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 假裝擁有的愛情

在愛情裡面,我從來都不是個貪心的人,
我一向認為,當某個地方有了我的位置,
那理所當然就屬於我。

但你卻讓我發現自己的貪心,
當我擁抱你,當我親吻你,
當我恣意地讓你的手在我的身體上來回撫摸,
當我在某些思緒當中清楚地看見你的樣子,
當我時常在某些呼吸的縫隙,感覺到自己想要佔有你的欲望,
我便開始不喜歡自己。




21

我終於開始工作了。「終於……」我的爸媽像是中了樂透一樣,開心地說。幾個月的無業遊民當得非常稱職,他們一度以為我希望就這樣過完我的一生。

就如我之前說過,我賣過中古車,我也做過電話催收員,後來我在人力銀行上面登錄了自己的資料、畢業的科系,以及我想應徵的工作種類。然後我接到幾通電話,都是來自一些科技產業的公司,他們跟我約好時間,要我穿著整齊去面試。

我第一次面試的公司,是做監視系統的,他們公司在面試之前要求先筆試,題目不多,但大都很怪。我記得有問題涉及生肖、信仰、你吃東西的習慣,甚至後面還有一些問答題。

例如,如果你中了樂透,你會怎麼進行你的財務規畫?

我的回答是,如果中了兩百元,我會去吃麥當勞,這錢就不用存了;如果中了兩百萬,我會去買一部BMW,這也不用存了;如果中了兩千萬,我會去買一間大房子,這也不用存了;如果我中了兩億……因為中兩億的機率比被雷打到還低,所以等我被雷打到之後再回答你。

還有一題是,如果你某天回家,發現家裡遭了小偷,你迅速地報警之後,還會做些什麼?

我的回答是:我會先看看掉了多少東西,列成清單,然後坐在門口吃漢堡等警察來。

我的面試官是個大約四十歲的男子,他先是跟我聊一聊我的興趣跟背景,還有我曾經有過的工作經驗,然後他低頭看了看我的筆試內容,一臉好奇地問:「為什麼等警察來時要一邊吃漢堡?」

「呃……」我臉上出現幾條線,「那只是找點事做,你也可以遛狗或什麼的。」

他聽完後一臉無言。

然後他說因為應徵的人不少,所以隔天下午五點前才會以電話通知有沒有錄取。不過在走出那家公司的剎那,我就知道我完全沒有機會了。

第二間面試的公司是知名的NB大廠,叫作華○,○碩。之前就曾經聽學長說過,這間公司福利好,薪水高,而且還有固定的年終,如果公司賺錢,每年還有股票分紅。

為了美好的收入,面試時我非常謹慎,面試官跟我聊得也還算愉快。他說我的反應及談吐都還不錯,對新工作應該可以很快上手。然後我問了他一句,「請問網路上說『華○品質,以卵擊石』、『○碩電池,一個小時』是真的嗎?」

然後我就開始準備第三次面試了。

第三次面試的公司是一家光電廠,有了前兩次經驗,我知道這一次我不能再多話了。於是我當天穿著筆挺的西裝,還特地在頭髮上上了髮膠,一整個帥到不行。結果面試官看到我,劈頭第一句就問:「你剛從婚禮趕過來嗎?」

因為這次我真的沒有多話,也沒有亂來,於是兩天後我接到錄取的消息,電話是那個面試官打的。

「你那天應徵的是製程助理工程師,對吧?」他說。

「對。」

「但助理工程師已經滿額了,我想把你轉作程式測試工程師,你覺得可以嗎?」

「程式啊……」

「你可以考慮一下,不用急著現在回覆我,因為這個部門的女孩子很多,她們……」他還沒說完,我立刻就打斷他。

「好好好!」我立刻答應,「程式我在行,沒問題,沒問題。」

然後,我上了四個月的班,就在一個天氣非常晴朗的日子,一個微風輕拂的下午,這個該死的程式測試部門終於來了一個女新人,而且重點是,她沒有男朋友!

四個月前的那通電話裡,我的面試官想告訴我的是,「這個部門的女孩子很多,但她們都有男朋友了,所以你考慮一下沒關係。」

一開始我跟這個女孩子沒什麼交集,因為我的工作量不少,而她要學的東西還很多,所以交談的機會少之又少。我的一個男同事告訴我,她叫作佩華,以前在某個封測廠工作,巨蟹座O型,喜歡跳瑜伽、看電影,身高一百六十六公分,體重大概四十八公斤,目測胸圍是三十三C……

好吧,我承認剛剛說的「男同事」就是我。這些資料是某天中午在餐廳裡,我看見她一個人在吃飯,鼓起勇氣過去陪她聊天時問出來的,當然體重跟胸圍是猜的,她怎麼可能告訴我這些。

在那之後,我們常在工作時互丟MSN,中午也會相偕到員工餐廳吃飯,不然就是在下班之後,一起跟同事去酒吧喝點小酒聊聊天。我一直在找單獨約她出去的機會,但她總會在我快要提出邀請的時候說,「那我們找其他人一起去,比較好玩。」

然後我就會在心裡罵髒話,表面上卻故作開心地笑說:「好啊好啊!這樣比較好玩!」

有一天,我記得那天的感覺像是夏天就要在明天降臨一樣。下班之後,我在停車場遇見她,她跪在地上找東西。

「掉了什麼嗎?」我走過去問。

「鑰匙。」她說。

「掉在哪裡?」

她指著腳邊的排水溝蓋。

「很大串嗎?」我問。

「這麼大。」她一邊比一邊說。比出來的大小跟一團狗大便差不多。

「幹!」我罵了出來,指著水溝蓋上面的洞,「這洞這麼小,這麼大串也掉得進去喔?」

「所以你知道有多倒楣了吧?」她無奈地說。

然後我開始在路邊尋找可以用的用具,還爬到樹上,折了一根比較粗的樹枝,天慢慢地黑了,我愈來愈看不到那串鑰匙。

後來我跑回辦公室,拿了我的長尺,然後用膠帶在長尺的末端綁上一根拉直的迴紋針,當我跑回停車場時,太陽已經不見了。

我大概用長尺在水溝裡搆了十多分鐘,才終於把她的鑰匙撈上來。

「謝謝!」她開心地笑著,「太感謝了,昱杰。」

「不客氣。」我喘了幾口氣。

「明天我請你喝飲料當回報!」

「不用了,」我說,「如果妳想回報的話,有更好的方法。」

「什麼方法?」

「哪天放假,某個晴朗的下午,陪我散個步。」我說。



﹡是的,我很喜歡散步。﹡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