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個夏天 

 

作者:柳豫

出版時間:2009年4月


    人生不像電影或連續劇,有固定的開場、轉折,或結局;人生比較像地震,很難猜,很震撼,很突然。
  

     故事就很突然地從我升上高中二年級那個暑假開始。
  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因為故事的主宰是我,我就是神。
  而神,遇見了女神……

  暑假的課程就這樣開始了,不過,每天只要上半天課,而且還附贈體育課,讓我感覺比較像在參加夏令營。

  選組分班後,才子跟我都很滿意這個選擇,雖然我們不是很確定自己到底喜歡歷史地理還是物理化學,但至少我們可以確定自己喜歡的是女生而不是男生。

  我和才子也的確找到了自己的女神。輔導課的第一天,我們就像是基督徒和回教徒一樣,不容許對方侵犯自己的信仰,我說我的溫巧柔超級無敵漂亮,他堅持他的陳湘愛宇宙霹靂可愛。

  每當看著自己心目中的女神,我就會想起國中的體育課。

  那是一個至今依然清晰,印象深刻到讓我覺得很不真實的畫面。如果不是夢,那是我記憶中第一個喜歡的女生:就在近中午的第四節體育課,當我撿起滾落到遠處的籃球時,有個比中午太陽還要亮眼的女孩悄悄出現,我低著頭,撿起籃球,一回頭,她就站在我眼前,好像等了幾千年……

   最後,故事究竟是從哪裡開始的,我也已經回想不起來,只一心期待著,早在幾千年前,命運就為我量身打造好的結局。

 

---------------------------------------

【試讀】

 

  時間接近下午兩點,班上同學大概都去活動中心看社團表演了,整間教室空蕩蕩的,只有我和陳湘愛兩個人。

 

  我是從陳湘愛的手錶上看到時間的,這種感覺更是不可思議。

  午後的陽光透進窗戶,但是依然有些涼意,我趴在桌上,閉著眼睛試著什麼都不想,享受這個半夢半醒的時刻。

  當我幾乎再次睡著的時候,陳湘愛醒了過來。

  她打完呵欠,轉頭眨眨眼睛盯著我看,看到旁邊有人似乎有些意外,我看著她一臉剛睡醒的模樣,忍不住輕輕一笑。

  陳湘愛並不理會我,她轉過頭去,靜靜凝視著黑板,過一會兒,她的眼裡流下了一行水珠。

  我想要開口叫她,喉嚨卻乾澀得發不出聲音,只看見她左手撐著桌子,緩緩站了起來。

  陳湘愛轉身離去,臉頰上仍掛著透明的淚痕。

  這個畫面一點也不陌生,外頭陽光刺進了我的眼睛,我感到胸口又悶又熱,心中某種異樣的情緒再次燃燒起來。

  「陳湘愛!」

  在空無一人的教室裡,我的聲音特別響亮,可是陳湘愛就像沒有聽見似的,自顧自地繼續往外走。

  不知道為什麼,我有種再也看不到她的荒謬感覺。

  現在這種情況,無論如何都要叫住一個人的話,有很多方法。

  如果在霍格華茲魔法學校,也許要唸出魔咒:「整整,石化!」

  如果是在木葉忍術學園,那可能要大喝一聲:「影子束縛術!」

  然而,此刻的我,竟然說出了最古老、最禁忌、最神奇的那個咒語。

  「我喜歡妳!」

  我不確定陳湘愛有沒有聽到,她跨著腳步,慢慢地走出後門。

  這時候我才真正意識到自己剛剛究竟說了什麼。

  雖然,我喜歡她已經不是一兩天的事情,可是這個告白就像一個倉促的快攻,而且還是在攻方和守方都不太清醒的狀況下,球一出手,我就知道完蛋了。

  可惡,我拍拍自己的腦袋,電影和連續劇裡都不是這樣演的啊。

  我看著陳湘愛走到後走廊,在洗手台前面洗了把臉,然後,出乎我意料地,她一步一步走回教室,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

  當她的腳步愈來愈近,我的呼吸也跟著愈來愈快。終於,她來到了我的面前。

  我幾乎可以聽見自己的心跳。

  「為什麼喜歡我呢?」

  陳湘愛輕聲問道,她側著頭,眼睛裡光芒躍動著,彷彿看到一道艱難又有趣的數學題目。

  我征征地望著陳湘愛,她的頭髮散落在左肩上,露出半邊耳朵,我距離她的眼睛很近很近,近到可以數出她的睫毛。

  為什麼喜歡陳湘愛,這個問題根本不需要答案。

  「喂,張育誠。」陳湘愛的聲音淡然,和我第一次跟她說話的時候一模一樣。

  我忽然想起許多片段,她的淡淡紅髮,她瞇起眼睛微笑,她下課時趴在桌上睡覺,她偷偷去圖書館替我簽到。

  「為什麼喜歡我呢?」陳湘愛語氣平靜,彷彿是在問別人的事。

  「哪有人這樣問的。」

  「是因為我太可愛嗎?」

  「哪有人說自己太可愛的。」

  「那我問你。」她的眼神異常認真。「你認識我嗎?」

  「妳說什麼?」

  「我說,你知道我是怎樣的人嗎?」

  「這、這是什麼問題?」

  「我們認識的時間只有幾個月,你是真的喜歡我嗎?」

  陳湘愛用她一貫淡然的語氣,我才突然發現,原來她的聲音是這麼冷。

  這一瞬間,就像有一盆冰水狠狠的澆在我的胸口。

  我當然認識陳湘愛,她有時候非常成熟,有時候卻單純得像個孩子。她似乎不把任何事放在心上,但又常常表現出體貼的一面。她喜歡一個人靜靜地觀察人群,同時也曾經在班際籃球賽時高興得又叫又跳。

  只有陳湘愛,放學時間會坐著發呆,打呵欠會流下眼淚,把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視為理所當然,然而現在,卻把我理所當然的告白當成莫名其妙。

  時間像被冰封住似的,地球停止轉動,只剩下我的腦袋兀自空轉。

  大概過了一個世紀之久,陳湘愛才終於打破沉默。

  「對不起。」她低著頭說。

  「對不起是什麼意思?」

  「就是對不起,你可以走了的意思。」

  「這是拒絕嗎?」

  「嗯。」

  陳湘愛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我的腦袋卻被她攪得一團混亂。

  奇怪的是,我並沒有感到苦澀或酸楚,這一刻,我就像飲盡千杯烈酒的好漢,有股熱辣辣的感覺充斥全身。

  「為什麼妳不喜歡我?」我理直氣壯地問。

  「哪有人這樣問的。」

  「是因為我太帥嗎?」

  「哪有人說自己太帥的。」

  我注視著陳湘愛,她似乎想要逃避我的目光,好一會兒,她才把頭抬起來。

  「好,我告訴你真正的原因。」她的眼神不再閃爍,「因為班際籃球賽,你的最後一球沒有投進。」

  聽到這句話,我哼了一聲,打從心底笑了出來。

  我跨著重重的步伐,走到講桌前面,拿起了一枝白粉筆,喀喀喀喀喀喀喀,在黑板上寫了七個大字。

 

  這是什麼爛理由

 

  接著,我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陳湘愛不甘示弱地踏上講台。

  我沒有看過陳湘愛這個樣子,她像是跟黑板有仇似地,刻下了三行張牙舞爪的句子,由於用力過猛,中間粉筆還斷了好幾次。

 

  你不知道那顆三分球很重要

  你不知道圖書館旁邊種的是什麼樹

  你什麼都不知道

 

  她寫的每一個字都像是一把尖刀,刺得我渾身傷痕累累。

  我回想起班際籃球賽,曾經許下的心願:如果我投進終場前的關鍵三分球,陳湘愛就會和我在一起。

  而那顆球,就像我的眼淚,奪眶而出。

  「我知道。」我對陳湘愛說。

  「你不知道。」她搖了搖頭。

  「我知道。」

  「你不知道。」

  「我真的知道。」

  「你什麼都不知道。」

  我和陳湘愛看起來像在吵架一樣,兩個人正面對峙著,這種情景非常奇妙,我的嘴角甚至牽動了一下。

  我想這一切都是幻覺吧,不然為什麼我一點也不難過呢?

  午後的太陽依舊閃耀,那光芒看起來卻是如此遙不可及。

  我對著窗外發呆了好一陣子,腦中沒來由地想起夸父追日的故事。

  「等一下……」陳湘愛大夢初醒似地,突然凝視著我的眼睛。「你剛剛是在告白吧?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這又是一把利刃,爽快地劃過我的身體。

  拜託,我才想問妳這個問題啊。

  我的身上彷彿有著許多看不見的傷口,鮮血正在一點一滴的流失。

  校園裡頭依稀傳出幾聲歡呼,這時候社團表演應該到了最精彩的節目,然而我卻像是置身另一個世界,整個人漸漸失去知覺。

  今天的陽光,忽然變得好溫柔,就像在對我招手似的。

  我拖著無力的腳步,慢慢向教室前門走去,似乎有股無形的引力牽動著我,那是一種深切的無可奈何。

  我一步一步走到門口,然後,另外一個力量拉住了我。

  我轉過頭,映入眼簾的,是個我永遠不會忘記的畫面。

  這個瞬間,彷彿有一道電流竄過我的身體。

  陳湘愛緊緊抓住我的外套,看起來像一隻惹人憐愛的小動物。

  「張育誠……」她的睫毛帶著淚光,微微顫動著。

  「不要討厭我……好嗎?」

  陳湘愛輕聲說完,然後放開了手。

  我看著她濕潤的眼睛,終於,今天第一次嘗到了心酸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商周網路小說˙NOVEL @ NET

novelat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0000
  • 女生同性戀的故事嗎?哇噢!很少看到耶!!因為感覺上商周好像比較不會出版這種書的說!!挺有興趣的,因為我也有朋友是T,而且我又讀女校,當然會有興趣啦!!只是不曉得好不好看??
  • ㄟ......不是同志小說耶,主角是個男生,才子是他的好朋友。

    雖然不是女同,不過,這部小說很有意思喔,你以為你知道結局是怎麼一回事,但看到最後才發現,原來是作者設計了一個小驚喜呢。

    柳豫是新作者,但,嗯,很有意思。

    novelatnet 於 2009/04/03 11:43 回覆

  • hko5555
  • 我也去看看好了 ..
    我沒看過這本書 ..
    我都看藤井樹他出的 ..
    我喜歡看他的書 ..
    全都看完了 ..
    所以想找些別了 ..
    這本應該很不錯^^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