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但是我跟佩華並沒有在一起太久。幾個月之後,我們回到同事之間的正常關係。在這之前,我們會牽著手去散步,牽著手去逛街,牽著手去看電影,當然也會牽著手把來到我家,或是去到她家,激情地在床上享受假裝擁有的愛情。

對,假裝擁有的愛情。

我們都認為,在某些情境與氣氛之下,沒有人能進入我們的世界,在沒有百分之百地確定彼此的關係之前,我們不去觸碰這個可能會破壞默契的問題。

什麼默契?簡單且直接一點地說,就是不要把徐昱杰當男朋友的默契。

在這點默契之下,她就是我的,我就是她的,我不會擁有其他人,她也不會去揣想我會擁有其他人,這種不確定但互有所屬的絕對,讓我跟她沉醉在這樣的關係裡。

佩華很聰明,她是個知道該怎麼不讓自己受傷,也不讓別人傷害她的女孩子。

「你不愛我,對吧?」曾經,她這麼問過我。

「為什麼問這個?」

「我覺得,我跟你之間好像有什麼在阻擋著。」她說。

「什麼在阻擋著?」

「嗯……」她點點頭,「我相信你對我是喜歡的,跟我在一起的時間是開心的,而且這些喜歡和開心都是真的。但是,我有一種你沒辦法真的跟我在一起的感覺。」

「為什麼有這種感覺?」

「這該問你,你為什麼給我這樣的感覺?」

聽到這裡,我沉默了。

「我想,只有兩種可能。如果不是你有心跟我玩這種愛情遊戲,就是你心裡有一塊連自己也沒辦法搬動的大石頭吧。」

聽到這裡,我有些吃驚。

「我相信你不是個會玩愛情遊戲的人,所以我想,那塊大石頭,就是我們之間的阻擋了。」

「我……」我欲言又止的,但其實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很喜歡你,我很享受你跟我在一起的時候。」她輕輕地抱著我,繼續說著,「如果你的石頭需要時間搬開,我不會逼你非得很快地移動它。」

我依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段對話發生在我跟她剛做愛結束的某個晚上,而我們會擁有前面所提及的默契,就是因為她這聰明的特性,讓我們之間繼續著「互有」又「不互有」的關係。

「幹你娘的王八蛋。」知道我擁有一個女孩子,但卻不跟她在一起的時候,中誠這麼罵過我。

「罵得好。」我點點頭。

「這樣很王八蛋。」

「我知道。」

「你只是要開心,你只是要爽,講明白一點,你把她當成某種犧牲品,而你不想改變這種不公平的情況。」

「我在盡力了。」

「不過,其實你盡不盡力都不是重點,就算你一直這樣,愛你的人還是會繼續付出。」

就這樣,我跟佩華的關係在假裝擁有愛情的情況之下,持續了好幾個月。有時候我們一起出去玩,她會故意拿著相機,請路人幫我們拍照,她會說「麻煩你幫我跟我男朋友拍一張」,甚至她說過「麻煩你幫我跟我老公拍一張」。

聽到這些話的當下,我是有些歉疚的。但我只能配合她的劇本,在這場戲中盡力演出。

有時候她會靠在我的身上,撒嬌地要求,「說你愛我好不好?」當她看見我面有難色,便會再補上一句「假裝一下嘛」。

我帶她去過高雄吃海之冰,那是一間很有名的冰店,會賣跟垃圾桶一樣大碗的各式冰品,那間店的牆上密密麻麻地,全都是簽名。許多情侶、同事、同學、夫妻……管你是什麼身分、什麼關係,只要你來吃冰,你就可以在他店裡的牆上簽名。

當佩華看見牆上一大堆「某某某到此一遊」、「某學校某系學會到此一吃」、「某人愛某人」、「某白癡是個王八蛋」……的留言,她很開心地搖著我的手說:「我要簽我要簽!」

然後她向店家要了一枝筆,找了一根柱子,在上面寫了「徐昱杰帶○○李佩華到此一吃」,然後標上日期。

「妳為什麼要多畫兩個圈圈」我好奇地問。

「嘿嘿,這是有陰謀的。」

「什麼陰謀?」

「如果你把心裡面的大石頭搬開了,我還要你帶我來這裡,然後你要親手在那兩個圈圈裡,寫上女友或是老婆。」她說。

離開海之冰之前,她還不忘提醒我,要記得是哪一根柱子,不然下次來會找不到。

幾個月之後,她放棄了。我想是愛情給了她太沉重的壓力,使得她不停地在我的愛裡尋找她的存在,當她愈是認真找尋,我的愛就愈縮愈小。

有一天晚上,她到我住的地方敲門。在我開門的那一剎那,她用力地擁抱我,並且開始親吻我,她撕開我的襯衫,一整排的鈕釦四處亂飛,她拉開我的皮帶,我抓住她的手,問她怎麼了,她笑笑地回我:「明天,我們就是同事了。」

隔天,我用公司的電腦登入MSN,馬上就收到她寄過來的Word檔,裡面寫著:



在愛情裡面,我從來都不是個貪心的人,我一向認為,當某個地方有了我的位置,那理所當然就屬於我。

但你卻讓我發現自己的貪心。

當我擁抱你,當我親吻你,當我恣意地讓你的手在我的身體上來回撫摸,當我在某些思緒中,清楚地看見你的樣子,當我時常在某些呼吸的縫隙,感覺到自己想要佔有你的欲望時,我便開始不喜歡自己。

我不知道你心裡的大石頭是什麼,我也從不曾過問。

我相信你也是愛我的,因為我從你每一次吻我、跟我做愛的心跳當中,感覺到你對我是真的。

只是,我在和一個不知名的大石頭拔河。

它佔據了你心裡絕大部分的空位,我只能在夾縫中找尋生存的一點縫隙。

和不知名的東西戰鬥是累人的,幾個月下來,我在愛情裡累積的寂寞也已經足夠我難過很久了。

昱杰,我們就做回同事吧。

當我發現我們距離真正的情人只有一步之遙,卻一直無法跨越那條線的時候,我就知道,這場拔河,我已經輸了。



﹡我在愛情裡累積的寂寞也已經足夠我難過很久了。﹡
創作者介紹

商周網路小說˙NOVEL @ NET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