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原來 

 

作者:Micat

出版時間:2009年9月

愛或被愛的選擇題,讓找尋幸福的人迷失了自己。

 

我們都在愛與被愛之間徬徨失措,看不清方向……
長久以來,我始終執著地追逐著內心所想望的那個身影,
但是當我受傷、失落時,卻總有另一個力量,帶給我安慰,使我忘記了憂愁。
守候一份感情,需要多少的勇氣和堅強?

 

 

-------------------------------------

 

  我看著手中的社團宣傳單,每一張都設計得相當精采。

    學長有沒有參加社團呢?要怎麼才能知道學長到底參加了什麼社?

    「發呆喔!」育鎂提著便當坐在我旁邊的座位,開學的第二天,她便燙了一顆挺捲的波浪頭。

    「呆寶怎麼還沒來?」我將傳單放著,接過育鎂遞過來的便當。

    「我叫他去排隊買飲料了,我們先吃吧!」育鎂打開便當盒,夾起炸雞腿就咬了一口。

    「不等他喔?」

當我拋出問句的同時,呆寶的聲音便從教室門口傳了過來,標準的人未到聲先到,「太不夠意思了吧!我辛苦排隊去買飲料,你們竟然沒有等我就要開動了

?」

    「囉唆啦!」育鎂毫不客氣地瞪了呆寶一眼,「快來吃吧!」

    「好啦!」呆寶也還了個鬼臉,拿了自己的便當後,還是體貼地將飲料放在我們的桌上。

    「呆寶,謝了,你快吃吧!」我指著他的便當。

    「嗯,還是妳有良心,不像某人……」呆寶稱讚我的同時,還故意睨了育鎂一眼。

  「死呆寶,你說話再繼續帶刺沒關係啊!」

  「好啦!邊吃飯邊吵架,有礙消化耶!」我跳了出來,扮演起我一直勝任愉快的和事佬。

  這和事佬的角色,我整整扮演了高中三個年頭,而且當學校的錄取榜單公布

,我看見我們的名字很巧地被列在同一所大學那一欄時,雖然不同系,但我知道這樣的角色還會繼續扮演下去。

  但儘管如此,能夠和高中時的好朋友同所大學、甚至能在完全陌生的異鄉互相陪伴,我其實已經相當滿足,所以如果能這樣繼續相處在一起,就算要我當一百年的和事佬,我也願意。

 

  「對了,」呆寶嘴裡塞滿了飯,指著我桌上的傳單,「妳們有打算加入什麼社嗎?」

  我聳聳肩,「沒有耶!不過話說最近超多學長姊到班上來召集新社員的。」

  「是啊!」育鎂甩甩她的蓬蓬頭,「我想參加花藝社。」

  「噗!」呆寶噗了一聲,差點將嘴裡的飯噴在我臉上,「花藝社?」

  「怎樣?不行嗎?」

呆寶急忙將嘴裡的飯吞下,咳了幾聲後,還誇張地放下筷子挖挖耳朵,「我有聽錯什麼嗎?花藝社耶!」

「囉唆啦!」育鎂蹦出了她的口頭禪,「老娘我就是要參加花藝社。」

「看來我應該提早為那些花花草草哀悼了。」這一次,呆寶又故意裝出擦眼淚的動作。

「你再亂發表意見,當心我戳瞎你眼睛。」育鎂惡狠狠的,但把臉轉向我的時候,眼神立刻變得柔和,「那小蛙呢?」

「我沒有特別想參加的,不過……」

「你在問廢話嗎?想也知道小蛙唯一考慮的一定是學長啊!」呆寶打斷了我的話,說到「學長」兩個字的時候,還故意賊賊的笑了。

「那妳去調查了沒?」

「當然還沒啊!無從調查起吧!社團這麼多……」

「哈!別擔心,一切都包在我身上。」呆寶拍拍胸脯,「我幫妳調查,而且妳放心,我一定在最短的時間內調查出來。」

「那就拜託你囉!」

「不過,我說小蛙啊……」

「嗯?」我將目光從便當移到育鎂的臉上。

「如果得知了學長參加的社團,妳就會去參加嗎?」

我點點頭,毫不猶豫,「當然。」

「任何一個社團?」

「是的。」

「如果是什麼稀奇古怪的社團呢?」

「稀奇古怪?」我皺起了眉,很難理解育鎂口中的「稀奇古怪的社團」,究竟是哪種社團。

「嗯啊!像是神蹟研究社啊……珍禽異獸研究社啊……幽靈事件研究社啊

……」

    「不會吧!有這種社喔?」

    「搞不好喔!」育鎂煞有其事地說著。

    呆寶抿抿嘴,右手戳著他的鬍渣,「育鎂,妳幹嘛這樣嚇小蛙啦!」

    「我只是想運用誇飾法強調而已。」

    「唉呀!不管怎樣,只要呆寶問出了學長參加的社團,我就一定要參加!為了和學長同一所大學,我都能這樣拚命唸書了,稀奇古怪的社團算什麼?」

    「嗯,說得也對啦!」

    「快吃飯吧!」我咬了一口雞腿,「你們等一下還有課嗎?」

    一向針鋒相對的呆寶和育鎂竟然很有默契地同時點了頭。

    「唉……真好!我還得繃緊神經面對基礎會計這個世紀大惡魔咧!」

    一想到令人胃痛的基礎會計,本來胃口很好的我,好像突然變得毫無食慾。

 

***

 

    「所以,下次要完成黑板上的題目嗎?」老師走出教室後,我垂頭喪氣指著黑板,對坐在我隔壁的昊澤說。

    「嗯。」他點點頭。

    「超多的耶!老師真的是被蹺課的同學氣炸了。」

「開學才兩個月多月而已,大家就開始學會蹺課,老師不氣也難。」

    「也對……」我嘆了一口氣,「可是我們明明就乖乖來上課了,卻還得受到波及到池魚之殃,真說不過去。」

    昊澤闔上了他的課本,「哈,管他的,做好自己的本分吧!我應該今晚就會寫好,明天通識課拿給妳。」

    「真的嗎?」我睜大了眼睛,像看著救世主般地看著昊澤。

    「嗯,我哪時候騙過妳?」

    「也對,那就拜託你囉!明天請你喝飲料。」我一邊開心地拍拍昊澤的肩,一邊在心裡因為昊澤的好心而感動。

    「明天通識課,別忘了幫我佔個位置。」

    「那有什麼問題!包在我身上。」

    「那就謝謝了。」昊澤把書放進包包裡,露出足以讓他票選為陽光男孩的笑。

    這個叫昊澤、有著濃眉大眼的男孩,是我的同班同學,因為學號差我一號的關係,所以他和我便被習慣按照號碼安排座位的會計老師分配坐在一起。

    和他會熟悉起來的原因,是因為這堂課的老師常會在課堂上出個隨堂練習,在幾分鐘的演算時間之後,就隨意抽點同學上台寫出演算過程,我還記得那是第二堂會計課,老師大聲喊了我的名字的那一刻,昏昏欲睡的我立刻清醒了大半,

當我站著並迎上老師惡狠狠的眼神時,我當場嚇得冷汗直冒,腦袋更是空白到只想跪下來請老師原諒。

    不過幸好,當我鼓起勇氣想豁出去地向老師認錯的同時,坐在我隔壁的昊澤小聲地對我「喂」了一聲,確定我瞥了他一眼後,才神秘地指著桌上的小張計算紙,對我眨了眨眼,偷偷地將紙條塞給我。

    就這樣,從那次開始,昊澤似乎自然而然地變成了我在會計課上最重要的夥伴,而且他人很好、也很陽光開朗,重要的是很有耐心,從不和有數學障礙的我計較。

    「小蛙,要回宿舍了嗎?可不可以陪我去一下圖書館?」禹琪捧著課本,走到我旁邊。

「好啊!我也想借本書看看。」

禹琪在昊澤前面的位置坐下,「你們在討論什麼?討論的這麼開心?」

    「哈!討論一樁神秘的交易。」昊澤聳聳肩,回答了禹琪的問題。

    「啊?」禹琪好奇地睜大了眼。

    「沒啦!」我笑了笑,「今天老師出的習題好多喔!為了報答昊澤願意借我解答,我說我下次要請他喝飲料。」

    「重點是幫我佔位置!」昊澤叮嚀著。

    「我知道啦!」我揮揮手,表示「不用你交代,我當然知道」。

    「二十五題真的很多,」禹琪皺了皺鼻子,看來這麼多題目也挺困擾她的,「那可以順便借我參考一下嗎?」

    「當然可以,我連朽木都願意借了,何況是資質不錯的同學呢?」昊澤笑了笑,不過他的笑聲最後停在我把厚厚的會計課本打在他頭上的那一刻。

    「朽木就朽木,」我重重地哼了一聲,「那明天的通識課我也不幫你佔位置囉!」

    「好啦!好啦!我道歉可以了吧!」昊澤苦笑著,並且笑嘻嘻地忙著賠不是,「不聊了!明天通識課再把解答拿給妳,我先去打工囉!」

    「嗯,拜拜!」

    看著昊澤走出教室,禹琪帶著笑說,「他可真是個陽光男孩耶!」

    我點點頭,這點我倒不否認。

    禹琪俏皮地吐了吐舌,「要不是我有男朋友了,我想我應該有可能會喜歡他喔!」

    「他?」

    禹琪點點頭,「要俊臉就有俊臉,要身高有身高,要身材有身材,人不但帥個性又好,這算是極品了耶!」

    「極品?」我認真想了想禹琪對昊澤的評價,從開學到現在,除了昊澤的善良好心與陽光開朗的個性之外,我倒是從沒注意到「他也算是個條件不錯的帥哥」的這個點上。

    經禹琪這麼一提,好像還真的是這樣沒錯。

    「妳不知道這幾天的社團招募期,有多少學長姊特地過來邀請他加入喔?」

    「真的嗎?」我抓抓頭,這我倒是從沒注意過。

    「總之,極品就是極品啦!小蛙……我看昊澤也對妳不錯啊!說不定……」禹琪俏皮地眨了眨她的右眼。

    「哪有什麼說不定!」因為很清楚禹琪要說的是什麼,所以我打斷了她的話

,「我對他根本沒那種感覺啊!」

    「一點點感覺都沒有?」禹琪瞇起了眼,不死心的追問。

    「沒有,一點也沒有。」我認真的強調,然後想起剛開學的時候,禹琪因為好奇而問了我有關育鎂和呆寶的八卦,「記得妳之前問過我呆寶和育鎂有沒有可能來電的事嗎?」

    「嗯哼!」

    「我和昊澤啊!應該就是呆寶和育鎂那種情形吧!」看禹琪一臉疑惑,我繼續說,「反正就是沒有談戀愛的感覺,連心跳加速都沒有。」

    「那可說不定!」

    「怎麼說不定?」我皺了皺鼻子。

    「誰說呆寶和育鎂以後不會在一起?」

「拜託!我們三個從高中就好到現在,他們兩個會來電早來電了好嗎?」

    「我才不這麼認為咧!」禹琪輕輕地哼了一聲,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愛情的樣貌是百百種,有些人的愛情是一見鍾情型,有些人的呢則是慢火烹調型的

,總之就是沒個準的。」

看著禹琪認真的樣子,我突然在想,那我的愛情呢?又屬於哪一型?

硬是分類的話,是不是屬於「衝動類別」裡的衝動積極之死纏爛打型的?

禹琪露出的表情很自信,像是命理節目裡的星座老師,「總之,妳相信我就對了,雖然不一定百分之百準確,但突然修成正果也不無可能。」

我再次抓了抓頭,仍然覺得禹琪講的這一切實在太不可思議。

呆寶和育鎂?

這兩個我最要好的朋友,真有可能會在一起嗎?

想著,我的腦子裡又出現了他們倆互不相讓、逞兇鬥狠的模樣……。

「我還是覺得難以想像。」我下了結論。

「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禹琪臉上的自信不減反增,還伸出了打勾勾的手勢在我面前晃呀晃,「一頓五星級大餐,至少也要高級牛排怎麼樣?」

伸出手,我毫不猶豫地和禹琪蓋了章,「沒問題,到大學畢業以前都有效。」

「好,歡迎攜伴。」

看著自信滿滿的禹琪,我心裡突然偷偷地為她未來的荷包惋惜。

因為根據我和育鎂與呆寶他們這三年多來的相處,以及根據他們打打殺殺的紀錄來判斷,我非常、非常……百分之一百零一的確定,我絕對能夠贏得這場賭注。

 

 

(待續)

 

novelat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閒晃之人
  • 結果後來輸了

    八九不離十是這種劇情吧?
  • 筱攸
  • 期待瞜^^
    呵呵...
  • 婷
  • 超好看的
    就算看100變也不會膩
  • 寧雨靜
  • 超精采的,結局雖然遺憾..但也很滿足
  • 很高興你喜歡。
       

    novelatnet 於 2011/07/01 19: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