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顆,櫻桃.jpg 

 

作者:史坦利
出版時間:2010年1月

 

 

「只要我把球投進籃框,我的夢想就一定會實現。」

當他靜靜地凝視我,說出這句話時,眼神裡,有著不容懷疑的堅定。

而我也對自己許下承諾,無論未來還要經過多少風風雨雨,

這一次,決定愛了就不逃避。

 

--------------------------------------

1.

 

 

「路邊一棵榕樹下,是我懷念的地方……」

   台上的死老頭殺豬聲餘音繞樑三日不絕於耳,渾然忘我宛如瞬間被余天附身一樣。

  台下的馬屁精叫聲掌聲安可聲此起彼落不曾間斷,彷彿得了不鼓掌叫好就會死的絕症一般。

  真是夠了,稍微有點音樂常識的,都聽的出來臺上那個光頭佬五音不全中氣不足,不但沒有半點音準,而且還常常跟不上拍子,你們台下這些人耐的住性子聽就算了,竟然還可以響起如雷貫耳的掌聲。
  這種違背良心的行為舉止,我以為只有在選舉活動的造勢場合才看的到,沒想到在公司的聚餐就能夠親眼目睹,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
  「啊……妳可想起榕樹下,可會想起綠草香……謝謝,謝謝大家。」
  就算我再怎麼正義澟然鐵面無私,這一刻也得身不由己地跟著那群馬屁精把手掌拍得又紅又腫,順便還得和幾位女同事大聲喊著「偶像偶像!」「我愛你!」。
  誰叫那位光頭佬,就是我們公司的老總。
  我何某人就算是耿直清廉如包青天再世,也得為了屈屈五斗米折腰。
  畢竟剛出社會沒多久的我,還不想跟孔方兄過不去。
  「沒想到大家這麼喜歡聽我唱歌,真是盛情難卻,好吧,那我再為大家獻唱一首愛拚才會贏,謝謝!」
  喂喂喂!等一下!你難道聽不出來掌聲裡夾雜著多少哀嚎和無奈嗎?竟然還這麼沒有良心,想再次荼毒我們的耳朵,這種行為真是令人髮指與不恥。
  而且話又說回來,就算你要引吭高歌,也麻煩唱些跟得上時代的歌曲,什麼榕樹下跟愛拼才會贏,我從去年中秋晚會,經過耶誕晚會、尾牙、春酒,一直到今天公司聚餐,你唱來唱去還是只有這兩首歌。

套句小胖老師在星光大道的名言。

老總,加油,好嗎?
  心裡忙著辱罵老總,我的眼睛卻不自覺往三點鐘方向飄了過去,就像是迴紋針遇上磁鐵一樣自然。
  今天的他,穿著一件Burberry藍色格子襯衫,搭著他原本就曬不黑的白皙膚色,讓他又增添了幾分斯文氣息,簡單的金色耳環,配上刻意抓得怒髮衝冠卻又恰到有型的髮型,再加上常被誤認是混血兒的深刻五官,很難不叫人眼睛為之一亮。
  但我對他的注意,不只有外表那麼簡單。
  
  已經好幾個月了,自從那次公司早餐會報坐我旁邊後,他主動開口跟我講了第一句話,我的視線,似乎就再也離不開他。
  在公司上班時,我會留意他什麼時候來,什麼時候走,也會在意他中午吃什麼裹腹,偏愛喝什麼樣的飲料,更會介意他和什麼人說了哪些話,尤其是女同事。
  這些留意和掛心,隨著時間的發酵愈來愈濃,漸漸爬滿了我整個思緒,也打亂了我的生活步調。
  即使我,早已經認識他三年,卻從那一刻開始,他才真正踏進我的生命。
  而且,更要命的,他還踏得很用力,讓我的心跳不由自主地跟著他的腳步,愈踩愈快。 
 

  「喂!散場囉,還在這發呆呀?」旁邊的芷若拍拍我的肩膀,帶著揶揄的口吻,「瞧妳口水流滿地,待會走路時可要當心點,別不小心滑倒喔!」

  「去妳的,小聲點啦!怕大家都聾了是不是?」我還給芷若一個白眼,順便附贈一記拐子,轉身拿起皮包,「走吧。」

  「真是的,好姊妹竟然是這麼當的。」芷若邊揉著胸口邊抱怨著,「真是見色忘友,女大不中留呀……」

   懶得理會芷若的碎碎唸,我加快腳步,在人群中尋找他的身影,幸好他有鶴立雞群的身高,稍微踮了一下腳尖,就發現他在十一點鐘方向的角落。

  我拉著芷若,故作輕鬆地靠近他的身旁,芷若也很配合地拉開嗓子假裝和我閒話家常,想要引起他的注意。

   真不愧是我的好姊妹,這七、八年的交情果真情比金堅,明早我會記得把妳最愛的仙草奶凍放妳桌上的,謝啦!  

  「Sakura學妹!妳們要怎麼回去?要不要坐我的Lexus呀?很寬敞很舒適喔!」

說時遲,那時快,一個令人作噁的聲音,已經從遠方傳來。

  那是我的大學直屬學長,小娘。

好吧,正確的說法,應該叫他小良,不過由於他有個極為囉嗦的個性,外帶永遠不會老的娃娃臉,還有像極了補教名師Tony Chen的溫柔舉止,不叫他小娘,你會覺得對不起他。

 對了,我剛才有說,他是我的大學直屬學長,所以他也追了我七年,整整七年。

即使在這過程中,我交了男朋友,也不堪其擾賞過他上百次的閉門羹,但是他就是可以笑瞇瞇地出現在我面前,對我獻上一次又一次的殷勤。

  他說過的情話,比我這輩子吃過的糖還要甜,他打過的電話,比我這輩子聽過政治人物說的謊言還要多,他送過的消夜,可以讓跟我同是室友的芷若從四十公斤胖到現在的七十五公斤,而且大學時期從沒間斷。

   「我會變得這麼胖,都是那XX娘害的!」猶記得芷若常常一邊飆著髒話,一邊咕嚕咕嚕地喝著珍奶配著雞排。

  原本以為學長畢業後,我就能脫離這個惡夢,沒想到研究所畢業一進公司,坐在前面面試我的,就是小娘。

  不會跟錢過不去的我,當然巴結他一下,就順利地拿到了現在的工作。

  代價是,這個惡夢得繼續延續下去。

  

  「哇!是Lexus耶!我要坐我要坐!」芷若對我使個眼色,那是個”明天早上的仙草奶凍我要兩杯”的眼色,轉身擋在小娘面前。

  「可是我的Lexus只給Sakura學妹坐,換妳坐我怕車子的輪胎會爆掉……」見到芷若開始扳著指關節,小娘的聲音也愈來愈小聲。

  「你說什麼?我沒聽清楚,再說一次。」芷若轉轉脖子,緩緩地把指關節扳出「哢哢」聲響。

  「沒有,我說,能載到像芷若學妹這樣的大美女,是我畢生的榮幸。」小娘趕緊見風轉舵,以免有翻船之虞。

  「很好很好,那我跟小娘就先走一步啦。」芷若拍拍他的肩膀,「那我們家Sakura就交給你囉,記得把她安全送到家門口,嫌悶的話也可以去散散步曬曬月亮什麼的,OK?」

  他微微一笑,點點頭,並轉身看了我一眼。

  我連忙避過他的目光,並偷偷捏了芷若一把,感謝她的雞婆。   

  「什麼曬月亮?我也要去……」

在小娘被芷若架離現場,哀嚎的聲音愈來愈遠後,他掏出口袋的鑰匙圈向我點頭示意,踩著輕快的步伐往停車場走去。

  頓了一下,想起昨天他部落格上寫的那首詩,連忙加快腳步,跟著他身後。

這是我第二次,坐上他的車。

車子內飄著淡淡的綠茶香氣,那是我喜歡的清新味道,他按下音響的「play」鍵,耳際瞬間飄過熟悉的王苑之,甜而不膩的柔美嗓音,正好舒緩被老總荼毒的雙耳。

閉上眼睛,我慢慢回想這幾個月發生的事,就像一場夢般,讓我的生命發生了劇烈的轉變。

不論是生活步調,還是愛情的離去與敲門。

 

 

 

(人生如夢,夢如人生。)

 

 

 

2.

 

 

  他是個風雲人物,一直都是。

  記得之前聽學長姊說過,剛進生化所的他,早已經在所上紅透半邊天,憑著超過一百八的衣架子身材,還有女生也會嫉妒的白晰膚色,再加上那張比美偶像明星的開賣拉費司,就夠全所上帶著xx染色體的異性同胞蜂湧而至,爭先恐後爭相目睹他的盧山真面目。

  「妳知道嗎?後來發現他不但長的帥,而且從大學時代就是籃球校隊隊長,球只要在他手上,籃框就像是他養的一樣,那一次生化盃所上就靠他一個人撐進了冠軍決賽,簡直帥呆了!」學姊A當時聊到他時,臉上還不時泛起紅暈。

「對呀!不但如此,他學期中的seminar報告也是有條有理,考試成績更一直維持在班上前三名,簡直沒有道理無懈可擊嘛!」學姊B也跟著附和著,不自覺地流露出少女崇拜偶像的神情。

「拜託!妳們這兩個花痴。」學長C不以為然地搖搖頭,果然是同性相斥,「依我看,他當時會這麼紅,迷倒所上千萬少女……」學長C看了一下學姊A和學姊 B,隨即改口,「咳咳咳……好吧,是千萬熟女,最主要的原因,應該是這一點。」

「哪一點?」我和正在掐住學長脖子的AB兩位學姊異口同聲地問。

「很簡單,他單身。」

   是的,他單身,一直都單身。

   在研究所這段期間,他沉默寡言的個性,不喜交際的態度,再加上神出鬼沒來無影去無蹤的生活作息,讓他的感情世界,一直是個謎。

甚至我還曾一度懷疑他是個Gay,直到我偶然發現他的電腦桌布放的是志玲姊姊,才稍微推翻了我的猜測,然而在下一秒,卻又開始懷疑那只是故佈迷陣的障眼法。

這實在不能怪我,就像大家會一直好奇王力宏和金城武的感情世界,甚至會懷疑他們是否有斷袖之癖一樣,他在所上少女和熟女心中的地位,就好比王力宏和金城武一樣高不可攀,當然也同樣會是大家口中的八卦焦點。

  由於我身上也帶著xx染色體(廢話!),打從踏進生化所的那一刻開始,我也立刻注意到他,即使當時的我,早已有個交往數年的男友。

  呃……沒人規定有男友就不能偷看帥哥吧!

  「呵,也難怪學妹妳會這麼做,我也會常常找機會去他們實驗室借藥品借儀器,就是為了多看他幾眼。」說話的學姊A,早已經有個交往八年論及婚嫁的男友,「沒辦法,人都想要欣賞美好的事物嘛!」

  「就是說呀!我上禮拜偷溜去他們實驗室串門子時,他還撥了頭髮後朝我這邊看了幾眼呢!害我的心跳當場漏了好幾拍,那雙迷人電眼真是魅力十足。」附和的學姊B,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年輕媽咪了,「不過他就是酷酷跩跩的,見人不太打招呼,眼神有點迷矇渙散,好像失焦一樣的無助傍偟,卻又叫人忍不住疼惜幾分。」

  「拜託,他這樣子不理妳們這群熟女……」學長C忍不住搖搖頭,「咳咳咳……好吧,是腐女,妳們還這樣子為之瘋狂。說穿了,就只有一個理由。」

  「什麼理由?」我和正在肘擊學長胸口的AB兩位學姊異口同聲地問。

  「妳們犯賤。」

  雖然學長C後來被學姊AB聯手葬在學校的後山(好吧……我招了,我也有助一臂之力),但是仔細想想,他說的還真是針針見血。

  人就是這麼犯賤,愈跩的愈想靠近,愈拒人於千里之外的,你就會愈想一親芳澤。

  我雖然不想承認,但是實際上,我跟她們一樣帶著xx染色體,所以我也同她們一般無聊。

  很快的,我就在不知不覺中,被他賞了幾次閉門羹。

 

  第一次,是剛開學沒多久,所上要辦中秋聯歡晚會,我是班上的康樂股長,得挨家挨戶詢問每間實驗室的參加意願。

  「學長你好,我是今年碩一的學妹何櫻,可以耽誤你幾分鐘的時間嗎?」

  「妳說。」他坐在實驗桌前,頭也不抬,只隱約看見嘴唇微張,兩個不帶溫度的字蹦進我的耳朵裡。

  跩什麼跩?我在心裡嘀咕了幾句。

  「妳說什麼?」他又蹦出四個冰冰冷冷的字,頭還是沒有抬起來。

  「沒有。」我下意識地搓揉快要被凍僵的耳朵,把一張意願調查表放在他的面前,「是這樣的,所上正在統計要參加中秋節聯歡晚會的人數,順便調查大家想吃哪一間Buffet,是晶華、福華還是……

  「隨便。」他瞄了那張紙一眼,就把它還給了我,頭依然沒抬,眼睛也不曾正眼看過我。

  耍什麼酷?我在心裡又嘀咕了幾句。

  「妳說什麼?」他這次終於把頭給抬起來了,不過卻帶著兇狠殘暴的眼光。

  「沒有,謝謝學長。」我吐著舌頭,趕緊腳底抹油離開這個地方,嘴角卻不自覺地微微上揚。

  奇怪?他明明就跩個二五八萬似的,我怎麼會忍不住竊笑呢?

  莫非只是因為……他剛才看了我一眼?

  說也奇怪,人就是這麼這麼犯賤,被他賞了閉門羹才沒多久,我自己又跑去跟他叫了一碗外帶。

  「學長,不好意思。」我從他的後面輕輕發出聲音,儘量裝作很有禮貌的樣子,「我在記事本上看見你的名字,請問貴重儀器室的鑰匙是不是你借走了?」

  我強烈懷疑他的脖子應該失去功能,因為他還是沒抬起頭來看我。

  而且更跩的,是他這一次的話比之前更精簡,只有一個字。

  更該死的,是我好像還覺得……他很帥?

  「嗯。」

  啊?嗯?你吐不出別的字了嗎?好歹我也這麼有禮貌,再加上國色天香的外表(自認為),黃鶯出穀的嗓音(還是自認為),你起碼給我個尊重,多點回應吧!

  「那……學長,請問你還要使用嗎?可不可以先借我個幾分鐘,我進去操作一下質譜儀,好嗎?」我耐住性子,繼續問下去。

  「喔。」他還是沒動到脖子的肌肉,右手一伸,把鑰匙舉在半空中。

  又是一個字,我彷彿看到漫畫裡的流川楓真人加強版,面對如此冷冰冰的一具屍體……不,是一個帥哥,我只好趕快從他手中接過鑰匙,飛也似地逃離現場。  

我想自己一定是有被虐狂,為什麼我還是可以覺得他很帥?而且還帥的一塌糊塗亂七八糟!

難道只是因為……我剛剛不小心碰到他的手?

俗話說的好,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無三不成禮。

所以我過沒多久,又忍不住跑去再外帶一碗閉門羹。

 

  「學長,請喝冰水。」這是生化盃籃球賽的四強賽現場,我是所上眾多啦啦隊之一,在暫停休息的片刻,趁著學弟妹拿礦泉水給球員喝時,我剛好站在最靠近他的位置,就順手把水遞給他。

  他只看了我一眼,就把水接了過來,眼神像前一秒手中的礦泉水一樣冰冷,沒有溫度。

  不會吧?怎麼他對我一次比一次冷淡,話一次比一次精簡,最後竟然連字都懶的蹦出來!

  不可能,我一定要再試一次!

  「學長,今天的對手身材都很壯,禁區卡位卡的這麼兇,跟這種體型的人對抗,籃下單打一定很累吧。」我一邊說著,一邊把毛巾遞給他,「加油!雖然現在只剩下兩分鐘,還落後四分,不過我相信你們一定會贏的。」

  他接過毛巾,擦掉臉上和水臂的汗水,再把毛巾遞還給我。

  最後,看了我一眼。

  這一刻,我終於覺得他的眼神有些溫度,就像微溫的薑湯,有點辣,卻立刻讓全身溫暖了起來。

  可惜他還是沒跟我說上半句話,因為哨聲響起,兩分鐘的暫停時間已經結束,只見他用雙手撐起身子,輕輕揉著發痠的小腿後,往球場的中央走去。

  之後他連拿八分,最後以兩分險勝對手。

 

 

 

(套句周杰倫的話,他很屌,他一直很屌。)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商周網路小說˙NOVEL @ NET

novelat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accrcw75
  • 此時該如何呢
  • kazuya86
  • 這部書劇情好像滿單調的~
    值得買來看嗎?
  • Tina
  • 哇, 終於等到實體書的出現了!等好久了呢~雖然在他的blog已經看過了, 但還是很期待看到實體書的出現呢!!我一定會支持的~
  • colxxcol
  • 是一本值得去買的好書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