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茱麗葉-封面.jpg 

作者:Killer
出版時間:2011年2月

愛情不是搭公車,只有真假,沒有先後。先到的人,不表示可以佔著位置不放,晚到的人也沒有義務要禮讓。

 

所有人都知道,羅密歐愛的人是茱麗葉,卻很少人聽說過,羅密歐還有一個初戀情人。
在莎士比亞的劇本裡,故事開始的時候,羅密歐為情所困,滿腦子想念的人,正是羅莎琳。後來,在一場舞會上,羅密歐遇見了茱麗葉,他對茱麗葉一見鍾情,馬上就忘了羅莎琳。
而整齣劇中,羅莎琳從來沒有出場過。

曾經,我一直相信命運會帶著我,找到我生命中的茱麗葉。卻從沒想過,老天爺不讓我當羅密歐,卻安排我成為解救羅莎琳的騎士……

 

-------------------------------------

第一章

我一直相信,那個聲音就是命運的呼喚。但是我沒有料到,它是在呼喚我找到妳。
我的茱麗葉。


一走到劇團辦公室門口,我就知道我又幹了件蠢事。
所謂的辦公室,其實只是一間位於老舊公寓三樓的出租雅房。薄薄的木板門不要說防不了小偷,連裡面的激烈爭吵聲都擋不住。
「我又不是故意的,時間真的排不過來嘛。」
天氣已經夠熱了,年輕女孩激動的聲音讓氣溫又上升了好幾度。
接下來是男人同樣火大的聲音。
「時間不夠妳為什麼還要接導演兼女主角?馬上就要開始排演了才吵著要辭職,有沒有專業素養啊?」
靠,連導演兼女主角都不幹了,這戲還演得成嗎?而我居然還專程跑來這種沒人要待的小劇團蹚渾水?
沉默五秒後,女孩反擊了。
「對,我不只沒有專業素養,連腦袋都沒有,才會笨到為了你這種人加入這個爛劇團!」
門「砰」的一聲摔開,一個女孩滿臉鼻涕眼淚地衝出來─差點把我撞飛─蹬蹬蹬衝下樓去了。
「喂!恰恰!等一下!」一個有張肉餅臉的男生追出來,站在欄杆旁目瞪口呆地看著她離開。「搞什麼啊!」
我才想問「搞什麼」呢,這個小小劇團的感情糾紛也太多了吧?
話說回來,這種亂七八糟的劇團還挺合我胃口的。我最愛看熱鬧了。
一個紮著馬尾的男人跟著出來,看見了我。
「先生,你有事嗎?」
咦,這人怎麼聲音這麼脆?我直覺將視線移到對方胸口。不是平的。
哇咧,這傢伙是女生!不會吧?
個子跟我差不多高,肩膀又寬,身上鬆鬆地套著件寬大的白襯衫,配上牛仔褲,沒半點女人的樣子。加上她窄窄的臉和濃眉大眼,都快比我man了。
「你有事嗎?」看我沒答話,她又問了一次。
我露出陽光般的笑容,「妳好,我想請問你們劇團缺不缺人手?」
靠在欄杆旁的肉餅男回過身來,一臉的自暴自棄。
「本來是有缺啦,不過現在戲已經泡湯,劇團也要垮了,所以沒工作給你,不好意思。」
馬尾女瞪他,「說什麼傻話,戲當然演得成。給我進來!」
一進辦公室,我第一眼就看到放在破爛文件櫃上面的劇照。照片正中央的倩影,就是我來到這裡的理由。
這是我第二次看到她的照片,這張的畫質比上一張清晰,照片中的她也更可愛。我精神大振,下定決心不惜一切代價一定要加入。
馬尾女很不識相地擋住我含情脈脈的視線,在文件櫃前東翻西找,拿出一張表格讓我填。
我在書桌旁坐下,不時抬頭凝望照片中的倩影,連帶著下筆的力道也無比溫柔,彷彿在撫摸她的秀髮。而另外兩個人就當我不存在,自顧自的講話。
「她到底是怎麼了?自己高高興興接下工作,現在忽然說功課太重不做了,還扯到我身上,真是莫名其妙!」
馬尾女白他一眼,「只有你在莫名其妙。全部的人都知道她當初是為了你才加入劇團,偏偏你看都不看人家一眼,她當然不爽嘍。」
「我又沒強迫她加入!這什麼態度,公私不分!現在怎麼辦?」肉餅男苦著臉,「妳叫程城出來當導演啦。」
聽到「程城」這兩個字,我心裡一震。雖然沒見過面,這名字我已經很熟悉了。
「他說了,要休息一陣子找新靈感,暫時不參加演出,你再去拗他也沒用。」
「這一關都過不了了還要什麼新靈感?他可是創團始祖耶,劇團有難怎麼可以躲起來?」
「因為有人跟他拍胸脯保證,他才放心把經理兼製作人的位置交出來啊。」馬尾女諷刺地說:「你現在要去跟他說你不行嗎?」
「我……」肉餅男快要上吊了。
馬尾女受夠了他的窩囊樣,無奈地歎氣。「我來當導演吧。」
「妳?可是……」
「我當了那麼久的排演助理,也可以算是地下導演吧?你有什麼不放心的?」
「我知道,平常團裡的大小事都是妳在管的,只是……」肉餅男彷彿有些不願,終究還是投降,「那就拜託妳了。先講好,我要找小桔當女主角。」
小桔。我的胸口再度發熱。她就是照片中的女孩。有祕密的女孩。
「你怎麼老是不聽別人講話?小桔不想再佔著女主角的位置,要把機會讓給別人,你還要找她?」
居然有人自願放棄當女主角,即使是這種小劇團也是很難得的。不過我很清楚,謙虛只是一部分的原因。她陷在情關裡出不來,當然沒有心情演戲了。
「現在不是客氣的時候。劇團快完蛋了,只有她才能救得了。妳想想,有哪次公演不是她的影迷占去一半位置?告訴妳,我就是用求的也要把她求來。」他沉醉在美麗的幻想裡,「這樣吧,我先找家燈光美氣氛佳又便宜的餐廳,請她吃頓晚餐,再誠心誠意拜託她……」
呵,你到底是想救劇團還是趁機把妹?
馬尾女顯然跟我有同樣的想法,哼了一聲,「是誰公私不分?」
我填完表格交給肉餅男。
「王德燁。」他唸著我的名字。
「叫我王大頭就好。」
「我是劇團經理兼製作人姆米,」那張圓滾滾的臉確實很像姆米,「這位小姐是我們的新任導演,黎。」
黎微微一笑,接過我的資料表。
「請問,你不是戲劇系出身,也沒有半點表演經驗,為什麼會想參加劇團?」
「我一直對劇團很有興趣,想參加一次看看。」
黎挑眉,「不好意思,根據我的經驗,像你這樣莫名其妙跑來應徵的人通常都不是對劇團有興趣,而是對女主角有興趣。」
哇咧,這女人講話這麼直啊,真是不可愛。
「不,我是對導演有興趣。」一旦被看破手腳就把話題扯到對方身上,這是我的拿手絕活。
黎眉頭一皺。
「喔喔,這話不能亂講,人家老公會打你喔。」姆米連忙插話,「那你對音效燈光有研究嗎?沒有?木工總行吧?都上過工藝課嘛。道具跟布景就麻煩你了。」
他急著要約他夢中的女主角晚餐,沒心情跟我多纏,草草交代了一些瑣事就衝出去了。
「大頭。」
我要離開的時候,黎叫住我。
「既然你以前對舞台劇完全沒研究,應該連聽都沒聽過我們這種小劇團才對。是什麼理由讓你跑來我們這裡呢?」
我當然不能告訴她實話,只能眨眨眼。
「這個啊,是命運的安排。」


其實我沒有對黎說謊,真的是命運的安排。
事情要從一個星期前的某個下午說起。那天跟今天一樣熱,我的內心也像個快要爆炸的鍋爐。
當兵一年,女朋友沒兵變,去加拿大遊學短短兩個月,她卻把我給甩了,跟別人出雙入對。人生還真是詭異。
回國後工作也沒著落,我只好先去便利商店上大夜班湊和湊和。爹娘繳了補習費逼我去上課,要我考研究所。但是我一來被劈腿心情差,二來完全沒有讀研究所的興趣,上了一次就開始蹺課,只拜託同學幫我錄音。晚上失眠的時候聽上一段,很快就睡熟了,也算對得起那筆學費。
那天下午,我坐在「流浪者」咖啡店裡,一面上網打B,耳裡戴著耳機聽上課的錄音,聽煩了就把錄音筆拿起來開開關關亂玩,心裡疑惑著,我是否就是報紙上說的「不求上進的草莓族」,或者更難聽點,米蟲。
爸媽雖然沒這麼說,但他們的眼神告訴我,他們確實認為我不知上進,無藥可救。
唉,有這麼嚴重嗎?只是不想念書而已呀。光是念到大學畢業我就很佩服自己了,這輩子從來沒喜歡讀書過。況且讀研究所要幹麼?念完還不是一樣沒工作。
我媽問我,「你總不能一輩子待在便利商店裡吧?」
一輩子,想這麼遠有用嗎?當我高高興興走下飛機踏入國門的時候,可一點也沒想到短短四十分鐘之內,我就會被倩拋棄。
其實,這不幸的遭遇更證明了我一生的信念:未來是再怎麼想也沒用的,不如放輕鬆點。書不用念太多,畢了業就好。錢也不用賺太多,餓不死就好。把辛苦考試賺錢時間拿來逍遙遛躂,多看幾個正妹,這樣不是很好嗎?Don’t worry be happy.
不過要是我跟爹娘這樣講,他們可能會把我打成豬頭皮。
正在煩燥升到頂點的時候,某個跟我一樣不知上進的損友打來約唱歌,我火速把筆電收一收就離開了。直到晚上上班的時候,才發現我把錄音筆忘在「流浪者」。
第二天我急忙殺去咖啡店詢問,幸好店員有幫我收著。他告訴我,我可能是不小心按到錄音鍵,當他在座位上發現錄音筆的時候,電源還開著,已經錄了好久了。
由於閒得發慌,我熊熊對其他人喝咖啡時的話題產生強烈的好奇心,當下在老位置坐下,把錄音放出來聽。
前一個小時沒什麼東西,只是兩個坐隔壁桌的家庭主婦在那裡嘰嘰喳喳,抱怨老公孩子婆婆小姑。快轉了半天,等兩位太太離開後,我原先的位置才有人坐。
一個女孩在我耳機裡說:「這裡還不錯耶。」
我的魂差點飛掉一半。這是我聽過最清脆,最甜美也最溫柔的聲音,簡直就像冰涼又新榨的柳橙汁灌進耳裡。雖然看不到長相,我敢保證一定是個大正妹。
然後是男人的聲音,「上次公演的時候,我來這裡寄放傳單,覺得滿中意的。」
拜託,希望這男人跟她只是普通朋友,沒有特別關係。
點過餐後,那迷人的聲音又說話了,「你帶她來過嗎?」
她把聲調壓得平平的,試著隱藏她的情緒,卻還是透出一股失落。
「呃,只來過一次。妳不喜歡這裡嗎?」男人的聲音明顯的充滿愧疚和心虛。
女孩聽他語氣不對,連忙安撫。「別誤會,我不是在生氣,只是怕她發現而已。」
「放心,她沒事不會來這一帶的。對不起,下次我會去找一個只屬於妳跟我的地方。」
「嗯,要隱密一點喔。」
我大失所望,看來這兩人不但有一腿,還是段地下情。這男的劈腿,女孩居然還得幫他掩飾。
又一個劈腿的。這種人還真是無所不在,天底下難道就沒一塊乾淨的地方嗎?
真噁心,用情不專的人還裝什麼浪漫?「只屬於你們的地方」?劈腿的人找得到嗎?
我腦中浮現倩當著我的面,挽著另外一個男人頭也不回地離開的畫面;不禁一陣反胃。
倩至少是女人,錄音帶裡這位仁兄可是個帶把的,不但辜負一個女孩,還害另一個女孩陪著他鬼鬼祟祟見不得光,真是不要臉。
還有這位小姐,妳何必這麼體貼?直接殺到正牌女友面前拆穿這男人的真面目不就好了?
我知道自己很可笑,居然為一個連長相都沒見過的女孩義憤填膺。但是光聽到她的聲音,我的全身骨頭就快要跟著聽覺神經一起融化,連吸進來的空氣都變成彩色的,把我的胸腔塞得像個熱氣球,整個人都要飄上天去。對那個讓她受委屈的男人,不由自主地生出一股厭惡。
「對了,上次那家公司還有沒有再找妳拍廣告?」
女孩苦笑,「早就換人了。像我這種玩票的小咖,廣告公司隨便一抓就是一把,何必來碰我的釘子呢?」
「對不起,都是為了我。」
這位老兄啊,你除了道歉還會什麼?
「才不是呢,是我自己拒絕的,反正拍洗髮精廣告不會有什麼前途。」
「總比一輩子待在飲料店有前途吧?」男人自暴自棄地說:「虧我還誇下海口,說什麼要導一部好戲把妳捧紅,結果我變成這副德性,還把妳也拖下水。」
「程城,」女孩打斷他,「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好嗎?這種事急不得的,慢慢來就好。」
「慢慢來?」名叫程城的男人乾笑,「放心,照這情況看來,我下次寫出劇本大概是一百年以後,夠慢了吧?」
「程城……」
「妳知道嗎?她嘴裡不說,但是我一看就知道她在等我寫出新作品。我現在連看都不敢看她,那種期待的眼神簡直是要我的命。她真的是笨到家了,直到現在還以為我是天才。我每天都很想指著她鼻子告訴她,小姐妳快醒醒吧,程志城根本不是什麼天才,只是個自以為有才華的米蟲而已!」
「你說什麼傻話!」
這傢伙到底是程城還是程志城?很煩耶。不過搞藝術的人大概都會有一兩個花名吧。──是說那個東西叫花名嗎?還是藝名?諢名?小名?隨便啦。
話說回來,劇本寫不出來還有力氣腳踏兩條船,這老兄也太閒了吧?拿把妹的時間寫劇本,不就寫出來了嗎?
「小桔妳也是。妳怎麼受得了我?我的真面目妳已經看得很清楚了,何必跟她傻成一塊?」
原來女孩叫小桔,真可愛。
她輕笑,「不知道耶。大概我就是喜歡米蟲程志城吧。」
不公平!同樣是米蟲,為啥這位米蟲程志城可以一人佔兩個妹,米蟲王大頭卻沒人要?這世上沒有正義公理!
「小桔,我……」
「我不要聽你說這些。」小桔堅決地說:「我不是為了讓你難過才跟你在一起的。」
他們接下來又說了一堆肉麻話,聽得我耳朵抽筋。很想關機,卻又捨不得小桔的天籟美聲,忍不住反覆聽了好幾次,直到錄音筆沒電,我還陷在幻想中。
要是可以見到她本人該多好。要是可以每天聽到她用那美妙的聲音呼喚我該多好……
「聽到什麼有趣的東西嗎?」
正在出神,店員過來加水,打斷了我的冥想。這店員就是幫我保管錄音筆的人,我每次來都會碰到他,沒事就窩在櫃枱後面上網。不知何故,他的眼神總給人一種很可靠的感覺。
他從來不跟我裝熟,對我發問的語氣卻自然無比,讓我也回答得理所當然。
「沒有,只是再度證明世界不公平。」
「是嗎?真可惜,我還以為你無意間發現什麼政治暗殺陰謀呢。」
最好有這麼誇張啦!
我念頭一轉,「昨天我離開以後,有一男一女坐在這個座位上,你認識他們嗎?」
他一臉抱歉地搖頭。也對,天底下不會有這麼順利的事。
「那你們這裡是不是常會有劇團來放DM?」
「有啊。」他指向門邊的小桌,「都在那裡。」
依照那個程城的說法,上次公演似乎已經有一段時間。
「那過期的DM你們怎麼處理?」
「我找找看。」他在吧台後面東翻西找,挖出一疊傳單給我。
我一張張翻找,試著找尋錄音裡的關鍵名字。
當我翻到一張單色印刷的傳單時,心臟立刻不受控制地狂跳起來。在傳單正中央,痴痴仰望男主角的小臉實在是太迷人了。精緻小巧的鼻梁,豐潤的菱角嘴,還有又圓又亮的大眼睛,簡直就像一座燈塔,把這張紙質和印刷都超級粗劣的傳單照耀得像金箔一樣。
根本不需要看上面的說明,就知道我找對了。
劇團名稱是「遊戲人間」,團長:程城,編劇、導演:程城。主演:程城、小桔……等等。
小桔。這名字寫成書面更加可愛。
我呆呆地看著她,總覺得她隨時會轉過來看我。
她旁邊的男人想必就是程城。照片裡只有側臉,反正就是一副書呆樣,跟錄音裡的印象非常符合,一看就知道不會有多大出息。
但是照片裡的小桔卻依偎在他懷裡,柔情無限地看著他。
無論台上台下,這甜美的女孩同樣深愛著這個窩囊無能,又另有正牌女友的花心男。真是氣死人!
有句歌詞說:「感情中專心的人容易被傷害。」所以不專心的人就可以佔盡一切便宜嘍?天底下有這種道理嗎?誰來告訴我不是這樣?
我不想自虐,卻還是不斷想起倩離去時那副輕蔑的眼神。那種把我看得比螞蟻還不如的眼神。不只這樣,分手後她還每天在部落格上大喇喇地貼她跟那個賤男人的親密照,寫一堆噁心吧啦的肉麻話。留言板上還有一堆人去祝福他們。
最可惡的是,她不但沒有遭天譴,還瘦了兩公斤,獲選部落格正妹。
我必須接受事實。沒有人可以伸張正義,除了我自己。
身為劈腿受害者,我必須自立自強奪回我的尊嚴,否則就會被欺負到底。
沒錯,為了我自己,也為了全天下專情卻無辜受害的好人,我要站出來懲罰那些劈腿的人。
仔細想想,我會忘記錄音筆,又誤打誤撞錄到他們的對話,這絕對不是巧合,一定是冥冥中有天意在安排,要我跟小桔相遇,並且教訓程城,拯救她脫離無望的三角戀情。
我要去告訴小桔,她應該配更好的男人。也就是我。
一想像小桔用那甜蜜的聲音呼喚我「大頭」,我心中累積的鬱悶頓時一掃而空。
被倩倩拋棄算什麼?找不到工作算什麼?被爸媽叨唸又有什麼大不了?拯救美女才是我的使命啊!
再想像花心男程城被我打敗,垂頭喪氣的表情,我更是興奮得像要爆開一樣。
我衝到櫃枱結帳,店員說:「你好像很高興。」
「是啊,」我精神百倍地說,「我找到人生的目標了。」
「那真是恭喜了。」
「謝謝你的幫忙。」我把其他的傳單還給他,「對了,我叫王德燁,叫我大頭就好了。請問你怎麼稱呼?」
「你叫王大頭啊?真巧,我也姓王,別人都叫我王小明。」
我嚴重懷疑他在唬弄我,不過人總有給自己取小名的權利,沒必要計較這種事。況且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就這樣,我來到了「遊戲人間」辦公室,旁觀了一場鬧劇,加入了劇團,並且熱切期待跟小桔見面的時刻。


(待續)
   
    

novelat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夏玥
  • 不好意思打擾你
    我想請問一下「守護最後的幸福」這個稿件的審稿狀況?
    呃,我不是在催貴社,而是因為我已經等了快半年的時間...
    這期間我有寫信到貴舍詢問一下狀況,可是都沒有回應,所以我在這裡問一下。
    感謝你撥空回應!
    PS我知道在不相干的文章問不相干的問題是很沒禮貌的一件事,但因為你們都沒有回覆我,所以我只好出此下策了,先在這裡說聲抱歉:(
  • 夏玥
  • 謝謝你,我收到回信了:D
    感謝你們不嫌麻煩的再寄一次:)
  • ~^_^~
      

    novelatnet 於 2011/01/28 18:58 回覆

  • 訪客
  • 之前讀過Killer的幾部小說,小說裡面有很多對愛情的想法讓人很有感觸,這次的書也一定要買。
       
  • RIKA
  • 這本書我看了,Killer這次的故事好特別喔!
      
  • 仙人掌
  • 投稿網路小說要多少個字?
  • 關於投稿的問題,可以email到 fulvia_chen@cite.com.tw 詢問,我們會盡快回覆。
        

    novelatnet 於 2011/03/04 12:18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