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喲!女生宿舍

 

作者:塔瑪江

出版時間:2010年6月

 

 

-------------------------------------

【第一章:百鬼夜行】
1.
  要介紹女生宿舍的恩怨情仇,一定得從我所住的123寢室開始說起,因為自從女生宿舍建舍以來,就一直流傳著這麼一句話。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讓她住進123寢室」。
  當然,在我住進123之前,這句名言從未流進我這個菜鳥的耳裡,如果早知道123在我們女生宿舍的歷史中,占有如此神聖重要的地位,就算用改造手槍在我的肚皮上打個二槍,就算把我關進土城看守所,就算叫我一天24小時黏塑膠花黏到手抽筋,我也絕對不會住進來的。
  故事的開始,是一個星期三的下午。
  那個下午,氣候悶熱,天空佈滿烏雲和下不來的雨,成群的烏鴉停在宿舍外的美人樹上,像是一群穿黑衣的送喪樂隊,失控地嘎嘎亂叫;一隻黑色的貓,優雅地躡足從宿舍大門外安靜走過,臨走前,還用牠黃色寶石般的貓眼,意味深長的望了我一眼,才翩然遠去。
  現在想來,在在都是不吉利的預兆,我卻渾然未覺,但即使遲頓如我,在回到寢室的瞬間,也能感到那股邪惡的力量,強大的、凌厲的迎面而來。
  「啊~~~~~~~~!」我一踏進房門,就發出嚇死人不償命的瘋狂尖叫。
  「豆皮!妳看我們家的地板怎麼變這樣?」我聲音顫抖,且飽含水份,彷彿下一秒眼淚就要奪眶而出。
  豆皮是我的室友,本名不可考,不可考的原因是因為她的名字很難記,而不是因為我一直記不清她叫什麼名字,通常名字太難記的人,我就會幫她起個綽號,而豆皮之所以被叫作豆皮,是因為她的眼皮泡泡的,很像泡過水的豆皮之故。
  豆皮當時正慢吞吞地跟在我後面,一手拎著兩杯珍珠奶茶,一手拎著剛從家樂福買的洗衣粉和冷洗精,當她走進寢室,看到眼前的景像,也是嚇得講不出話、放不出屁、唱不出歌,完全喪失行為能力。
  「快點,豆皮,妳快看看妳有沒有不見東西,我們是不是遭小偷了呀?」我氣急敗壞的說,然後用手肘推了推她僵硬的身體,也順手把她掉下來的下巴,推了回去。
  我想,不能怪豆皮,任何一個正常的人,看到我們寢室當時的地板,反應大概也會跟她差不多,前一天才擦得亮晶晶的磨石子地板上,竟然被踩滿了亂七八糟的腳印,髒亂程度可以這麼形容,大概就像一整個連的士兵在經過7天不眠不休的野戰訓練後,穿著滿是泥汙的鞋,在我們寢室開了個Home趴。
  經我精密的分析,這些髒污的成分包含了草屑、泥巴、狗屎、混了狗屎的泥巴、混了泥巴的狗屎,不要問我怎麼判斷出來的,這是機密,相信我,你不會想知道的。
  而腳印的尺寸,相當齊全,就我當時的目測,大概從22號半到27號半都有。
  於是,那個下午,就在拼命擦地板以及拼命罵髒話中度過了。
  (我必須老實承認,豆皮負責的是擦地板的部份,而我負責的是髒話的部份,所謂的"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就是這個意思吧!)
  那天,我以為那只是一場奇怪的惡作劇,像是屁,放過就隨風而去,卻沒想到那是邪惡勢力大舉入侵123室前,一個微不足道的開端。
  原來當時的我,真的好傻!好天真!


2.
  平靜的日子維持了沒幾天,又是另一個悶熱不堪的下午,我回到寢室打算睡個回籠覺,這次是豆皮走在前,我走在後,我在玄關脫掉運動鞋,換上有蝴蝶結的粉紅色拖鞋,正準備走進房間,卻一頭用力撞上動也不動的豆皮。
  「厚,豆皮,妳幹嘛呀!」我揉了揉撞得不輕的額頭。
  豆皮緩緩的、緩緩的轉過身來,那種緩慢的速度就像恐怖片的場景一樣,我的心臟像是預知了什麼一樣,砰砰砰地激跳了起來。
  「怎……怎麼了?」我結巴。
  豆皮面對著我,夕陽在她身後織出橘紅色的背景,她的眼神空洞,猶如沒有眼珠,只剩下兩個黑鴉鴉的窟窿,她的嘴型呈現O字,兩隻薄薄的手掌就各自貼在臉頰下方,簡直就是孟克的「吶喊」真人版。
  我縮著頭,怕怕地朝房裡頭望了一眼。
  「靠,又來了!」
  對,沒錯,又是一大堆亂七八糟從22號半到27號半都有的混蛋腳印,這下,我是真的生氣了。
  「我以我爺爺的名義發誓,我們一定要把兇手抓出來。」我握緊雙拳,仰天發出狂暴的怒吼,久久不息。
  當晚,123寢室隨即召開緊急小組會議,本人1床「林佳容」擔任會議總召,2床「豆皮」負責會議記錄,3床國貿系「癢不癢」準備開會必備良菜:「夜市轉角第一家滷味」,4床美麗的「杜霞光學姐」負責不要睡著,維持本寢的百分百出席率。
  (癢不癢本名為楊馥瑤,因拗口難唸,故本王特賜名為癢不癢,為本王御前一品帶水果刀侍衛,一間寢室裡總是要有人負責削水果嘛!)
  「事情就是這樣子,大家有沒有什麼好方法可以抓到這些泯滅天良的歹徒?來,癢不癢同志請發言。」
  我大致把情況解釋了一遍,然後把插著筷子的貢丸遞給癢不癢,癢不癢二話不說,抓過筷子,一口就咬去大半的貢丸。
  「啊~啊~,妳……妳……妳怎麼把麥克風吃掉了。」我驚呼。
  殘缺的貢丸插在細長的竹筷上,很有一股悲涼的意味,另一半貢丸則在癢不癢的嘴裡被滿滿地咀嚼著,讓她的聲音變得含糊不清:「拿速埋個逢?不速狗丸嗎?」
  我抓住癢不癢的脖子使勁的搖晃:「吐出來,妳給我吐出來!」
  「咕嚕。」貢丸滑進食道的聲音。
  「哇,妳吞掉了,妳怎麼吞掉了,妳……。」我哇哇大叫。
  「吵-死-了」另一聲更大的吼叫,制止了我和癢不癢的動作。
  我和癢不癢同時望向聲音的來源,我的手還圈住她的圓脖子,一切都靜了下來。
  美麗的霞光學姐坐在另一邊的地板,斜靠在角落,細長柔亮的黑色長髮披住了一半的臉,她眼睛微微地張開,看起來是被我們吵醒,心情相當相當的惡劣。
  「誰再吵我,我就把她的舌頭剁掉拿到門口餵小黃。」話畢,她又再度慢慢地閤上眼:「Zzzz……。」
  我、癢不癢、豆皮同時吞了很大的一口口水,然後,相當識相的把音量縮小了十倍。
  「所以,大家有什麼好意見可以提出來嗎?」我小小聲地問。
  「把門鎖好不就好了,這麼簡單。」癢不癢小小聲地回答。
  「可是我們上次跟上上次都有鎖門呀,還不是沒有用。」我接話。
  「也是啦,那放老鼠夾,夾死那些王八蛋,如何?」癢不癢再度提議。
  「太殘忍了吧,萬一這些人惱羞成怒把房間弄得更亂怎麼辦?」我說。
  「那我們來個守株待兔,明天埋伏在寢室,看看到底兇手是誰。」豆皮提議。
  「可是,宿舍早上七點四十就出不去了,我明天還有課耶。」癢不癢搖頭。
  「拜託,妳以為只有妳有課喔,我跟豆皮也有課呀。」
  「妳那個286的腦袋不用唸太多書啦,那對妳的腦子的負擔太大了。」癢不癢一副欠揍的表情。
  「我看妳的腦容量才及不上我的屁股的一半吧。」我提高分貝。
  「喔喔,原來妳一向用屁股思考呀,難怪難怪。」癢不癢桀桀怪笑。
  「難怪個屁。」我吼回去。
  「林佳容。」背後傳來一陣細細的叫喚聲,有點耳熟。
  不會吧,我心裡暗叫不好,正想站起來逃命,一隻手卻壓上我的肩,把我按回原地,我迎上的是霞光學姐柔美的笑容。
  「學姐剛剛說過什麼,妳不記得了嗎?」她淺笑,哄小孩似的拍拍我的臉。
  「學姐,我……。」
  「學姐,不要啦,那是舌頭……。」
  「啊啊啊~!」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商周網路小說˙NOVEL @ NET

novelat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小盈
  • :)

    好想快點看到...
    六月會出,是吧!?
    買來看 :D
  • 小雨
  • 訂好了

  • 虹
  • 這感覺起來
    看了會會心的一笑呢!
    跟我有點像?
  • 捨得
  • 封面的圖和我們學校宿舍一樣耶
    好有親切感喔
  • 9寢女孩
  • 真是足"感心"
    跟我們學校的宿舍相似度高達90%
    期待拿到這本書
  • novelatnet
  • 所以四樓和五樓的朋友是同一所學校的嗎?:p
      
  • 捨得

  • 也許是喔
  • v
  • 「誰再吵我,我就把她的吞頭剁掉拿到門口餵小黃。」

    吞頭→舌頭
  • 哎呀,好尷尬喔,謝謝!
      

    novelatnet 於 2010/06/22 20:00 回覆

  • sunry
  • 也跟我們學校的宿舍好像喔!不過我跟塔塔好像本來就是同一個學校畢業的樣子耶!
  • 這就是傳說中的愛湊熱鬧嗎,學姊~~ XDD
      

    novelatnet 於 2010/06/22 20:14 回覆

  • 小弈
  • 我們宿舍也長這樣啊!!
    整個覺得像在畫我們宿舍啊~~還是說每個學校的宿舍都長這樣?
    不過錯號叫養不養好好笑~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