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X4173 也許愛情曾來過-封面.jpg  

作者:HANA
出版時間:2011年4月

回憶走遠了,我們誰也不會留在原地,但該慶幸的是,我們曾經相遇。


有時,我們會突然想起年少時的自己。
所謂的歷歷昨日,回想起來,彷彿就像一齣戲。
為什麼當時的我們能夠絲毫都不迷惘,又自信又驕傲呢?
這麼想著的瞬間,或許就意謂著,青春已悄悄走遠。


-------------------------------------

如果說多年累積的情感都未必是愛,那麼突如其來的幾秒之間的心跳,那一瞬間的有可能是愛嗎?
或許只是錯覺吧。於是你這麼說服自己,然後也真的是一瞬的心跳過後,又是船過水無痕了。但你不明白的,其實那只是愛情悄悄來過,而又偷偷溜走罷了。
現在,你發覺了嗎?

Ch1
國曆六月十一日是禮拜天,聽說也是農民曆上的大日,宜嫁娶。連下好幾天的雷陣雨,甚至前一天都還是滂沱的雨勢,不過在這一天,彷彿一個全新的開始,幾乎從一早就是陽光普照、晴朗無雲,果然是好日。
「麻煩往新竹最近的列車。」
「十點二十分自強號,沒有位子。」
「沒關係。」
收下車票,張博群信步慢慢穿過仍在售票窗口前排隊的人潮。假日車站的人潮向來要比平日多上個兩三倍,除了少部分洽公的,更有多數出門遊玩,而一身西裝革履的張博群只差手上沒再拎個公事包,否則就要更像是在假日裡仍不得閒的上班族了。
月台上,等待乘車的乘客或坐或站多集中在六車七車的等待處,而博群刻意避開乘客較多的地方,慢慢走向了十車十一車的等候處。然後,他拿出手機,按下快速撥號鍵。
「敏謙,我等一下要去坐車了……對……我大概十一點半就到新竹……紅包袋我這邊有……嗯,到時就直接在飯店門口等你。好,待會見。」
通話結束,月台上顯示火車進站的紅燈忽然亮起,博群下意識向後退了一小步。
他是個謹慎的膽小鬼。博群摸摸下巴,笑了笑。
好多年前,一個曾喜歡他但最後被他拒絕的女孩,曾如此評論過他。她說他不只是謹慎,更是膽小。他並不是當面聽到這樣的話,可是也沒有覺得生氣。他覺得一針見血,或許那個女孩比當時自己的女朋友更還了解自己,他覺得若可以和把自己看得清楚的人成為朋友,那該有多好。
列車進站,轟轟的聲響充斥整個地下空間,空氣騷動而風捲起突如其來,當然沉寂也是。
「南下高雄的自強號已經進站,還沒有上車的旅客請趕快上車……」廣播聲中,博群站在排隊隊伍的最末,而站在左右兩旁的人仍不停向前擠著,他見狀,開始慢慢向後移動。對博群而言,既然都沒有座位了,自然也就沒有什麼先上車站著的興致。
當列車發動的鈴聲響起,博群正好也上了車。車門碰的一聲關上,他就站在門的旁邊。列車行進的速度快,沒多久後月台便消失在黑暗裡,黑暗有著微弱光線的隧道中。
博群低下頭,看著腕上的手錶,時間顯示還有一小時才會到達他的目的地——新竹。
今天博群搭車南下是為了一場婚宴,新郎楊哲凡是他大學時代的同班同學,新娘葛欣卉則是在一次校外活動中認識的他校同學,至於要和他在新竹會合的邵敏謙與新郎同樣都是他的同班同學。
昨天他和敏謙通電話確認時間時,因為已經連下了好幾天的雷陣雨,敏謙還不停叨唸著天公恐怕會不作美。
「我真的很擔心明天的天氣,你知道嗎?新竹下午時還在下雷雨耶……」
聽著敏謙唸個不停,他感覺自己也快烏雲罩頂了。
「邵敏謙你別唸了,我要從台北下去都不怕了,你還怕什麼?」
「新竹市區的可怕並不下於台北……」敏謙說著,又是一陣唉聲嘆氣,「真是的,我說這兩個人也實在是會挑時間。」
「好趕著做六月新娘嘛,況且好日子本來就不好找,我聽說十一號還是大日呢。」
「大日?」敏謙笑了起來,「嘿,這兩個人啊……哲凡都在國外待好幾年了,之前才聽他說想要一切從簡,打算公證辦一辦,反正現在也登記制,然後他找大家一起吃個飯就好。沒想到,一回來後他還是乖乖照著古禮來,忙得不可開交呢!」
「因為這裡是台灣,哲凡的家裡又很傳統,我量哲凡也沒那個敢擔上不孝子罵名的膽量。」
「也是啦!對了,你跟欣卉好多年沒見了是吧?上次我到台北出差時有遇見她,但她竟然不曉得你也在台北工作……」
「都好幾年沒連絡了……你要不講,我也不曉得她在台北啊。」他忍不住笑了,然而又有幾分對歲月流逝的惆悵感。
真的,已經好多、好多年了。
「板橋站到了,要下車的旅客請準備下車……」列車慢了下來,是板橋站要到了。
板橋站沒有什麼下車的人,但上車的人卻不少,車門一打開,博群連忙就側過身。
當鈴聲響起,博群正要轉過身站回原來的位置時,突然一個女子慌慌張張地跑了上車,博群來不及閃,兩人幾乎要撞在一起——
「抱歉!」那女子一急,便想要向後閃,但眼看車門就要關上了,博群是想也不想就立刻伸手用力拉住。「沒關係,門要關了,妳要站好!」
碰一聲,車門關了起來。
「謝謝你。」女子微微一笑,輕輕按了下博群的手,將兩人之間的距離拉開。
「不客氣……啊!」看著女子清秀的臉龐,博群忽然驚叫了聲,「妳是方沁怡?」
被博群喚做方沁怡的女子睜圓了眼,滿臉怔怔。「你……」
「妳忘記了嗎?」博群笑笑地反問,眼裡滿是驚喜。儘管眼前女子的身形已與記憶中的略有出入,但微捲的短髮、秀麗的五官,尤其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極有生氣,那雙眼睛……他是怎麼也忘不了。「我們以前聯誼過的,那時候我在中興……」
「你是張博群。」盯著博群的眼,方沁怡輕輕接下話,嘴角揚著淡淡的笑,「中興機械的張博群,後來考到我們學校研究所……好久不見了。」
「是啊,我們有五、六年沒見了吧?」博群認識葛欣卉是因為一次校外的聯誼,而當時沁怡則是欣卉班上的公關,並且還是欣卉的好朋友,所以他們也就一起認識了,甚至一直到他當兵入伍後,他們都還有著斷斷續續的連絡。
「不,是六年多快七年了。」
「有這麼久了嗎?」博群的表情有些不敢置信。
「就是這麼久了。」沁怡卻是笑了,明亮的杏眼眨了眨,「咦?你要去哪裡啊?該不會……也是要去新竹吧?」
「也是?」博群揚眉,「所以妳是要去新竹囉?」
忍不住,沁怡瞪了他一眼,然而眼角還是噙著笑。「說去新竹就去新竹,你幹嘛跟我這樣兜圈子講話啊?」
「不好意思,我早該想到了。」博群撫額笑了,「今天是欣卉的婚宴,妳又是她的好姊妹,理所當然應該要去。」
「老同學、老朋友了嘛……倒是你,我很意外。」沁怡的眼裡似有深意。
「有什麼好意外的?」博群揚起嘴角,「哲凡是我的同班同學,我跟欣卉也認識好幾年了,妳又不是不知道?」
「就是知道,才意外。」沁怡一雙明眸定定望著,一眨也不眨。她知道的,博群跟欣卉之間的交情何止認識而已。
博群輕笑了起來,「別擔心,我可不會去搶婚。對了,妳……這些年一切還好嗎?」
「還不錯,你呢?」
「也還不錯。妳跟欣卉畢業後還有再聯絡嗎?對了,剛剛妳在板橋上車,我聽說欣卉也在台北,妳們……」
「沒有。」沁怡搖頭,嘴角淺淺的笑,「我跟她畢業後就很少再聯絡了,這幾年更幾乎沒有。剛開始工作時,還會想說要找老同學出來玩,或者彼此互吐苦水一類,後來越來越忙了,就真的什麼都懶了。人跟人之間要斷了音訊,那真的是太容易了……」說到最後,沁怡的臉龐竟蒙上了層淡淡的悵然。
博群輕抿唇,他感覺心口上一跳一跳,在這列車轟隆隆的行進聲中,他不禁有些恍然。
「對了,我還聽說,婚禮之後欣卉就要跟哲凡一起出國了。以後若想要見面什麼的,可能就很難了吧。」博群笑笑。然而他越是想要若無其事,便越是無法忽略心底逐漸加深的惆悵。
沁怡輕嘆了口氣,「其實人跟人之間就是這樣,總是很遠又很近。不過我想,只是要真想見一個人,再遠的距離一定也不會是問題。」
博群沉默了,他感覺心底有塊地方像忽然被觸到,一股柔軟的卻又憂愁的情緒。
「唉,一不小心突然就講到哀傷的地方去。」誇張地嘆口氣,沁怡笑了笑,「人果然老了就會開始多愁善感。」
「還這麼年輕,說什麼老啊?」
「不年輕囉。我不過小你兩歲而已,請問你今年幾歲啦?」沁怡眼角噙著笑、瞅著他。
三十歲囉。你年紀真的不小了,也該考慮一下了吧。昨天老家打來的電話一下子就竄進博群的腦中,他忽然有股頭皮發麻的感覺,「嗯,我也老了。」
「是成熟啦。」沁怡刻意一臉認真地糾正,「你就當我講錯話嘛,你一句老我一句老的實在有夠可怕。

***

就在他們說說笑笑中,火車已過了桃園,進入了新竹縣。這期間,他們聊彼此的工作,也聊現在的生活情況。言談之中,他們對現在的大環境以及經濟景氣不免都有些抱怨,然後博群也才知道,原來沁怡畢業後一直都是在台中工作,是在最近半年才換工作到了台北。
「怎麼會想到台北呢?台中應該也不差吧?」博群問。
「是沒有差到哪裡,尤其台中的物價又便宜,台北除了是台灣的首都外,還真的是沒什麼好。但就是想換個環境……而且其實我有點在跟家裡鬧脾氣吧。」沁怡不由得苦笑了起來。
博群的眼角含笑。忽然間他的手機響了起來,他連忙低下頭,「抱歉,我接個電話。」
沁怡點點頭,靜靜地看著博群拿出手機,然後開始講話,而她嘴角的微笑始終沒有消失。
「敏謙,我快到了……大概再五分鐘吧,對了,我還遇見了一個老朋友……不不不!等等你看了就知道……好,等會見!」博群收起手機後,抬起頭又對沁怡說話:「等一下敏謙會來車站載我,我們一起坐車過去飯店,好不好?妳應該還記得敏謙吧?」
「當然記得,小白臉邵敏謙嘛!」沁怡揚起唇。
「哈!一聽到妳這句話,我就覺得好像又回到學生時候,不過要是敏謙聽到了,肯定是會跟妳吵個沒完。」博群忍不住笑了起來。
「呿,我會怕他啊?」沁怡笑嘻嘻地應。
學生時代的邵敏謙長得唇紅齒白,一臉斯文俊秀的模樣活脫就是從小說裡描寫的美少年,當時博群還印象深刻不少男生女生都明來暗裡地對敏謙表示過好感,只不過敏謙向來不愛他人拿自己的皮相來大作文章,更遑論是跟被自己的外表所吸引來的人交朋友了。
而沁怡跟敏謙第一次見面時,沁怡便對敏謙脫口而出:「欸,你長得真像女生!」當時他們聯誼出去玩,由女生抽男生的車錀匙,明明沁怡是抽到了敏謙的錀匙,但沁怡這句話一出口,敏謙火爆的性子也起來了,當下便把沁怡手中的鑰匙拿回來,然後一扭頭便對博群說:「博群,這男人婆給你載!不然就我不去!」
那時的沁怡雖不是什麼溫文秀雅的女生,但至少也還算長得俏麗可愛,敏謙的話怎麼聽都像是刻意在找麻煩。於是那句話男人婆一出口,場面立刻就一片安靜,博群更是愣在一旁,不知道該說好,還是不好?
而身為導火線的沁怡是一點也不在意,甚至仍是涼涼的口吻:「心眼這麼小……看來你不只長得像女生,個性也像女生喔。」然後她又向身旁的女生開口:「欣卉不好意思齁,我跟妳換一下車子。」
性格溫婉的欣卉是沁怡的好朋友,兩人的個性雖然南轅北轍,但感情卻是極好。所以欣卉即使是詫異,但還是微微一笑便答應了換車的要求,並且還對博群道歉,說是添了麻煩很不好意思。而博群也在那時便對溫柔秀氣的欣卉留下了極深並且極好的印象。
只不過,當時的他們是誰也想不到,就這麼一換車子後,彼此的感情路竟是開始交錯而行,甚至延續了近十年的時間。
  而這總令人不禁感慨,人哪,為什麼相遇了又要分離呢?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商周網路小說˙NOVEL @ NET

novelat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