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王子與童話女孩-封面.jpg

 

作者:Killer

出版時間:2010年5月

  

就算沒有人了解也沒關係,我只想成為你眼中的那個唯一。

 

一個活在童話愛情夢幻中的女孩,遇上一個以為世界都繞著自己轉的完美王子,
就像許多的愛情開始,他們因誤解而相愛,最後也可能因為了解而分開。
如果愛得夠堅決,如果彼此了解之後還能繼續相愛,那一定不會再被任何事情拆散。


-------------------------------------


打從芊芊五歲時開始,她最大的夢想就是談戀愛。不,應該說談戀愛是她一生的神聖使命。
察覺這件使命的時候,她正在唸幼稚園大班。
那天小朋友們正圍攏成一圈,專心地聽老師講故事,向來最愛爭先的她卻故意坐在最後面,為的是偷吃從點心枱上摸來的蘋果糖。
她把糖果放在圍兜兜口袋裏,只靠單手用驚人的高難度動作解開包裝紙,再低頭假裝咳嗽,趁著掩嘴的機會把糖果塞進嘴裏。當甜蜜的感覺在嘴裏漾開時,她快樂得不得了,覺得自己真是聰明伶俐。
老師正講到王子吻醒棺材裏的白雪公主,忽然朝著她說:「芊芊,妳嘴裏在吃什麼?」
芊芊大吃一驚,倒抽一口氣,就在這時,糖果梗在喉嚨裏了!
她眼前發黑,無法呼吸,四肢無力倒在地上。
好不容易睜開眼睛,看見自己躺在滿地的玫瑰花裏,七個小矮人和森林裏的小動物正圍成一圈低頭看她。
她頓時明白了:原來我就是白雪公主,怪不得我這麼漂亮又可愛!
剛才,一定是王子吻醒了她吧?嘴裏留著香甜又帶著微酸的味道,這就叫做愛情的滋味嗎?
但是王子在哪兒?不是應該用強壯的手臂一把抱起她,帶去豪華的城堡舉行婚禮嗎?
「芊芊,快起來!」
一隻有力的手臂將她拽起,不是王子,而是滿臉怒容的母老虎老師。
芊芊定睛一看,她剛剛躺的是幼稚園的巧拼地板,一朵玫瑰花都沒有,圍在四周的不是七個小矮人和可愛的小動物,而是十七個被她嚇傻的小朋友。
沒有王子來吻醒她,是老師用力頂著她的胸口,讓她把喉嚨裏的糖果吐出來,還打中一個小朋友的臉。
而她嘴裏的味道,當然是那顆差點害死她的蘋果糖留下的。
這件事讓她被老師和爸媽各自痛罵一頓,還被小朋友們嘲笑了至少一個月,但是她不在乎。
這是個預兆,是上天給她的指示,讓她明白自己的不凡命運。
她是天生的公主,為了跟完美的王子相遇相戀而生。她一生的任務,就是追求偉大的愛情。
於是她磨拳擦掌,隨時睜大眼睛,等待著王子的出現。
第一個被她認定的王子,是幼稚園坐她隔壁的小剛。小剛的臉扁扁的,圓圓的鼻頭,大大的嘴,表情呆呆的,實在不像個瀟灑的王子,但是他又黃又短的頭髮跟故事書裏王子的頭髮很像。
重要的是,午餐的時候小剛常會把餅乾讓給芊芊。雖然不是美麗的花束,對芊芊來說,這正是王子示愛的表現。
每次唱遊課她都堅持拉住小剛的手,面對面含情脈脈地唱歌。其他小朋友取笑他們男生愛女生,她毫不在意。看到小剛沒有任何反對的表示,顯然是承認了,更是心裏甜滋滋。
初戀的感覺,又甜又軟又輕飄飄,就像棉花糖一樣。即使小剛呆頭呆腦,不懂得甜言蜜語稱讚她的美麗,熱戀中的她還是寬宏大量地包容了這小小的缺點。
但是,後來她發現了令人心碎的事實:小剛只是不愛吃甜餅乾才把點心讓給她,如果老師發下鹹餅乾,他不但馬上一口塞進自己嘴裏,還會毫不客氣連她的份也搶走,把芊芊氣得半死。
這段戀曲就此悲劇收場,但是芊芊並不灰心,繼續在人生路上不屈不撓地尋找棉花糖般的愛戀。
追尋的過程是孤獨漫長的。她很有耐心,公主原本就擅長等待。睡美人等了十六年,白雪公主在棺材裏睡了很久,灰姑娘更是默默窩在不見天日的廚房裏從不抱怨,所以她也要乖乖地等。
在等待的時候,她沒有浪費光陰,努力進行著做為一個優秀公主的修行:家事。童話故事裏的公主都很賢惠,她當然不能免俗。
她小小年紀就成了優秀的家事專家,親朋好友都稱讚她懂事能幹。雖然表兄弟姐妹常常取笑她,說她長得很好笑,她從來不放在心上。
臭男生總愛損女生,來掩飾他們在美女面前的害羞,怪可憐的。至於女孩子,當然都是在嫉妒她嘍。
她每次一照鏡子就是一兩個小時,越看越滿意。臉型是美人胚子專屬的瓜子臉,不過是倒過來放的瓜子。一對杏眼也是古典美女的象徵,雖說這對杏仁有點營養不良。
鏡子裏很難看到她的鼻梁,這也不是什麼大事,圓翹的鼻頭更加俏皮可愛,而且還有幾點雀斑,更添個性。她的嘴唇就像茱莉亞蘿勃茲一樣有特色,紅潤欲滴,怎麼看怎麼可口。她常常對著鏡子嘟嘴,幻想著初吻的滋味。
她隨身帶著鏡子、梳子、手帕,以便隨時將自己的外表保持在最佳狀態;不管天氣多冷,她一律堅持穿上可愛的裙子來突顯她甜美的女性氣質。更不忘眼觀四面耳聽八方,絕不放過任何王子可能出現的跡象。
只不過,王子一直沒有出現。
小一班上那個愛笑愛鬧的男生不是。
四年級時超兇超酷的風紀股長也不是。
五年級最會打躲避球的男生仍然不是。
國一的時候,某天晚上班上的阿原照著班上的聯絡網,打電話提醒她記得帶書法用具,過了五分鐘又打來,說習字帖也要帶,擺明是想多聽幾次她的聲音,不然幹嘛要分兩次打?
她滿心歡喜地接受他的愛意,花了一整個晚上做了豐盛的愛妻便當,飯上面用紅蘿蔔排了個大大的愛心。
結果她忘了通知聯絡網的下一號同學,自己也忘了帶書法工具和習字帖。而且從那天之後,阿原一看到她就躲。
她學到一個教訓:不敢面對自己感情的男人,絕對不是她的王子。 
高中念女校,離家很近,走路只要十分鐘,但是她堅持走到兩站以外去搭公車上學。
念女校已經夠慘了,怎麼能放棄在公車上跟帥哥浪漫邂逅的機會呢?
在同班公車上學的人群中,她相中了一個白晰斯文的男生。他每次跟她四目交錯,都會飛快地別開頭,真是純情又害羞啊!
某天,在特別擁擠的公車上,她認為時機已經成熟,應該讓這段無聲的戀情開花結果了。踩了無數隻腳,撞掉一排書包後,她千辛萬苦擠到男孩身邊,打算趁緊急煞車的時候假裝重心不穩,出其不意倒在他懷裏。想像著男孩結實寬廣的懷抱,溫柔的雙臂,還有兩人身體緊貼時,那種尷尬卻又甜蜜的觸電感,她興奮得差點暈倒。
公車果然很合作地來了一記緊急煞車,男孩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閃開,讓她狠狠地撞在一個滿身臭汗的胖大叔身上。
這次失敗還不算什麼,幾天之後她就遇到了致命的打擊:男孩在車上公然摟著另一個女孩,一雙手在人家身上遊走,毫無顧忌。
芊芊氣炸了:這種好色無恥的男人,不配當她的王子!
時光飛逝,她上了大學。在這個每天都有可能墜入愛河的地方,她更加努力。
班上男生太呆、太俗、太沒眼光,不能欣賞她的美,沒關係,她一次又一次地參加聯誼,把機會留給外系男生,甚至重金買通別系的康樂股長,讓她混進他們的聯誼裏。
開玩笑,只要錯過一次機會,可能就會跟王子擦身而過,這種事她絕對不能接受!
班上男生老把她的追愛行動當成笑話,三不五時就要虧她幾句,她才懶得理。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沒出息的嘴砲男怎麼會了解純情少女的夢想?
她只是有一點不平衡,為什麼她這樣的美女老是找不到王子,班上超級沒女人味的小穎卻交到男朋友?
這位小穎同學真的很特別。她的志願似乎是當諧星,從入學第一天起就整天裝瘋賣傻娛樂大眾,而且打扮也很誇張,常常把頭髮染成很離譜的顏色,讓人一看就頭昏,一點身為女人的自覺都沒有。
但是,這樣的活寶居然在拉警報的大三交到了男朋友,還有不少男生對她有好感。芊芊看在眼裏,難免有些感歎。
為什麼小穎的桃花運這麼好,而那些愛慕她的男生都這麼膽小,只敢躲在暗處,不願光明正大向她表白呢?
別誤會,雖然心裏酸溜溜,芊芊還是很珍惜她跟小穎的友情。小穎對芊芊的戀愛夢向來是百分之百支持,總是毫不保留地鼓勵她。
「嘿,芊芊,今天穿了新衣服耶,很漂亮哦。有什麼節目嗎?」
芊芊穿著新買的娃娃裝,蓬蓬的公主袖襯托她天真可愛的氣質,略低的領口露出胸前白嫩的肌膚,性感而不低俗,她滿意得不得了。
「沒有,只是我有預感,今天是我人生的大日子哦。」
「怎麼說?」
「今天早上,我正要刷牙洗臉,忽然停水了……」
小穎的學友耀基─因為個性問題而得到「機車」的綽號─插嘴說:「所以妳沒刷牙洗臉就出門了?」
「不是啦!」芊芊吹鬍瞪眼,「我只好去超商買礦泉水,結帳的時候,收銀機壞掉,工讀生結帳結得手忙腳亂,我走出去發現少找一塊錢,折回去跟她講,她急著拿錢給我,把整個錢箱掉在地上,零錢撒了一地,然後她就哭了。」
「請問妳的重點是?」機車不耐煩地問。
「然後我就幫她撿錢啊,邊撿邊覺得很奇怪,為什麼這麼多怪事發生在我身上。接著我忽然明白了,這一切都是預兆,是上天給我的啟示……」
「祂叫妳乖乖留在家裏不要出來嚇人對不對?」
「機車不要插嘴!」小穎主持公道,「芊芊繼續說。」
芊芊狠瞪機車一眼,「祂一定是在說,今天就是我遇到白馬王子的日子,所以要讓我過得特別一點。」
「奇怪,妳上次踩到水溝裏不是也說會碰到白馬王子嗎?結果不是只遇到打掃水溝的老杯杯?」
「你嘛好了!」小穎把他推開,「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瞭咩?芊芊我支持妳,妳一定快要出運了。」
芊芊非常感動,小穎果然是個好朋友!
帶著小穎的祝福,撇下不住假裝嘔吐的機車,芊芊開始踏遍校園,等待上天的下一步指示。
走了一個早上,什麼事都沒發生。她想起要還CD給學姐,便走向學姐工讀的地方,研究生圖書館。
學姐負責管理借還書,芊芊走到櫃枱前,學姐面前正在還書的男生,不經意轉頭瞥了她一眼。
就在這一刻,芊芊的人生改變了。
從小到大,她對王子的想像有千百種版本,有的狂野危險,有的溫文儒雅,有時又覺得木訥害羞的王子也不錯。但是此時,這些想像完全消失,只剩下一個模樣,就是眼前的人。
身高約一百八十,套著T恤的身體線條結實優美,標準的運動員身材。雕像般精美的五官,深邃多情的眼睛,性感的薄唇……
她頓時熱淚盈眶。小剛、阿原、公車男、還有其他數不盡的男生,之前所有的失敗根本不算什麼。她等了一輩子,就是為了跟這個人相遇啊!
把CD往學姐面前一放,她不顧學姐的叫喚,失了魂似地跟著男孩走進書庫。
真是太美妙了,圖書館向來是她心中名列前茅的豔遇場所。
試想,兩個素不相識的人,心有靈犀地伸手拿同一本書,雙手無意相觸,兩人急忙縮回,彼此腼腆一笑,心中卻泛起觸電般的悸動,這是多麼浪漫的相遇啊!
小心地跟在王子身後,張大眼睛看他拿哪本書,只等著他一伸手,就馬上撲過去,出手如風直搗黃龍……
媽呀,他為什麼專拿最高層的書?她就算是猴子附身也搆不到!
念頭一轉,她上前輕拍他的背。
「對不起同學,可以請你幫我拿上面那本書嗎?」
男孩一伸手把書拿下來遞給她,對她的道謝含糊說了聲不客氣,又轉頭去找自己的書,從頭到尾沒正眼看她一眼。
芊芊不放棄,又試了一次,但是王子太過專注學業,完全沒注意真命天女就在身邊。
她決定改變戰術,繞到對面書架去,只要在正確的位置把書移開,就可以在書本間的縫隙中跟他四目相對,在空氣中燃起愛的火花。
踩在踏腳椅上,辛辛苦苦搬下一大疊書,只看到王子正低頭看手機。踏腳椅不太穩,她發揮高超的平衡感,死撐著等他抬頭。偏偏手上的書不賞臉,嘩啦啦掉了一地。
該是拿出殺手鐗─假裝跌倒摔進他懷裏─的時候了。王子已經走到前排的書架區,她飛快趕上,準備繞到他前面,在轉角處製造他們的命運相逢。
只聽得「嘩啦」一聲,她的新衣服被鐵製書架的邊緣扯破一個大洞。
命運的相逢只好暫緩,她飛快按著破洞衝到櫃枱去。
「學姐,妳有沒有針線借我?」
一回頭,赫然發現王子也走出書庫,朝櫃枱走來。芊芊當機立斷,趁王子沒注意,翻身跳過櫃枱,躲在桌子下面。動作俐落矯健,一氣呵成,媲美特技演員。
順便再強調一次,她穿的是及膝的蕾絲娃娃裝。
原來要當童話世界的公主,除了容貌美麗,家事萬能之外,高超的身手也是必備條件。
學姐嚇傻了,「妳在幹嘛?」
「噓!」
她把身體縮到最小免得穿幫。王子走過來借書,芊芊聽著他跟學姐寒暄,辦好手續後離開。
她低聲問:「學姐,剛剛那個人是誰?」       
「他呀,資工所林耀宗。」學姐說:「你們班林耀基的哥哥。妳沒見過他嗎?」
機車的哥哥?那個老是喊她「發育不良的阿米巴原蟲」的賤嘴機車的哥哥? 
芊芊覺得人類血緣真是非常奇妙的東西。
不過,她的信心也因此更加堅定。
在這個特別的日子裏,在她最喜歡的邂逅場所,她遇到了夢寐以求的王子,而且對方居然是她同學的哥哥,這不就表示她跟王子確實是緣定三生嗎?
小穎說的沒錯,她終於出運了!
她開始天天纏著機車,要他介紹她跟他哥認識,每次都得到一句沒好氣的回答:「他有女朋友啦,妳算了吧。」或是:「昨天剛分手,今天又交了新的,下次請早。」
芊芊難免失望,但她並不絕望。
真愛本來就要歷經千辛萬苦才能修成正果,既然她跟耀宗是天造地設的一對,這麼一點小波折根本算不了什麼。
她要做的,就是保持希望,耐心等待。這兩個都是她的拿手本事。
時間一天天過去,芊芊眼巴巴地看著身邊的朋友們在情海中翻騰,就連小穎都跟男友分手,改成跟死黨機車糾纏不清,林耀宗身邊的位置始終沒有空出來。
終於有一天,機車給了她一個簡訊:「我哥跟女朋友分手了。妳要動手要快。自立自強吧。」
黃芊凡,二十歲,追逐愛情經歷十五年又七個月又四天。她的故事從此刻正式開始。


(待續)

   

   

novelat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