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愛,和那些寂寞的事 

 

愛情是生活的必需品,卻不是寂寞的解藥。

 

作者:雪倫

出版時間:2009年7月

 

也許,習慣一個人生活,就能戒掉逝去的戀情。

然後學會獨自面對孤單,忘記曾經愛過你。

最終因為遇見了另一個誰,重新找回愛與被愛的能力。

也許,關於什麼是愛情,我們永遠都無法說明……

 

 

==================================================================

 

人家常說物以類聚。

什麼樣子的人,就會跟什麼樣子的人在一起。

這句通常適用在醜男配肥女,或者是禿頭男配上拜金女,但也適用在像我們這樣子的人身上:人稱好男人絕緣體,也就是感情不順的人。聽說這種磁場會互相傳染、互相影響。

如果這句話用在我身上是成立的,那麼我的人生就是一個簡單的選擇題,不是沒有朋友,就是沒有愛情。

結論就是我生活周遭的朋友,還真是沒有一個感情順利的。

就像剛剛才對著我哭訴完的青青,原本是個人見人愛的超級辣妹,活了三十年,在感情世界裡無往不利,堪稱情海中的飛魚。

不管是多麼地波濤洶湧,都能夠悠然自得。即使她交往過的男人都非常奇怪,有職業養鴿員、職業小白臉、專業蛇料理的廚師,還有很多十分特殊的職業。和她認識到現在十七年,男友的數量已經遠遠超越我和她的二十根手指。

我曾經問青青,為什麼總是跟這些奇怪的人在一起,她給了一個讓我無法反駁,甚至到最後都能接受她所有奇怪男友的說法。

她說:「剛認識怎麼知道對方奇怪,當然是在一起之後才知道啊!」

我曾經希望她多認識了解對方之後再決定要不要交往。

她回答我,「做愛之前的認識,都不算是真的認識。」

好吧!現在年紀愈來愈大,不禁覺得她說的話還真是愈來愈有道理。

只是沒有想到,她曾經如此叱吒風雲,如今卻為了一位男人哭哭啼啼,失去了她原有的個性。這位男人是在普通公司上班的普通男子,當她帶著他出席我們的聚會時,姊妹們一個個不是瞪到眼睛幾乎要凸出來,就是嘴開得下巴幾乎要掉下來。

        我好奇地問她為什麼要選擇這麼平凡的男人,青青說:「他最特別的就是他的平凡。」OK,那我還能說什麼呢?

        最重要的是,她是真的愛上他了,而且愛到無法自拔,已經是用科學無法解釋的地步。

 

 

        正當我悠閒地待在房間,看著不停重播的美國影集,在同樣的笑點重複一樣的大笑時,手機響了,螢幕顯示是青青的來電。

她打電話來大哭,說在男友皮夾裡找到一個女生的名片,問他對方是誰,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就算了,還惱羞成怒地罵了她一頓,說她不尊重他的隱私,亂翻他的皮夾。

我有一種鬼打牆的感覺。

        這種經驗我也有過,當我在阿傑的皮夾裡看到他和某個少女親密的合照時,我都還來不及發飈,就先被他狠狠數落一番,七年的感情比不上一張大頭貼,我想這個世界所謂的無情就是這樣的。

        接著,青青哭到一半突然說:「小倫,妳陪我去看她好不好?」

        「看誰?」我驚訝地問。

        「看那個女生長得怎樣啊!」青青說。

        「妳瘋啦!長得醜又怎樣、長得漂亮又怎樣?妳想要去恐嚇人家嗎?」青青的要求讓我覺得她簡直是失去理智。

        青青在電話那一頭哭得之悽慘,我認識她這麼久以來還是第一次。為了這個特別的第一次,我無意識地問她,「現在嗎?」

        記得在我們那個年輕時總是聽許茹芸唱著,「愛到極度瘋狂、愛到你無法想像,愛到像狂風吹落的風箏,失去了方向……

青青就像那只風箏,很不幸地,我也曾經是。

只是我不懂,兩年前當我為愛瘋狂時,她正是陪伴在我身邊的人,她難道忘了那時候我被愛傷害得有多麼狼狽嗎?

我是如何地不顧尊嚴,只希望求對方回到我身邊。如今她也要不顧自己的身段,開著三十分鐘的車程,只為了去看一個連身分都難以確定的第三者?

我只能說,自己經歷著的,才叫真實的痛。

        做著出門前的準備,我一邊想著青青,一邊看著鏡子裡逐漸痊癒的自己,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心裡只有浮現一個念頭:「我方艾倫,絕對不要再談第二次失敗的愛情!」

        等候青青來接我的時間裡,突然覺得,戀愛是一件極度變態的事。

 

                                                    

青青簡直是殺紅眼,一路上我不時提醒她小心不要超速,一方面又要不停說服她打消刺探敵情的念頭,安慰她也許對方只是一位普通的朋友。可是青青完全沒把我的話聽進去,我說我的,她開車的時速還是維持在九十到一百之間,我們開的可不是高速公路。

        一路上我就這樣自說自話,直到青青把車停在一間眼鏡店前,她才默默轉過頭來看著我,「到了,就是這間。」

        我嘆了一口氣,她完全沒有聽進我剛剛從頭到尾的苦口婆心,唉,我自己都忘了,愛上一個人時,會出現的嚴重症狀之一就是耳朵硬。

        青青把那張名片拿給我看,上面寫著「上通眼鏡行  王美智」,還有店裡的電話跟地址。

        「所以呢?要怎麼知道哪一個是王美智?」我問。

        青青眼神突然變得犀利,頓時像是戴上了一副非常有學問的眼鏡,然後非常堅定地告訴我,「妳現在打電話進去,說要找王美智,看到時候是誰接電話就知道了。」

        我的媽啊!沒想到我眼見一個三十歲的女人正化身成為柯南。

        「這樣好嗎?」我非常遲疑。

        「還是妳有更好的辦法?」青青反問我。

        我看著她,言語在我的喉嚨凍結,只能拿起手機,撥出名片上的電話。我早該明白,當我坐上青青的車子時,有些事情就只剩下四個字,叫做「義不容辭」。

        「請問王美智在嗎?」這種事情真的不能太常做,我覺得良心非常之不安。

        「喔!稍等一下。」對方回答。

        接著,透過店門口的透明玻璃,我看到一個身材纖細,一頭波浪長髮搖曳的女人從朝櫃檯走了過去。她接起電話,還不經意地回過頭,露出她年約二十五歲姣好的年輕面貌,我心底湧上一陣心慌,急忙按掉了手機。

        然後,青青當場流下眼淚。我一邊壓抑自己這種心慌又不舒服的感受,一邊安慰她雙眼看到的打擊。畢竟男人愛嫩不愛老,這種千古不變的道理,讓青青的不安全感開始無限放大。

我當然可以體會青青的心情,打探第三者的底細我也不是沒有過,就那麼一次,對方比這位王美智小姐更年輕,我整整大了那位第三者八歲,當下的打擊,可是讓我吃了半年的安眠藥才有辦法入睡。

這兩年來,我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去恨他,但是自責比憎恨還更來得讓人痛苦。當初為了留在他身邊所做的努力和付出,現在夜深人靜想起來,只會討厭那時候的自己,氣自己為何如此低聲下氣,低賤得連自尊都不要,到現在,我已經慢慢地快要記不清楚他的長相。

現在才明白,我們自以為緊握著的幸福,身邊的人牽著自己的同時,另一隻手也許牽著別人,但三個人的路上總是稍嫌擁擠,要學會優雅地鬆手,學會轉化眷戀,只要記得幸福曾經留在掌心裡的溫度,是如此炙熱、如此溫暖、如此地讓自己感受深刻。

因為,握不住的始終還是會溜走,不管是以什麼方式。

可是我要怎麼告訴青青呢?這不是文字敘述或言語表達就可以完全明白與釋懷的。

我只能不停地安慰青青,說那也許只是他配眼鏡時剛好認識的店員,留下名片應該是為了如果需要服務時,方便打電話來店裡詢問。

沒想到這麼白痴沒大腦的說法,青青卻相信了,還接了男朋友打來求和的電話,在我旁邊笑的花枝亂顫。我則是不停地後悔,為什麼要浪費美好的星期日下午,不好好待在我的床上看我的電視、吹我的冷氣,竟然來這裡眼睜睜目賭這齣超瞎的鬧劇?

如果說談戀愛的人智商只有五十,那身邊的朋友智商可能只會剩下二十。

沒想到不在愛情裡的我智力也正在退化。

 

 

當了一下午白痴,我體力也耗盡了。而現在心情猶如踏在雲端的青青提議說要去吃義大利麵,我馬上答應,而且要求去最近的一間餐廳,才能立刻補充我虛脫的身體能量。

        坐在車上,我看著窗外,耳旁淨是青青吱吱喳喳說話的聲音,內容不外乎是男友剛剛討好她,承諾下個星期要帶她去阿里山玩,但她不知道該穿什麼出門。我很想告訴她,是去阿里山不是去巴黎,穿菜市場兩百五十元的整套運動服就可以了。

真沒想到簡單的阿里山之旅,就可以滿足這位曾經也是萬人斬的青青,這個世界變化之快,還真讓我有點措手不及。就在我很想叫青青閉嘴時,凱茜剛好打電話來。

        「哈囉?」我接起電話。

        「妳在哪裡?」凱茜在電話那頭問著。

        青青看著我,眼神是在告訴我今天這件事不能讓凱茜知道,不然肯定又要被凱茜罵慘了。唉,誰叫凱茜是愛情世界裡的女王呢?脾氣大到不行,個性也很驕縱,最愛的是LV和各大專櫃化妝品,百貨公司週年慶她買到手軟,我則是要幫她提戰利品提到手酸。

她的歷任男友對都她非常好,要什麼有什麼。只是,男人的結婚對象,絕對不會是一個女王,而是一個可以讓他可以在外無後顧之憂的賢妻良母,所以凱茜最愛的男人娶了公司裡的小會計,女王從正牌女友變成外遇的對象。人生轉折如此之大,還真只有電視連續劇裡才看得到。

        「我跟青青正要去吃東西。」我回答。

        「那順便過來接我。」我想她剛剛應該又是跟林先生見面了。

        面對愛,驕傲的獅子也會變成小綿羊。

        有一天凱茜喝得爛醉,說出了她跟結婚三年多的林先生一直都還有聯絡時,我們大家都非常驚訝。這麼好強又愛自己的她,怎麼可能會繼續跟一個背叛自己另結新歡的人在一起?

那時,她和林先生的愛情進行時我們都在一旁陪著,林先生可是把她當成寶貝捧在手掌心上呵護疼愛的,可惜他們交往到第四年時,她告訴我們林先生要結婚了,可是新娘不是她。大家又氣又心疼,抱著她一起大哭。

這些年她一直都有一些其他的追求者,原以為她已經釋懷過去與林先生之間的感情,正用新的態度過著新生活,卻沒想像走迷宮一樣,進得去,出不來。

        那天晚上,她用喝醉的眼神迷濛地望著我,無助地說:「小倫,怎麼辦?這些好像都不會過去……

        我看著她,慶幸自己最後選擇離開前男友的世界,而且是非常徹底的。

這是我這輩子最正確的選擇,否則會好比絕命終結站一樣,死神沒完沒了地永遠都在恐嚇妳的生活。我真的要對那些分手還可以和對方當朋友的人致上一百二十萬分的敬意。

        隔天,凱茜就好像沒事般繼續高傲地生活著,然後慢慢會告訴我們她和林先生的後續發展,多半就是他又送了她什麼價值不菲的禮物。每每看著她在我們面前高調談論麵包與愛情,前者永遠略勝後者一籌,她說金錢才是女人真正的依靠。

 

 

        可是凱茜都忘了,我們認識這麼多年,她何凱茜愈是大聲說不痛,其實是愈痛,她和林先生每碰面一次,眼神的空虛就會多一點,表情就會多點不自然,肢體動作失去了一貫的自信與優雅。

        就像現在,她的義大利麵將近有一半衝到盤子外面來。

        「還好吧!小心一點,青醬很難洗的。」我看著她名牌裙上的污漬。

        「沒差啦,反正再叫林先生買一條就好啦!」凱茜不以為意地說。

        青青看著凱茜脖子上那條林先生剛剛送的TIFFANY項鍊,語氣有點泛酸,「也是,脖上那條都幾萬了,幾千塊的裙子算什麼!」

        「是啊,不過,比起來還是文森實際比較好,像上個星期情人節不是才送妳特價打蛋器嗎?」凱茜忍不住回嘴。

        她們兩個的戰爭,從國中到現在一直綿延不絕。現在我可是學聰明了,她們吵得再大,我都可以平心靜氣在一旁看我的書喝我的茶。

        我比任何人都明白,她們之間的戰爭其實只是另一種關心的語言。

雖然青青很羡慕凱茜三不五時就有高級禮物可以收,但她說出來的話,要解讀成:「也是,脖子上那條都幾萬了,幾千塊的裙子算什麼?可是妳何凱茜只有一個,為什麼要跟那種已婚男子耗著,浪費自己的時間?」如果給青青三個願望,裡面應該會有一個是林先生消失在地球上。

        而凱茜的話其實是:「是啊!比起來還是文森實際比較好,像上個星期情人節不是才送妳特價打蛋器嗎?像這種摳門男子,最好趕快分手了吧!」誰說甜言蜜語才叫關心,脣槍舌劍也是另一種愛的表現。

        「打是情,罵是愛」這句話,在她們身上得到印證。

        而這種爭吵當然不會只持續五分鐘,我翻著商業週刊,耳邊伴隨著她們兩人的喋喋不休,我不由自主發出微笑,女人的友情有時候還真是堅固得有點莫名其妙。

        在我享受這種女人私密間的默契時,我的手機鈴聲響了,螢幕顯示是催婚魔。

催婚魔是上個月在公司聚會裡認識,人事部經理的朋友。他在竹科工作,有自己的房子、車子,身高一百八公分,不醜但也沒特別帥,不胖但也沒特別瘦,三十五歲還沒結婚,非常想要走入戀愛的墳墓。

        人事部經理特別介紹我跟催婚魔認識,他常在我耳邊說:「女人啊!終究還是要結婚的,不要每天只顧著工作。等到年華老去,什麼都沒有了。」

 

 

    「你好,我叫方艾倫。」臉上露出微彎的雙眼和淺淺的微笑,就這樣被催婚魔盯上了。

        聚會隔天,人事部經理開心地走到我旁邊,自以為搞定了一件多大的case,笑著說:「小倫啊!阿震很喜歡妳呢,他還說,如果你們可以順利交往,他要在今年把妳娶回家。」

        我只能回答,「算命的說,我如果今年結婚會離婚,而且老公會破產。」還會剋媒人呢!

跟這種人是不可能順利交往的,只是怕失了經理的面子,偶爾會接他一兩通電話當做交代。可是他一講起來就沒完沒了,一下子問我喜不喜歡小孩、會不會想生小孩,還問我想不想快結婚。當他又問到結婚後我想住哪裡時,我脾氣就真的來了。

        「啊!我的手機好像快沒電了,我還在等廠商的電話,先這樣囉!」只能用這個結束對話,或者是假裝收訊不好,故意說:「喂……你說什麼、什麼?我聽不太清楚,喂?喂……」然後默默掛掉電話。

        這種人真的是比SARS還可怕,見不到幾次面就說想結婚,我想今天就算不是我,是公司的其他女同事,他也同樣是這副德性吧!這根本是標準的三十五歲男性結婚急躁症。

        在這個美好的假日夜晚,我如果再接了他的電話,我就真的是當了一整天的瘋子。

        青青看著我的反應,好奇地拿起我的手機,「催婚魔?誰啊?」

        我依舊盯著手上的雜誌,「不要亂接,小心卡到髒東西。」還不曉得什麼時候才甩得開的髒東西。

        自從和阿傑分手以來,出現的對象都是一些看起來是正常人的妖魔鬼怪,不是撒謊精就是劈腿鬼。撒謊精說沒有女朋友,結果到最後我發現他有老婆。劈腿鬼化身痴情男,每天三餐飯後一通電話,加上睡前一通,假日還隨傳隨到,誰曉得半夜在外面遇到他,他懷裡還抱著另一個女人。

        「什麼啦!這男的是誰?」青青不死心繼續問。

        「就跟妳講了是髒東西。」我不想為了一個生命中絲毫不會留下任何印象的過客說明太多。

        凱茜也盯著我,「妳該不會來閃電結婚那套吧!」眼神正經得簡直快讓我大笑而死。

        「如果我真的閃電結婚,妳要包多少?」我笑著說。   

        「婚禮費用我出!」凱茜說得十分認真。

        「成交,身為好朋友,我不可能讓妳這麼破費的。」

        「沒有要結婚,那這個男生到底是誰?」青青真的是非常有追根究柢的精神,也難怪會發生我今天陪她去刺探軍情這種事。

        為了怕好奇心不只殺死一隻貓,還會讓她們倆生命有危險,我只好簡單說明一下催婚魔的功力是如何高強。

        「我的媽啊!這種男人只是為了要結婚吧!」凱茜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青青想了一下接著說:「不過,反正都是要結婚的,有對象是可以考慮的啊!」

        好的,更不可思議的事情出現了,這是夏青青說的話嗎?我從來就沒有想過結婚這種事情會發生在她身上,她以前是標準的不婚主義者。

        我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青,妳想結婚嗎?」

        她笑了笑,「我三十了,連我妹都嫁了,老媽也每天都在唸我怎麼還不結婚。」

        凱茜順了順她俏麗的短髮,隨口問著,「對象不會是文森吧!」

        青青不自然地摸摸自己的臉回答,「現在對象也只有他啊。」

        我和凱茜對看了一眼,心裡直發毛,夏青青真的是愛慘了鄭文森,公司裡同事May的男朋友和文森是從大學就認識的好友,文森和青青在一起這段時間照樣緋聞不斷。每當May告訴我文森在外面偷吃時,我都掙扎著到底要不要告訴青青,最後我都選擇把話吞進心裡。

        有一次,我假裝開玩笑地問青青,「如果文森在外面偷吃,妳會怎樣?」

        她停頓了很久才告訴我,「除非是文森親口承認,我才會相信。」

   死了,這句話跟沒救根本是一樣的。講太多,到最後我只會惹來一身腥。

   我曾經以為文森可能對青青膩了就會分手,沒想到還沒等到那天,卻反而聽到青青居然想和文森結婚的念頭,這真是瘋狂到了極點。

        話題停在這裡,我們三個人各懷著心事,看著某一個定點發呆。

        三十歲的我,希望人生可以只是一個單純的點。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商周網路小說˙NOVEL @ NET

novelat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橘藤羊
  • YA!搶到頭香 這本小說感覺不錯ˋ
  • 宮子嵐
  • 敗犬

    ㄏㄏㄏㄏ
    好似((敗犬女王))
    期待下集
  • 酷逼巧
  • 不錯不錯耶
  • 加
  • 我已經看完書了
    真的很不錯喔
    不過書裡有些錯字和語句不通 有點可惜
  • 嗯,錯字和語句不通,小編回家罰跪檢討......

    novelatnet 於 2009/07/09 18:47 回覆

  • sukyi
  • 请问

    请问,这本书是《嘘... 寂寞不能说》的续集吗?
    那个“凱茜”又是怎么一回事?谢谢。赫赫
  • 呵,這本書的出版時間比《噓......寂寞不能說》還早喔!
    在《那些愛,和那些寂寞的事》當中,主角是小倫,而小倫的好朋友凱茜是配角。《噓......寂寞不能說》呢,是以凱茜為主角所寫的故事。

    但兩本書沒有連續性的問題,是各自獨立的故事。

    這樣說明還清楚嗎?
       

    novelatnet 於 2010/10/20 21: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