋友,不用急著定下來。
但是到了年紀更大之後,一談戀愛,長輩會熱切關心對「未來」的打算。
戀愛啊戀愛,真是一件奇妙的事情。

 

 

-------------------------------------


第一章:他說:「她長得很像我一直忘不了的初戀情人」

  「巧櫻,妳的檢討報告寫完了沒?」
  我側著臉趴在自己的電腦前,眼皮已經累的睜不開了,腦袋卻還是有自我意識地搜尋著耳邊問的話是在問那一樁。
  「剛剛已經寄給了你了啦。」揮揮手,揮掉耳邊擾人清夢的聲音。夭壽,助理這工作果然不是普通人能幹的。
  是因為敝公司比較特殊的關係嗎?我怎麼記得我以前的助理,每天開開心心的上班,輕輕鬆鬆的下班回家,怎麼輪到我當助理,就要累得跟狗一樣……
  有活動時,要跟著全組的人一起忙得昏天暗地沒得休息,平常的時候,就得要幫著其他人做東做西,完成一堆無厘頭又沒天良的要求,比使命必達還要更「死命必達」。
  啊,我好累哦……我兩天來睡不到四個小時,撐不下去了……讓我睡吧,我要休假……
  「貝巧櫻,妳現在給我要死不活的趴在這裡是怎樣?」還來不及爬起來去請個假,我的後腦勺就被狠狠地巴了一下。
  「哦,好痛。」
  「趕快給我起來!去化妝室好好補個妝整理一下妳的儀容,然後到第三會議室報到,聽到了沒?」
  我揉著自己的腦袋,委屈的看著行兇的人。
  「張姊,為什麼跟業務部到第三會議室開會還要化妝整理儀容啊?」對我痛下毒手的是本部門的老大,我們企劃部最偉大的Queen,張若心女王。
  第三會議室位於企劃部與業務部所在的樓層,平常都是我們兩個部在開會時使用的地方,但若有重要的其他跨部門會議,地點通常也是落在第三會議室。
  因為和業務部開會的機率實在太高了,況且整層只有我們兩個部門的人,彼此早就熟透了,就算是遇上開會的日子,我依舊是身著標準配備-T恤牛仔褲就跟著進去開會,反正我只是個小助理,又不是代表公司門面的業務,穿得隨便也沒人計較些什麼。
  「誰跟妳說要去第三會議室跟業務部開會的?貝巧櫻,老娘之前才跟妳叮囑過的事,妳一回頭就給我忘得一乾二淨了,嗯?」張姊朝著我笑著,眼裡的殺意毫不掩飾透露著,我敢點一下頭,絕對會淪落到死無全屍的下場。
  我害怕的抖了抖,張大了眼,努力回想起女王大人日前下過的懿旨。
  第三會議室?化妝,整理儀容?幹嘛呀,為什麼去第三會議室要打扮的嬌豔美麗像朵花?……
  啊,靠北,我想起來了。
  「是!張姊,小的我馬上去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抓起桌上的化妝包,我二話不說的就要往洗手間衝去。
  我想起來了!今天業務部有兩個業務到職,一男一女,女的是老總的姪女,男的是業務部主管的學弟,聽說還是被公司重薪挖角過來的厲害人物。
  本來業務部的新人到職和我們企劃部是八竿子打不著關係,但是因為我們部和業務部的關係匪淺……咳咳,更正,是我們的女王大人與業務部主管的關係不一般般。
  身為業務部主管的老婆,老公十分看重的學弟來當他的助手,當然要對人家好上那麼一些些,更別說另一個人還是老總的姪女,兩個重量級人物,實在是得罪不得,當然得要好好恭迎才是。
  至於打扮的花枝招展,自然是因為平時在自家部門開會,怎麼樣的糜爛腐爛潰爛擺爛女王大人都不會瞧我們一眼,但是這種跨其他部門的大會,身為女王大人的下屬,說什麼也不可以讓女王大人丟臉。
  就算是個小助理,也要在外面裝成一個小淑女,讓女王大人大大的有面子。
  「就憑妳那個小不拉嘰的化妝包,能有什麼好東西?我看裡頭只有護唇膏和遮瑕膏而己吧。」女王大人淡淡的一句話飄下來,我縮了縮肩,汗顏。
  猜得還真準。
  反正小助理不化妝還是不影響公司門面的呀……要我早起十分鐘化美美的妝,我寧願花這十分鐘跟我的棉被纏綿。
  「拿去,這是這是下一次案子的試用品,用完了順便交份心得報告上來。」女王大人丟下話,然後就擺駕去會議室了。
  我撿起那包試用品,瞧了瞧,裡面東西還真是用品齊全呀。粉底、眼線筆、睫毛膏、腮紅、唇蜜,該有的都有了,哪家公司的試用品這麼齊全呀,而且更帥氣的是,竟然每個東西的牌子都不一樣……
  這真是太神奇了,傑克,哦?
  請問這份心得報告標題要怎麼下才好?針對各家化妝品的放在同一張臉上的效果呈現為何?
  呵呵,我忍不住背著女王大人竊笑起來。
  我們家的女王大人真可愛,平常喜歡欺負我們這些小的,偏偏又護短的很。
  「十分鐘後我若沒在第三會議室看到妳,妳就準備寫檢討報告跟心得報告寫到死吧,貝巧櫻。」女王大人的嗓音再度傳來,這次,我沒再猶豫,抓著女王大人給的試用品,邊說邊直朝洗手間奔去。
  「報告女王大人,小的我一定準時到。」

  化妝,是女人後天學會的武器!為什麼說是武器呢?如果妳的化妝技巧好,能夠將妝化得美麗服貼有質感又襯自己的形象年紀,那就表示妳很懂得如何運用這項武器,去對抗時間給自己的攻擊。
  哦,當然也不能忘記,好的化妝技巧能讓妳對付一些腦袋有洞喜歡隨便評批別人外貌的傢伙。
  不過女人若無法好好善用這項武器,其實也沒啥關係,只要心境放寬點,承認時間是自己永遠無法打敗的對手,也沒什麼好輸。
  世界只有懶女人,沒有醜女人,如果妳願意早早認命當個懶女人,也不介意醜了些的話,這項武器之於妳,也就是個可有可無的東西。
  曾經,為了對抗那些腦袋有洞喜歡隨便評批別人外貌的傢伙,更不想讓時間太早奪去我的美麗,我曾經將化妝這項武器學得很精,可是現在,我反倒是喜歡素顏、懶女人的自己多一點。
  起碼這是最真實的我,沒有色彩的掩飾。
  動作快速且輕巧的上粉底、眼線、睫毛膏、腮紅、唇蜜,沒有浪費地將「試用包」裡的品項全用上了。將原本因為睡眠不足加上連續工作,顯得有些蠟黃乾燥的臉色變得稍微紅潤些,而浮腫的雙眼跟黑眼圈也修飾的美麗,在化妝品的輔助下雙眼變得有神,弄得還可以見人。
  再解下綁了一整天馬尾鬆鬆頭髮,用水稍微抓一下,拉直了身上有些皺的T恤,把自己弄得再像樣一點。
  「嗯,這樣應該可以了。」對著鏡子,我滿意的點點頭,神清氣爽的邊收拾「試用包」邊低頭走出手間。
  走路不看路的下場,就是狠狠的撞到了一道牆,錯,是撞倒了一堵肉牆……
    「啊。」這聲尖叫是我的。
  「嗯。」這聲悶哼是肉牆的。
  不知道是我埋頭走的太兇,還是這道肉牆薄弱的有點過火,總之,我們兩個在接觸的瞬間,我只來得及聽到肉體相擊聲,然後就是「砰」的倒地聲。
  「好痛!」我摀著我的頭頂,趴某肉墊身上不動。
  嗚嗚,我的天靈蓋受創了……
  我只感覺得到我的痛,無法反應我的身下壓著什麼東東。
  「應該是我比妳更痛吧,小姐。」頭頂上傳來冷冰冰的嗓音,尖銳的很。
  抬頭,先是看到肉墊的下巴……嗯,我有預感,等會應該會烏青一大塊。
  下意識的舉手撫上那處受傷的下巴,動作輕柔的揉揉,試圖減緩疼痛。
  我感覺到身下的肉墊瞬間僵硬了一下,然後是更冰冷的聲音傳出。
  「妳在幹嘛?」
  「幫你揉一揉啊,不然等一下瘀青揉開會更痛耶。」我很認真的。
  「……在妳揉開瘀青之前,能否請妳先離開我身上,這樣我比較能感覺得到妳的誠意?」一刺一刺的,刺的我好不舒服。
  被他一提醒,我這才發現我們的姿勢有多曖昧。一男一女,女上男下,男人雙手撐在地面上,女人雙手一手撐著胸口、一手愛憐地撫上男人的下巴……標準的霸王硬上弓。
  我縮了縮肩,雙手撐在地上,快速的翻身爬起來,垂著頭,看著那位可憐的肉墊先生一邊撫著他的胸口,一邊緩慢的爬起來。
  我有50公斤重耶,這重力加速度撞上去是成了幾公斤的重量啊?老天會保佑你的,先生!
  「對不起。」看著男人因痛苦而扭曲的臉,我的內心湧起了深深的歉意。
  男人只是斜眼看了我一眼,沒開口。但光是他眼神傳出來的殺意就夠把人殺死的了。
  「那個……」看著他似乎痛到要靠著牆倒下,我慌張的想湊上去扶住他。
  「等等。有什麼話妳這樣說就可以了,不用特地靠過來。」男人伸出一隻手把我擋住。
  什麼嘛,我只是想問你要不要幫忙而己。
  不過去就不過去,誰稀罕,哼。
  「我只是要跟你說,離我們公司最近的診所在出了大門後右轉走三分鐘就是了,如果你身體有什麼不適的話,我建議你現在可以先去掛號。」雖然我打死不相信,被我這麼一撞,這個男人會被撞出內傷或是內臟出血什麼的……
  可是我的重量也不算輕……況且,重點是,這男人看起來有點虛,我還是先幫自己打預防針好了。
  像是看穿我的想法,男人的眼神越見兇狠,口氣也越來越冷。
  「不用,我休息一下就可以了。」
  「真的不用去看一下醫生嗎?」你不要逞強到最後給我吐血,我不負責的哦。
  「不用!謝謝妳的關心。」
  好吧……我知道面子是男人的第二生命,絕對容不得別人挑釁,尤其還是個女人。
  「那,沒我的事,我要走囉。」一去不回頭囉。
  「……不送,慢走。」
  我發誓,我從他的嘴形裡看到的,明明是個「滾」字。
  算了,我的錯,我忍。
  「那個……」雖然很想走,但我從小到大受的教育告訴我,絕對不可以當個肇事逃逸的人。
  在確認男人的注意力放在我身上後,我才接著開口。
「我是企劃部的貝巧櫻,如果你之後身體有什麼不舒服,或是有什麼事情需要我負責的話,記得來找我。」比如說醫藥費什麼。
  「企劃部的貝巧櫻?」
  我點頭。
  「我知道了,妳可以走了。」男人低下頭,一臉不耐地揮手趕人。
  好吧,難得我如此有負責任的一面卻讓人看輕。摸摸鼻子,識相的退場。
  不過這傢伙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呀?通常若是有客人來公司,向來都是在8樓會客室做接待,沒道理會讓客人出現在13樓啊?
  可是整層樓的臉孔我都熟到不行,沒看過這麼一張面生的,除非,他是今天新來報到的新人組之一。
  有沒有這麼巧合啊,傑克?我可以去買樂透嗎?
  「貝巧櫻。」
  「啊?」回頭,他的眼神還是很殺。
  「我是業務部的衛亦澄,記住了。」
  「哦。」今天星期二,開大樂透哦。把今天的日期加上我的生日再加上撞到衛亦澄的時間,嗯,應該夠我簽6個號碼了。
  在心中默背等下要出門簽的號碼,一抬頭,就見一位漂亮的正妹迎面而來,長髮大眼,混血兒的血統讓她的五官立體,腳下踩著一副細跟三吋高跟鞋,配著一套米白色的套裝,一眼就叫人印象深刻。
  好正,我發誓這正妹一定不是我們公司的人,更正,是舊人。
  因為她有百分之九十的機率是和衛亦澄一起來的新人,本公司總經理的姪女。
  「亦澄我們走吧。」一看到正妹出現,衛亦澄原先微彎的身軀馬上變得挺直,微笑的看著正妹。
  嘖,男人。
  正妹跟在衛亦澄的旁邊,經過我旁邊時,還不忘給我一抹微笑示好,我連忙笑了回去,還來不及把笑容收回來,硬生生的就對上了衛亦澄冰冷冷的眼神,笑容當場僵了一下。
  男人,你的名字叫記恨。
  老天保佑,希望衛亦澄真的是個很厲害的業務高手,往後的日子就讓他忙到腦容量爆炸,忘了今天發生過的事吧。

 

(待續) 

     

        
    

novelat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Eva
  • 蘋果米也是我很愛的作者!!!!!!!!!!
        
  • 小舞:D
  • 嗯呀=]
  • haru
  • 終於又可以看到蘋果米的小說了!!!!
  • 訪客
  • 很久了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