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你莫屬 

 

作者:nanaV

出版時間:2010年9月

 


-------------------------------------

好幾年了,我時常會做這樣的夢。

    我想那是因為只有在夢裡,我才能這樣毫不掩飾地找尋他的影子,我才能這樣肆無忌憚地看著他的眼睛,即使一句話也說不上。

    現實上呢,我跟他可能真的很難和平共處超過三天以上,更別說要一直盯著他的眼睛看了。

    我跟周靖熙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鄰居,這世界上大概除了他爸媽之外,我敢說就屬我最了解他了,要是我一直盯著他的眼睛看的話,我想他大概會說:「噁心死了,妳想幹什麼?」

    連我都覺得這實在是很不對勁的一件事,要是他一直盯著我看,我肯定會全身起雞皮疙瘩。

    我姊艾莉說我有病,明明這麼喜歡周靖熙,為什麼還要一天到晚跟他吵架,我想那是因為,一方面太在乎對方,另一方面不想讓他察覺自己的心意,所以只要一見面,就會忍不住跟他大小聲。

    「妳自己以前還不是愛跟智熙吵架。」我嘟著嘴反駁她,周智熙是靖熙的哥哥,我們四個時常玩在一起。

    雖然我姊表面上看起來跟她現在的男友林克勤一副很幸福的樣子,但我想,在我姊的內心深處,應該多多少少都有一點遺憾吧。

    因為周智熙和艾莉就像我跟靖熙一樣,從小到大,他們吵歸吵,但就連年紀那麼小的我都知道,他們彼此都在乎對方。

    智熙哥總是在小地方展露出他對艾莉姊的溫柔,而我姊雖然在嘴巴上不肯認輸,但她卻比任何人都還懂智熙哥。

    就像我跟靖熙一樣,只是我不太明白,這樣的在乎究竟只是親情,還是也可以算是愛情。

    我姊第一次帶克勤哥回家的那天,把我們所有人都嚇了一跳,我們都以為,她只是在生智熙哥的氣,故意帶一個人回來假裝是她的男朋友。

    沒想到這一晃眼就是好多年過去,她跟林克勤總是一副甜蜜蜜的樣子,親朋好友沒有一個不羨慕他們的。

    我本來以為智熙哥會難過的,但他的失落沒有維持多久,他們很快地就變成像現在一樣,像是一對很要好的親兄妹似的。

    我得說,我真的很不想跟靖熙做兄妹,我承認我喜歡他,是什麼時候開始喜歡的連我都不能確定,但我喜歡到發生在他身上的大小事我全都要管,他心裡所想的每一件事我都猜得到。

    我將這份心意藏在心裡,無論如何都不想被他知道,我實在太害怕這秘密一曝光就會讓我自己受傷。

    因為我總覺得他就跟智熙哥一樣,對我好,只是因為他把我當個親妹妹而已。

    「菲,起來了,快點。」正當我翻個身,打算繼續做我的美夢時,靖熙敲著我的房門道。

    我立刻就清醒了大半,卻沒有起身去開門的打算。

    「菲,不是叫妳不准鎖門,妳最好是給我起來開門喔妳!」周靖熙拉著我的房門前後搖動,快把我的門拆了。

    我這才起身把我的書桌用力推到門的前面擋好。

    就是因為他們總是隨隨便便就進我的房間我才要鎖門,少女的房間哪是他隨時要進來就可以進來的?

    「艾菲!妳有力氣搬書桌,還不如給我起床開門!」周靖熙在門外快要抓狂的大叫。

    我常覺得隔壁周家一定在我家裝了監視器,他怎麼知道我搬了書桌?

    才剛訂好比薩,比薩還沒到,他們兩兄弟就會先在客廳坐好;我爸從國外回來帶了很多巧克力,他們兩兄弟還會比我們艾家的小孩先吃到;至於我帶去學校的便當……

    「艾菲,妳媽做的炒麵最好吃了,分我一點。」我還沒將便當盒打開,周靖熙已經趴在我們教室的窗戶上,對著我說。

    他怎麼知道我媽今天煮炒麵?這不是裝了監視器是什麼?

    至於他會在星期六早上八點叫我起床,這肯定是相當不尋常的一件事。

    他整個暑假有哪天不是中午過後才被周媽打醒的?他是吃錯藥還是神經有病?怎麼可能這麼早就起床?

    「你有病阿!」我將書桌推回原位,把門打開。

    「去巷口幫我買兩杯豆漿,一個漢堡,一個火腿蛋土司。」周靖熙把一張一百元的鈔票塞進我的手中。

    「我又不想吃。」我將一百元塞回他上衣口袋,然後用力關上門躺回床上。

    「菲菲!」我媽的聲音從樓下傳了上來,她最討厭我關門這麼大聲。

    「又不是要給妳吃的。」周靖熙打開門進來。

    我看了他一眼,接著默默轉過身面對牆壁,把棉被拉上蓋住我的頭,我當然知道早餐不是要給我吃的,但為什麼要叫我去買?

    想吃早餐,他可以回家叫周媽做給他吃,自己去早餐店買,假日的一大清早跑來找我幫他買早餐?一整個很不尋常。

    「菲……我是考生耶,妳就幫幫忙嘛。」周靖熙一邊搖著我一邊用極度噁心的音調對我撒嬌。

    「知道了啦!」雖然有點不太情願,但我翻開棉被坐了起來。

    就看在他即將升高三,是個準考生,我去。

    還這麼低聲下氣的求我,我去。

    我還記得我考高中的時候,周靖熙每天晚自習都幫我帶便當,雖然是我媽請他幫忙送便當的,但看在他這麼任命地幫我送了一年便當的份上,不過是一頓早餐,我去。

    艾莉以前常幫智熙哥買早餐,她雖然一邊念一邊出門,但看得出來她其實心甘情願幸福得很,難得我也有機會幫靖熙買早餐,我去。

    給自己做好心理建設以後,我才起床刷牙洗臉換衣服,拿著靖熙給我的一百元下樓。

    「菲,今天怎麼這麼早?來吃早餐快點。」媽準備了一鍋稀飯,還有肉鬆、荷包蛋、醬瓜和幾樣小菜。

    我看了餐桌一眼,這實在是不對勁中的極不對勁。

    那個在我們家裝了監視器的周靖熙,怎麼可能不知道我家準備了這麼豐盛的早餐,還要我去巷口幫他買?

    就算沒有監視器好了,進了我家到我房門前叫我,總會經過客廳吧!怎麼可能會錯過這麼豐盛的一頓早餐。

    依我對周家兄弟的認知與了解,有留一點給我們艾家的孩子當早餐就不錯了,怎麼可能吃都沒吃就上樓?

    這不是擺明著有很大的問題嗎?

    「我先出去一下,馬上回來。」

    一開門,一個男生拿著紙條就站在我家大門外。

    「夏天學長!」

    「妳……認識我阿?」夏天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不認識我。

    「不認識!」

    「不認識?」夏天的表情更疑惑了。

    但我的死黨楊以青認識。

    夏天學長可是我的好姊妹楊以青心目中的白馬王子,我怎麼可能不知道他。

    「你在我家門口做什麼阿?」

    夏天學長將手中的紙條遞給我,上面是隔壁的住址。

    「他們家沒有門鈴,你直接進去就可以了。」

    「謝謝!」夏天學長對著我笑了。

    就像楊以青形容的那樣,夏天學長的笑容,是那種很陽光很溫暖的笑容。

    就像他的名字夏天一樣。

我常覺得隔壁周家一定在我家裝了監視器

HHH

    我拿著買好的早餐走進周家,周爺爺這時候正在院子裡澆花,周媽和周爸上個星期上台北出差,到現在都還沒回來。

    周爺爺很疼我和姊姊,他老人家最大的心願就是可以看到周氏兄弟和艾氏姊妹結為連理,生個白白胖胖的曾孫給他抱抱。

    自這個心願已經因為艾莉交了男朋友而破滅一半之後,全世界大概就只有周爺爺是站在我這邊的了,。

    我跟周爺爺問了聲早後,走進屋裡,靖熙和夏天學長就在客廳的餐桌上討論起數學。

    這真是難得一見的畫面,靖熙居然在算數學?!他到底有多久沒這麼認真過了?

    「早餐。」我把早餐買回來後,丟在餐桌上,離開前還瞪了夏天學長一眼。

    夏天學長今年剛從我們學校畢業,據我所知考上了數學系, 還記得畢業典禮那天,我的死黨以青哭了一整天,眼睛腫得跟牛眼一樣大。

    所以可以想像我對夏天學長這個人實在是不會有什麼好感,我才不管以青有多喜歡他。

    「小夏,別理她,八成又是那個……」

    「到底是誰灌輸你這種沒水準又沒營養的想法?誰說心情不好就一定是大姨媽來?」我轉過身雙手叉腰,直接對著靖熙罵。

    「我又沒有這樣說。」周靖熙給了我一個標準的無辜表情,是那種就算無辜仍然非常欠揍的表情。

    「為什麼是他來教你?」我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他口中的「小夏」,他什麼時候跟夏天學長這麼要好了?

    「他是妳姊的死黨的弟弟阿!妳不知道喔?」周靖熙給了我一個絕對是又罵我智障的表情,不要跟我說他沒有這樣說,我知道他就是這樣想的!

    我確實是不知道他是我姊死黨的弟弟,如果早點知道的話,我才不會讓以青自己單戀苦惱這麼久,一定早就想辦法找機會讓他們認識一下了。

    「嗨!」夏天學長舉起手,跟我打聲招呼,外加了一個騙死鬼的笑容。

    「哼!」不想跟靖熙這幼稚鬼一般見識,再瞪了他跟「小夏」一眼後,我轉身回家。

    回到家後我盛了碗稀飯,配上一點肉鬆、醬瓜和媽媽煮的菜埔蛋,便在客廳坐下,邊看電視邊吃我的早餐。

    「菲,吃飽記得上樓念點書,暑期輔導結束後妳每天都睡到快中午才起來,暑假作業有沒有寫阿妳?」媽媽拿了一大盤生豆芽,坐在我的旁邊,挑起豆芽菜來。

    「高中生哪有暑假作業,暑期輔導的時候都寫完了阿,妳放著我等等邊看電視邊幫妳弄。」我突然得意了起來,今天大概太早起床,一整個佛心來的居然想幫忙做家事,這麼懂事的孩子在夏天要上哪找?冬天才有聖誕節呢!

    「沒有暑假作業也去預習一下高二的課業阿!妳看人家靖熙一大早就在客廳算數學,多麼認真,妳也為妳的未來打算一下好不好?」我媽雖然這樣說,卻把整盤豆芽菜推到我的面前來。

    「他三分鐘熱度啦!大概吃壞肚子。」這是我當下的直覺,不然怎麼可能這麼認真?騙人家不知道他是這個人最討厭的就是念書嗎?

    「不是喔,聽你周媽說他要去美國念大學,所以很認真在補習,而且人家高二下就開始準備了。」我媽說完便起身拿著洗衣籃去頂樓洗衣服。

    我有點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有問題,應該沒有聽錯吧?靖熙要去美國念大學?這實在不太可能阿。

    去美國念大學,英文要很厲害、很流利吧!就憑他?他考得上嗎?台灣的大學都不知道考不考得上了,他怎麼會想要去考美國的大學?

    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崇洋媚外的,我怎麼不知道?我從來就沒有聽過他說他要去美國的事情。

    「妳發什麼呆?」我爸放下報紙,伸手在我面前揮了一揮。

    「爸,媽剛剛說靖熙要去美國唸大學,真的假的?」我回過神來問。

    「真的阿,妳周爸的公司要在那邊設立分公司,派你周爸過去支援,所以靖熙那小子想跟著過去吧,以後要看見你周爸可就難囉,台灣美國兩地跑的。」我爸說著又把報紙拿起來看。

    那周靖熙呢?如果他去美國唸大學,我還看不看得到?他跟周爸一起台灣美國兩地跑嗎?

    實在忍不住我內心滿腹的疑問,把碗裡剩下的稀飯一口塞進嘴巴後,就衝出家門。

    靖熙考上美國大學的機率是不高,但他要是真的想去考,我知道他會很認真去準備的,要是讓他給考上,那他就會離開我了。

    那怎麼可以!我不要他離開,我的心願很簡單的,又不是要他做我的男朋友,我只是要他待在我身邊而已。

    「妳小心點妳。」才跨出大門,就撲上智熙哥,幸好他接住我,不然我又要跌倒了。

    「智熙哥……」

    「妳怎麼又哭了?還沒看過像你這麼愛哭的,連跌倒也要哭,而且連地都沒碰到耶妳。」智熙哥順勢拍了拍我的背。

    「不要去美國啦!」我哭得更大聲了,周爸不要去,周媽也不要去,智熙哥不要去,當然,靖熙絕對絕對不能去。

    「我沒有要去阿!這麼捨不得我阿?」智熙哥笑著幫我把眼淚擦乾。

    「你不去?」那靖熙呢?他去不去?

    「對阿,我還在唸大學,還要當兵,我怎麼跟去?就算想去也去不了。」智熙哥邊說邊走進我家大門。

    「我姊還沒起床。」

    「我知道阿,妳們兩個暑假沒睡到中午十二點的話那才反常,我是來吃稀飯的。」他一說完,很自然地在餐桌前坐下。

    「我是豬阿?你才反常。」艾莉拉開智熙哥旁邊的椅子坐下。

    我也拉開餐桌的椅子坐下,趴在桌上盯著他們兩個吃早餐,然後一邊思考我到底要不要繼續往下問。

    不是有句古語嗎?此地無銀三百倆,周家兩兄弟不馬上猜到我喜歡周靖熙才怪,我剛剛到底是為什麼要飆淚?又不是瓊瑤故事裡面的女主角,靖熙要去美國就去美國,我到底有什麼好哭的?

    「妳不是特地起個大早來看我們吃早飯的吧?」艾莉問。

    「怎麼可能。」我面無表情的回答,雖然大家都說我蠢,但有時候我覺得艾莉比我還蠢,這種問題她也敢問。

    「美國的事情好像曝光了,一大早就哭給我看。」智熙哥自以為很小聲的跟艾莉說悄悄話,但這音量我看巷子口的小黃都聽得見了。

    「台灣的教育制度不適合靖熙啦,去美國念大學沒什麼不好阿,愛他就要讓他快樂,知道嗎?」艾莉把碗筷放下,拍拍我的肩膀。

    默默地站起身,把椅子靠上餐桌,獨自一人走回自己的房間。

    靖熙小時候心臟開過刀,他不用當兵,而且就如同艾莉所說的,台灣的教育似乎不適合他,除了硬要把他留在我身邊這一點,我實在找不出一個更好的理由、也找不到一個很好的方法,不讓他去美國念大學,如果真的讓他給考上的話。

    愛一個人就是要讓他快樂,或是愛一個人就是要讓他自由、愛一個人就是讓他做他自己想做的事,我實在很不想懂這些,對我來說,我只想他在我身邊,哪都別去。

*不是有句古語嗎?此地無銀三百倆*

 

(待續)

 

 


novelat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昱初
  • 這個我知道!
    艾莉的妹妹艾菲
    (不知道會不會有艾仁的故事= =)
    忘了我之前是在哪裡看到這本書要出......
    是在哪呢??(回憶)
    等nanaV的小說等很久了
    (每本我都有買!)
    期待:)
  • 對啊,真的是艾莉的妹妹耶!
      

    novelatnet 於 2010/08/16 18: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