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愛你.jpg

 

作者:溫暖38度C

出版時間:2010年7月

 

我打從第一眼就對他有好感,那不是一般般的好感,而是像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越看越滿意、越看越對味那種超乎想像的好感。

我對他有好感的實際表現如下:
一、當看著他,胸腔有股莫名悸動。
二、當看著他,會不由自主地笑開。
三、當看著他,會不由自主好心情。

如果不是某一次因緣際會下,被好友馨慧拉去觀賞校內的籃球大賽,我真的不知道他是這般響叮噹的人物,場邊上有好幾位女孩為他加油打氣,還特別做了加油看板。擁有這種陣仗的應援團,簡直跟偶像劇一樣華麗誇張。

我在心底暗自對自己許下一個承諾,假使我和他有了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甚至第六次照面,我就要拋下女孩子的矜持勇敢的去追求他。

為什麼非要是六次?

大概是我那該死的爛迷信作祟。六是個吉祥的數字,除了六十是考試的及格分,保佑你學科不被當,不用補考兼暑修,它還代表六六大順,事事順利,無所阻礙的美德美意。

多好,一切都在我美好的掌握之中……

 

-------------------------------------

我打從第一眼就對他有好感,那不是一般般的好感,而是像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越看越滿意、越看越對味那種超乎想像心蕩神迷的好感。

我和他第一次初照面說來尷尬也叫人羞赧,那天準備去女廁換每個月來一次的大麻煩。誰知道一個倉猝步伐下和對面一個男孩擦肩撞上,我本想開口道歉,一個大發現令我連忙打住嘴,口袋裡的衛生棉活生生從褲袋掙脫出,直接掉落在人來人往的走廊上。我的尷尬指數當場破錶,驚恐之餘我瞪著衛生棉足足傻了好幾秒。

下課是學生離開教室的尖峰時段,而我那該死的衛生棉卻掉落在人潮往來頻繁的走道上,不用多想我也揣測的到這塊突兀出現在走廊的衛生棉會引起過路人的軒然大波,尤其是正值青春期的男孩們會如何訕笑這塊衛生棉的主人。一思及此,我的頭皮不禁一陣發麻,連忙從腦中立刻搜尋出解決方案。

方案一:我應該馬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拾起塞回口袋裡。
方案二:假裝不是自己的趕緊速速離去──最好是以那種浪子不回頭的堅決態度。

下意識我選擇了後者,因為光是撿就要花時間,自然被抓包的風險也大。而該死的是我那婦人之仁促使我逃了幾步後回頭一瞥──可見我沒有浪子的堅決。

回過頭後,我並沒有看見被我惡意遺棄的衛生棉,反而瞧見一個大男孩正以怪異的姿勢和我四目相望。

他雙腳屈膝一前一後,單手撐在地板上,一手固定在膝上,不知道的人還真的不知道他這個動作是在做什麼?

「喂,你在幹麼?還不去籃球場集合。」突然從轉角跑出來的一個男孩問他,轉移了我對他的注目禮。

「你先去,我綁個鞋帶。」說這話時,他把身子蹲得更低了,做出了正確的綁鞋帶動作。

「快點喔!籃球場等你。」

正困惑衛生棉憑空消失的奇特異象,眼神掃視走廊,我無意瞥見他的鞋子根本沒有鞋帶,是那種穿套式的休閒鞋。更令我咋舌的是──我好像看見在他掌心的縫隙間有著屬於衛生棉的白色包裝。

哦,這什麼情形?

當他筆直的朝我走來時,手上還握著我的……衛生棉!?腦海頓時傳出吃驚的嗡嗡聲響,儘管內心立刻湧現出想奔逃的念頭,無奈雙腳卻像生根般地動也不動。

猛低下頭,暗暗祈禱他不是要來找我歸還女性用品。

「這是妳掉的吧?」哇咧!他終究是來物歸原主了。

我難堪的抬起臉對上他的雙眸,接著定睛在他那精緻的臉孔上。男孩擁有一雙深邃且明亮的黑色瞳孔,一頭蓬鬆有型的短髮,眉毛濃度恰好配他古銅色的肌膚,唇形完美適中,特別是他唇形像極了汪東城的翻版──有型性感。

一瞬間,有他當畫面的背景登時出現一道道奔向天際的煙火燦爛且絢麗。我是說這男孩帥得令人想替他編造出有煙火的假想,當場我是真的真的心花怒放。

意識到自己竟對他有這種無法克制的非分情愫,尷尬的把視線移開。「嗯,真不好意思。」太久沒在校內見到如此俊俏的人類,一時才會意亂情迷。

「喏,小心收好。」男孩試著微笑,試圖化解這尷尬。

慌亂的趕緊接過衛生棉,「謝謝。」這一次相當確定有把它給塞牢在口袋裡。

「不會。」他又對我笑了一次,不過這一次的尷尬成分少了一些。

那是我和他第一次的初照面,只知長相不知其名,卻仍為他感到心花怒放。


在第二次照面前,我不知道他是誰,更不知道他是校內的萬人迷籃球校隊的一員。大概是我單方面不想涉獵有關校內的任何事,身為校內學生的我只求考試『歐趴』能夠順利獲取畢業證書。要不是在某天因緣際會下,由著好友馨慧拉去觀賞校內的籃球大賽,我真的不知道他是這般響叮噹的人物,場邊上有著幾位女孩為他加油打氣,還特別做了加油看板,擁有這般粉絲後援團,簡直跟偶像劇一樣華麗誇張。

巧的是這男孩的班級就在我們教室隔壁,無奈過去三百六十五個日子以來,這號人物在我生命裡簡直像電玩裡頭的隱藏版人物後來才出現,就在我升高二的這一年,我的心開始對愛情再度有了蠢蠢欲動的美好幻想。

以前不是沒有過對愛情的美好幻想,只是時機不對,人也不對。

第一次對愛情的美好幻想發生在國中,由於國中的男孩實在是太稚氣,動不動打架滋事又常把髒話掛在嘴邊當問候語,這樣的年齡心智我無福消受,於是我自動打消此念頭。

第二次對愛情的美好幻想發生在高一剛進校時,誰能料得到我就讀的科系,男生人數連十根手指頭都數的出來,慘的是那幾位寥寥可數的異性尚無我喜歡的類型,久而久之我的愛情幻想再度被打入冷宮。

我以為被打入冷宮的幻想,終將不會在高中時期出現了,沒料到老天爺還是待我不薄。

在場上奔馳傳球給隊員的他,蓬鬆的短髮在風中飄揚起舞,專注的神情、賣力的模樣,讓我深深為他著迷。一個運球、跳投進籃的動作,差一點惹的我跟著他的粉絲團忘情尖叫吶喊。

好險我把持住了。

實際上我該迷戀眼前的男孩,而基本上我也在迷戀那個男孩。自從和他第一次照面後,我對他貼心的舉動──為我撿回掉落在走廊令人尷尬的衛生棉。更遑論他在籃球場上奪目迷人的風采,一舉一動牽動著我的心跳,令我更是情不自禁的掉入對他好感加倍的旋渦。

我對他的好感如下:
一、當看著他,胸腔有股莫名悸動。
二、當看著他,會不由自主的莞爾。
三、當看著他,會不由自主好心情。

綜合以上好感,我稱呼這種好感叫作──喜歡。

事實上,我有預感日後對他這個人產生的好感肯定會越發的多。

「姜哲漢加油!」粉絲團尖叫聲此起彼落,刺激著我的耳膜。

彷彿在回應粉絲團的死忠吶喊,男孩匆匆回過頭朝粉絲團給予肯定的笑靨。

恍然間,我以為男孩有看到我,他歪著頭朝著我的方位遲疑了幾秒,接著瞇起眼若有似無的揚起嘴角,轉身又繼續賣力投身在籃球場上。

我為他突如其來的舉動,胸腔硬是用力狠狠跳了好幾下。

第一下是他眼神和我對上瞬間,第二下是他好像認出我是掉衛生棉的那個糗女孩,第三下第四下第五下是我對他的笑容感到萬分心動的證明。

透過女孩們高分貝的尖叫聲,我確定了他的名字叫作──姜哲漢。

我想這是初步了解他這個人,第二個重大好消息。


*(1)
我在心底暗自對自己許下一個承諾,假使我和姜哲漢有了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甚至第六次照面,我就要拋下女孩子的矜持勇敢的去追求他。

為什麼非要訂下六次照面?大概是我那該死的爛迷信。六是個吉祥的數字,除了六十是考試的及格分,保佑你學科不被當,不用補考兼暑修。它還代表著六六大順,事事順利,無所阻礙的美德美意。

多好,一切都在我美好的掌握之中。

「姜哲漢不喜歡矮子。」

噢,也許不是他媽的掌握中的那麼美好。

「妳有什麼根據?」我瞪著一旁蹺著二郎腿的馨慧,一副不把話說清,她就要為她的掃興之舉付出代價。

「因為他交往過的歷任女友都是高個子正妹,少說有一六○公分。」馨慧毫不隱瞞的對我透露出姜哲漢擇女友的基本條件。

「妳怎麼會知道?」我帶著質疑的眼神直視她,心底有些受挫。

「拜託,我國中和他同班,班上有眼睛的人都知道。」這時的馨慧換起腳蹺,雙手環胸,看著我幽幽地說。

難以置信的打量著馨慧,原來她和姜哲漢曾是同班同學,這對我來說無疑是個大發現,原則上也算是個相當有利的大發現,不然我不會知道姜哲漢的女友都是高個子正妹。

「欸,一五五公分算矮嗎?」無視心底那股冉冉上升的挫敗感,我理直氣壯問道。

「夏靖蘋,妳連一五五公分也不到,明明就是一五四﹒五公分好嗎?」她翻了個白眼還不留情面的連嘆好幾口氣。

我該為我朋友的誠實給予掌聲獎勵嗎?噢不,該死的過分坦白。

「四捨五入不行嗎?」我還在為那○﹒五公分掙扎。

「省省吧!想著努力長高才是上上策。」她挖苦地說,差點沒惹惱我。

我又該為我朋友的誠懇建議給予肯定嗎?噢天,該死的王八意見。

能長高早就繼續長了……

「那有什麼可以長高的方法?」我急切地問。

「有。」她自信且篤定的回答。

「什麼方法?」我睜大眼豎起耳仔細聆聽。

「重新投胎。」一本正經。

「噢,去你媽的賈馨慧。」真該改名假賢慧。

不介意我口出惡言,馨慧繼續提議道,「說真的妳乾脆換個人喜歡好了。」她改勸。

「說真的妳乾脆當作我沒問過妳這事算了。」我肯定是天真的可以,才會想找她這種心狠手辣的天蠍魔女商量。潑我一身冷水不說,居然還唱衰我?

馨慧之於會被我冠上魔女稱號,全歸在她對任何事物並沒有太大熱情,甚至有種和世間脫節,對生活周遭的態度大多採取漠視與不屑。她善於隱藏自身情緒,連身為她朋友的我有時候都不甚了解她的內心世界。明明是個漂亮女生,個性上卻是個冰山美人。身邊總是不乏異性追求,卻從來不見她答應和任何一個愛慕者交往,我暗自揣測馨慧大概也對愛情很不屑吧。

重新投胎?虧她想出這麼沒良心的建議。

「蘋,開個玩笑咩,不是要跟我生氣了吧?」她用那雙美眸瞅著我笑。

「我是有這個打算。」雙手抱胸,噘起嘴巴,我憤憤瞪向前方黑板作為洩憤,難得這麼認真要跟她商討事情,不認真回答就算了,還盡提些餿主意氣人。

見我故作冷漠,她端詳起自己擦了透明指甲的十指,語帶誠懇地說:「心動這玩意兒要擋也擋不住,照實際狀況成功的機率並不大,但身為好友的我精神上會為妳祈禱祝福。」同時一支玉手輕拍我肩膀,像是要彌補自己剛說過的錯話,求和意味頗重。

我該為我朋友的這番話而感動流涕嗎?噢她,真不該加中間該死那句。

整齊被她拍皺的衣肩,我不抱希望的說:「免了吧妳!別唱衰我就好。」有時候從馨慧嘴裡跑出來的話,還真教人不敢恭維。

「我是確定他沒跟矮子交往過,不過妳可以試試看。」她又說。

「賈馨慧小姐,妳這是在歧視沒比妳高的人嗎?」我沒好氣道。

有一六○公分真的那麼了不起嗎?我是不知道上面的空氣有多新鮮,但下面的空氣也沒多糟啊。

「才不,小不點身材多可愛呀!」她毫不手軟的捏我臉兩把。

「賈馨慧小姐,我好歹大妳一歲,妳這樣的行為簡直沒大沒小。」

老是把我當妹妹般看待,忘了誰才是老大,呃……我是指年紀大。

「放心,我還沒小鳥。」她可樂了。

我無言的用力拍掉她那隻可憎的毛手,不知拿她時而冰冷時而熱情的性格怎辦。

「說真格的,愛情可以試試。」趕在上課鈴響前,馨慧撂下這句聽似安慰我的話語便急忙如廁去。

即使她沒這麼建議,我也正打算這麼做。因為打從第一眼和男孩目光對上那瞬間,我就知道我絕對會喜歡這個人,而且還是那種具有爆炸性的強烈好感。

愛情可以試試,那麼我愛的那個人,是否也願意試試?


(待續)

 

 

novelat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羊
  • 好像不錯耶^^
  • 羊同學,你又搶到頭香了。:p
      

    novelatnet 於 2010/06/22 20:04 回覆

  • 麥麥
  • 喔,等博客來一可以訂購,我就要馬上去訂了。XD
  • ruru
  • 已經買了.看完了..不錯喔~
  • Bella
  • 有買囉~
    不錯看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